人心少 环境好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五日】还有一次,在办事处的一个办公室里同时坐着四、五个人,我進去找王主任有事,王主任问我:“你包里装的什么?”“传单。”说着话的功夫我就把传单递到了在座的几个人人手一份。这时王指着我对张主任说:“这就是你负责的法轮功某某某。”张主任啥也没说就走了,其实他一次话也没找我谈过,我俩他根本不认识。我还看到他们桌子上放了一个本子,上面写着“帮教法轮功记录本”。我说他们:“你们还干这个事呢?”书记瞅了一眼说:“那是打扫卫生翻出来的,上面什么也没记。”我翻了一下,确实没有任何记录。

有一次,我在单位议论了一些没用的事(常人的事),被车间主任知道了,主任问我说:“你听谁说的厂里要破产(现已破产)?再宣传这个事就不让你上班了,宣传法轮功可以。”我笑着回答:“是,是,是,坚决改正。”因为这个主任在我上班的第一天他就问我说:“我的脚崴着了,现在怎么办?”我就让他念法轮大法好,结果他的脚下午就好了,他见到我后高兴的单脚跳,双脚蹦,说是好了不疼了,还埋怨我告诉他太晚了。

——本文作者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修到今天也算是个老学员了,说起来也很惭愧,跟头把式的走到了今天,也是不容易的。不是师父的洪大慈悲,可能就没有我的今天。以下是我修炼中的几次经历。写出来供同修参考。另一方面也是在证实大法,下面就将我这几年的修炼情况,向慈悲伟大的师父和同修汇报一下。

一、放下常人心,没有过不去的事

那是“七·二零”以后的事,在我進京证实大法时,被当地派出所送進看守所非法超期羁押了二十个月,当年我的孩子正在進入高中考试阶段,当时我啥也没有多想,只有一念:我来到人间就是来证实法的,当天晚上我就做了个梦,在梦中梦到当时的夜空没有一点污染,一个个星座亮晶晶的,一会儿一个崭新的地球出现了,哎呀!我这个着急呀。我想我还没修好呢,醒来后,我知道,是师父看到我要去证实法的这颗心,在鼓励我呢。虽然后来被非法关進去了,可是孩子当年就考上了一所重点高中,不但没有因为我炼法轮功而受到影响,而且读完三年高中还顺利的考上了一所大学。

那是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恶警和单位保卫科科长专门提到:“你炼法轮功,将来你的孩子连上大学也上不成。”我正念很强的说:“孩子只会受益,不会受害,我就是相信大法好。”孩子不但上了大学,而且在学校还是照顾对象呢。

因为我家本来就是低收入家庭,再加上这几年迫害法轮功,非法关押勒索罚款,停发工资,下岗,丈夫被开除等种种迫害。当时我真是交不起昂贵的学费,進了大学门,孩子就是个特困生。学校寄到家里一张经济情况调查表,我按照表格的要求填写好后,让家人代表我去办事处盖章,结果到了办事处,因我是修炼法轮功而被卡了壳。当时我没有害怕,拿起没盖章的表就来到办事处讲真相,讲江泽民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利国利民,他们问我:“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了?你家里有没有传单?你跟其他炼功的人来往不来往?”我非常严肃的说:“我在家伸伸腰也违法?炼功没有病比啥都好。要说传单嘛,家里门缝里、车框里经常有。再一个就是原来在一个炼功点炼功的人,我都认识,他们都是好人,跟好人来往你有啥不放心的。”我接着又问:“我家里的经济情况属实不属实,还得看看孩子妈信仰啥,如果是信仰法轮功的,情况属实你们也不承认,假如信仰共产党的话,不属实你们也承认?”他们连声说:“是,是,是不能连在一起,咱们对你绝对放心,办事处办事处,就是给老百姓办事的嘛,你有啥困难只管说。”我说:“我现在手里有一张吃低保的表,‘家庭收入’这一项我填写不好,当时我和丈夫都在一家私营企业打工,他们拖欠工资很长时间也不给(后来全部清了帐,一分钱也没有少)。”书记一听,说:“这好办,直接把我领到专门负责吃低保的办公室负责人那儿去,负责人一看是书记带来的人,很热心的把表帮我填写好后交上去了。他们也听到真相了,我这头也吃上低保了。学校那边也补助给孩子两千元钱,我还把真相资料、《九评》、《江××其人》送给了他们一部份人,真是一举两得呀!

还有一次,在办事处的一个办公室里同时坐着四、五个人,我進去找王主任有事,王主任问我:“你包里装的什么?”“传单。”说着话的功夫我就把传单递到了在座的几个人人手一份。这时王指着我对张主任说:“这就是你负责的法轮功某某某。”张主任啥也没说就走了,其实他一次话也没找我谈过,我俩他根本不认识。我还看到他们桌子上放了一个本子,上面写着“帮教法轮功记录本”。我说他们:“你们还干这个事呢?”书记瞅了一眼说:“那是打扫卫生翻出来的,上面什么也没记。”我翻了一下,确实没有任何记录。可见上面传达下来的指示(对法轮功),他们也只是摆摆样子了。办事处的许多人都从我这里得到过真相资料,他们也很认同法轮功,人都有明白的一面,邪恶已经不起作用了。

还有一件事,在我失去自由的时间里,当时丈夫单位也开不出工资来,为养家糊口他就到外面找活干,单位以旷工的理由将他开除了。后来我回家不久,我想应该恢复丈夫的名誉,把手续转回单位去,我和丈夫一起去他们单位找领导讲真相、送《九评》、《江泽民其人》等资料,结果单位很顺利的在党小组会议上就已通过了。其他被开除的人员请客、送礼、拉关系、走后门都办不到,我们轻而易举事就办成了,这都是大法的威力呀!

在把手续转交到单位的过程中,因为单位经济效益不好,全厂职工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都已经停交了一段时间了,保险公司规定必须把医疗保险补齐才能将手续转过去,结果手续全办完了,领导一看,原来中间还少交了三个月医疗保险,确实属实少交了三个月,可往保险公司那儿一查,说是一点没少,就这样理所当然的把手续拿回了原单位。其实只要放下常人心,坚信师父,坚信法,没有过不去的事。

二、去掉怕心,正单位的环境

由于几年的迫害,加上孩子上大学,搞得我经济上很被动,我想:不管好事坏事都是好事,我要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事情是这样的:单位欠职工的风险抵押金(欠我两千元),为把这两千元钱要回来,我也没少找单位领导讲真相。一天,我带上大法资料、光盘、“法轮大法好”标语又去单位要钱,又被厂长推到了车间。这时我从办公室(二楼)出来就上了三楼(行政办公楼共三层),开始发传单,贴标语,一层不落的做。又从办公室(办公楼在厂门口,车间在厂区的后面)贴发一路到车间,这时保卫科长,厂书记,车间书记都紧张起来了,他们给派出所打电话,一会儿功夫来了几辆警车,警察将我带的资料全部非法收走,还到我家(这是我的错,绝对不应该让他们去我家),将我的师父讲法带,部份大法书拿到了派出所。他们将我拽上车之前,我一直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全球公审江泽民”,这时很多邻居都出来围观,我就是要让世人听到“法轮大法好”的声音,解体邪恶。在派出所,我和家人(常人)都不配合邪恶,他们让家人给我送被子,说是要把我送進看守所。家人回答说:“俺啥也不给她送,人就交给你了(指警察),我们什么都不管了。”说着家人全都走了。这时,警察也没办法了,晚上在所里他们给我安排了住宿还不错,第二天大门一开我打个面的回家了,邻居们还问我婆婆:“你家媳妇出来没有?”婆婆回答说:“俺也没干坏事,人家派出所也不管。”当天我到丈夫单位(一家私人企业)又讲了一天真相。回来第二天我怀着一颗慈悲的心,又到单位找领导要钱讲真相。保卫科长一听到我的声音,就象一级战备一样,保卫科当班的几位还有其他一些人一下围了过来。科长问我:“派出所怎么跟你讲的?”我说:“朝中无人了,不了了之了呗。”他又接着问:“你带传单了没有?”那意思就是你要是带了就给我们吧,千万别再到处张贴了。我赶快把传单递给他们看,他们就是不让我去找厂长(我修炼还是有漏),一堆人连拉带拽的把我推到了保卫科。我想人越多越好,我给他们讲了一上午真相,直到中午厂长下班了他们才让我回家。

再后来,厂门卫干脆就不让我進厂门了。不让我在厂内发我就到厂外做。这时我就把我带的几份传单发到厂门外(马路边)职工车筐内,有几个职工正好从门外向厂区走去,他们看见我发传单时就问:“发的什么?”我声音洪亮的回答:“全球公审江泽民”、“江泽民迫害法轮功 ,”啊,真大胆,顺手拿起传单边看边向厂区走去,看到世人渴望得救时,我的心更加急切救人。

我被迫害后,我先找区一级发资料,讲真相、找政法委、“六一零”、信访局,给他们讲任长霞遭恶报的事实,区上一个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的政法委书记已得脑瘤死亡,年仅五十多岁。“六一零”书记听我一说,赶快说:“你别说了,我就是专门管这个的。”接着他又讲他如何帮助法轮功修炼者做了几件好事。我表示感谢后说:“以后上面再有啥指示(指对法轮功)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了。”他默认了。

我把写好的材料递到区信访局,政法委(以讲真相为目地,不求结果)。他们比较热情的说:“你把材料复印一份自己保留,另一份送到市信访局,你们单位不属于我们管。”结果我到市信访局之后,他们一看到我那份材料就凶起来说:“你还敢说你是炼法轮功的,为啥劳教你(因我写的材料和罚款单,劳教证书,复印件全部订一起递上去的)。”说着话,接资料的人就开始打电话。我想:讲真相救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这时我就到另一个窗口讲真相,当时还有几个其他上访人员,他们着急的对我说:“你不会说你是练剑的或是练别的功的。”我高声说:“炼法轮功的不说假话,我炼功没有病这是我通过实践得到的真理。”他们问:“啥是真理?啥是谎言?”我说:“真理历经磨难还是真理,谎言重复千遍还是谎言。党章、宪法修改了多少遍了,它就不是真理。”这时信访局的三、四个人也没说什么,接材料的人这时放下手机问:“你都反映什么事呀?其实俺也很同情你,你在家炼,你不会说你是炼某某某(指我的名字)功的。你非得说你是炼法轮功的?”

他把我的材料转到了工业经济发展局信访科。到那之后,他们不让我讲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我说:“我就是因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他们才这么迫害我的。当时单位是又不交保险,所以我超过退休年龄也办不了退休,又不让我上班,这不是往绝路上逼人吗?欠我的钱又不还。在这之前,我在单位上班,同样的工作, 别人能拿到六百多元的工资,可我才得到二百多元钱,这不是把我当作二等公民了吗?”为这事我不上班,厂领导还到派出所、办事处、区“六一零”反映我不上班的事情(我比单位向610反映情况还早一些),结果被“六一零”书记给噎回来了。对厂领导说:“你们不给够人家工资,不能因为这事把人抓起来吧。”这时他们也没戏了。

过了没几天,他们又通知我到厂里来商量上班的事,结果我到会议室一看,好家伙,会议室坐满了大大小小的官员们,有办事处书记、主任、派出所指导员、保卫科长、厂书记等,说是让我去转化班学习几天,等省里检查完了就让我回来上班(是骗人的)。工资还给你长上去。一听这话,我坚决不去转化班学习。结果厂书记当时就向上级汇报说不让我去了。学习班的事就这样在我的正念作用下不了了之了。

就这样,我就上班了,工资也不少给我了,但这时厂领导对我还没有完,在工作上哪道工序下班晚他们就往哪道工序调动我,一个班下来都超过十一、二个小时了。还有其它不公平的对待。我找书记讲理,要求恢复我原来的工作,书记钻空子的说:“你们修炼法轮功的不是讲真、善、忍吗?我看你就没有做到忍。”我说:“你让我干一个班下来就是十几个小时,《劳动法》规定是八小时工作制呀,你觉得让我多干点活就能把我思想中信仰的东西去掉了?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呀!你这样做是违法的,我不配合你违法,我就是没做到真、善、忍?我跟你说炼法轮功的人从来就不干违法乱纪的事。个人信仰,上访这都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益。我这样做是对宪法的维护。”说啥也没用,后来单位就将我无理赶出了厂门(叫“下岗”)。

我又接着跟信访科的人讲我炼功如何受益的事,他们听了之后说你别说了,再说我们也要炼法轮功了。我借此机会,找市政法委书记,社会最低生活保障部门等负责人讲真相。真是水到渠成。

后来单位恢复了我的工作,风险抵押金也还了一大部份,还给我补发了几百元钱的工资。有一次,我在单位议论了一些没用的事(常人的事),被车间主任知道了,主任问我说:“你听谁说的厂里要破产(现已破产),再宣传这个事就不让你上班了,宣传法轮功可以。”我笑着回答:“是,是,是,坚决改正。”因为这个主任在我上班的第一天他就问我说:“我的脚崴着了,现在怎么办?”我就让他念法轮大法好,结果他的脚下午就好了,他见到我后高兴的单脚跳,双脚蹦,说是好了不疼了,还埋怨我告诉他太晚了。

我在单位发资料,讲真相,统统公开化,车间一个不明真相的另一个主任对说我:“你来上班,你就把你的工作做好,不要来车间发传单。”我说:“常念法轮大法好,安全生产事故少,对你有啥不好?”他什么也没说走了。从此再也没有任何人敢阻挡我要做的事,那邪恶在大法弟子面前已经不起任何作用了,厂书记对我说:“你不管学啥都是叫人学好的。”过年时厂书记、工会主席亲自把鸭绒衣送到我家,还给了我一百元钱。

说到这儿话又说回来了,派出所拿走我的大法书和资料还没还呢?我算好哪天是那些警察值班,我骑上自行车一路直奔派出所,他们一听说我是来要书的,打开办公室的门指着桌子说:“这是我的书,那是你的书,你可别把我的书拿走呀。”说着就把我自己让進了办公室,他到另一个办公室去了。我把书顺利的要了回来,到家一看传单上面还写着我的名字,我把空白处写我名字的地方撕下来,又把传单发出去救度众生了。

在这几年的修炼道路上,也有做的比较好的,也有很多不足之处,今后我要在修炼的路上更加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完成我的史前大愿。

合十 谢谢!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