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辜负师尊与众生的嘱托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日】

师尊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好!

借这一次修炼心得交流会向师尊和同修们汇报我在修炼中的体会,旨在证实大法、与同修共勉。

有幸得法,重视学法

我是在一九九四年得法的,得法前身患九种慢性疾病。经医生诊断患有癌前病变。当时的身体是骨瘦如柴,每日吃药如同吃饭,中西药用了无数仍无济于事。曾练过五种气功,花了许多钱,身体无任何改变。由于体弱多病,性格也变的急躁,觉的活着真是没有意思。

在无望之中有朋友推荐我学法轮功,我抱着再上一把当的心理去学员家,没按顺序的选了三盘师父讲法录音带听,觉的师父讲的有道理,不同于以前学过的气功。于是便请了师父的全部讲法录音带回到家里认真的从第一盘开始听,越听越觉的好,全部听完后觉的师父讲的大法太好了!做人就应该象师父说的那样,并认定这就是我生命要找的东西,内心非常的激动,觉的自己有希望了,那种喜悦的心情是从未有过的。

到哪里去学功呢?抱着急切的心情就近去找,终于在晚上十点找到了有师父教功录像带的学员家,可是人家已熄灯休息了。(那时心性很差,没有想到那么晚学功会影响人家休息)刚学动作时,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了,我知道自己是个缘份很大的人,从此尝到了没有病是什么滋味。

在个人修炼时期,师父多次教诲弟子要多学法,由于时间充裕,我每天用大量的时间学法,对法的理解也很快,越学法越感到学法是极其重要的,越学法越感到这部宇宙大法是极其珍贵的。在不断的学法实修过程中,对法的理解也渐渐从感性升华到理性的认识。由于人生观和世界观的改变,工作中兢兢业业、不计较个人得失、做事为别人着想,与同事关系非常溶洽。由一个体弱多病的人变成了远离医院、身体非常健康的人,有力的证实了大法。许多同事与亲朋好友来找我请书学功。

师父在传法的这些年中,在各种讲法中反复教诲弟子要多学法、吃透这个法,现在回过头来看一看,如果在个人修炼时期不注重学法、不打下坚实的修炼基础,在这场巨难中真是很难走过来的。在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到“七·二零”之间师父的国外讲法中,我明白了如果有人想迫害大法,作为大法弟子是要卫护法的。我看了师父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六日在美国中部讲法的录像(当时没出书),当师父给一弟子解答问题时,师父慈悲的落泪了,并讲了一段法。我当时也在流泪,内心隐隐约约感觉到了要有大的坏事发生了。否则师父绝不会落泪。通过学法,对即将发生的巨难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十四年修炼中,除了利用大量时间学《转法轮》外,每次师父发表新的讲法和新经文,我都是在短时间内学习十多遍,再过一段时间再学,每一次学习都有新的体悟和升华。定期的把所有的经文反复学习。这些年就是在法的指导下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在巨难中,坚修大法心不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对大法的迫害开始了。我与同修们上市政府信访办上访回来后,看到中共媒体对大法的栽赃诬陷铺天盖地,心里如同压了一块大石头,难受极了,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派出所、居委会与单位各派两个人监控我的行动,单位多次给我洗脑并施加压力,逼我放弃大法修炼。我坚决不放弃修炼。后来,我写了几句话交给了单位:“法轮大法是宇宙真理,是正法大道,是教人做好人的宇宙大法,不是邪教”。当时我便成了邪恶迫害的重点。

那时牢记师父在《洪吟》〈无存〉中说的:“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为了给师父和大法正名、卫护大法,与同修切磋后决定去北京上访。顶着被开除、收回住房、進拘留所的邪恶政策的压力,踏上了去北京的正法路。从此迫害更加剧了,市公安局把我送進洗脑班并進行经济迫害。派出所又把我非法送入拘留所欲劳教我,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他们未得逞。他们先后十三次敲门入室骚扰。那时悟性差没悟到应该用正念抵制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师父发表了《忍无可忍》经文后,我悟到邪恶对大法的迫害绝不能承认,绝不能配合。在我反复学习这篇经文后不久,警察与居委会人员来我家敲门,我抱着给其讲真相的想法把门打开了,他们刚進屋就逼我放弃大法修炼、放弃進京卫护大法的权利。我一听还是那一套,我坚定的说:“我不写!”刚与其讲真相,警察就打电话找别的警察来一同绑架我。(过后邻居告诉我楼下有警车在等着)这时,屋里的警察要开门放他们進来,我抢先一步用手紧紧的把住门锁,不让他们進来。我的家人一起上前抵制。因为我脑中装着师父的法,便转身朝他大声正念喊:“忍无可忍!”我威严的告诉他:“你在犯罪,以前你们多次迫害我,今天我绝不跟你们走!如果今天我家里出了事,就是你造成的,你要承担全部后果!我要向全世界给你们曝光!你快打电话让他们走!”这时只见这警察吓的面色煞黄,口里喃喃的说:“手机手机。”他吓的忘了手机在哪里,我提示他,手机在你兜里,他手哆哆嗦嗦的把手机拿出来让外面警察撤走了。只见这警察手捂着肚子说“我肚子疼,我肚子疼”,要走。我不让他走,把他们让到屋里坐下,与他们讲真相近一个多小时。他最后说:“我再不来了,我再不来了。”临走时居委会的人主动的跟我说:“我永远也不来了”。我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善心的告诉她:“以后不要助纣为虐了。”

这件事情对我震动非常大,常常的体会到只要多学法、清晰的理解法、坚定的站在师父一边,任何魔难都能过去。邪恶对大法弟子的正念是害怕的。

坚信师父、坚定正念、证实大法

通过十几年修炼深深感到师父时时在弟子身边,呵护着弟子。有一次晚上我过马路,刚走了几步,突然我趴在地上了,睁眼一看,眼前是地面,我知道自己是被车撞了。当时闪出正念:“我是大法弟子,绝对没有问题。”一边发正念一边迅速爬起来,大步向前走,身上没有一点损伤。这时司机和车上的人围到我身边,我告诉他们:我是大法弟子,没有问题,我不会赖你们一分钱,今天有大法师父保护我,否则你们撞我这么重(因车撞我后二十多米才停住)那还不腿断胳膊折?你们走吧,请记住:“法轮大法好”。见到这情景的其他司机把车停到路边后下车对我说:真危险啊!我说我没有问题。

还有一次吃饭时,糖水不小心呛進气管里了,呼吸完全憋住了,一丝气也不透了,当时脑中立即想:“师父!”瞬时呼吸通畅了,没有一丝咳嗽之意,好象没有事情发生一样。前后也就是三、四秒钟的时间。

以上两件事又一次验证了我的生命是大法给予的,我是大法的一粒子,有法才有我。过后我悟到在正法时期出现这样的事,都是旧势力安排的,邪恶在虎视眈眈,妄图取我的命,是慈悲的师父保护了我。师父在《洪吟》〈师徒恩〉中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只要有正念就是在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用心去讲真相,救度世人

二零零零年“七·二零”,师父在《昭示》中说:“一年来大家本着善心向世人、向政府、讲明真相与善意申诉中,做的都很正。”“我也希望在今后的讲清真相与向政府申诉的同时千万别忽视学法的重要、因为他们都要走向圆满的。”当时我从法中悟到,在这艰难的日子里,更要重视学法,不但要向政府机构申诉,而且要广泛的向广大民众讲真相,让人们都知道中共媒体的宣传全部是造谣诬陷。

那时我没有真相资料,就把我从小学开始一直到现在,各个时期的同学、朋友、邻居能讲的人列出名单,二百多人,逐个去讲,他们都是我生命长河中有缘的人。后来有资料了就去公共场所发,对不认识的人大量的发信。经常给乘车人、卖东西的人、走路的人讲,不放弃可讲的机会。对明白了真相的人,把资料给他看,让其给家人讲,再反馈给我。师父教诲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从师父近几年的各地讲法中悟到,宇宙在成住坏灭的最后时期,师父在宇宙中正法,大法弟子来自遥远的天体,是无数大穹众生的代表,来到地球上助师正法,完成史前大愿。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涉及到大穹众生是否得救的大事,也是大法弟子的历史责任。

在选择资料内容方面我严格把关。发明慧网上发表的资料──紧紧围绕着证实大法、揭露邪恶对大法迫害的文章。还要多发《九评》,新唐人电视台节目中如不是紧扣以上内容的或过多讲述“六四”或民主的都不发。我们是证实大法,不能去证实社会上其他人或事,以免对救人产生负面作用。在适合发放的许许多多材料中还要选择能打开世人心结的,能切中邪恶要害的,用信封认真封好后再用精美的塑料袋仔细包好发出去,让世人看到大法弟子是在用心救他们,让他看到大法弟子给予他们的是无比珍贵的东西。

在去亲朋好友家讲真相时,虽然生活很拮据,但总是买上礼物带着。这样会体现大法弟子对其的真诚与重视,同时体现出大法弟子的仁义与礼节。在与对方约定时间地点时为对方考虑,往往效果较好。有人多次失约,感觉好象我在求他一样,心里真不是滋味,可是想到我不仅仅是救他一个人,还有他所代表的无量众生,就耐心的等待。每次外出讲真相前,在车上、路上都先发正念,努力做到正念正行。

把个人修炼溶于正法修炼之中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要想长功,你不注重心性的修炼,你的功根本就长不上来。”“以上是炼功不长功的两个原因: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师父在《见真性》中说:“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师父在《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教诲弟子:“讲清真相不是简单的事情,不只是一个揭露邪恶的问题。我们的讲清真相是在挽救众生,同时还有你们修炼中的个人提高与去执著等因素,还有大法弟子们在修炼中为法负责的因素,同时还有你在最后圆满中怎么样丰满你自己的那个世界等等这些问题。”

从法中悟到在正法时期,在救度世人过程中不能忽视个人修炼,每个人修的好与不好不仅仅是个人问题,而且会影响到方方面面。正法修炼开始那几年只注重去讲真相,其间暴露出的人心没有及时向内找。近几年师父在许多讲法中都在教诲弟子要向内找、注重心性修炼。师父的讲法给我棒喝了一下。认识到大法弟子修炼的路又正又窄,不注重心性的修炼,有了矛盾不向心里找怎么能是正呢?偏一点就不在法上,就是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邪恶虎视眈眈,专找漏洞钻。从个人修炼的角度讲,走向圆满的境界是由心性来决定的,大穹的众生在等待大法弟子把修炼的全部带回去。大法弟子不圆满不仅是个人问题,而且是牵涉大穹生命能不能得救的大事,所以向内找,提高心性是为了宇宙众生,是为了别人,不完全是为了自己。认识到这些了,我开始注重心性修炼向内找。

在讲清真相的过程中,有人不愿听,对我大声叫骂,有的威胁我,有的多次找借口不见我等等,执著心立刻就返出来了。通过向内找挖出争斗心、怨恨心、嫉妒心、委屈心、怕心等等,真觉的可怕,修了这么多年,还有这么多的常人心没去掉。遇到不肯三退的人,我回来后仔细找自己,是不是善心不足?有没有干事心、争斗心?是否顺着对方执著讲的?有无证实自己的心?找到后及时归正,认识到心性修的好,常人会通过我们的善心、语气加道理感受到大法好,大法弟子好,信任我们,从而得救。人心去掉了才能生出慈悲心,有慈悲心才能救人。在日常生活中,在与常人接触时,也经常暴露出常人心,注重去向内找,去掉它。

写此体会也是修心的过程。开始认为自己离师尊要求很远,没什么可写的,看了《明慧周刊》上同修们的文章后,找到自己的差距,提高了认识,因为写的过程也是向内找的过程,也是在法中提高的过程。

正法时期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我决心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重视个人修炼,稳健的走好今后的修炼路,不辜负师尊与宇宙大穹众生的嘱托。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