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常人情 一心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日】我是偏远山区的大法弟子,得法已有十二年了。年龄虽不算大,但文化水平低,眼睛近视,起初《转法轮》都看不下来。心知大法好,却苦苦被情所困扰,不敢走出家门到炼功点上学法,六、七年长期处于魔难之中。特别是在夫妻关系方面,我放不下,怕失去第二次婚姻,更怕世俗的眼光,因此学法学不進。

后来同修们主动上门与我切磋,要我静心学法。我通过认真学法,记住了师父《转法轮》讲的“得就得失,你不失,要强制你失”的法理。“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我悟到,必须放下常人心,跳出这个情,按照师父的要求修,才能达到修炼人的标准,否则一手抓着人,一手抓着神,你什么都得不到。同时,修炼人的魔难也是针对自己的业力和执著来的,放下了,也许事情就不一样。我悟到后,决心不再执著,当丈夫提出离婚时,我除给他讲真相外,慷慨的达到他的意愿。这个情关我过了七年,就象过了一个生死关。跳出后,“突然感觉到有一种解脱感,有一种潜在的兴奋感”(《转法轮》)。

一、一切从零开始,办起了家庭资料点

我县是个偏远山区,虽有不少修炼人,但走出来的人少,资料点就可想而知了,还要援助邻县,在当时邪恶铺天盖地的谎言欺骗下,多么需要真相资料去救度众生啊!迫在眉睫,我于是决定,克服经济困难、个人客观条件等一切困难办起了家庭资料点,一切从零开始做,从零开始学。有时学技术很苦恼,我用同修“从锄头到鼠标”的精神鼓舞自己,我知道只要自己横下这条心去修的时候,什么困难都挡不住。不久,我学会了做资料、下载等。六年来,我基本上把自己的精力放在大法上,顾不上个人的生活节奏,做完了证实法的事才去做自己的家务事。因只有我一人在家,也是一个有利条件。我用自己的便利条件主动承担着更多更重的使命和任务,而且保证了资料点的安全运转。

2、不拘一格,广度众生

通过在点上不断学师父各地讲法,我总觉的救度众生时间紧迫,我虽然充当了后备军,但这还不够,我要用自己的有利条件,利用各种形式广救众生。于是我每隔一段时间,晚上或者白天去发真相资料。有些同修提出搞资料点的不要出去做,出了问题牵扯太大了。我记住师父讲的:“修炼我们这一法门,只要你心性把握的住,一正压百邪,你不会出现任何问题。”(《转法轮》)

有一次,我和同修选择了一个大雪纷飞的白天到边远山区去救众生,有三件神奇的事:第一件,在半山腰上,约有六、七个人追上来,手里拿着我们放的资料边追边喊“在那里,快去!”我对同修说,不要怕,不要慌,不要理睬,人动不了神,定住他们。我们若无其事的继续往上攀登,一会儿鸦雀无声,一个也没动,等我们回头看时,都回去了。后来听说那两天刚开会,举报一个法轮功奖金一千元。第二件事:那天我们带着师父的新经文看能否见到当地的一个同修,也从未见过面。当我们在那个村子做的时候,这位同修出来接我们了,她是听她丈夫说,外面来了法轮功在贴传单。第三件事,到了晚上七、八点左右我们从高山另一侧做下来,做完了,我们想,离县城还有七、八十里,天黑路滑,脚也在弹棉花。同修说,要是有车来接我们多好啊。不一会,一辆摩托车从山上飞驰而下,我们有幸乘上了,还救度了这个司机,本来他只到山下,可主动将我们送到六、七十里外的县城。难道这不是师尊的保佑和安排吗?凌晨到家,双脚虽然在车上被寒风吹的失去了知觉,可是進门不由自主的跪在师父像前,双手合十,热泪盈眶,心里说不出对师父用心良苦的安排和对众生慈悲苦度的感激。同时我悟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的法理。

除此之外,我还不能放弃面对面讲真相,救众生的机会。这比其它更重要、更伟大,因为直接让人明白、得度。我做生意、走路、外出都不错过有缘的生命。在我附近的一个大单位,个个讲到,大部份退出邪党组织。学生还一伙一伙的常上门来三退、听真相。我做好三件事,持之以恒,没有懈怠。

走出来的几年,我深深体会到,只有跳出常人,才能走向超常人。心性上来了,一切都跟着往上上。真的,我的整体也发生了变化:一头白发也变黑了。《转法轮》在通背第二遍了。离了婚的丈夫主动又回来了(他身体不好,需我照顾,其它双方有君子协定)。他也用大法归正了自己,也修心,也写了严正声明,我只有救度他的愿望,别无他求。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