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得法横心修炼 助师行不负使命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日】

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个步入老年的大法弟子,在大法中修炼已超过十三个年头。在这十三年的实修中,尤其是后九年的正法修炼中,饱尝了修炼的苦辣辛酸,去执著时的剜心透骨,正法修炼的艰难;也体会到了得到大法的荣幸,师父的伟大慈悲,能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幸运,更体会到了修炼的严肃……

一、心系众生身体力行

1、救众生也要为众生着想,为法负责

一九九九年之前我一直是辅导员,可是,二零零零年以后走出来证实法,却是在同修的带动下才迈出这一步。我们这里多数同修都很精進,不断的发真相材料。可我们也发现不少扔掉的,很是心痛。我就想办法。我想到了师父的教导:“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精進要旨》〈佛性无漏〉)那时我想,我们现在发真相资料都是从自己的安全和方便为出发点,如果我们完全从众生方便的角度出发,效果肯定是不一样的。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一个同修,得到了她的赞同。于是,我用自家的小打印机,每天精心制作数十份自己写的真相材料,叠好,粘上透明胶,等到众生方便的时间,以方便众生的方式,与同修一起挨门挨户的发,第二天早上再去检查,把扔掉的拣回来。结果扔的很少,百分之七、八十都被主人取回了。我们参与的同修都感到那段时间内心充满慈悲、祥和,提高很快。

2、讲真相救众生不忘农民

记的好象是零一年,有同修先走出来面对面讲大法真相了,我虽然是教师出身,可在常人中就是那种不会说话唠嗑的人,各种观念也比工人出身的同修多很多,走出这一步确实很难,尤其是跟不认识的人去讲。我知道这是我的一大关,必须突破。

我一方面向先走出来的同修请教,一方面自己了解真相,同时与同修一起去讲。渐渐的,我会讲了,而且越讲越会讲,越讲越慈悲。天渐渐的冷了,外面世人少了,我又想起附近有许多大棚,那就是菜农的家,外人买菜可以随便出入。我想去那里讲,而去那里只有上午最合适。我提出来要和同修搭伴去,可有的同修说上午小组学法不能改,有的满口答应却石沉大海,没有人主动跟我去。我想,没人跟我去我自己也要去,那里的众生需要我们。

我一个人打车去了那里,第一天还算顺利,第二天就遇到干扰。我走進一个大棚,一对年轻夫妇正在吃饭,我问候几句就开始讲大法真相,男青年一脸的不高兴,阻止我讲,还说再讲就报“一一零”(电话就在旁边放着)。我没怎么害怕,起身离开那里。可一出门就看到城市保卫车停在路边(進来时没看见),我一阵紧张,赶紧从保卫车跟前走过(必经之路),车里没有人。我没有撤离,又到后边一家菜棚去讲,主人的热情使我忘记了害怕,直到讲明白了才离开,这时保卫车早已不见了。

有同修听说我一个人去那里讲真相,调整了学法时间,和我一起去,后来我们那一片十来个同修都参与進来,直到二百来个大棚全部讲到。

师父《北美巡回讲法》发表了,我是哭着看完前三遍的,我知道了大法弟子肩上的担子有多重,知道了我们来在世上的重大使命。那年冬天,我想到附近农村的众生需要救度,我就约同修去发资料。有的同修说怕狗,有的不屑一顾,没有人积极配合。我悟到可能是去我的怕心、依赖心,我决定独自去。那是寒冬腊月,我决定晚上去发。可下午却遇见一位同修刚发完回来。我当时有些生气:叫你去你不去,却自己去,好容易去一次才发一道街。……我在心里埋怨同修。

回家我想,既然决定去了,就一定要去,有师在,有法在,不怕。晚上六点发完正念就出发了,出门时想:八点就回来。我打三轮车去,从村头开始往里发,非常顺利,当发到里边死角处,忽然从村子里传来急促的警车叫声,我一阵紧张,躲在阴暗处,不知怎么办才好。警车好象停在那里叫个不停,我躲了一会儿,稳了下来,心想不怕,它们可能不会过来,不一定是冲我来的。我继续把剩余的资料发完了。这时警车不叫了,我又从村中间走出去,打车回到家,一進门正好八点。

我把去农村的经过讲给同修听,在那以后,不论什么时候组织到农村去发资料,同修们都积极参与。

二、向单位领导、片警讲真相,开创宽松环境

1、向来访的领导证实法,唤醒良知

去北京上访之前,为了不牵连单位和得到自由,我就买断工龄离开了单位。可邪党搞株连政策,还是把买断职工和单位连上,并不断的给单位施压。因为我在职时工作干的好,口碑很好,单位领导也没怎么难为我。可新来的纪检书记不放心,总要找我谈谈。那时我还不太懂的怎样才算不配合邪恶,反正叫我去我就推托不去,单位给买断退休职工人员买的礼品让我去拿我也不去。后来他们看我真不去,就以送礼品为名,一行五人(有纪检书记,党办主任、校办主任、保卫科长、“六一零”负责人)来到我家。既然来了,我就象招待客人一样热情接待,没有一丝敌对。不论他们问我什么,我都借机讲真相。讲我如何按大法的要求做好本职工作、做好人,如何为他人着想、为单位着想,为领导分忧,如何在承担的项目中以真、善、忍为准则,不贪不占,不计个人得失,等等。直讲的纪检书记要给我安排工作,临走时还开玩笑说:你要出去先告诉我一声。我问为什么?他说:我先给你看看有没有人你再去。……大约过了一年,他们五个人联名向单位党委书记为我担保,由党委书记再向市级“六一零”担保。他们把担保书送到我家给我们看。那时我想,一定要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那才是真正的安全,我一定要对的起他们的善念,让他们真正得救。

2、慈悲警察免遭迫害

二零零三年一天九点多,片警突然打电话说要来我家,我心想正好给你讲真相,就满口答应。不到两分钟,片警他们二人就到了。(其实那天清晨全市大搜捕,已经绑架了我们十几个同修,这是对剩下的所谓重点突然袭击。)我没有准备,新买的电脑、喷墨打印机、扫描仪就在那摆着(那时我还不会用)。他们一進门就直奔师父法像而去,说这有一个法像,就递给了另一个警察。我一急就去抢,因为法像是塑封的,一抢就出皱褶,我立即松手,严厉的说:你给我放那,否则我就死在你面前!(后来知道说那话也是不对的)他马上软下来说:放那儿,放那儿。放回了原处。他还想到书柜那去看,我接着说:我把你当客人迎進屋,客应随主便,主人让你去哪儿你就去哪儿,主人不让你去的地方你就不能去。……他们没办法回到大屋。又看到了电脑等设备,说:你家啥都有啊?我说是啊,那是孩子考上重高的奖励(是真的),我炼法轮功家里就不能有电脑吗?他赶紧说那不是。然后说:这电脑一会儿得拿走查一查。我说不行。要查就在这查,拿走不行。他走到晾台去打电话:“发现一台电脑,人家不让拿,让在这里查。”之后不了了之了。……我开始给他们讲大法真相,讲善恶有报。那一次他好象明白了。

从那以后,片警再没来骚扰,当然同修们没忘了经常给他们邮劝善信。直到奥运前夕,他们三个警察又来一次,我仍然没有敌对,象对待客人一样。他们看到了我的喷墨打印机,简单问了几句,还没等我讲真相就匆匆走了。

由此我悟到:当我们没有敌对,善意对待警察和政府官员的时候,当我们要慈悲救度他们的时候,操控他们的邪恶自灭。

三、剜心透骨去执著,加大容量再精進

我是一个干什么事情都很认真的人,因此容不的别人不认真。因为我对自己要求严格,也要求别人十分严格;我做到的希望别人也做到,做不到我就心里不平衡;我计划的我设计的,走样了心里就不舒服。在这些执著自我的私心,妒嫉、虚荣等人心驱使下,与周围同修的矛盾此起彼伏。

因为那时资料点刚刚成立,当时定下:我负责下载和制作原稿,甲同修复印,乙同修传递给其他同修。我希望严格按分工去做,以保证安全。可事与愿违,我看到乙同修不愿意送资料(其实我也不愿意送,认为有风险),还掩盖,我看到同修的执著就指出来,同修还是掩盖,还弄我一身不是,我心里愤愤不平:“应该她送资料,她不去送,我就得送,既上网又送资料,多不安全啊!”后来有同修从魔窟中跑出来流离失所,乙知道却隐瞒不说,使的我们还在为同修发正念。我心里更加不平,“这有什么好隐瞒的?我们又不想知道他的住处,说出来对大家不是促進吗?”

由于资料点刚刚成立,为了资料点的安全,我不能寻求别人的帮助,在心里憋的好苦啊,可就是不知道找自己的问题……由于长时间矛盾解决不了,心性提高不上来,被邪恶钻了空子。那时邪恶正在办洗脑班,我被定为全市黑名单中的第八位。(有熟人告诉的)单位实在承受不住压力,打电话告诉丈夫,说不行就得送進去(洗脑班)。

我想,单位那些领导曾经为我担保,保护了大法弟子,不能让他们再对大法弟子犯罪呀!我决定离开一段时间,好好静心学学法。……于是,我给单位领导写了封短信,也没告诉丈夫我去哪里(他会经不住他人软磨说出来的),就离开了家。

我回到老家静心学法半个月,找到了自己的人心,那就是太执著自我,自私,不能宽容和理解同修。我的心敞亮了,不再有怨,不再心有不平。我马上回家。同修之间又恢复了往日的信任,象什么也没发生过,那所谓洗脑的事也没人再提了,真是“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啊!

我的关、难多数都是从同修这来,且多数都是因为做证实大法的工作而发生的矛盾。有一次,我们急着准备去农村的真相资料,甲同修做不过来,我去帮忙。我连续打印了一个多小时,回家做饭,让甲同修接着做。本来我要的小册子已列好名单,可下午去了一看,发现甲同修做的多数都不是我要的,我别提多难受、多生气了,本来时间就紧,还做这么多不想要的,为什么人家要啥你偏不做啥?……我的口气都变了,从里到外都是怨气。我想再做,甲却说我把机器都累吐血了。甲把在常人中养成的尖酸刻薄的刺激、伤害别人的话都拿出来了,我真是太伤心了。

类似的事情一再发生,做出的东西总是不合我意。我在心里抱怨:我是为众生着想啊,你为什么就不按人家要的去做,偏要我行我素?为什么你不这样、不那样?你这个人怎么总是这样?我真希望他快点提高上来,总是满口怨气的指责,还以为是帮助。

除此之外,甲还经常冤枉我:我和乙同修有矛盾,乙同修被绑架了,我赶紧写曝光材料,揭露邪恶救度众生,甲却说我幸灾乐祸;甲写的曝光邪恶的材料,我帮他改了一下,他就说我有意暴露他;为了我们这一小片地区的资料供应,我不愿他总去开法会(协调人安排的),后来我悟到了那是私心。有一次协调人又安排他去一个偏远的农村开法会,我从整体角度出发,支持他去,他也高兴的去了,且做的很好。可过了好久,在一次争吵中,他却说我自己不敢去,却叫他去,真叫人哭笑不得。他说我不好,我心里真难受。

我几次坐在家里叫着师父伤心的大哭,哭过之后含着眼泪对照法再向内找。那时我经常背的经文是:《再认识》、《位置》、《道法》等。师父说:“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精進要旨》〈再认识〉)师父的法象一盏盏明灯,指引我过了一关又一关,执著放下一次又一次。

我们过去一关,和好如初,过一段时间又来一次。终于,我的“杯子”满了,再也容不下了,我实在太讨厌甲了,再也不想跟他合作了。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丙同修,本以为他会批评我,没想到他一口支持,这倒使我清醒了。我站在法上,站在整体上衡量,我发现我是在帮邪恶的忙,我如果那样做了,邪恶会高兴,师父不会高兴。我忍痛再一次放下自我,从师父的法中去寻找化解矛盾的良方。师父的慈悲教诲再一次平复了我那颗受伤的心,执著的物质又去掉了厚厚的一层。

有一次,我觉得甲对我伤害太大了,我第一次觉的修炼太难了,有不想过关的想法。那一天,我用来炼功的单放机和复读机都不转了,全自动的洗衣机也不走了(后来没修自己好了)。我不走,它们也不走了,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呀!我怎么能辜负师父啊,我还得忍苦精進啊!

真正使我彻底改变的是那一次。甲同修当着另一同修的面数落我一大堆我认为是莫须有的罪名,说我跟谁都闹矛盾,说我当老师的就是妒嫉心强等等。……我的(虚荣)心受到好大伤害,委屈的不行,好几天也过不来。有同修来劝我,我什么都不跟她们说。我想,我什么都不跟你们说,说了你们就会认为我不好……结果憋了好几天,觉的这样不行啊,这关还得过呀,找人说说,帮帮我吧!我去找乙同修,丙也在。我名义上去寻求帮助,实质是去诉苦,去强调我如何的对,甲如何不对,希望他们说我好甲不好。可是事与愿违,我正滔滔不绝的讲着,乙突然打断我:“姐呀,你别说了。”我当时别提多反感,看她那口气,看她那表情,心想:你这是帮助同修吗?你这样能帮了同修吗?我什么都不跟他们说了,生气的回家了。

回到家里我坐在床上想:我为什么对乙那句话那么反感?是触动了我哪颗心?想着想着,我忽然悟到:是妒嫉心,就是妒嫉心!我对照师父关于妒嫉心的讲法,以前做的一些事,说的一些话,发现都是妒嫉心的反映,师父法中关于妒嫉心的方方面面我都有。我怎么会有这么肮脏的心啊?我发愿:我一定要去掉这个肮脏的妒嫉心!从那以后,我每发正念都清除它,发现了就排斥它抑制它。到现在它已经很弱了,一出来我就抓住它了。

刚刚发现妒嫉心的时候,由于虚荣心、名利心的指使,我不想告诉别人,后来悟到这些心必须去掉,同修过关的时候同样需要帮助,我就把我所有过关的心得与同修交流,帮助同修过关。

四、深入向内找修好自己,圆容整体不负使命

1、用神笔证实法救度众生

我是在那个动荡荒唐的年代长大的,在学校没学多少知识,作文水平平平。但当旧势力迫害大法,当邪恶绑架周围的同修,一种责任促使我拿起神笔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救众生。在那种心系众生的纯净心态下,大法给予的智慧在我身上体现出来。那时我写的几篇文章,同修都叫好。可我知道我没有那水平,也从来没骄傲过。

近两年来,协调人几次找我,要我承担写文章的事,我感到很为难,一再推托。最后那一次在法会上提出,我还是推托。而被另一同修主动承担过去了。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回到家中我针对此事第一次认真找自己:为什么协调人一再叫我做这件事?我为什么一推再推?修炼人遇到的任何事不都不是偶然的吗?……我悟到了,是懒惰,求安逸心、私心。写文章会费好多时间,本来就很紧张,再写文章会搞的我更紧张;写文章的过程也很累,如果状态不是很好,写着写着就想退却;我只强调自己文学水平不高,忘了法会给我们智慧;只强调打字速度慢,却不想通过苦练提高速度;我只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想,而不考虑整体的需要;忘记了自己是修炼而不是写文章……悟到此,我想,如果协调人再找我,我一定不再推托。

没多久,师父给我安排了这样的事。因为营救同修的需要,写劝善信的事阴差阳错的落在我头上。虽然感到很难,也得承担。那一天,我正准备发正念清除干扰和求师父加持给我智慧,然后坐下来写,这时有同修来了,同修正好有这方面的经验。真是师父巧妙安排。

我以前写文章主要是自己写,不会抄袭别人的。由于文学水平有限,状态不好时会停滞,想不起用什么词汇、什么语句表达,感到很吃力,这也是我不愿写文章的主要原因。同修来了,她教会了我怎样收集利用同修的真相文章。因为师父讲了大法弟子资源共享的法,只要能救人,不存在版权和抄袭的问题。同修和我一同收集摘取相关文章、段落。仅两三个小时的时间,文章大体轮廓出来了。同修走后,我又進行加工补充,很快就完稿了,也没用太多的时间打字。同修们看了都说有力度。

感谢师尊的慈悲安排,感谢同修的帮助,使我在修炼路上更上一层楼。

2、深挖执著,清除干扰再精進

前不久,就在我们积极营救同修的关键时刻,我因发光盘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被非法关押十天。向内找,并没有发现明显的漏洞,或者找到的执著不足以成为被迫害的理由。因为那执著是我及时发现并正在努力去掉的。所以我断定是营救同修带来的干扰,这的确也是事实。可是,当我与同修说起这件事时,总感到背后隐藏着什么东西,细一想,是虚荣心,不愿正视是自己修炼有漏而被钻了空子,不想让同修知道自己修炼有漏。可这个漏到底在哪里呢?

回到家后我继续向内找,我想,不管是营救同修也好,还是做其它证实大法的事,既然能被干扰,那一定是自己的空间场不纯净了,有能使邪恶生存的环境和空间,否则,邪恶敢靠近你吗?回忆近期修炼的方方面面,我想到了:是长期思想的懈怠,学法少和不重视发正念造成的。表面上看,我仍然很精進,时间抓的很紧,也把学法放在第一位,三件事都没放松,无论多忙,每天仍然能静心学一讲《转法轮》。可思想中却不愿再听法背法。自从零七年孩子毕业回家住以后,我听师父讲法录音基本停止了,以前每天除读一讲《转法轮》外,至少还要听一讲。《洪吟》的目录贴在洗碗池上方想洗碗时背,也被唱真相歌曲代替了。以前每天晚上睡前头一挨枕头马上背《论语》,现在也忘了。因为证实大法的事情多,再加上营救同修,每周两次的集体学师父新经文和集体发正念改为一次,而且也停了两个多月了。……因为学法少,又失去集体学法、发正念的环境,发正念效果随之下降,经常昏昏沉沉,到出事前那些天,全球整点发正念有时过去十多分钟了手还没立起来,还觉的只过了几秒钟。因为发正念效果不好,发正念成了例行公事。以前赶上吃饭必须先发正念,现在总想先吃饭或不发了……等等。以上不好的状态都被“忙”掩盖了,还觉的自己这么忙还能保证每天静心学法一小时,挺自豪的。岂不知头脑中装的法已经少的可怜,怎么能不被钻空子呢!

回想前几年,每天除学《转法轮》外,新经文每天必读,反复的读。师父的法时常点悟我,激励着我精進不停。所以才能在接连不断的矛盾中不断修自己,提高上来;所以才能在邪恶不断制造恐怖的环境下正念越来越足。看师父的法使我明确自己肩上的责任和重大使命,看师父的法我体会到能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得到师尊亲自度化是多么荣幸。我悟到:如果谁不好好修自己,那才是真正的傻啊!真正的对自己不负责任,对不起自己呀!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们!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