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师父安排的路最安全最幸福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日】 九九年后,我在单位给人发真相传单,给学生发真相碟,由于有时做的不是很智慧,被不明真相的人告发,也因此多次换工作。现在想一想,虽失去了在常人眼里看上去很好的机会,其实坏事都是好事。我在单位里,时时记住自己是个修炼人、提高心性,与人为善,不与人争,哪里做的不好,自己注意并改正,所以能得到领导的信任。虽然每次到新的地方,由于工作性质不同,隔行如隔山,自己完全从零开始,但我总能得到培训学习的机会,这也为我日后做证实法、与有缘人结缘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女儿现在快五岁了,五年来,她不舒服时,我就找自己的不足,如果没有我的不足,那就是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一次她在我面前咳嗽,我心里返出“不能让她再吃咸的东西了”的念头,晚上她咳嗽更严重。我表面上什么也没说,但心里还有些担心:“是不是吃的咸了?”这时她突然大声说:“你就怕我吃这吃那!你别还怕我咳嗽!”一句话,自己明白了,修炼真的是要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

——本文作者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三月得法,第一次听到师父广州讲法录像,自己泪流满面,心中明白,生生世世都在寻找和期盼的终于找到了。

十年来,在师尊的呵护下和不断的学法中,我在个人修炼、讲真相、救度众生中,由不会做到知道怎么做,由不会修到会修,由懈怠到精進,一直平稳安全的走过来,自己也在法中锻炼成熟,而且环境也越来越好。

从发资料到建立资料点

开始我只买了一台小打印机,当时对安装程序不熟悉,刚装时有干扰,我心想一定要把它装好。一个彩色打印机的程序,我装了一遍又一遍,最后终于和电脑连上了,可以用了。这样我可以打印信件邮寄,也可做粘贴。当时我能发真相资料时就发,能讲真相时就直接或间接讲真相,我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心中只是想,我是大法中的生命,这一切都是我应该做的。

二零零三年,我怀孕了,虽然身体显胖,但出去粘贴真相资料仍动作轻盈,我家住顶层,但每天上下楼仍然很方便。平时上完晚课,我回家打车就跟司机讲真相,一次受到一个司机的威胁,他说:“你就是炼法轮功的,现在可都在抓人,我一会告诉别人,你就被抓了。”我回家后出现了不好的念头和怕心:“自己当时怎么能直接回家呢?他如果跟踪怎么办?”后来又一想,我没做什么,我说的是事实,我有什么可怕的?这样平静多了。晚上梦见那个司机跟我握手微笑。我知道他明白的一面知道了真相。

二零零四年,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建立了家庭资料点。当时女儿四、五个月大,我没有上班。一次出去买耗材时,心想如果能上班,自己挣点钱做证实大法的事多好啊。没想到刚回家就接到学校电话,说破例让我做兼职教师。这样自己可以照顾家,还有大量时间做证实法的事。

家里有了孩子,琐碎的事相对要多一些,但我更加抓紧时间,做家务、照顾小孩的同时,学会了资料点所有应会的技术,做的资料也非常丰富和成熟了。我的女儿很乖巧,一岁多时就可以帮我装碟,而且装的要比我好多了。

面对面讲真相

九九年后,我在单位给人发真相传单,给学生发真相碟,由于有时做的不是很智慧,被不明真相的人告发,也因此多次换工作。现在想一想,虽失去了在常人眼里看上去很好的机会,其实坏事都是好事。我在单位里,时时记住自己是个修炼人、提高心性,与人为善,不与人争,哪里做的不好,自己注意并改正,所以能得到领导的信任。虽然每次到新的地方,由于工作性质不同,隔行如隔山,自己完全从零开始,但我总能得到培训学习的机会,这也为我日后做证实法、与有缘人结缘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同时我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中也更加智慧、有经验,能当面讲的当面讲,不能的讲写信或发短信。

零七年,我又失去了工作。我放下自己的想法,心里只想着,我要圆容师父给我安排的道路,哪里众生需要我,我就去哪里。不久我找到一份只需上两天班的工作,工资一千多,这样我其余时间天天出去面对面的讲真相。

刚面对面讲真相时,我主动和人搭话,有时没有话题,就在路上微笑,问人是否是某某。再后来,我和一位大姨每天出去讲真相,大姨话不多,但正念非常强,经常她几句话,人们就退了。大姨每天抓紧时间学法、发正念,所以正念强。对此之下,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人心和观念多。现在我每天走在路上,不用在绕弯子,都是直接送上祝福的话,比如说:“买菜哪,大姨,送你一句话,不管你走在哪里,都祝愿你和你的家人永远平安幸福。”人们经常会高兴的说“谢谢”,我就再说:“大姨,咱们从小戴过的红领巾或入过的党团队,心中一念不要了,咱老百姓就要一个平安和幸福,明白真相是福,心中诚心默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好人一生平安,健康平安就是我们用多少钱都买不来的福份。”很多人都能接受并表示感谢,我再问他们姓什么,起个好名字,就退了。就这样,我们每天都能讲退几十人。

我每天也带神韵光盘送给有缘人,并常告诉他们:“看了,好福气!”因为有孩子的家庭几乎都有光碟机,所以路上遇到带小孩的人,我经常送给他们神韵光盘,并诚心的告诉他们:好听的音乐是有能量的,自己家的小宝宝经常看,身体好的很,并且在幼儿园里英语和舞蹈学的最棒。家长听后都会很高兴的接受,接着再讲真相、做三退,效果非常好。见了老人我送上神韵光盘,告诉他们:“看了,身体都很轻,你能得到真是好福气啊。”

我也经常和大姨去工地讲真相,我克服害羞和一些人的观念,碰到相仿的男工或很多人在一起干活,我也敢大大方方讲真相,心中只是想让他们明白真相被救度,什么警车、什么派出所门前、什么所谓“敏感日”、什么奥运,我们都没有这些概念,就是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每天讲真相,什么样的人都会碰到,师父讲法中告诉我们世上的人都是师父的亲人。所以我看到常人,心中感到他们真的很可怜,不管常人什么样,心里就想告诉他们真相。特别是看完《九评》和《解体党文化》后更加认清邪党对人的毒害,知道不同的人障碍在那里,讲真相也更有方法。随着正法進程,感到人们越来越主动想了解真相,经常碰到主动向我们要真相碟或要大法书的人,有时讲完真相,人们当时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就是好”。这也是九年来大法弟子坚持讲真相的结果。自己体会,现在人们就象落入井中渴望求生的人,大法弟子一个接一个帮助他们爬到井边,最后只差我们用手拉一下他们,他们就能救度了。

我更加抓紧时间,早上送孩子上幼儿园,回来赶快学法,到整点都发正念,下午出去讲真相,回来接小孩子,回到家里做饭洗衣,晚上做真相碟,还有三退,一周的资料下载,每天过的很快,经常是一天一顿晚饭吃的饱饱的,早上或中午没时间就不吃饭,周六周日要连上两天课,这样每天都很抓紧时间,晚上到十二点发完正念,早上三点四十起床。有时天黑背小孩回家,手里拿着菜,爬楼梯,感觉自己很累。一天我对自己说,我要把观念转过来,怎么总说自己累呢?“好坏出自一念”《转法轮》,我应该给自己加正念,我不累,我不累。这样一下自己感觉轻松了。

丈夫走回修炼路

孩子的爸爸原是九六年得法的,但自从我生完小孩,他开始工作忙,被旧势力间隔了。等不忙的时候他也变成常人了,经常上网,跟朋友吃喝、下棋,追求常人的一切,回到家里什么都不做,有时还对我和孩子发脾气。我向内找自己的原因:自己很懒惰,做事没规律,家里弄的很乱,说话语气不善,对他也不关心。我认为对他没有一点情,其实还是有,有怨恨、自私和冷漠。

师父说:“你对我好了我就高兴,你对我不好了情就没了,这东西能可靠吗?能用情来维持人的婚姻吗?人哪,除了讲道义之外,夫妻之间还有一个恩呢。”(《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回想丈夫给自己的环境,在修炼中给自己的帮助,我还有什么怨言呢?我们的缘份其实就是要一起修炼、互相帮助的,他只是一时被间隔了,找不到真正的自己。师父说:“我这个当师父的是不能落下一个弟子的,我告诉你们,所以作为负责人来讲,你不能给我落下一个弟子。”(《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学习师父的讲法,我知道自己对丈夫做的不够好,于是在向内找的同时,也坚持默默的发正念:希望他和那些九九年前得法的同修都回到大法中来。这样,零八年八月的一天,丈夫突然变了,他跟我说了很多,他觉的放弃修炼后自己坐在哪里、躺在哪里都很痛苦,并且说:“我是神呢,我应该是很威严的,我有自己的世界,我要救度我的众生。”

一夜之间,丈夫从新回到大法中,几天把师父九九年后所有海外讲法看完,他下大决心,一定去掉自己那些邪念、恶念,于是不好的东西就开始从他腿上,手上往外淌脓。他学法时,不好的东西干扰,他主意识强,正念解体,立刻不好东西从他头里往外出,头发都能感觉竖起来。“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丈夫的身体也一天一个变化,他感到师尊的洪大慈悲,他自己大哭一场。

情来源于私

一天,丈夫向我承认他在中断修炼、当常人的日子里,在色欲方面犯过错误。我听了一下子人心返出,泪水不断,心想这些年自己带着孩子,省吃俭用,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任劳任怨的做着一切,每月他给我不多的工资,我对他是百分百的信任,他怎么能这样对我呢!人的心一股脑儿都返上来。虽然我心里也知道这是让我彻底从根上去掉情:丈夫能走回大法中,并勇敢面对这一切,下大决心做好,我应该鼓励他,我应该高兴才是,怎么还能拿话语讽刺他呢?我心里明白,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和孩子单独在家时,一想到这些,泪水就不断。

第二天,大姨来我家,见我正在哭呢,就说她一想到狱中某某同修被迫害八年,无人管,她就坐不住了。是啊,同修在狱中被迫害八年了,我还在为情而哭。我看到自己的差距,我不能再这样了,马上擦干眼泪,决定第二天跟大姨坐车去监狱近距离发正念。

当溶于法中、做师父让我们做的事时,我发现自己的人心什么也不是,瞬间就解体了。就这样,两天把这个情去掉了,同时也认识到情来源于私,因为把自己的感受放在第一位、把自己看的太重。当放下自我时,什么关难都能过去。再面对丈夫时,心里也很坦然了。

现在我们和孩子一起集体学法,系统看完师父广州讲法,早上一起炼功,互相提醒指出不足,一起精進,这些都是我从来都没有想到的。我也把丈夫一夜之间回到大法中的事,告诉并鼓励一些同修,见证大法的神奇。这也让我更加体会到走师父安排的路真是最幸福、最安全的。我对信师、信法更坚定,也提醒自己在这一点上不能打折扣,什么都不想,连旧势力的存在都不承认,就做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女儿现在快五岁了,五年来,她不舒服时,我就找自己的不足,如果没有我的不足,那就是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一次她在我面前咳嗽,我心里返出“不能让她再吃咸的东西了”的念头,晚上她咳嗽更严重,自己表面上什么也没说,但心里还有些担心:“是不是吃的咸了?”这时她突然大声说:“你就怕我吃这吃那!你别还怕我咳嗽!”一句话,自己明白了,修炼真的是要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担心与怕心应该去掉,这样不知不觉她也好起来。现在我就把她当作小同修,我们也互相交流。我们家里从来不看电视,孩子看的就是神韵和大法歌曲,所以孩子心很纯净,在幼儿园里,明显与其他孩子不同,她画画、跳舞都是最好的,身体也非常好,不象常人家的小孩老打针吃药,这都是因为我们修大法的福份。

写了多天的稿今天终于能写完,原因是一直没有思路,虽心里想着,我一定要写出来,但还是不知如何写。我想大法让我脱胎换骨的变化,我只要为了证实法就能写好。这样突然想到师父说“好的留下,坏的去掉,”(《转法轮》)在法中修出的正念,在法中自己修炼的变化,在法中心性的提高,这不都是好的吗,本着这个想法,思路清晰,也就源源不断的写出自己的体会。

这么多年,每个大法弟子在法中都去掉了很多人心,修出很多正念。那我们大法弟子都说出一句或写出自己在法中修出的正念,就是在解体和清除不符合法的后天观念、人心与外来干扰,展现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 师父说:“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以上是自己的一点修炼体会,如有不足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