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学生大法弟子的心路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日】问候慈悲伟大的师父好!问候所有大陆大法弟子们好!非常感谢师父给大陆大法弟子这次共同交流和整体提高的机会!非常高兴能和同修们共同分享自己在正法修炼中升华的心路历程!

母亲得法,带动我修炼

我出生在一个教师家庭,父母都是教师。可是母亲疾病缠身,风湿、关节炎。妇科病、神经官能症等病症不断折磨着她,吃中药、针灸都不怎么见效,医生甚至说母亲下半辈子可能会瘫痪。大法救度有缘人,姐姐从远隔万里的北京带回大法和音像资料,悟性很高的母亲一下子就修進去了。没吃一粒药、没打一针,一身病不翼而飞,证实了大法的神奇。身心受益的母亲把大法的福音传遍了小村庄的每一个角落,许多有缘人纷纷走入大法修炼中来,身心巨变,一片祥和,沐浴在大法佛光普照的洪大慈悲之中。

上高二放暑假时,我非常幸运的接触了大法。捧起《转法轮》一看到底,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一下子吸引了我。我决定要学大法,但当时我还不明白大法就是修炼,只是觉得大法很正,有益于身心。第一次和大家集体炼功,打坐时我感觉两腿有风嗖嗖往外走,不多久我的鼻炎、胃病全都好了。更令人惊奇的是,我家集体炼功的屋里、墙上、地板上、炕上、到处都是一圈圈的小法轮圈。

假期很快就过去了,我回到学校后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由于学法不深,慢慢的懈怠下来。不久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疯狂诬陷、迫害大法,我吓得不敢学了。上大学后,更是迷于常人之中,抽烟、喝酒、打网络游戏,完全沦为常人。

我非常感谢我的母亲,每次放假回家,她都给我讲大法真相,引导我学法。慢慢的,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法轮大法是宇宙的法,大法修炼是正法修炼,人来在这个世上的真正意义是返本归真。原来人是来自天上的客,家在仙宫不在尘,人通过修炼正法可以修成不同境界的佛道神,我要真修大法,跟随师父回家。”于是上大三那年我真正走入大法修炼中,成为一名大法弟子,走上了返本归真之路。

考研的同时,努力完成自己真正的使命

大四时由于快毕业了,同学们闲着无事整日整夜的在寝室打麻将,我没有炼功的环境。我盘坐在床上,打着大莲花手印,心里默默的求师父帮忙,“弟子想炼功,请师父帮弟子清理环境。”第二天奇迹出现了,同学们挪到楼下打麻将去了,终于可以炼功了,真的感谢师父。后来我决定考研,为了有一个好的学法、炼功和学习的环境,我和同寝的同学搬出寝室租房子住。学法、炼功的时间和质量都有了保证。不久大周天就开了,身心的变化很大,炼功闭眼时能看到金光随着手在流动,梦中常常梦见自己在天上飞。

我报考的是北京的一所大学的研究生,因为当时我考虑到北京是邪恶聚集的老巢,我要到那里近距离的证实法、铲除邪恶、救度世人。可是第一年并没有考上,事后冷静的分析失败的原因,有自己贪玩,学习不够努力的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自己修的不好,许多人心放不下,尤其在救人方面做的太差劲了。学校及附近的地方从没见过真相资料,这里有许多世人还不明真相,自己救人的使命还没有完成。法理上清晰了,我不再为没有考上而苦恼。加强学法、发正念,正念越来越足了。

我和父母商量后,决定再考一年。同寝的同学那年也没考上,于是我们商量一同复习,从新找房子住(原来的房子考完试就退了)。回到学校的第二天就一同去找房子,当时房子很紧俏,找了一上午也没找到,正当我们要离开的时候,我抬头看到小区一面墙上贴着一张租房启示。打通电话后得知房子就跟前,出租的是二室中的一室,和房东同住。房间宽敞明亮,地上铺着地板,安静整洁,一个月才二百多块钱,还包水电费。我们马上交了定金,第二天就搬進了新家。我在心里感谢师父,我知道这是师父的苦心安排,给弟子一个安心修炼的环境。

这次目标很明确,我到这来复习一年就是要完成我过去没有完成的使命——证实法救人。每天白天去学校图书馆学习,晚上六点发完正念开始学法,每天至少学一讲《转法轮》、四篇《精進要旨》、四篇《精進要旨二》、背诵两篇《洪吟》和《洪吟二》,隔一段时间再学学其他经文。每到正点就发正念,四个正点也很少落下。每天坚持用复写纸手抄几份真相资料,洪扬大法、揭露自焚等真相。制作不干胶,写上“法轮大法好”、“世界需要真、善、忍”等真相短句往电线杆子上贴。不干胶揭开时,闪着一道道金光或绿光,我暗暗惊奇,知道师父在鼓励我做的更好,救度更多世人。

把真相资料用红纸包上,上面写上福字或寿字,用双面胶贴到楼里住户的门上,送给路边的学生,送给赶集的小商贩,老大爷,请他记住“法轮大法好!”并祝福学生学习進步,小商贩生意兴隆,老大爷健康长寿,他们一般都欣然接受。一次买大米,五十斤一袋,搬着费力,住处又远,我就请卖大米的叔叔婶婶开车给我送回去,心想路上好给他们讲真相。一路上,我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揭露自焚真相,他们恍然大悟。临走时,我送给他们一张《风雨天地行》光碟和一张真相传单,希望他们回去好好看看,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弟子都是好人,请他们记住大法好,善待大法弟子,一定会得福报。他们很高兴,连声说:“谢谢!”放假回家时我常常拿回一些真相资料到学校和附近的村子里发放。

那时,自己提高的很快,每天都能悟到新的法理,师父不断开启我的智慧,净化我的身体,常常梦到自己在天上飞,有时象火箭一样往上冲。寒冬的早晨,我早早的起来,一边用mp3听法一边准备早餐,做好后叫室友起来吃饭,吃过饭后他先去学校,我收拾妥当后再去。一路上寒风怒吼着,我迈着坚实的步伐,大声高唱《法轮大法好》、《法正乾坤》、《师父指我回家路》等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歌声在四野回荡,震彻寰宇,震撼我心。我感觉自己是天地间最幸福的生命,因为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我有师父在管我,我要随师父回家。

转眼间一年就要过去了,一次无意中发现电线杆子上贴着一张不干胶,“法轮大法好”几个大字格外显眼,我鼻子一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心里又高兴、又激动。这是其他同修制作的真相资料啊!这里的众生有救了,我可以放心的走了,感谢师父,感谢同修。

师父安排的路

大法开智开慧,那时我学习时间比以前少了很多,可是头脑清醒,学习效率高,东西记的又快又牢,能挤出更多的时间做三件事。考完成绩出来却令我大吃一惊,专业课和政治课每一门比前一年都高出十多分,而最有把握的英语却只考了四十七分,从未有过的低分。

难道我哪方面没有做好,有漏?对照大法挖挖自己的执著心,是自己太执著于考上,太注重名——如果考上将是村里第一个研究生。是有些执著,但好象没有那么强烈。猛然我想起以前发生的一些事情,一天晚上我正在学法,室友急急匆匆的比往常早很多回来,很着急的对我说:“跟你说个大事!”“什么事?”他说:“你报考的北京的那个学校给我打电话了(我当时没有手机,报考时留的他的手机号。)上来就问我你是不是学法轮功的。我马上回过神来告诉他不是。是不是你跟谁都说大法的事,谁把你出卖了!?”由于当时法学的较扎实,心态稳,我没有动心,平静的对他说:“不会吧,他可能只是随便问问。”室友激动的说:“你的心也太大了,这么大的事你一点也不害怕,我算服了你了。对了,后来他还说了你网报号的事来着。”因为那年我把网报号弄没了,前几天给北京的朋友打电话咨询,当时也没给我明确的答复,所以后来才把电话打到室友的手机上。慢慢的这事就过去了,我照旧做着我该做的事。考试前,按照正常的时间准考证早该邮到了,却迟迟未到,后来才知道早邮到了,管信的人把信压在抽屉里给忘了。当时还以为是干扰,现在前前后后联系起来,才明白其实是师父在保护弟子,当时到北京去可能有危险,师父为弟子真是费尽了心。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洗净,教给我珍贵的大法,一步步指引我突破难关,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救度,就没有我。无论如何我都报答不了师父的救度洪恩。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精進实修,全力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和众生的期盼。

后来,我决定先工作,同时再准备考一次,换个省内的学校。工作了半年,后又辞职专心复习了三个多月,考上公费研究生,免学费,每个月还补助二百多块钱。更巧的是,四人寝中有一个是同修,我在考研期间希望将来能和同修共同证实法的心愿终于实现了!谢谢师父,师父明白每个弟子的心愿,只要是正念,只要是为了大法弟子的提高和救度众生,师父都会给弟子安排最好的。

想想考研期间想上大法网站却不会上,不久QQ里就接到大法网站的网址,慢慢的会使用雅虎通获取大法网站网址,渐渐的会使用自由门破网软件,再不会愁上不去大法网站了。每一次师父发表新经文,室友都会拉我去上网,《九评》的发表时也不例外。曾想过做资料,师父就安排会做资料的同修和我住一个寝室。慢慢的我学会编辑排版等制作真相资料的技术,放假回家后和家庭资料点上的同修交流技术经验。后来在同修的鼓励和帮助下,我买了电脑、打印机、刻录光驱等设备,在寝室组建了一个资料点,制作《明慧周报》、小册子、不干胶、刻录真相光碟。

我们开始制作少量《九评》。因为寝室经常来人,不适合长时间打印,不方便用大型切纸刀,而且我和同修的打印机都是最低端的佳能1100彩喷机,所以同修建议把《九评》按每一评做成四合一的小册子。于是我马上上网下载《九评》文本编辑出彩色和黑白两种小册子,做完九个小册子后,把九个小册子装進一个四号袋或五号袋里,既美观又方便有缘人阅读。后来我们用不干胶制作三退卡片放到真相资料里,方便明白真相愿意三退又有顾虑的世人粘贴三退卡。法轮大法日、“四·二五”、“七·二零”、中秋节,我们都提前制作传单、小册子、不干胶发放粘贴。神韵晚会演出之后,我们就刻录光碟,打印光盘贴,用紫色的PP袋装上,装進五号袋里,把精美的光碟送到有缘人的奶箱中、自行车里、书桌里……。有时我会尽快做几百份真相资料攒着到其它学校发放,做这些资料需要好几天时间,我们要学习,寝室有时还会来人,打印机速度慢,没有切纸刀。但这一切都阻挡不了我们,没有切纸刀,我们就几张一折用小刀切开装订,打的慢不要紧,每一份真相资料都用心做到最好,字迹清晰、干净整齐,带着大法弟子的正念和慈悲,我感觉到用心做的小册子和传单闪烁着慈悲的光芒。

自从师父讲法中肯定了用真相币救人的好方式,我们就用红笔往纸币上写“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三退保命”等真相短句。再后来用不同颜色的彩笔往不同面值的纸币上写,从网上下载模板往新币上打。二十元到一元都做成真相币,坐车,吃饭,买东西都用,换回零钱再做成真相币。发正念加持每一张真相币,“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传万,一直流传到法正人间,启悟众生的善良本性,使他们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一切邪恶党团队组织,拥有美好未来!”除一次二十元的拒收、在我正念清除邪恶干扰因素后也收下了之外,真相币的使用一直很顺利,我们制作的真相币有时还会流通回来。

随着不断的学法提高,我们在技术上越来越成熟,现在能制作各种各样的真相资料。我还给家那边的资料点买了塑封机和小型切纸刀,教会他们塑封。他们高兴的说:“以前听同修说塑封塑封的,很羡慕,以为很难,原来一点也不难!”通过技术交流,家那边的资料点也不断走向成熟,不断的制作出精美的真相资料,救度有缘人。

当初还以为做资料有多难,真正自己做时感觉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因为只要我们基点正,心态稳,正念足,师父就会打开我们的智慧。做资料不是常人的工作,是证实法,救众生,是修在其中。在法上时一切顺利,越做越好。执著心不去,正念不足时干扰就大,麻烦不断,比如打印机堵头或漏墨。设备的状态基本上就是我修炼状态的反映。出现问题,静心学法,发好正念,向内找,修去执著,堵上了心性上的漏洞,墨盒就不漏墨了,真相资料又明亮起来了。其实做资料并不难,不应该有条条框框的限制,什么“我太忙,我不行,我没有条件……”都是不正确的观念,其实这和“退休后再炼”,“等不忙了再炼”,“等日子过好了再好好学法”是一样的错误观念。正如师父在《精進要旨》〈退休再炼〉经文中讲的:“有一部份听过课而根基又不错的学员,因工作忙就不炼了,很可惜!如果是一般的常人,我就不多说什么了,随他去好了,但是这部份人是有希望的。人类的道德在一日千里的往下滑着,常人都在随波逐流,离道越远越难往回修。其实修炼就是修人的心,尤其在复杂的工作单位环境,正是提高心性的好机会,一旦退下来,其不失去了一个修炼的最好环境吗?什么矛盾都没有了还修炼什么?怎么提高呢?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往往你打算的挺好,可是你知道自己将来剩的时间还来的及吗?修炼可不是儿戏,比常人中任何一件事情都严肃,不是想当然的,一旦失去机会,六道中轮回何时再得人身!机缘只有一次,放不下的梦幻一过,方知失去的是什么。”

大道无形,不是非得具备什么什么条件才能做资料,许多做资料的同修不是最初根本不具备所谓的“必备条件”吗?不一样走过来了吗?环境不是开创的越来越好了吗?其实不是“行与不行”的问题,关键是放不下人的观念与执著,被怕心、顾虑心等障碍着。希望能有更多的同修走出来,建立更多的小资料点减轻大资料点同修的压力,真正做到遍地开花。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