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的每一句话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同修好:

得到真善忍大法,是我人生的转折点。学法,背法,精進实修,从不成熟走向成熟。正念正行,坚如磐石,做好三件事,成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沐浴在法光中,信师信法,离返本归真越来越近,有很多神奇的故事,向师父汇报,与同修切磋交流。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师父,请等等我

我是二零零四年得法的弟子。得法前领着妻子各地打工,想找到自己的人生真谛,瞎摸夜走,步入佛教,看到庙里勾心斗角,不是一块净土,有一种失望的感觉。半年前认识了甲同修成了朋友,在他身上我看到了希望,甲同修讲到法轮功与佛教末法,讲到自己证悟的法理,我想和我心里想的怎么这么一样。看到法轮功弟子接近圆满,我很着急,当时有一种物质压在我身上,進不了这个门,我把一切希望寄托在甲同修身上,将来他能圆满能来度我。后来,法轮功功友给我看《佛家人物参考材料》,我发愿:师父,等等我,再给我一年时间,我也要和法轮功弟子一样圆满。

看师父讲法第二天天目开了,能用眼睛看到幼时梦中看见的物质在眼前飘来飘去,看书中法轮图形旋出来大轮、小轮都转,师父的法身从炼功图上走出来,甲同修说我天目开了。自此我开始向所有认识的亲朋好友讲真相,按师父的要求做三件事了。

每天我都去甲同修家,在那认识了几位同修,交流中看到了同修的正念正行,无私无我。同修们也耐心的帮助我,看到我哪不对了,就给我指出来,使我受益非浅。每天学法背法,我和同修形成整体,互相交流切磋。按师父的要求好做三件事,自己的身体变化很大,向外扩大着,一天一个飞跃,一个飞跃向前突破着。

心性魔炼,坏事变好事

家里的矛盾每天都有,本来是对的,妻子跟我唱反调。她姨看不过去了,告诉我隔三差五敲打敲打她。我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还认为自己心性好,可心里还时不时的想教训她一次。平时我说一不二,现在反过来。有时忍一句就能过去但没忍住,过后很难过,知道是业力、观念在说话,考验面前放不下人的东西。

家里亲朋好友说我太迷了,每天都来干扰我。母亲坐在床上哭,一宿一宿睡不着,为我担心。当时自己没站在法上,伤了母亲的心。向内找,如果善意告诉她我没事,把真相讲明了,坏事不就变成好事了?后来我把观念转变了,认识到只有这样的环境才能魔炼人心,无论谁来说大法不好,我都乐呵呵的把真相讲清。

我每天早上去早市儿卖货,上货,中午我家开小饭桌挣钱,为附近学校的孩子做中午饭,我负责买菜、做菜。没修炼前,我身体不好,修炼后身上的病不翼而飞。家里人和认识我的亲朋好友在我身上让他们看到大法的美好,明白了大法的真相。

早市卖货是魔炼人心的好环境:发正念,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形成了一种机制。啥人都能遇到:有买完货没给钱说给了;有买几个月说买贵了;在别处买完到我这儿来退货的;有借钱不还的。还有一次推车碰到自行车一下,让他在众人面前骂个没完,当时我还向内找,是不是前世我欠他的。他咋生那么大气呢?早市买东西的人都认识的,有过来打抱不平,说我太实在。佛教居士看到后,说:你们法轮功真能忍,我们做不到。

通过一件件不好的事,每次我都能想到自己是炼功人,“不求世间得失”,结果把坏事变成好事。师父说:“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

背法让我走出人的观念

在背法上,我是坚定不移,持之以恒的。在走路中,工作中背法,遇事知道向内找,同化大法,溶于法中。认识我的同修都说:背法是师父在七二零以前就对学员提出的精進学法的要求,在长春掀起背法热,很多精進的学员都能背法。看到我和老学员的差距,心想:一年以后我一定能和你们一样。

最初从《洪吟》开始背。每天早上出早市儿,有人买货时用智慧讲真相,没人时发正念、背法。走路骑自行车看着题目背,有时背熟了明天又忘了,又从新背。背法时有时也遇到思想业干扰,静不下来,有时迷糊、头晕,可我还是坚定的背。背完《洪吟》,能清醒知道自己在背法了,主意识很清醒。

接着又背《洪吟二》,早上起来出早市儿,开始背〈梅元曲〉时,我推三轮车天还没亮,当背到“盼梅归”时,我的眼泪掉下来了。我悟到对应自己层层空间众生在期盼着自己的主、王,不能迷失在世间,也是师父期望的。《洪吟二》背完了,我明白了很多法理,我还是从感性上认识法。紧着开始背《新经文》,才真正从法理上升华上来,知道了自己的使命、责任和救度众生的紧迫和重要,才知道发正念的重要性。

记的第一次参加法会,听每位同修发言,无私无我找自己。当自己发言时,讲自己怎么正念正行,一天劝退多少,持之以恒在一个地方做,堂堂正正。同修都说不如我,我还沾沾自喜。出来后一位同修一句话点醒我:“大家都说你做的好,当心被魔钻空子,你要多学法。”回来的路上找到自己出的欢喜心,求名心,执著自我。回想师父为弟子承受付出,我哭了,开始背《转法轮》,对自己更加严格要求,知道修炼的严肃性。

我每天学一讲《转法轮》,然后一段一段的背,思想业干扰,心里难受,困,有想放弃的感觉,明白那不是我,我对背法更加精進了。早市没人时背短经文,《也棒喝》背了二十一天,三个月背完第一遍《转法轮》。背第二遍《转法轮》时,自己能运用功能。儿子电脑声音大,干扰我,让电脑放不出声来,儿子以为坏了,拿去说修不了,回来我让电脑正常,马上就正常了。背到《悟》时,电脑音箱声音更大了,我有点生气,当时向内找,我是神,它和我一样,他不就是神了。我马上溶入法中,音箱声音再大,在我能量场制约下,什么也听不到,只有一句一句背,四个点我把《转法轮》背完了,背完二遍《转法轮》。大法深深在自己心里扎下了根,坚如磐石。

背法的修炼过程,放下了名利心、安逸心、色欲心,还消去了强加的变异因素。师父安排我参加集体学法,和同修交流,大家都在背法,相互促進,共同提高。交流中发现自己经常谈同修的不精進,这不行,那不对的。扪心问自己:你什么都行,为啥不去做资料,做最神圣的事,走师父安排的路?

不长时间,我去大资料点做《九评》,每天早上出早市儿,还得上批发点上货。上午九点学法,下午做资料,晚上回家时间挺紧,功没炼,背过的法每天都重背一遍,到现在还有几十篇没背呢,还有点困。本性的一面告诉我严格要求自己,晚上十二点发完正念,炼功,用手电照着〈新经文〉的题目背。背法时加上一念,这是宇宙大法,不许添字落字。为了信师信法,我每次背法都跪在师父的法像前,不知不觉,背法不用题目了,几十篇短经文、《洪吟》、《洪吟二》背有上千遍了,可以倒背如流。

背法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也是同化法的过程,法每天清洗着自己。背法同化法,让我年轻十岁,因卖货认识我的人多,都说我是世上最好的人,无论走到哪里,我都能证实大法。背法同化法,用善缘修掉了执著,让我修心断欲,家庭和睦。背法同化法,让我信师信法更坚定,一分一秒都沐浴在法光中。

正念中做好三件事

在不断精進实修,对法理认识不断理性升华,符合自己在不同层次不同标准要求时,师父按照自己的愿望安排我去了大资料点。去资料点前,协调同修乙告诉我大资料点里面没有水,冬天没暖气,進去就是一天。

资料点两位阿姨不向内找,出现矛盾,几台打印机做不出《九评》来。去资料点第一天,乙同修让我和技术同修学修打印机,在和同修交流中,了解了资料点的情况,去过资料点的同修认为我们资料点空间场不好,修好的打印机不是卡纸,就是电脑出现错误,技术同修告诉我们应该修自己了。阿姨说没啥找的,天冷了彩喷怕冻。

乙同修回家做去了,资料点只有阿姨和我了。因为我出早市,为了迁就我,每天上午九点大家来学法,十二点发完正念开始做《九评》,到整点就发正念,通过学法交流切磋,阿姨同修在法理上升华上来,知道向内找了,打印机也正常运转了。打印装订时我俩一起背《洪吟》,从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向内找,发正念成了我们的法宝,过程中否定了旧势力对我们资料点的一切干扰因素。

丙同修为我们搭了屋中屋,因为天冷,打印机启运慢,硒鼓不转,插上电炉子好一会儿才能运转。屋里放的水冻上一层冰,我用神念和屋里所有法器沟通,让它们找回自己的良知,同化大法,将来有个好去处。学法背法也让法器听法,正念起来同化大法,我可以用三台打印机同时打印,打印速度比以前加快了,畅通无阻。

我不在时阿姨打印不是电脑出错,就是打印有道子,当我看到有道子,告诉她都是假相,再打出第二张时干干净净的了。交流中她明白了得用正念神念才能见证大法的神奇。

背《全面解体三界内一切参与干扰正法的乱神》,“大法弟子稳定的做好三件事,不要出现人心的浮动。希望大法弟子用神的正念走好最后的路。”背这段法时,自己符合法的标准要求时,法无所不能,把一台将要淘汰的打印机组合安装后,与打印机用正念神念沟通:“我再一次选择了你,你要好好运转,同化大法。”打印机开始打印了,愉快的声音,打出的《九评》干净。我告诉所有来的同修,被拆的打印机神奇般的运转了。

一个月后,打印机卡鼓上面的弹簧折了,向内找自己不符合法的时候,出现欢喜心、显示心,被旧的因素钻了空子。

干扰来了,阿姨几天没来了,资料点停电,我把打印机拿回家做。妻子说:“再回家做,扔楼下去。”我发正念清理她背后的一切因素,让她支持我,不许反对我。

来电了,我搬回去做了。打印质量不好了,资料点房子说要往外卖,给三天时间搬家。其实师父一直在点悟我们,家庭资料点遍地开花,同修都觉的这里安全,被另外空间邪恶旧势力钻了空子,我全盘否定它,让他们卖不成,一切都是假相。我向内找自己,这里面隐藏着一颗最大的依赖心,觉的这里安全,其实就是一颗隐藏很深没有暴露出的怕心,怕回家做资料直接涉及切身利益和安全。找到了执著,去掉它。

回想从做资料开始,吃了不少苦。每天半夜十二点发正念,然后背法,天没亮,去四站地远的早市卖货,然后直接上资料点。冬天冻的手脚疼,用电炉子烤,喝的是带冰的凉水,晚上黑天才回家。

同修帮忙来收拾东西搬家,乙同修问我们俩,租房子谁能去住,阿姨有丈夫,回去晚了天天挨骂,我也不能去住,帮忙同修问我回家做去行不,我说一切都师父说了算,佛法无边。

假相来了,搬家时楼下小白面包车里坐了十多人,其中里面有警察,我和同修丙搬设备,发出强大的正念,让他们看不见,我们是神,中午我们六位同修形成整体,近距离对着小白车发正念,让它赶快离开,午后小白车开走了,在师父呵护下,顺利的搬完了家。

家庭资料点走向良性循环

其实我悟到符合常人社会状态修炼,才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必备的修炼环境,才能走出人,超越人,才能让常人看到修炼人的风范,才能讲好真相,才能给后人留下参照,才能证实大法,树立自己的威德。

我的家庭资料点运转了,每周做一百五十到二百本《九评》,有时也做《转法轮》、各地讲法。因为家里活儿少,我只负责做菜,妻子、儿子支持我,让我在家悄悄的做,阿姨每周来一次装订。

一次儿子同学的女朋友领二个同事到我家来了,妻子领進屋。三台打印机正在打印,她们问这问那,我说帮别人打点东西,发正念让她们什么也看不见,坐了一会儿,她们走了,我向妻子发了火,然后我马上到乙同修姐姐家,让她帮发正念,当时在场的另一位同修提议让我搬家,因为她们可能举报我。当时我全盘否定,一切都师父说了算,回家发正念,让她们什么也想不起来,抹去在我家看到的一切记忆。

耗材用完了,同修说卖耗材那有警察蹲坑,有摄像头,前几天有同修在那被抓。早市卖货时,怕心出来了,大脑想着被抓被打。我扪心问自己,那是你吗?你怕吗?我坚定的回答,那不是我。收摊不卖了,我要去卖耗材那里发正念除恶。向那儿去时深挖自己,发现是一颗依赖心、等、靠,求安逸心,没走出为私为我,旧宇宙的属性。到那有几十名保安在做早操,我对着他们发了一个多小时的正念,背了三遍《除恶》。九点开门了,楼上楼下走了几家,没有一点怕的感觉了。

还有一次,妻子出去一开门,進来两个警察,当时我正在切《九评》装订,我马上迎了上去,让他俩坐下,同时发正念让他们啥也看不见。在师父的呵护下,他俩灰溜溜的走了。一次次的考验,见证了大法的神迹。

为了符合常人社会状态,师父为我安排了一份工作,干一天休息一天。一段时间,我在一同修租的房子做资料,乙同修原来做资料的地点出了麻烦,于是把设备搬到我那里,我们一起做资料。

奥运邪火传递前,居委会、片警挨家搜查,乙同修出了怕心,因为屋里东西多。当时我全盘否定,屋里东西都是法器,在另外空间闪闪发光,师父就在我们身边,谁也动不了我们。师父点悟同修,梦到一个小伙骑自行车,带一个老年同修上到山上。

三个月的房租到期了,我的家庭资料点又从新开始。为了给同修乙减轻负担,我负责一部份资料,白天没时间学法,我改变了修炼环境,半夜十二点发完正念,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学一讲《转法轮》,工作中我还能背法,我的家庭资料点走向良性循环。

“不管我讲多少,修炼的这条路得你们自己走。 怎么样能够把这条路走好、走到最后,那才是最了不起的。因为在你走的这条路的过程中会有困难,会有各种各样的考验,会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难,会有你意想不到 的各种各样的执著与情的干扰。这种干扰来源于家庭、社会、亲朋好友、甚至于你们同修之间,而且还有人类社会的形势的干扰,人类在社会中形成的观念的干扰。 这一切一切都能够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冲破这一切,你就能够走向神。”(《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背过这段法,心里意识到,自己没修出海纳百川的境界,宽容不够,他的事,没做好。我下决心,按“真、善、忍”从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做起。写到这意识到自己很强的做事心,证实自我,为私为我。其实从修炼到现在,自己一直严格要求自己摆正基点,师父咋说我咋做,抱着整体角度,抱着救度众生的角度去思考,明白自己来世上的目地就是要兑现自己史前的誓约。身在常人中修炼,精進实修成了一种机制,总是看到自己的缺点和不足,坚信师父的每一句话,把自己溶于法中,真正的同化大法。

我农村长大,没念几天书,写出来想启发身边没走出来的同修,赶快醒悟,别让正法落下,师父说:“也不要对不同意见的学员放弃,因为他们都是我的弟子。”(《致法国法会》)

(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