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法中升华(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接前文)

五、正念面对“特务”,圆容师父所要的

二零零六年的一天,我们当地的网上交流平台出现了这样一条消息:“某某已经地地道道的成了中共的特务,他已经把甲同修出卖了,公安局已经把甲同修绑架,这是某某亲口承认的。据说他最近去了许多同修家,而且他已经都向公安局汇报了,希望他去过的同修家要注意!”

看过之后我的心里一震,不由自主的埋怨起乙同修,因为就在一个月前,乙同修将那个“特务”领到了我家,当时我根本不认识他。乙同修介绍说:“他是某某同修,他有很多疑问,已经找了很多同修交流,他还是有些问题弄不明白,今天我领你这来了,你跟他交流交流。”

我跟他一交流,发现他所提出的问题都是那些邪悟者的歪理邪说,我当时心里就一惊,心想:乙同修真不理智,怎么能把一个邪悟的领这来呢?而且那一天来我家的人很多,我历来对邪悟者有观念,我认为他们不理智,容易被旧势力的邪恶因素利用。可是面对目前这一切,也只有正念面对了。那天交流的还好,归正了他的一些邪悟的认识。

就在他把甲同修出卖给公安局的前十来天,他又来过我家一次,还是要与我交流交流。那天我正在与同修一起修打印机,妻子没在家,我给他找了一本周刊让他在另一个屋先看着,并告诉他等一会我过来。可一忙起来我就把他给忘了,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推开这屋的门说:“看你太忙了,要有时间我和你交流一会就走。不然我就先走了。”此时我才想起了那屋还有人在等我,我与他交流了一会他就走了。

这一次看到这个消息后,瞬间就感到有一种物质压过来了。但由于我那几天法学的很入心,马上就想到了师父所讲的关于特务的法理。我又一想,光我明白不行啊!凡是看到这一消息的同修如果法理不清就可能被带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于是我又马上发了一条消息,又加了几句话。其大意是:“我是这样悟的,事情出现了,就要正念面对了。师父在海外讲法中谈到了关于特务的法理,大意是,在正的场中,一个是他跑掉了,再一个是被法同化了。他没有跑掉,没有同化,却起了作用,说明我们的场不正,我们真的应该好好的向内找了。尽管他去了很多同修家,如果我们都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他也不会起作用。如果特务一说我们就得被迫害,那我们的修炼道路不成了他安排的了吗?就说这个特务也来过我家两次,我是不承认这种安排的,他邪悟了,我们要正悟;他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我们走师父安排的路。”

信发出后当时我就觉的那种压力减少了许多。此后接连几天,又有四名与此有关的同修被绑架。

在全市协调人营救被绑架的同修的交流会上,我谈了自己的体会,我说其实某某(特务)也是受害者,他被旧势力利用了也很可怜,我们不能推他,有条件的还是要救他,他毕竟是得过法的,应该珍惜呀!有机会我也找他。

几个月后的一天上午,几声门铃响后,某某(特务)的面容突然出现在我家的门镜里,当时家里有几位同修,异口同声说:“不能开门,大家发正念。”空气骤然紧张起来。是拒之门外还是让他進来,当时一种珍惜生命得法机缘的慈悲心告诉我不能拒之门外,我说:“不能这样吧,我早就想要挽救他,始终没有机会,今天他找上门了,我不能错过这个机会呀。”可当时看出了同修们的为难,因当时还有两位流离失所的同修在我家,我也理解他们,就说:“你们在小屋里把门插上,我在大屋接待他。你们要觉的不便,他進来后你们就走。”

妻子当时的正念很足,没有任何疑虑的开门让他進来。就见他一瘸一拐的晃动着身子走了進来,我随口问了一句:“你这是怎么了?”他说:“这就是在劳教所时得的脑血栓后遗症。”我说:“你上两次来不是这样啊。”他说:“原来好多了,这次某某某(指被他举报的同修)被抓后我又严重了。”我说那你明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呀?他说:“是我做了大恶事了。”说着他就开始要哭。我说你先别哭,仔细说说你怎么想的。他说:“昨天晚上十点左右,我躺在床上好象没睡着,就见师父坐着莲花从窗口飘進来,还带着一种美妙的音乐。师父摸摸我的头,让我去找一个人,我没有明白是谁。师父给我出了一个字谜,当时我还是不明白。师父又指了一下方向,然后师父就笑着隐去了。我突然醒来,就觉的我一定是做错了什么,那一定是甲被我报告公安局的这件事,我好象明白了这个字谜就是让我找你。”我说:“那你想没想过我要不给你开门呢?”他说:“我想了也可能不给我开门,但师父点悟我了,我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来找你了。”

他向我讲述了他当时怎么被公安局利用的,和为什么把某同修送進去的想法。我问他怎么向公安局汇报的,他说每天汇报一次,汇报的内容包括:今天去了谁家,他家都有啥,都谁在他家,都在干啥。我又问了一句,那你来过我家两次,你怎么汇报的。他说别问了。我说你说吧,我不在意,不然我都不会让你進屋的。他说:“我是如实汇报的。”此时,我没有怨恨,只是暗暗的对师父说:师父啊!您太慈悲了,是您保护了我,也救了他。他当时就写了严正声明。

当甲同修被非法开庭时,某某同修要出庭作证,揭露公安局恶警的迫害诬陷手段。后来考虑到恶党无人性,不讲理,这样做不妥。为了证实法、揭露邪恶、营救同修,只给他做了录像。请来的律师为甲同修做了无罪辩护,并当庭播放了他揭露公安局采用威胁恐吓、欺骗等手段迫害大法弟子的录像,极大的震慑了当庭的所有公检法人员。

这件事让我悟到,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师尊已为我们做好了一切,只要我们的心到位,做事想问题站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基点上,一切所谓的不安全因素都会立即解体,也都会成为我们救度众生的好机会。

六、让个人修炼打下的基础在正法修炼中发挥作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迫害开始表现最严重的是对各地辅导站站长的迫害,有的被非法判刑、有的被非法劳教、有的被强行转化。我悟到,这是旧势力的安排。旧势力就是想通过迫害负责人以此达到所谓的考验更多的大法弟子,進而达到毁灭众生的目地。这是我们不能承认的。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一直到今天,我始终牢记师父说的:“我们的一切工作人员首先是个心性高的实修者,修炼心性的表帅”(《精進要旨》〈不是工作是修炼〉)。个人修炼就是为正法修炼打基础,应该在正法修炼中发挥更好的作用。在正法修炼中我这样要求自己,环境变了,实修自己的心不变,负责人、站长变成了协调人、联系人、召集人,但带头学好法、带头做好师父让做好的三件事的自我要求不能变。不执著做什么,但要看证实法、救度众生,同修整体提高需要什么。协调工作有别人做了,无论做的怎么样,自己应该默默补充圆容。有人做了并且无需补充那就去发资料、讲真相,也要带头做好。

(一)主动圆容补充,稳定协调人环境

零二年我刚从劳教所回来,陆陆续续的来我家一些被迫害刚出来的同修,有的是“七•二零”以前的各片的负责人和辅导员,他们交流中都对我说:你还要把责任担起来,你看现在如何如何。而有一些正在做着主要协调的同修也都象交权一样说:这回你们可回来了,本地区的负责工作还是你们干吧。听大家的发言,我感到大家都存在一颗不平衡的心。好象这场迫害把以前的领导赶下台了,换了一批新的领导,而现在又要换人了一样。

具体差在哪里不太清楚。首先我参加了正在做协调的同修聚在一起学法交流会。听同修们的发言,我知道了是我没做好,我对同修们所做的不够珍惜,刚回来听到一些同修反映的问题就下结论,伤害了同修。我当时向内找,并希望大家谅解,交流中大家也都认识到,修炼不是常人的工作,开头最难的路都走过来了,应该继续做好。大家也都相信目前我们没有承担一些工作的原来的站长和辅导员会配合好做好的。接着我把刚从黑窝里出来的站长和辅导员聚到一起,那是在一个饭店里,同修们围坐在一起,交流中大家回忆了每个人得法的经历、风雨中修炼的历程;特别是当负责人过程中师父的慈悲呵护。在交流中大家也都认识到:目前在做着协调的同修都是在原来的站长和辅导员被迫害以后主动担负起协调工作的,是新老结合自然形成的。在我们突然被打压的形势下没有经验,同修们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困难,建立起了资料点,形成了相互联系和资料传递的网络,既不容易也确实做的很好,也积累了一些好的经验。大家应该珍惜同修所作的和本地目前已经开创出的环境。能不能主动的配合和圆容好也是对我们的考验。也正是去人心的好机会。当负责人是修炼,不当负责人同样是修炼,我们绝不能辜负师父对我们的希望。就应该象有的同修说的那样:“别人能做的让别人去做,别人不能做而我们能做的,我们就去做好。”那一次交流大家都提高了。

几年来,大家都很珍惜协调人的环境,无论邪恶怎么迫害,形势如何紧张。本地区的协调人环境一直比较稳定。每月至少一次的全市协调人学法交流,每周至少一次的每片的协调人学法交流一直坚持着,每当师父的新经文来了,正法形势有一个新变化,或者是有需要整体协调的事情的时候,大家就聚在一起学法交流,找整体与师父的要求及正法進程的差距。我悟到,一个地区整体协调环境的稳定。关系到本地区的整体提高以及整体修炼状态的稳定。

(二)放下执著、破除后天观念,建立资料点

刚从劳教所出来,全市只有一个大资料点,不仅供应本市,还供给周边一些市县,当时负责协调的同修告诉我,为了满足需要,资料点的同修二十四小时不停机。设备大,运转快,噪音也大,为了安全,也为了不影响邻居休息,即使是三伏天也得窗门紧闭。还得用棉被把窗户遮掩,地上铺上两层泡沫保温板,机器上边还盖了两条厚厚的棉被,操作的同修要钻到棉被里面去,出来后衣服全湿透了。有的同修几次的晕倒了,就是这样坚持过来的。这回大家都回来了,你们这一片给外市县的资料还很多,再建一个资料点吧,我听着流泪了,对同修说:“放心吧,一定建。”回到家里我犯难了,一台设备三万六千元,还不算租房子等其它费用。又不能在学员中集资。晚上我把目前的难题对妻子说了,并且说我知道你手里有三万元存款。你拿出来两万就行,其它的我去筹集,妻子说:我没想通,你总好走极端,再有几年时间不结束,连点过河钱都没有了?后来无论我怎么说她就是不吭声了。我最后告诉她:这笔钱属于我的那一份全给大法了。你要是不同意,别到时候人家都上天了,你抱着钱袋子哭去吧。这一句话使她一夜都没睡觉。早上起来她说:“其实我知道我们的一切都是大法给的,我还是有后顾之忧,这回我想好了,我同意了。”当我把钱准备好时,那位协调的同修也把一切都给准备好了,就这样又一个大资料点建成了。大法的资料源源不断的供应到救人的第一线。几年来,这两台设备为我们地区救度众生作出了巨大贡献。

零三年初我从看守所出来,在与同修的交流中发现,部份协调人与资料点的同修有很大的间隔,后来得知都是因为太忙,而学法少造成的。从而被邪恶加强放大执著钻空子。而造成这一现象的根本原因是:同修走出来的多了,对资料的需求量大了,质量要求也高了,但是由于资料点没有达到遍地开花。协调人为了满足需求,就催促资料点的同修,资料点的同修越忙做事,越没时间学法,而学不好法,同修状态也不好,就这样邪恶就从中钻空子,给大法弟子制造间隔。

面对着一部份同修“等、靠、要”,另一部份同修忙的没时间学法这种局面,我就与更多的同修就资料点遍地开花问题在法上交流。选择明慧刊登的这方面的文章,学习遍地开花做的好的地区的经验,总结各地由于不能遍地开花而出现问题的教训。谈遍地开花对整体提高和便于有更多适合世人口味的真相资料的好处。通过学法交流使同修们在资料点必须走遍地开花的道路上有了共识。资料点遍地开花是正法進程到这了。师父的法讲到这了,我们的行动就要跟上、做好。认识明确了,但是在具体操作时,同修们心目中都有点障碍,一个障碍是“难”,这高科技的东西没弄过;另一个是“怕”,由于原来的资料点都是租的房子,要想遍地开花就必须建立家庭资料点。有的家里有这方面的条件又缺少那方面的条件。这些障碍怎么突破呢?

我通过学法悟到,既然是遍地开花,那就是每个大法弟子都有责任和义务,那么作为协调人、老学员更有责任带头做好。做到了既是证实法,又是做好协调的重要部份。于是我与妻子交流成立家庭资料点,妻子说:我们俩都是保外就医出来的,是这一地区出名的。你是不是显示心?我说:那我就去掉显示心,建资料点是不错的。与别的同修们交流时也认为我们家特殊、不适合。我们就通过学法向内找,发现还是一个“怕”,就是怕被人发现,这怕不是求吗,说白了不就是在求邪恶上门来吗,这个观念就是旧势力安排的,我们不能承认它,要解体它。只要我们做得正,师父说了算,谁都不配干扰和破坏。这个障碍突破了,我自身的一个障碍又来了:“什么电脑你一窍不通”、“又浪费时间”等等观念不断的往出翻。我不断的排除它,心里想“佛法无边,常人做不到的,大法弟子开智开慧就能做到”。破除了这些观念后,建起了家庭资料点,从学电脑到做资料过程中我深切的体会到,当我一旦被实证科学这个假相带动后,就钻到技术里去了。有时一弄就是个通宵。每当我学好法,有了正念的时候,一切又变得很容易,比如最开始同修借给我一个笔记本电脑,它老是死机。教我的同修说,这个本就这样,死机你就拔掉电源从新启动。我心想,这一定是一个坏了没人愿意用的,我也就暂时用一用,过几天我自己买一个好一点的。看了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我悟到:是我从来都没把它当作一个助师正法的生命,不给它添正念,还嫌弃它。它能好用吗?从那时起,我就对它讲真相,与它对话。对它发正念。后来它不但不死机了还变得非常听话,后来我自己买的电脑送来之后,我都不愿舍弃它了,随着正念强起来了,由笔记本变成台式电脑,由手机上网变成宽带上网。我的电脑技术也由一窍不通到能编制真相资料。

零六年的神韵晚会光盘来了,当地负责这项技术的同修回老家了,同修们都很着急传看,我上某论坛与懂这方面技术的同修交流;真相电影来了,一张盘装不下,要進行压缩,我又上某论坛询问。后来大家都建议做一张适合本地的讲真相的光盘,要从新裁减编辑一些视频文件;光盘启动包不合适需要修改等等,这些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们的帮助下做出来了。有了亲身的实践,也有了在这方面修炼的体会,就不断的与同修交流,目前全市几乎所有协调人(包括年岁大的)大多都掌握了一般的电脑与打印机技术,有的六、七十岁的老年同修,一边做着协调工作,一边做资料,还学会了图片的制作,做出的pvc卡非常精致。在协调人的带动下目前本地区的资料点真正遍地开花了。有同修问我咋学会的,我的体会就是基点放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上用心去做,不会就问。没有会的就求师父,心到位了你就会有超常的智慧。

(三)带头揭露迫害,开创整体救度众生的环境

二零零六年五月份明慧网从新刊登了师父关于《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学员文章的评注,我们都悟到,这是证实法、救度众生,解体、抑制邪恶、整体提高的需要。虽然我们地区开了多次的交流会,但是能上网曝光迫害的还是很少。

在一次全市的协调人交流会上,大家都认识到了是我们协调人没做好,师父的法是讲给所有弟子的。协调人应该首先做好。回想起来,我被迫害的比较典型,虽然我也曝光过,都非常零散,我为什么不听师父的话呢?我决定用自己的真名实姓将自己及全家人几年来遭受的迫害都写出来。在写的过程中邪恶害怕了,它利用我没修去的观念与人心一次一次的干扰。例如:在我动笔刚写了一半的时候,一个同修突然来我家告诉我,说有一个同修的丈夫与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在一起吃饭时,听国保大队长某某某说最近要给我检查身体,想把我收回去。听说后还真的有一种莫名的难受,当时我心里明白,一方面这是邪恶怕曝光,企图用这种方式阻碍我;另一方面是自身还有要修去的东西。我告诉同修,不要承认它,当初江魔头想“三个月消灭”,它说了不算。我心里想,我这事做的最正了,谁也动不了我,揭露国保大队长也是在救他。

当我揭露迫害的文章发表后,有一天一个刚刚从劳教所出来的同修来我家说,他从劳教所出来的那天,看到了这位国保大队长了。他对他说:“你们谁能接触某某(指我)吗?”同修问他有事吗?他说:“我好长时间没看见他了,你们替我去看看他。”听后我悟到这是师父点悟我,这样揭露邪恶做对了,他明白的那一面也感受到了我是在救人。正因为几乎所有协调人都真名实姓的曝光邪恶、解体邪恶、从而抑制了邪恶。大家不仅很安全,而且当我们把在曝光邪恶后在大法中的升华的体会讲给同修们后,本地揭露迫害文章接连不断,那一段时间明慧网有时一天就有好几篇我们当地揭露迫害的文章,我们这里的证实法、救度众生的环境明显改善。

正象有的同修说的那样,协调人并不一定修的最好的,但做的好与不好,却会有很大的影响。他的作用也非常重要,当我遇到心性关不好过、压力大的时候,也时常冒出“做一个普通学员吧”的想法,并且觉的自己会做好自己该做的。可我仔细一想,我不就是一个普通学员吗,能人为的将协调人与普通学员分开吗,只是看证实法救度众生的需要、现实中同修的期望、师父的点悟,我可以随时调整做好协调人与普通学员时间、精力的比重。大家都是在用自己所长证实法救度众生。

有一次,一位协调人与我交流,说应该把另一位协调人换掉,说她已经不能做好协调人的事了。我问他你看谁行啊,他说某某行,我说我是这样悟的:第一、只要是没有原则问题,这样做了只会增加间隔,目前的协调人都是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自然形成的,都是那一片同修很认同的,是不是说我们不让她当协调人了,同修们就不理她了,不会的,这不是常人的官啊。第二、如果你说行的那位同修要是真行的话,那她就主动去圆容补充不是更好吗,让那位协调人有更多的时间多学一学法,状态会改变的。如果那位同修她真能做到主动去圆容补充,同修就会认可她,也就没有换人的必要了。

几年来,我不断修去“自己特殊,与一般同修不同”的观念,但我知道我在面对面讲真相方面与同修相比还有很大差距,我也尽量利用一切机会,无论在公共汽车、出租车上,还是在社会环境公共场合中,向自己遇到的有缘人讲清真相。

有一次我的一位亲属家里的孩子上大学,要请客,这位亲属是我教过的学生,他的大学同学多是我教过的学生。我听说后,决定借此机会去救人,于是我开始准备真相资料。妻子知道了说:“你是不是又要证实自我?”我说:谢谢你提醒我了。我去掉证实自我的心,纯净的去证实法,去救人。妻子又说:“你知道吗?市‘六一零’的主任就是他的朋友,如果你遇见他怎么办?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啥身份。”此时我更明白了,她说的话既是我的顾虑,也是我要修去的观念。我告诉她,没问题,师父说了:“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师父会帮我们的。第二天当妻子打电话问在哪一个饭店时,那位亲属说:“昨天晚上我把市政府的都招待完了,今天都是同学和亲属。我妻子高兴的说:真是师父安排好了。那天一顿饭的时间,我和妻子及另两位同修共劝退二十八人,没想到的是这位亲属全家在整个过程中一直支持我们讲。结束时妻子又高兴的说,今天的环境真太好了。

我认为一位比较成熟的大法弟子,不会认为我是做协调的就不用讲真相,我是普通学员就认为协调工作就是协调人该做的。我深深的体会到:一切为了证实法与救度众生的需要,一切也都是为了同化大法,别人能做好的就应该默默的圆容补充,遇到障碍了就要主动带头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一切。在证实法、反迫害、救度众生的几年中,我有过走正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得到师尊呵护的喜悦和欣慰,那都是我重视学法、向内找的结果。也有过偏离法、遭迫害、摔跟头的痛悔和苦恼,那都是我忽视学法、向外看的结果。

请师尊放心,我一定不辜负你的希望,走好最后的路,

让为法而来的生命,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不断升华,直至圆满。

谢谢师尊!
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