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荡不凡正法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有一年冬天的一个夜晚,我们几个同修坐车到农村去发资料,在回来的路上。一位男同修说他还有一个条幅,要去挂在村边的树上。我们在车上等他。天很黑,过了一会他还没有回来,我和一位女同修下车找他,才发现他掉到了路边的护坡下面去了,一点也看不见他的影子。我俩找到了农民压在玉米秸子上的大长杆子,在上面等着。刚看到人影我们就把长杆子的一头给他,把他拉了上来。几天后那位男同修路过那里一看,才发现立陡惊人的深,足有一层半楼那么深。他说:要在平时是怎么也爬不上来的。他那天晚上就是抓着石缝里的那些干枯的小草爬上来的。我们都知道只有在师父的呵护下才会有这样的奇迹出现。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您好!
各地同修们大家好!

我是一九九五年八月份走入大法中修炼的弟子,自从看了明慧又刊出了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征集文稿的通知。感到很激动,也想把自己平凡的修炼过程写出来,利用明慧这一修炼平台,与同修们做以下交流。不妥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一、树立信师信法的坚定信念

走入大法修炼之门

一九九五年八月的一天,邻居大姐到我家串门,她说:“我从河北老家带回一套气功录音带,你听了准能学。”当时我也没有向她要,因为那时她也还没开始学。几天后我突然想听听录音带上到底讲了什么内容。就去向大姐借来了,我听完一遍以后,突然明白:气功不只是能祛病健身,气功还叫修炼,还能往高层次上修炼。突然从思想上得到了升华,特别是没修炼之前在练其它功时,练其它功的人教我给人看病,我发现在我与病人之间的中间位置出现了一个黑不黑白不白的东西,挡住了我的视线,我想绕过去,可是怎么也绕不过去。我听了师父济南讲法录音后,使我非常震惊!师父救我多及时啊。我如果继续下去,不但跟病人以德换业,而且时间一长还会招来附体。多可怕啊!感谢师父让我及时听到大法,带我走上了回家的路。

大法在我县蓬勃发展

九五年十月,我单位有去北京旅游的同事,我们就让她帮助给请来了《转法轮》和《法轮功》这两本宝书。这时我县闻到法的人也越来越多了,我们就在一起开始了集体学法和炼功。在学法和炼功的过程中,大家懂得了做好人,做更好的人的法理,在身体上也得到了康复。就奔走相告的向亲朋好友们宣传。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我县晨炼时就有三个大的炼功点,还有几个小的炼功点。那时有几百个人在炼功,每天都有新学员加入,炼功的人群象滚雪球一样不断的壮大。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法轮功的炼功点已成为我县一道美丽壮观的风景线。

横下一颗修炼圆满的心

九九年“七·二零”之前,集体学法的环境给大家提供了交流的平台,祛病健身在每个修炼者的身上已不在话下,大家在一起交流悟到大法的法理和大法的神奇,有的同修看见了一只大眼睛,有的看见了法轮,有的妇女七十多岁了(身体向年轻方向发展)又来了例假。有的说在打坐时身体往起拔等等。大家交流的目地不是追求神奇,而是为了坚定大家信师信法的信念。相信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都是真理。我有一次在睡觉前,躺在床上身体突然向鹅毛一样的轻,身体在往上飘,我感觉身体已离开了床,但头感觉还没有起来,那种美妙神奇的感觉无法形容。从那一刻起,我更加坚定了信师信法,下决心一定修炼圆满,随师把家还。

二、用正念正行证实法

“七·二零”之后,我家的一楼是派出所和街道办事处,上下班或在家经常受到他们的干扰。爱人(未修炼法轮功)单位的领导怕影响他们的“乌纱帽”也来干扰。我单位的领导也是为了保住“乌纱帽”更是干扰不断,逼着写这写那。那段日子里天总是阴沉沉的,有时还刮着狂风,下着沙尘暴雨。邪恶不允许同修见面,那种压抑,那种孤单很难受,空气都象要凝固了一样。走在街上好象和人群之间被隔了一层东西,又好象随时会遇到豺狼,真是有一种天欲坠的感觉。随着大家在不断的增加正念,不断的突破干扰,不断的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现在已是天清体透。

大家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

有一天,我和一同修去十几里以外的农村辅导一位新学员。中午我感觉好象有什么事情,我俩吃完午饭就急忙往回返,回来后得知省城的站长、辅导员一夜间都被绑架了。我们决定去省城要人。大家就分头行动,能找到车的去找车,其他人分别去通知,约定几点后在某地集合,不到两小时就集合了四十多人,两辆小客车连夜就出发了,一路上不断传来省城那紧张的消息。有一辆小客车总出毛病。天亮了,我们才到省城的高速公路上。那里早已有警察在堵截法轮功的车,我们到那里的时候已有被堵下的车了。我们车上有人下去跟他们交涉,他们怎么也不放行。而且知道从哪里来的后,就通知当地公安和政府来接人。这时有人要上厕所,大家好象被提醒了什么。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点头示意,心照不宣的三三俩俩的下了车。高速的两边全是玉米地。为了不引起警察的注意,有的连包都不带了。当警察发现不对劲的时候,我们已经走的很远了。我们到了几户人家的地方,那里有一辆小型拖拉机。我们和司机商量给他钱,让他把我们送到一个交通方便的地方。到了那里大家简单的吃了口饭,就各行方便智慧的往省城出发。有雇两轮摩托去的,有的是搭货车去的,我和十几个人是坐客车去的,客车行驶到高速公路边的便道上又被截了下来。警察上车问车长:“车上有炼法轮功的没有?”车长回答说:“他们头上又没贴贴,我怎么知道。”警察亲自观察了一会儿,看着大家若无其事的样子,就放行了。到了省城我们搭出租去省政府,在车上司机说:“前面警戒不让过,我们只好绕道行了。”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法轮功。”我问他:“法轮功怎么样?”他说:“还是好吧,要是不好那么多人(学)?一个傻,两个傻,还都傻啊?”我为他有清醒的理智而感到自豪。

我们来到了省政府门前,有好多的警察在巡逻。我们看到远处有人在行走,好象是我们的人。就去询问他们,一问真是同修,他们告诉我们大家都在前面不远的地方。我们找到了集中地,看到大家都在马路牙子上边坐着,期待着。我们来到了人群中,人群中有家属在往回找人的,有单位在往回找人的。听同修说当地的大多数都被看起来了,因为他们头一天就来了。现在大多数都是外地来的,外地的还在不断的向这里集中。警察一大客一大客的往城外送人,被送出去的同修,他们在搭出租车回来。人群中有传纸条的,有传经文的(当时不知真假),有打听哪里来的,有来回走动劝大家回家的,还有领着东走走西走走的,有的警察穿着便衣在人群中,情况非常的复杂。下午宣传的警车开始了反面污蔑性的宣传,坚定的同修们不听也不信。到了晚上,大家被警察推散了。第二天清晨,我们又来到了这里,听到同修说已经被抓走了几车了。后来我们一起来的大部份被抓上了大客车不知道去了哪里,我和十几个人被送到某派出所里,他们给我们一一做了登记。大家都如实的说出了自己的姓名、地址和单位。他们放反面宣传让我们听,我们不听,我们跟他们讲理,讲大法的好处,讲我们是如何受益的,我们都说出了自己心里想说的话。后来他们告诉说:他们说了也不算,可以给向上级反应,就让我们回家了。我们又回到了原来集中的地方,想找我们一起来的同修,可是那里已经没有几个人了。就在这时我们一起来的一位男同修过来了,他告诉我们他们被拉到一个大院子里,在那里满院子都是我们的同修。警察就一个一个的审问:“是哪里来的?还炼不炼了?”然后分成组,说“炼”的都在院子里晒着。他被弄到一个屋里去就拳打脚踢,打他的那个恶人边打边说,要把他打死扔到荒郊野外。后来来了一个当官模样的人把他放了出来。

在迫害中做出选择

“七·二零”以后,大法遭受了迫害,电视二十四小时滚动播放污蔑法轮功的新闻,干扰人们的视听。很多人都信以为真,各层领导因为来自上面的层层压力,为了名利,干着与邪恶同样的坏事。我单位的领导就是为了保住“乌纱帽”在不断的干扰我们,逼着我们写这写那。一次单位领导让我写不炼功了的保证,因学法不深,迷迷糊糊的就写了:“我不到哪里哪里去炼功,还有不到什么什么地方去炼功(意思是我只是不到外面去炼功,在家里我还炼)。”有一天,单位的一位同修悄悄的告诉我说:“咱们写了保证都是不对的,她在外地的一个同学说有开了天目的看见一个一个的大佛都在往下掉。”我听后心里很难受。过了一段时间单位领导又一次让我写揭批材料,我说:“不写!法轮功没有错。”第三次,单位领导又让我写悔过书,我就写了我炼了法轮功使我身体的许多病都好了。领导看了后气急败坏的说:“你这是悔过书吗?你这不是在为法轮功唱赞歌吗?”我说:“我说的都是实话。”她又气急败坏的说:“你回家吧,不用来上班了。”第二天,我在家里带了一个兜放在办公室的抽屉里,心想再撵我,我就收拾东西回家。把心一横下来,她再也没提让我回家的事。第四次,局领导派党委一个人来我单位找领导让我签字。我拿过来一看,材料上写着我已悔过不炼了,还说我因扰乱社会治安被拘留过。我签上了“不同意”就走了。后来单位领导找到我把我好一顿训斥。几天后,局里那个人又来找我签字,我就问她:“你为什么说我扰乱社会治安?”她说:“是从公安那里抄来的。”我说:“我那天在家里洗衣服就被派出所的人叫去说是谈话,就给我们送進了看守所,你说在家里洗衣服就是扰乱社会治安吗?”就这样她被我问的哑口无言的走了。

放下生死怕心自消

二零零零年三月五日,因邪党在开两会怕我们上访,就用找我们去谈话的这种方式把我们都骗到了公安分局。那时我正在家里洗着衣服,被骗去后在谈话中,我说:“法轮功真相会大白于天下的。”问我去不去北京?我说:“不一定。”当天晚上把我们说“不一定”和说“不知道”的四位送進了看守所。看守所里那天晚上就一个女号﹝八号﹞挤了十七个人,其中大法弟子就有九个。第二天又开了一个一号室,把我们九个就分成了两室,我和四位同修还有两个犯人在一号室。八号室里有我们一起進来的一位同修在炼功,其他三位也跟着炼了起来。恶警气急败坏的打开牢门用电棍电她们,又给她们戴上了手铐和脚镣子。当时,我们听到后都非常难受。我说:“我们应该配合她们,我们也炼功。”我们一号室里有一个第二天就到期了,除了她之外其他人都同意我的想法。为了不给犯人增加麻烦,我让她们等我们炼功的时候,就喊:“她们炼功了。”我们四个准备好了就下地面对面的站着抱轮。所长和恶警听到喊声后更气急败坏了。他们踢门、打门,象疯了式的喊叫,看我们不为所动,就把门打开,用电棍电我们。电棍在我们的脸上、额头上、脖子上“啪啪啪”的响着,来回电了三次才停下来。那段时间,一些犯人都跟着我们学法、背《洪吟》、炼功(炼功时有一人在门口守着)。学法后犯人们过去的那种打骂声没有了,做不好都能找自己的不对。有一个犯人后悔的说:我在外面要是得到大法该多好啊,我就不会干坏事到这里来了。还有一个犯人学了大法后,她经常犯的痛经病都好了,她还经常梦见一些仙女在天上飞呢。

有一天,走廊里突然有喊叫声,就听一个警察说又从北京带回一个来。当时我们正在吃饭,就听隔壁有女人的惨叫声,谁也吃不下去,都在那静静的听着。一同修跟我说:“他们(警察)可狠了,有一次让我背铐子就背了三个多小时。”我当时听了心里很害怕,心想:我的骨头很硬啊。转念又一想:“豁上了,死又能如何?”(因那时还没有明白发正念的法理)就这样一想,心里一下子亮了起来,好象什么都不怕了,身心感到非常的轻松。一天早上,突然一个警察喊我的名字,我认为又叫去拷问什么事,就下地往门口走去,警察喊:“拿行李回家!”就这样正念走出了看守所。

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

大法遭受迫害以后,电视二十四小时滚动播放污蔑法轮功的新闻,干扰人们的视听。我时刻提醒自己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不听也不信播放污蔑法轮功的内容。邪恶为了让我们放弃修炼,达到全部转化的目地费尽了心思,使尽了招术。

有一次,市里邪恶的领导为了让我们放弃修炼亲自来我县找我们谈话,一个办公室的主任表示很客气的样子,我将计就计的和他也很客气的说了我修炼以来身体的病都好了,说完我自己,并且又举例说起别人的病炼了法轮功也都好了。例如,有一个得了子宫肌瘤的也好了。他就装着说他的亲属也有病,他一定要拜访这位同修。我知道不能暴露同修,我也知道他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就没有告诉他。他问:你现在还炼吗?我说:“你这个人也不是个坏人,我就跟你说实话吧,我在家里炼。”中午我去菜市场正好走在他们的后面,就听他跟市里的另一个人说:“她们都心照不宣的在家里炼,最后不还会走到一起吗?”

为了达到让修炼者转化的目地,邪恶之徒在省里组织了一帮邪悟者在全省各市、县巡回做邪悟报告,想转化其他修炼者。他们来到我县后,县里又把我们找去想让他们转化我们,当时有两个邪悟的人围着我讲他们邪悟的理,我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反驳他们邪悟的东西。我问他们有没有天堂和地狱?他们都不敢回答我。我看到他们可怜又可笑的样子真是让人难受啊。那天除了一个当时被说糊涂的外,大家都很清醒理智的战胜了邪恶,邪恶的害人计划又一次被破灭了。

三、在救度众生的路上谢谢师父的呵护

三件事是每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必须做好的事,我要讲的是在救度众生中的几个小故事。

神奇的爬上了比一层楼还高的护坡

有一年冬天的一个夜晚,我们几个同修坐车到农村去发资料,在回来的路上。一位男同修说他还有一个条幅,要去挂在村边的树上。我们在车上等他。天很黑,过了一会他还没有回来,我和一位女同修下车找他,才发现他掉到了路边的护坡下面去了,一点也看不见他的影子。我俩找到了农民压在玉米秸子上的大长杆子,在上面等着。刚看到人影我们就把长杆子的一头给他,把他拉了上来。几天后那位男同修路过那里一看,才发现立陡惊人的深,足有一层半楼那么深。他说:要在平时是怎么也爬不上来的。他那天晚上就是抓着石缝里的那些干枯的小草爬上来的。我们都知道只有在师父的呵护下才会有这样的奇迹出现。

他们在等着帮我们解决困难

有一年的腊月里,我和一名女同修雇车到邻县一个镇上发资料,在回来的路上,走在一座大山的脚下,车突然熄火了。司机告诉我们车档断了,在那里电话连信号也没有。天又非常的冷,司机下来修车,什么也看不见,我们就用手机给他照明。我们拿手机的手一会就冻痛了,可司机在下面更冷,她的手一会儿就冻的木了。我们到车里暖和一会儿再出来修,出出進進几次也没有修好,身体都冻哆嗦了,从心里往外冷,足有半个多小时了也没修好。怎么办呢?在大山的沟里有几十户人家,还有几户亮着灯。司机让我们去找一个座机给她丈夫打电话,我们就向村里有亮的人家走去,叫开一家,那家里出来的人便说:没有电话,她告诉我们前面小卖店里有电话。我们到了小卖店,店里有四、五个男人在那里唠嗑。和店主说明情况后,我们在付电话费时唠嗑的一男人说:用个铁丝连上就能跑了。店主就帮我们找到了一根能用的铁丝,我们回到了路上,司机真的就连上了。因离家很远,司机怕再断了,一路上她的脚踩着都不敢动,到家她的腿都木了。因为她是明白真相的,所以她也没有太多的怨言。我们知道她也很辛苦,我们就多付了她一倍的车费。弟子知道要不是师父的呵护,让那些人在那里等着帮我们解决困难,我们就要在路上过夜了。谢谢师父的慈悲。

救度一切众生

秋收的季节到了,前几天,我和一位同修到地里去发《九评》和资料救度众生。我们俩满山遍野的走着,一块地一块地的发着。满身都沾满了粘糊糊野草的种子,风刮的玉米叶子哗哗的直响,到处都是坟地。我小的时候,胆子非常的小。听到村里谁死了,好长时间晚上都不敢出门,害怕极了。特别是看到坟墓和看到死人是一样的害怕。可是,那天满山遍野到处都能看到坟墓,我们就在它们的边上穿来穿去,也不害怕。并且我们走到哪里把正念发到哪里,把慈悲撒向哪里。告诉那里的花草树木和各个空间的众生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有美好的未来。是大法让我把怕心变成了救度所有空间众生的慈悲心。同时我也感受到了慈悲的力量。

这是我修炼路上的部份故事,有些关、难现在想起来似乎很平淡,可是在当时的关中,感觉就好象来了一座山。但自己知道每一关每一难都是有师父的呵护,大法的指导,同修们的帮助才走过来的。让我借明慧的这一交流平台,再一次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感谢我们的同修。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