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的莲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尊敬的师尊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好!

说来惭愧,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可修炼状态时好时不好,又走过弯路,给大法造成损失。可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放弃我,再次把我从死神手里救回来,一直呵护着,才使我跌倒爬起的走到了今天。大法的超常、恩师的慈悲在我修炼过程中的展现几天几夜也说不完。可总是被“不会写、修的不好”的观念阻挡着,不想写。在明慧同修的帮助下,扭转观念,迈出了这一步,下面分三部份把我修炼的点滴体会向师父和同修们汇报一下。

一、在安装接收新唐人电视的“大锅”中升华

1、正念一出,神迹显

我在二零零零年進京证实大法,因人心多被邪恶绑架后,走过弯路,曾被邪恶利用上电视做反面宣传,给大法造成损失。回家后清醒过来,并严正声明从新修炼大法,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二零零六年慈悲的师父安排我参加本地区安装接收新唐人电视“大锅”的项目。第一次参加安装,就从一楼爬到七层楼房顶,往返十次。(因刚开始安装没有经验)不是忘了这个工具,就是忘了那个零件。当时正念也不强,完全当事干了。最后一次爬到七楼顶上的铁梯中间,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心想:我都是五十七岁的老太太了,若一般人早完了,人心一动,险些从梯子上掉下来,我立即意识到不对了,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是人,是师父让我来救人哪,没有累,这么一想顿时来劲了,几步就上去了。一直到安装完回家,走路都轻飘飘的。我知道师父一直在我身边呵护着我。今后,我一定要听师父的话,加强正念,让安装工作更顺利。

有一次在房盖上搬一块预制水泥板,压安装好的“大锅”底座,那位男同修自己没搬动,就问我:“大姨,你帮我搬能行么?”我说:“行,我不是大姨,我是神。‘金刚排山’,起!”就搬起来了,并不觉的沉。其实当我们心中有法正念强时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动动手、动动脚而已。还有一次,安装“大锅”固定支架的螺丝坏了,又没有备用的,天也黑了,没地方去买,弄不好今天就白来了。正好赶上晚上六点发正念时间,我们三人放下手里的活,静心发正念之后,我请师父帮助,一会儿在工具箱内先后找出四个螺丝,我心里说:“谢谢师父,够用了。”一点没耽误活。象这样的神迹经常显现。另外一次,我们把直径0.75米的“大锅”从0.6米的方形人孔中对角硬推上去了,“大锅”都变形了,按常理讲就废了。可大法是超常的,我们对着“大锅”发正念:你是来救度众生的,应该恢复原型,之后我们把它平放在房盖上,用手按、用脚踩,它就恢复原型了,安装好,一调就有信号了。真是只要我们正念足,就无所不能。

2、修去瞧不起同修的心

随着正法進程的加快,安装的用户越来越多,人手也增加了。我们安装小组又来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同修,他朴实、直爽,热心安装,有些鲁莽,说话声大。我就经常说他。越说他,他越出错。不是把车推撞墙上就是把工具拿错了,我就越有些烦,嘴上不说,心想:怎么这样。后来就经常大声指责他,可他总是一笑完事。真气人!有一天,我们下班后去安装,这七楼通道孔没有铁爬梯,我们又没带简易软梯,他俩男同修一跃就能够到离地面两米多高的钢筋把手,可我无论如何也够不着,我不上去又耽误干活,正着急没办法,只见那位鲁莽的同修蹲在地上说:“大姐,你踩着我肩膀,我托你上去。”我说什么也不同意,他急了说:再耽误一会儿天就黑了。他看我还在犹豫就说:“衣服脏了能洗,可别耽误正事。”当我把脚放在他肩上时,仿佛踩在他那颗坦诚的心上,瞬间一股慈悲的力量一下子将我那颗怨恨、指责、瞧不起他的心溶化了,只剩下羞愧和无地自容,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多么好的同修啊,无怨无恨,无私无我,一心想着正法,相比之下自己太渺小了。时间不容我多想了,我立即投入到紧张的安装中,这天活干的很顺利。在这过程中我找到了自己的执着,瞧不起同修这颗肮脏的心。其实不是别人不好,是自己和宇宙扭劲了。我决心修去它,迎头赶上。

3、在得失中把救度众生放在首位

在安装中真是酸甜苦辣都有,只要用户满意,我们再苦再累心也高兴。可是不总这样,也有矛盾激化的时候。例如,有一次,同修介绍来的用户要看新唐人台,还要看更多的海外中文台,按他的要求,就得装“双锅双星”。联系人没和用户讲清价格,我们就去安装了。当安装完一个“锅”时,用户一看收的台少,又不想多花钱,就不干了。(他当天喝了酒,给的价钱连一半的成本费都不够)同修说:“那没法安装了。”用户也急了,非让把大锅拆下不可,说啥也不安了。就此问题我们找几个同修一起交流,在法上统一了认识:“大锅只能安,不能拆,我们是救度众生来的,这是师父让我们做的,绝不能让旧势力钻空子破坏。”后来大家决定针对此事集中发正念,解体一切干扰因素,由一同修和用户商量:先把两个“大锅”都安上,让他试看一段时间,再决定安不安。暂时不用他拿钱,如果不行,我们再拆回去。当我们把心放下,安装完后,他一看效果很好,第二天就把钱如数送来了。并让他亲戚请我们吃饭,表示歉意,我们谢绝了。通过这件事,我们整体提高了认识,其实无论表面矛盾怎么复杂、激化,只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放下人心,只想救人,就会“柳暗花明又一村”。

在这两年的安装工作中,从开始怕别人看见到堂堂正正的、理智的推广安装“大锅”,就是在邪恶“拆锅”的压力下我们仍然安装不停,修去了怕心,正念越来越强。在这个过程中也暴露了我们的不足,只想向“新唐人”索取,而不想付出。并没有正念加持“新唐人”,致使“欧卫”事件发生一个月后,我们还在麻木、观望、等待,认为是海外大法弟子的事,没有形成整体、没有及时正念解体邪恶,给救度众生带来损失。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我过去也讲过,中共邪党它不干什么它自己还少点事,特别是它一对大法弟子干什么坏事就成为它自己的丑事、败事,同时成为帮助大法弟子成事结局。”在法上我们成熟起来了,把欧卫事件作为讲真相、救众生的契机。解体一切干扰因素,让新唐人电视堂堂正正的在全球每个角落播放,救度更多的众生。

二、在集体学法中,学会向内找

1、赞扬声中找自己

随着集体学法小组遍地开花,同修有什么事都能及时交流,使一些长期走不出来的老年同修也主动参加進来了;使被病业假相干扰的同修及时在法上提高上来。有一段时间同修经常找我去交流,认为我能说到点子上。开始自己认为帮同修是应该的,后来,我连学法的时间都被占用了,再后来,有一位同修找到我说:“你一定去老李同修家,上次我们和他交流后,他病业假相消失了,可是他不愿参加集体学法,原因是你不去他就不参加,别人说话他不爱听,现在病业假相又出现了。”我听后吓了一跳,一定是我说话有问题,使同修产生误会。下午我参加了他们小组学法。在静心学法中,师父的法句句入心,法理不断的显现,我找到了自己以前参加集体学法只是人在心不在,就象师父说的那种人,在大法弟子中,却不在法中,学点法都用来修别人,夸夸其谈,欢喜心、显示心随之而来还不自知,以至误导同修,使他产生崇拜心、依赖心。自己早已偏离大法,太危险了。学法后交流,我主动向老同修道歉,是我的执着使他没在法上提高上来,又遭邪恶迫害。其实救人的是大法,只要我们坚持集体学法,师父就能随时随地的利用同修的嘴点醒迷中的我们。都是师父在做,而不是哪个人行啊!我的诚心感动了老同修,他表示今后一定听师父的话,参加集体学法。感谢师父再一次给我暴露执着、修心、提高的机会。

2、与同修共度难关、共同提高

有一位老年女同修被邪恶迫害,腿疼半年了,不能下楼。同修们帮她发正念,在她家组成学法小组,至今还是走路困难。我与她多次交流,得知她以前长时间学不進去法,光做事,被邪恶钻了空子。我俩共同学法向内找,她挖出了对女儿怨恨心、执着钱的心、求安逸的心等,并在法中归正了自己,现在她能静心背法了,连续发正念一两个小时,状态有了很大的改观。可腿一疼她就有些担心,放不下。我与她共同学法向内找,她决定放下人心,做好三件事,不能外出讲真相就在家中做资料,彻底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只走师尊安排的修炼道路。随着在法上的不断提高,不断的向内找,她发现自己还有对美好家庭、婚姻的执着,在梦中几次过不去色关。她认识到是后天观念没去、色心没去被邪恶钻空子了。

看到她提高了,我真为她高兴。我想:为什么让我看到这些哪?师父在点醒我什么呢?我一定也有此执着,向内找,我一直追忆到二零零二年第二次被邪恶绑架的根。当时我一直处于流离失所,丈夫提出和我离婚(由于我走极端,使丈夫对大法产生误解),虽然未办成手续已经视他如同陌路人,我有家难归。后来在国外的妹妹听说我的处境,就想给我办涉外婚姻,让我寄照片去,我当时同意了,想尽快逃离困境(其实已经不在法上了,被色欲邪魔找上门还不知),照片照好还没等寄出就被邪恶绑架到派出所。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脱。回来后一直向内找也没找到真正的根。整整六年了,今天才找到被绑架的根——执着所谓的美好家庭、婚姻。以前认为这些想法是正常的,现在用法来衡量是根本的执着心没去,在人中打转转,大法要求我们修心断欲,慈悲众生,脱离人,修成神。

我和同修认真学习师父的有关讲法和明慧《修心断欲》、《关于男女关系和婚姻问题》的文章汇编,使我们更清楚自己要走的路,坚定正念,绝不辜负师父的期望,与同修共同精進,纯纯净净的去救度众生,圆满随师还。

3、放下自我,圆容整体

“十一”前,我们三个同修准备在一起做些光碟,利用假日走亲访友讲真相用,那两个同修在一起住,我要把刻录机拿她们住地,免的来回送光碟,(我刻,她们包装)她俩意见不统一。小萍同意,大华不同意。大华每天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我和小萍商量等她走了我们再做,不让她看见(其实已经形成间隔了)第二天,大华走了,我把机器带去和小萍做的很顺利,刚做一半时,大华就提前回来了,一看就说:“你俩胆真大,到底拿这来了。”我说:“怕什么,这不挺好的吗!”可没过十分钟就有人敲门,大华有些紧张说:“怎么办?”我说:“不管他,不开门。”外边敲门的声音越来越大了,好象不开就不走似的。我觉的不对劲儿了,就停下来收拾东西,并告诉她俩坐下来发正念,等把东西收拾好之后,门还在大声敲,又听敲门人去了隔壁邻居家说:“她家亮灯怎么不开门呢?”我们三人统一认识:不论是什么人什么事,今天就是不开门,马上走开,有事明天来。边发正念我边向内找,是我太执着自我了,不考虑同修的承受能力,一意孤行,非要拿这来不可,给同修带来压力,招来了常人的麻烦。(后来才知道是看房子的)我决定把机器带走回家做,象以前一样。去掉怕麻烦的心,执着自我的心,认真对待修炼,要在干事之中修心,宽容同修,形成整体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现在我们三人配合的很好,

三、修去根本执着,勇猛精進

执着自我,自以为是这个心,我一直在修,可一直还有,很苦恼,现在三件事也在做,可有一种停滞不前的感觉。不久前,与同修发生了矛盾,才使我深度反思,找到了根本执着。事情是这样的。和我一起做正法工作的一位年轻男同修我曾经帮助过他,彼此很熟悉。可前几天他两次诬赖我,第一次说我偷用他家座机往外打长途,花了十多元钱;第二次,说我私自动他的电脑。我当时心想:别说没动,就是动了你也不应该当着同修面说我呀,就大声说:“我没动,你的电脑怎么样和我没有关系!”(完全降到常人中争斗)旁边的同修提醒我向内找,说一定是自己有问题。我才意识到自己念不正,回家来静心学法,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师父说:“大法修炼、正法与你们证实法中,哪有偶然的事情啊。”又说:“现在存在的最大的问题,也就是刚才我讲的这个问题,就是不能够修自己,不向内找。”我仔细的审视自己。

我对这位同修好,没有站在法的基点上,是站在人的情中,把他当作自己孩子一样对待,对他好也多数是我认为的好,我要去做,不然心放不下,他不一定认为是好,而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执着而做的,是一种强加人的、是为私的,反过来自己要求别人的,别人做不到就觉的亏了什么似的,由此想到自己在家里也一样,就执着自己要干的,一贯我行我素,不管丈夫孩子怎么想,还用大法来掩盖执着心,长期不修自己,使家庭矛盾经常激化,导致丈夫至今对大法还有误解,影响了救度众生。就拿这次法会投稿来说吧,自己看到明慧通知后,就想自己第三次参加了法会投稿,写了也没有发表,自己也确实修的不好,这次根本也不想写了,认为浪费时间还不如多学学法呢!完全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想问题,就执着自己要干的,没想这是师父的要求,大法正法的需要。要不是明慧下单行本《请同修们重视法会投稿》再次提醒,自己险些错过了这次正法的机会。

师父早就讲:“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修炼是严肃的,差距拉开的越来越大了,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精進要旨》〈挖根〉)是大法弟子就应听师父的话,不折不扣的按师父说的去做,自己认为多学法,不写稿是用大法来掩盖执着,是不想改变自己,说白了就是旧势力一伙的(自己现阶段的认识,不一定对)。文章中同修法理切磋,句句点到了我的要害,解体了这些观念和对自我的根本执着,使我轻装上阵。再有一个是对家庭、婚姻的根本执着,明慧。发表的《婚姻、家庭切磋文章选》中,看了第一篇文章《修掉“向往所谓美好爱情与人生”的根本执着》后,太多的同感,文章好象就是说我,以前也知道,人的东西应当放,可一到具体事中就糊涂。前几天,在同修的帮助下,虽然挖到了它的根,但还需要在实修中彻底的修去它,现在它已经被我抓到了,我要从思维中把它彻底解体。我知道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需要在法中成熟起来,把握住一思一念不放松,在最后正法路上勇猛精進,救度众生圆满随师还。

感谢师尊慈悲苦度!
感谢所有参与此次法会的大陆同修及明慧同修的辛勤付出!
感谢所有大法弟子的正念加持!

双手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