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倒后爬起来 师恩伴我不断前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做资料是一个很枯燥的事,也不能接触很多同修,看到同修们经常出去切磋、开法会,我也产生过妒嫉心、怨恨心,师父在《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放下任何心,什么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作为整体中一个粒子,我就应该做到默默的圆容整体,无怨无执,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产生过怨。师父讲过学法的重要性,想到没有书的同修,不管多忙,只要同修需要我就及时的做出来,让同修能及时的看到师父的法,我也感到很欣慰。
——本文作者


师父好!
同修们好!

看到“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会征稿”的消息后,虽然开始心里有点矛盾,但我也想把自己修炼证实法的体会向师父和同修做个汇报,虽然我实修的时间不长,但写出来对自己也是个促進,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坚定正念,破除邪恶

我曾经被邪恶非法劳教,从劳教所回家后,心理压力很大,同修和妻子(同修)不断的跟我学法,让我放下包袱,轻装上阵。通过大量的学法我找到了自己以前修炼的不足,是没有从心里真正认识到法,修炼中,人的许多观念没有放下,造成学法流于形式,正念不足,还有虚荣心、色欲心、怕心、求安逸心一直没有去掉,找到这些不足后,坚决把它去掉,然后静心把师父所有的经文都学了一遍,通过和同修在法上不断的交流,使我坚定了正念,我坚信一定能走好以后的路。

刚上班不几天,同事说有人找我,我去一看是国保大队的恶警,当时心里有些紧张,但我立刻想到我有师父,马上求师父加持,并发正念灭掉那个怕心,很快心便稳住了,恶警逼着要我家的地址(我搬了新家),我在心里向师父说: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任何生命都不配来干扰我,我要做到“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不一会儿,恶警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匆匆的就走了,从此他们再也没来过。

通过不断的学法、背法,我的正念越来越强了,同修和我都认识到应该要回被非法扣发的工资,不承认邪恶的迫害。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大法弟子证实法走的是正路,救度众生,经济条件、方方面面都应该配合上来的。如果在一些方面做不好,就会叫邪恶钻空子。任何事情只要你做好,一切都会有变化。”我们就每天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邪恶,在师尊的加持和整体配合下,两次就要回了工资。

二、在证实法中归正自己

为了加倍偿还我给大法带来的损失,不负师恩,我主动承担起了做资料的工作。开始只做《九评》,每周三十本,后来增加到五十本,我心里就有点受不了,这么大的量用一台喷墨打印机打印太慢了,也太耽误时间,认为这影响了我学法,心里有点怨。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在宇宙大穹解体时从新正法中救度众生。”当看到那么多同修都在默默无闻的做着救度众生、证实法的事,而我却在这儿执著自己,这不太自私了吗?救度众生是我们的洪愿,怎么能怨呢?后来随着《九评》需求量的增加,我和妻子就买了一台激光打印机,这样每周我们可以做一百多本《九评》,同时还能做一些同修临时需要的经文。

我以前对这些设备不是很熟悉,在做资料的过程中,也遇到了许多问题,我就下决心学习,在师父的点悟下,加上自己慢慢的摸索,对打印机一些常见故障也能自己处理了。有一次打印机的硒鼓出现故障,按照正常的程序修理,它就是不能正常工作,我有些着急。妻子说:“你先别修了,好好学学法吧。”当我背到《转法轮》中师父讲的:“这实实在在摆在那儿的物体,谁能说它是假的呢?物体存在的形式是这样的,可是它的表现形式却不是这样的。而我们的眼睛却有一种功能,能够把我们物质空间的物体给固定到我们现在看到的这种状态。其实它不是这种状态,在我们这个空间中它也不是这个状态。”师父说遇到问题要向内找,我有着急的心,害怕硒鼓出现问题我修不了,所以才造成这个假相。法理明白后,在师尊的点悟下,硒鼓很快就修好了。还有一次在更换定影膜后,一通电,打印机没有任何反应,拆开一看,我装的没有问题,可是还是不能正常工作,当时求助同修也没有效果,发正念清除干扰,求师父加持也没有解决,我意识到自己心里不稳,为了解决问题而解决问题,我应该跳出这个问题,“你们一概把它视为干扰,想为解决这个麻烦而解决这个麻烦,你就解决不了,因为那是为你提高而出现的。你要正念去对待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讲法》)。于是我就停下来找自己,发现自己在刚开始维修过程中起了自满的心,认为自己现在什么样的问题都能解决了,起了显示心、欢喜心,感觉美滋滋的,当我认识到这些后,我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一切干扰打印机正常工作的邪恶因素,并请师尊加持,这回感到打出去的都是能量,从新装好机子,一通电,打印机就正常了。

做资料是一个很枯燥的事,也不能接触很多同修,看到同修们经常出去切磋、开法会,我也产生过妒嫉心、怨恨心,师父在《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放下任何心,什么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作为整体中一个粒子,我就应该做到默默的圆容整体,无怨无执,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产生过怨。师父讲过学法的重要性,想到没有书的同修,不管多忙,只要同修需要我就及时的做出来,让同修能及时的看到师父的法,我也感到很欣慰。

三、在家庭矛盾中修心性

因父母在老家接触不到同修,我和妻子就把他们接到我家来住,这样可以接触到同修,让他们能有一个交流切磋的环境。但父亲的修炼状态时好时坏,在今年初去世了,我与母亲、妻子商议一切从简,坚决跳出人的思维处理丧事。我打电话给老家的兄妹,我问哥:“是否把父亲的骨灰带回老家。”他说让我看着办,又问我需要多少钱,还说他会很快过来的。我说:“不要你们的钱。”第二天中午我们就把父亲的后事处理完了,没有惊动亲戚、同事和邻居。兄妹来到我家后,为了消除他们对大法的误会,我将父亲去世的原因告诉他,“你也知道父亲生活不检点,这在修炼中是大忌,师父一再给他机会,但他不当回事,最后才这样的。”妻子又给他放神韵艺术团演出的光盘,他开始不看,妻子说:“哥,你看看神韵艺术团的演出吧,这里所有的演员都是修炼法轮功的,已经在国外巡回演出了二百多场,好多人看完后病都好了。法轮功就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所以父亲丧事的钱我们自己出了,让你们来的目地就是让你们了解真相,看到大法的美好,在人类的大淘汰中能留下生命。”后来兄妹都转变了对大法的态度,走的时候还带回去了真相光盘及真相护身符,我们给他们买了回程的车票,妹妹过意不去,偷偷的把四百块钱塞到电视柜里,在师父的点悟下,我们及时还给了她。

父亲去世后,母亲一直住在我们家,妻子有时在我跟前挑母亲的毛病,我就跟她说:师父不是让‘多看人家好处,少看人家不好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吗?修炼人就要大度些,别钻牛角尖。”妻子说:“你说的对。”我想我们都是修炼人,肯定会有心性关要过,一边是母亲、一边是妻子,但我能把握住自己,遇事用法衡量,自己不掺入其中,能做到不动心,并从中找自己的不足。在母亲过病业关中,看到母亲正念不足痛苦的样子,妻子开始很着急,但我没有动心,只是告诉她多发正念,清除邪恶的干扰,向内找看看自己哪儿没做好。随着我们在法中不断的归正,我们的空间场越来越干净,母亲的正念也越来越强,很快就好了。现在我家的环境越来越好,因为我们都知道用法归正自己的言行。

结束语

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同修的帮助,我才能走到今天,师父在《精進要旨》〈路〉中说:“一个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辉煌的历史” 。我的路虽然走的不平坦,但我一定会坚定的走下去,在和同修的配合中实修自己,勇猛精進,以报师恩!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