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中修炼成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感谢明慧网为大法弟子交流提供园地。在九年的正法修炼中,我所亲身经历的大法神奇,师尊的慈悲呵护,无不见证师恩浩荡。这期间大法蒙难、师父被谎言攻击,我曾四次進京证实大法。在邪恶疯狂打压的日子里,我曾被绑架到洗脑班、四次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两次被非法劳教,都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正念正行的闯过了道道难关。每当我听到“佛恩浩荡”这四个字时,都感慨万千,泪流满面,大地作纸、沧海作墨,也无法表达弟子感恩的心。

下面就曝光邪恶,讲清真相与同修切磋交流。

一、曝光恶人,震慑邪恶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五日,我在生意摊位讲真相被恶人举报,恶警们在我生意摊位搜出《九评》书、碟、小册子、传单。恶警们把我绑在派出所的铁椅子上,双手铐上手铐,用专门打人的垫子猛击我头部,追问资料来源,致使我两耳失聪、失去记忆。后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在师父的呵护下、同修的正念加持下,家里的亲人正念要人,没给邪恶任何输血,十三天我堂堂正正回家。

回家后,我就搜集整理派出所、“六一零”、办事处、社区、看守所、劳教所几年来对我的迫害,当时我明显感到记忆力减退,有的事已经忘了,幸好我原在笔记本上把恶警干坏事的时间记下来了,我再找出非法定劳教、非法刑拘的票子与时间对证,动笔时请师尊加持我恢复记忆,果然出现奇迹,写时一幕幕就象电影一样浮现在眼前。随后我专门对失去记忆这种不正确状态发正念,看到另外空间有一条很长的插在地上的板杖被猛然拽起,尘土飞扬,此后我的记忆基本恢复了。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被非法劳教,在长春女子劳教所被迫害的视力明显下降,非法关押近三个月(大部份时间被关在“小号”)。回家后拿起小本《转法轮》看不清字,看大本《转法轮》也感到模糊不清。当时我动了一念,配个镜子戴,但转念一想,哪有佛戴镜子的。当我再手捧《转法轮》时,看哪一行字,哪一行字变大,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大法无所不能,现在视力已恢复。

师父对《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一文评语发表后,我反复读,以我真实姓名写被迫害全过程,并将参与迫害的派出所、“六一零”、社区、办事处、看守所、劳教所,所有参与者的人名全部曝光。此文在《吉林迫害真相》(小册子)中发表,我就给常人发了许多小册子,使世人清醒“三退”。我又将此文给同修看,依据师父对《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一文评语,共同切磋、找差距,到底是什么执著障碍着不能写出自己被迫害经历,普遍是一个“怕”字挡着,师尊讲过邪恶最怕曝光的法理,曝光了邪恶就解体了。我亲眼目睹恶警在离我卖货约七十米处拿手机讲话时,挥动着手臂怒吼着,当时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国外同修打来的电话。事隔三日,他见到我说美国大法弟子把电话打到单位和手机上,他求我帮忙,把他的名字从大法网站上拿下来。可见邪恶多么惧怕被曝光。

还有一名警察多次参与抄家、抓捕大法弟子,我搜集到他的手机号,把他的恶行曝光。我多次给他讲真相,他说是所长、教导员指使他干的,我说谁干就是谁的罪,没有任何人为你承担责任,你从内心不愿参与就不会有人指使你干坏事,他连连点头并表示“三退”。他还说,前几天所长、副所长、某警察参与抓捕大法弟子,该大法弟子送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被迫害致死,所里不断接到海外电话,他庆幸自己没有参与。

我所写的几年来对我的迫害经过涉及到:派出所警察二十人、“六一零”六人、看守所警察两人、劳教所警察六人、社区主任两人,我尽力搜集姓名、电话号码。在此过程中有三名警察(我所在区派出所)同意“三退”,其中一名警察给他看了我写的被迫害历经,他反省自己说,参与迫害时表面上说好话,内心配合邪党干坏事,他写出了书面声明,向师父、大法弟子道歉,并把花大法弟子的钱通过我返还给大法弟子。还有一名警察,我送他《九评》书看,他说回家后发现妻子在看《九评》,一问是我给的,妻子看过后他表示看看。我曾向他夫妻二人几次谈“三退”,就是不同意,但看完《九评》后就同意了,可见《九评》奇书威力之大。

我把搜集来的派出所全部手机号码与本人对号(知道姓名的警察长的什么样及家庭住址),再把恶警照片与恶警犯罪事实发给明慧曝光,再制作小册子在本市大量散发,极大的震慑了邪恶。还有的警察已调离原单位,就继续追踪到现在的工作单位、现任职务,继续曝光,让恶人无藏身之地。

我陆续整理了十四名同修以真实姓名曝光被迫害经历,全部在明慧网上发表,其中大部份迫害真相在《吉林迫害真相》中发表。有三名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他本人口述,我整理。有一老年大法弟子是到我生意摊上坐着休息,我与他讲大法真相,他说自己就是大法弟子。我与他悟师父对《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一文评语,邪恶还在继续迫害,除了大法弟子本身没有做好的因素,还有曝光力度不够,一有迫害,邪恶又有功又有奖,大法弟子又被关押又被勒索,回家后不敢对邪恶曝光,使邪恶的迫害更加顺手,这不就滋养了邪恶吗。他临走时,我把自己被迫害经历给他看。第二天他又来找我,说要写自己被迫害经历,迫害他的警察姓袁,我说最好是把他的名字写下来,一周后他又来说,同修知道这恶警的名字,与我调查得到常人提供的人名相同,这样他口述,我就帮助整理。

还有一名大法弟子,被片警骗到派出所,非要她写“不炼功”保证,不写就劳教。在这位同修被劳教期间,母亲想念女儿,病重,临死前没见女儿一眼。但参与迫害的片警已调离,我就着手追查他现在的工作单位、姓名、手机号,写出曝光资料。

二、在写迫害经历中修去执著

几年前,我就着手写自己被迫害经过,送到一同修手中,文章没发表。现在想想当初多么执著自己的稿件发表,多么执著自我,证实自我。而同修又多次让我写,我就费时费力的写,再加上我曾得知她给同修造成过损失,我便对此同修有了抱怨之心,后来我们在心性的摩擦中各自找自己的不足,在珍惜同修的缘份中化解心结,去除邪恶设的间隔。

二零零五年大年刚过,我被长春女子劳教所送回家,有不认识我的同修要来看望我,非常敬佩我,邻近的同修说看我正念这么足都会修自己了。我证实自己的心到了不易觉察的地步,一只脚已踏空了还不知在危险的境地。同修为什么这么评价我,我谢绝那位同修的看望,转告她多学法、多救人,去掉对同修的崇拜之心。以后再有同修说我如何正念强时,我会说,没有师父、没有大法,我寸步难行。

有一同修找到我,说我去了市里同修家讲资料点资料紧缺,造成紧张空气,我说没有的事。她丈夫又找到我,“说了怎么还不承认呢?”我心里直叫苦,没有的事承认什么呢?晚上我不能入睡,我被劳教所送回家时,在家里躺了半个多月才起来,体检时许多内脏不达标,劳教所怕担责任才送回家,体重只有七十斤,同修不但不理解我还这么说我,心里就不平衡。我扪心自问,为什么听到赞扬话时与现在的心情不一样呢?听到不符合个人观念的话就很在乎呢?不是还有证实自我求名的心吗?一个人修成罗汉,说你好不好都不动心,以后再听到不符合事实的事,不去执著加强它。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五日,我在生意摊发《九评》碟被恶人告密后,同修议论是不理智,甚至有更难听的话,还有的同修说是花钱买出来的,那么多真相资料怎么没判刑?还有的说,是我父亲找到某市长。其实什么花钱、找市长是没有的事,在魔难中就是信师信法,在迫害中就是向内修、向内找,就会感悟师父的慈悲。

三、向记者讲真相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打压法轮功后,谎言的媒体报道毒害了许多世人,本市电台对法轮功的报道记者是我学日语时的同学,我们多年未见面。我默默请师父安排我们见面,我终于见到了她,我喊着她的名字,她非常吃惊的望着我说,多年不见,怎么越活越年轻?我说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过去贫血,脸色又青又黑,过去吃鱼、辣椒过敏、冷热空气过敏(白血球低造成的),脸上疙瘩不断,现在脸上光光的,连雀斑都没了,再看看我后背也挺直了(过去弓腰驼背),当然就显得年轻,现在我与婆婆的关系也好了,家务活都能干了,也能工作了。我们正谈的兴致的时候,她因赶车离开了。我在农贸市场打工时又见到了她,她第一句话就说,自从上次见到我有这么大的变化,就想了解法轮功,及“天安门自焚”、“四•二五”真相,我就把真相小册子给她,后来她到邻县看守所采访法轮功,但没报导。有一天她来找我说,这几天领导天天催她写去看守所对法轮功的采访,她不想写,不知怎么向领导交差,她说法轮功个个都那么坚定,都是从家里抓来的,并反问“信仰有罪吗?”“做好人有罪吗?”我说,那你就实事求是的报道,一正压百邪,过几天她非常高兴的告诉我,那件事不了了之了。《九评》发表后,我送给她看,她看后说,写的太棒了,共产党真要完蛋了,贪污腐败,坏事干绝,什么都造假,连新闻都造假,她同意退党。

四、向“告密”者讲真相

邪党在我家对门安排了一住户(孙叔、孙婶)监视我,几次派出所、公安局从我家门出去,就進他家门。我问他,他连连否认,我说是亲眼所见,他只好改口说“查户口”,我说为什么不查别人家,单查我们两家?他表面也说大法好,还知道“天安门自焚”疑点,为了一点儿小利昧着良心干坏事。我家来同修被对门告密,把我逼到派出所,我就向“六一零”主任讲真相,讲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神迹,揭露电视谎言,他默默的听完后,又找车把我送回家。回家后,我无意中得知对门的孙婶生病了,与我消病业时的状态相同,我知道这是她遭恶报了,是神慈悲于人让她醒悟。我就利用这个机会向他们讲真相。我告诉孙叔,听命于政府的安排监控大法弟子得的钱得看病,那钱是血钱不干净。讲后我感到这次的效果不好,没用慈悲心救人,用指责的语气讲真相是改变不了人心的。我又买东西看望孙婶,并送了两张真相碟,告诉她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果然好转出院了。

不久,孙婶的女儿在家放声大哭,说她母亲再次住院,医院告诉准备后事。为什么反复更严重了呢?我再次找到孙叔说,你家继续领政府给的黑钱(监控大法弟子得的钱),孙婶的病是不能好的,不是诅咒你,是真心为你们一家人好,只有我师父能救你老伴的命,把真相护身符给孙婶戴上,求法轮功的师父救她,真心向善,不只是念“大法好”,还得真心做好人。孙婶出院后高兴的说,我天天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有一次恶警到我家非法抄家,孙叔对警察说,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没干任何坏事,炼功祛病健身又没碍着什么事儿,警察是抓坏人的,现在流氓小偷很多,你们怎么不去抓?警察被他问的无话可说。

孙叔的儿子要结婚了,我准备赶礼,知道内情的劝我说,他喝你的血,得血钱,你不恨他?我说,炼功人无怨无恨。现在我家周围的环境宽松了,同修可以到我家学法。

五、大法善解了我与她的怨缘

从小我有个最要好的朋友,小芬,情如姐妹,长大后,她家托人要我与她哥哥成亲,被我拒绝,从此两家反目成仇。我家回迁搬回新楼后没有上水,我就去她家挑水,她家院里有压的水井,她无情的把压井的水抽子拔下来。我去商店买茄子,她父亲给我称的全是大老茄子,从此我与她家彻底断绝来往。几十年过去了,小芬的哥哥还没有娶妻,他年轻时就发誓非我莫娶,小芬一家人更加恨我。

我多次与小芬讲真相,她说她信佛,不愿听我讲法轮功,更不愿听共产党怎么不好。讲真相是把万能的钥匙,难道她这把锁就打不开吗?我反省自己,至今还在恨她,带着这颗强大的执著怎么能救她呢?师尊讲的“乱世冤缘皆得善解”(《精進要旨二》〈法正人间预〉)的法理,我与她不能善解吗?前几天我在生意摊上见到她,她说那天浑身不舒服,恰巧有个五十多岁的人(拣废品的)说,我告诉你一个好办法,你就诚心默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就有效,并讲了自己的例子。小芬说,炼法轮功祛病健身真有奇效。这时我与一位司机打招呼,我告诉小芬,她是某学校的校长,领导发现学法轮功的都是德才兼备的好人,就将她新提拔为校长。她原学校还有两位老师,一位是全国优秀教师,班级有学生学习差的就领回家补课,等成绩上来了,再把孩子交给家长,这么优秀的教师,信仰法轮功被非法劳教后,丈夫在家患血栓病后病情加重死亡。还有一位全省优秀班主任,我亲眼目睹了,刚开学(新接的一年级)就有二十多位家长送礼,被她拒绝,这么好的老师都送看守所关押,送洗脑班迫害。我又讲了我被迫害经历,她含着眼泪听,我含着眼泪讲。我又讲了婚姻缘份所定,为什么有月下老人为有缘人牵红线之说,那一天,我们交谈了三个多小时,她问关于“天安门自焚”,为什么“三退保命”,并同意退团。我们的谈话是心与心的沟通,我与她几十年的间隔、怨恨,象一座冰山在融化,彼此间心中的阴影没有了。她说,好象又回到童年我俩那种友好、甜蜜的生活中。此时让我感悟到“慈悲能溶天地春”(《洪吟二》〈法正乾坤〉)是一种境界,是慈悲、无私、包容一切生命的博大胸怀。

六、奥运期间讲真相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四日清晨,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从沉睡中惊醒。开门一看,派出所所长、副所长说奉公安局之命搜查,并让我去派出所,我内心略有紧张,但马上抑制住,对着警察发正念,不许对大法犯罪,并请师尊加持,保护好大法书。大个子警察到有电脑的房间伸头看看,没進屋,我马上请师父保护好电脑、打印机,让警察看不见。电脑摆在桌面,警察好象看不见。我被逼到派出所后,两名警察又去我家搜查,我在派出所拒绝录口供,不停的发正念,不一会儿,所长让我回家,半路踫到警察,搜查结果还没汇报到所里,就让我回家了。其实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控之内,师尊再一次保护了弟子的安全。

回到家,我对发生的事向内找,有求安逸心,早晨炼完功、发完正念又睡回头觉。再就是乐于满足现状,利用生意摊天天讲真相,面对面发资料、碟,还远不如二零零二年证实法那么精進。二零零二年,我市大资料点全部被破坏,我就用笔写“天安门自焚”十大疑点,一天写三张出去张贴,刚贴完就有许多人围着看。每天写“法轮大法好”等条幅,挂到树上,我市、郊区哪条街有树能挂条幅,在我心中清清楚楚。我发现手指粗的红色、黑色蜡笔写真相好,我就在同修中推广。二零零三年,我市已有小型资料点,我获得真相资料如获至宝,天天去早市买菜发真相资料(面对面的发),面对面的讲。而如今在正法進程尽在收尾阶段,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时刻,早晨发完正念再来个回头觉,由于自己求安逸心太强,发正念时看到自己空间场有许多小黑虫,也可以说是懒虫吧,我愧对师尊的苦度、呵护。

第二天,我又去早市买菜,面对面讲“三退”,发碟、资料,并与经商者兑换真相币,最多一天能兑换六百元真相币。有一天,我接到在南方居住的弟弟打来的电话,说距奥运还有一个半月时间,南方就开始抓法轮功办学习班,并说我以前多次被抓,他睡不好觉,这次奥运更担心,让我去南方住几个月,等奥运结束再回来。父亲也多次打电话催。我还有害怕邪恶的因素,才使亲人心不稳,我告诉弟弟,我哪也不去,就在家过正常日子,做生意,谁也动不了我。我还负责周边一个县资料传送,我走了,同修如何看明慧,还有同修天天到我生意摊取真相币,我要把邪党利用奥运期间抓捕大法弟子办洗脑班的事实向世人曝光邪恶。奥运期间,我一天没停的讲真相、劝“三退”,师父把有缘人引领到我身边,有问路、问事的,兑换零钱、寄存物品的,买货、订货的,稍坐休息的,我都把他们当作有缘人,拿出真相币再讲真相更快捷自然,出租车在我卖货摊旁象走马灯一样,走了一辆又来一辆,我就给司机发资料、光碟,送真相护身符,兑换真相币。中午公交车司机在我卖货的地方交接,我都把他们当作听真相的有缘人。

奥运期间派出所要我的身份证、电话号码,被我拒绝。派出所、社区在生意摊上见不到我,就到家里来。平时请还请不到,这回到家了,我得好好讲真相,让她们利用自己的工作条件保护大法弟子。

几年来,我与千千万万大法弟子一起,在助师正法的修炼路上逐渐成熟。

向慈悲伟大的师父合十!

如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