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圆容整体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师尊您好!
同修们好!

我是九八年十一月喜得大法走入修炼的,那时我们的集体学法炼功环境很好,同修们都很精進,心性提高的很快。我的身心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不允许别人说“不”字的人,学法后我脾气变的越来越小了,身体也变的越来越好了。我家里的环境越来越祥和了,和身边的亲朋好友关系也溶洽了。这么好的大法我得到了,我太荣幸了,我要珍惜。

一、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慈悲对待众生

就在我们每天乐在其中的学法炼功时,心性在提高、层次在提高。新学员越来越多时,也就是九九年“七•二零”时中共恶党开始疯狂的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派出所的警察疯狂的抓我们,我也没能幸免,被抓進了派出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在派出所里,每天帮助他们打扫卫生,拔草还觉的做的挺好,后来才明白这是配合他们,我们学真善忍的没有错。回到家中后虽然和一个同修一直坚持在一起学法,没和别的同修接触。当我看到墙上有些法轮大法好的标语,门口有放的真相资料时,才想起来找同修切磋,切磋后知道了要维护法证实法讲真相。我们就一直做着讲真相救众生的大事。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一日晚间我和本村的同修去邻村发放真相材料,让世人尽快的明白真相得救,由于干事心强学法少,被邪恶钻了空子,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了,被警察抓到派出所里,把我们分别关起来,逼迫我们说出真相材料是从哪里来的?我们守住心性,想起师父的话:“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他们看我不说,就用电棍电我,把我按倒在地上揪住头发打我的脸,直到把我的脸和眼睛打出血他们才放手,可是不怎么痛,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我当时就是背法发正念,无论他们问什么我就是不吱声,后来他们折腾累了,就把我的双手铐在二楼的暖气管上。有一个警察和一个协勤,那个警察满嘴脏话骂骂咧咧,我用祥和的语气反问了他们几句,他就没趣的走了,这时我和那个协勤讲真相。又来了一个小警察,倒在旁边的床上就睡了,我给那个协勤讲了一个多小时,当他明白真相后就给我拿了一把椅子让我坐下,我祥和的说:你也休息吧,他就躺下了。我想我得出去,不能让他们这样迫害我,我没有罪。我想试一下手能不能拿出来,结果很容易就出来了,因他们还没睡,我就把手又放回去了。我马上求师父让他们睡觉,不一会儿他们就打出了鼾声。然后我的双手又从手铐中脱出,我感激大法的神奇、师父的保护。迅速下了楼转了两个屋,想找到和我一起抓来的同修我们好一块走。当我走到第三个门时,好象有个声音告诉我,她想走就一定能走,不要耽误时间了。这是师父让我走,我赶紧出了房门,来到院门前不加思索跳了出去,回到了正法洪流中,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体现出来了!我感谢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呵护!这次我神奇的从派出所走脱,使我更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使自己在今后的修炼中更加精進。

我们有序的做着师父交给的三件事,转眼到了二零零六年,十月的一天晚上,我从同修家里学完法回来,洗漱完后看《忆师恩》,刚看一页,院里的狗叫了起来,紧接着传来两声“哒哒”声,我感觉不对劲,可是马上正念否定,还接着看书。这时里屋门已被推开,我抬头看见是本村的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我对他根本不熟悉,瞬间我愣住了。我本能的问了一句,你怎么進来的?他说:“我跳墙進来的,我和你儿子挺好。”我冷静的问他几句后,他酒气熏天的说:“我跟您学法轮功,有没有书?给我一本。”我当时说要是想学:“就不应该这样做”,他当时把话题扯开,跟我孩子说话,我就利用这个机会对他发正念。他就语无伦次的说:“你看你屋里沙发象什么?”我就说:“我这屋里一切都是最好的,不好的东西是不敢上我这儿来的。”他说:“那象个黄鼠狼。”我立刻意识到这是另外空间不好的生命操控造成的,我心里求师父加持解体操控他的那些烂鬼。

当时我想我要救度他,让他明白真相,他是可怜的众生,既然来到我家就是有缘人,我一定能救他,于是我问他:“你知道三退吗?”他说:“不知道。”我又问:“你上学入过团和队吗?”他说:“噢,是退团队啊,你们炼法轮功的已经给退了”。我说那好啊,我就给他讲大法的美好,修大法的人都是为别人着想,如果换了一个不修炼大法的人,你现在的这种行为我不能饶了你。当时我的心态在师父的加持下,特别祥和。我又跟他讲了许多做人的道理。在这种正的场作用下,他背后不好的因素解体了,他马上表现出了人善良的一面。并且不停的向我赔礼道歉、请求我原谅。我说:“你放心吧,我是大法弟子,不会和你计较的,也不会把这件事情张扬出去,但是你以后不要这样了,你记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这时已是晚上十一点多了,他提出要求在我这留宿,我答应了说那你就休息吧。我去了另一间屋,插上了门,我在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求师父给弟子加持强大的正念继续解体他背后的邪恶。他又悄悄的推我屋的门,说要進屋和我谈话,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法理:“法是慈悲众生的,但是威严同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于是我义正辞严的告诉他:“如果你要再这样就得好好说说了。”他说:“我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吧。”我一直叫着师父、发着正念,一直到深夜一点多才躺下。嘴里仍然叫着师父,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早上五点起床继续发正念,直到他起来,又跟他讲会儿真相,告诉他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不要迫害大法弟子;不要一时的冲动;给自己的一生造成痛苦,也不要让你的母亲失望。(因为我知道他没有父亲)我想给他做饭吃,他说不吃就走了。

之后我找别的同修切磋此事,同修说遇到什么事都不是偶然的,很可能有其它原因,另一个同修说认识他的一个好朋友,去打听打听。两天之后,他的朋友告诉我:他是被派出所利用的,以金钱为诱饵。派出所告诉他,让他跳墙進屋,找到证据(大法的书和资料等),妄图迫害我,派出所的车在村口等着。只要他打出举报电话,派出所马上抓人,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大法的威严下,坏人的阴谋没有得逞。通过这件事我悟到:一个大法弟子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以祥和的心态面对你身边发生的每一件事情,就会解体邪恶的一切安排,而且还能救度众生。

二、承担起重任兑现自己的洪誓大愿

我们每个大法弟子所承担的一切是法中早就安排好的,在修炼中,我除了做好三件事之外,我还负责本地的资料传递工作,在这当中有苦有乐,对自己的心性提高也是很快的。在这其中暴露出了很多的执著,如:每次给同修送材料的时候接资料的同修嫌资料多没有人做。所以不愿意要,当时我想修炼中遇到的每一件事都与我的心性有关,否则不会让我遇到,向内找深挖自己的心,发现自己也有过那个心,只不过在接资料的时候碍于情面没表现出来而已。当我找到这颗心时决心去掉它,心里想多了我自己做,当我的心平稳之后,同修也就不发牢骚了,向内找就是那么神奇。

因为送资料每周一次,有时还要出去切磋、协调等其它一些事情,就觉的很忙,学法又少出现过抱怨心(因我家又是学法小组)。嫌同修不为我着想,学完法不走耽误我的时间。同修看我状态不对,就告诉我多学法,通过学法悟到这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真正的明白了这是自己的史前大愿,是自己必须承担的,而且必须做好。“给你安排的这条路是宇宙中有这样的因素给了你,让你来走。”(《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内心里感激师父给我安排了这么好的环境,孩子、丈夫特别支持我,我能有这么好的环境原来是为了同修的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悟到这些又使我想起了师父的法:“大法的任何工作都要为人得法和弟子的提高为目地,除去这两点都是无意义的。”(《精進要旨》〈清醒〉)我有什么资格嫌同修、抱怨同修。认为这一切都是自己付出的想法烟消云散,使自己更加精進了。

在平稳的传递两年资料后,由于资料点负担重,师父也讲了资料点遍地开花的法,为了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减轻资料点的负担,同修和我切磋让我来承担两个乡的资料工作,建立一个小型的资料点,我感觉我有这个条件,可是没表态。过几天同修给我送来了一台复印机,当时我不知道是什么看也没看,又过几天同修送底稿来了,让我做做看,我才知道是复印机。于是开始了做资料,刚开始做的时候,师父一直加持,都很顺利。后来由于学法少,资料需求量也大、复印的速度又慢,就需要大量的时间做资料,每天的下午学法和切磋几乎占用一下午的时间,心烦意乱、心理压力很大,有点感觉承受不住了,被旧势力的邪恶因素钻了空子,不想让同修在我家集体学法了,想清静清静。其实这就是为私为我的表现,打乱集体学法的环境,这正是旧势力的安排,“好象是为师父在做什么,好象是在为大法额外的付出。”(《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其实这已经不把自己当作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了,偏离了法,忘记了自己的使命,以前犯过这样的错了,今天这颗心又翻出来了,没在法上认识,也不知道是给自己加大容量。

当过不去关时,慈悲的师尊又派来一个同修和我切磋法理,同修劝我不要用人心对待问题,在师父的法中归正自己,找出自己是什么心造成的。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要对同修负责、对整体负责。可是因为执着心太强,不向内找,根本听不進去同修的劝告,执意的按自己的意愿行事(其实是后天的观念)。另一位同修看到我这种状态,就说:“明天去我家学吧。”我顺嘴说行:“明天就去你家吧”。(其实同修都愿意在我家学法)同修走了以后我想把没做完的资料做完,于是到屋里打开机器,忽然有一个声音对我说:“如果你失去这个环境,那你失去的不只是你看到的那一点。”听到之后,我心里咯噔一下,这时复印机也不运作了。我只觉的心里很难受,坐下来向内找反复想我哪里做错了呢?我猛然想,刚才是师父的声音,我的所做所为师父太着急了。我想我将失去什么呢?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话:“如果你们到现在还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么,就不能在当前的魔难中走出来,就会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带动而邪悟。师父一直很痛心那些掉下去的人,多数是被此心带动而毁掉的。”(《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当我明白后,一想到自己的所做所为太可怕了。我决心明天把同修们找回来,挽回我给同修们带来的压力和伤害,并向同修们道歉。现在我们这个整体一直稳步的努力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

三、放下自我圆容整体,他的事就是我的事

自从师父的《彻底解体邪恶》经文发表后,同修们都能认识到,更要多去关押大法弟子的黑窝发正念,减轻黑窝里的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我们地区这方面做的比较好,虽然我承担很多大法的工作,但是我尽力的参加去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发正念除恶。我想这是每个大法弟子应该走的一步,是我们修炼过程中的一部份,更能体现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和大法的圆容。常去黑窝发正念是尽快消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与邪恶生命,减轻被关押同修所受的不应有的迫害,同时救度那里的众生,所以意义重大。我们地区每周去一次或两次,每去一次都觉的心性在提高,境界在升华。感觉那里的环境越来越宽松,对不经常出来的同修也是鼓励,现在我们村的同修都能走出来了,体现出我们的整体圆容不破,金刚不动。

同修们心性标准的不同出现了麻木、懈怠,加之前几年对大法弟子的关押迫害很残酷,多数同修家里面临经济危机,物价上涨,家里的孩子越来越大,需要钱的地方太多,很多同修们为了维持家庭生活,忙于上班在修炼上懈怠了、放松了。有的被邪恶钻了空子身体受到迫害,出现病状的挺多。在我们地区出现的也不少,我们乡有个同修全家都修炼,男同修在二零零一年邪恶给判刑六年,孩子才十多岁,母子俩在家十分艰难,熬过了六年,同修出来后家中特别困难,找工作上班后特别忙。三口人都放松了修炼,邪恶就在孩子身上下手迫害,孩子才十七岁正上高中,学习特别好,忽然得了偏瘫,半身不好使住進了医院,每天需要上千元的医疗费,而且症状越来越不好,听说过几天后要开颅做支架,我们听说后认识到,这是邪恶的迫害,修炼人没有病。我们不能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想起了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对病业的弟子是这样讲的:“一个神仙怎么能叫常人看病呢?常人怎么能看了神的病呢?”我们几个同修就去了医院,听医院大夫说病情挺重,今后就要坐轮椅了,其中一个同修坚持出院,因为此同修正念很强,信师信法的心很坚定,我们求师父加持,我们和小同修就一起回来了。

在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同修家的环境不如我家环境好,我家里每天都有同修集体学法,接到我家里会好的更快。于是我就和同修商量让孩子到我家去,学法炼功、发正念,同修又多,孩子的爸爸高兴的说:“我正是想让孩子到同修家里住些日子,让孩子在法上提高恢复的更快。”车直接开到了我家,我们就和本村同修和参与此事的同修切磋,切磋的中心是要站正基点,在帮助同修的同时别被小同修的病业假相所带动,迫害他的目地是干扰众生得救,我们就是学法炼功发正念,在这个过程中修自己,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在这以后的日子里我把小同修当作自己的孩子,每天照顾他,每天跟他大量学法炼功,到整点就发正念清理迫害他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而且每天都有十多名同修来学法发正念,他的身体恢复的很快。小同修在法上提高的很快,认识到了被迫害的原因,太执着上学了,根本想不起修炼了,被邪恶加重迫害。有时我家活太多的时候,小同修就到我妹妹家中,因妹妹也是同修,我们互相圆容,小同修身体恢复后,决心和我学做资料。他在我们这里住了一个来月,一切恢复的挺好现在每周过来帮我做资料。还有流离失所的、病业的同修我都接到我家来住。因为我家不但环境好,同修整体配合的也很好。有条件的同修接外来的同修到自己家去住,有的给买所需用品,有的拿出钱帮助同修,外来同修亲身感受到了整体的圆容,同修之间的信任,大法的美好充份的展现出来。这更增强了同修努力修好自己,破除一切邪恶安排,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的信心。我悟到:当一个修炼的人真的放下自我,去掉私心,心里想的就是同修的提高、整体的升华,众生的得救。

但是我按师父的要求差的还很远,自己决心在最后的修炼路上勇猛精進!

由于写作水平差有写不好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向慈悲伟大的师父合十
向主办书面交流会的同修合十
向全世界各民族的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