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行动证实法 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师尊在《洪吟》〈实修〉中讲到:“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几年来,我们地区的同修通过自身修炼和证实大法,深刻的领会了师父让我们“做到”的内涵,理解了只有用实际行动去证实法,才是真正的“听师父话”的真修弟子。短短的几句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还真是费了不少的劲。

二零零四年之前,我们本地大法弟子主动把全城分成东、南、西、北、中五大片,每片选出一名协调人,同时和几名老弟子配合,负责自己片的学法、交流、发资料等事情。当时我们认识到:只有把师父讲的法学好,才能更好的证实法。于是在一些同修的带领下,各片都成立了学法小组。同修们几乎每天在一起学法、交流、发正念,在法理上有了很大的提高和升华。同修们把全县城内各街道、楼群,按各片大法弟子的具体人数,划分好发资料,“讲三退”的责任区,定到具体的各户,这样,全城百姓就一家不落的经常能看到大法的真相资料了。

县城内的百姓看资料的问题解决了,这时同修们又马上想到全县农村三百六十多个村、屯的百姓,还大多数看不到真相资料。于是又和农村的大法弟子交流、协商,使农村的同修认识到,自己也是大法弟子,也必须走出来证实法。我们先是帮农村同修建立了许多的家庭资料点,从资金、设备、耗材、人员培训等诸多方面,全方位无私的提供帮助,基本做到了全县城乡资料点遍地开花,这样节省了农村同修大量的时间,他们再也不用象过去那样,每周都到县城内的资料点去拿资料了,也减轻了县城内大法弟子的压力。

师父在新经文《济世》中写到:“讲清真相驱烂鬼 广传九评邪党退 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唤不回”。我们认识到,要更好的救度本地众生,就必须揭露邪党的罪恶,让众生从邪党的毒害中解脱出来。要达到这一点,就必须按师父要求去广传《九评》。于是就在资料点开始制作《九评》,之后到农村去发。刚开始由于《九评》书少,每屯只能匀着发二、三十本,搭配一些其它真相资料。后来经过交流,同修们认为《九评》书发的少,不利于救度众生,决定挨家挨户每户都发一本《九评》书。这事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但我们是大法弟子,任何难度也难不住我们。没资金同修就交流,筹集资金。没设备,就让外地同修引進一台大型设备。没耗材,就找外地同修想办法,之后再租房子,找制作资料的同修。资料点的同修不分昼夜,加班加点,及时赶制出大量的《九评》,保证了下乡去农村发《九评》同修的需要。

因为同修在不同的境界中,许多同修不敢下乡去发《九评》,我们就找那些敢下去发的同修。许多女同修都近七十岁了,她们和男同修一样,每周都下乡去发《九评》等真相资料。下去一趟不容易,我们就筹集资金买了一台微型面包车,能坐七至八名同修,一趟能拉一千多本《九评》,加上其它真相资料。如小册子、传单、光盘等,互相搭配好,还有往墙上粘贴的标语等,都一次带齐。我们去农村前,先把全县地图弄到手,下去之前先把道路看好,有农村同修的地方,就和他们联系,看看他们是否敢出来,能出来的,就和我们城内的大法弟子一齐发资料。不敢发的,我们就希望他们能出来一个弟子领路。没有同修的村屯,我们就先白天派同修去骑摩托车认路,之后再晚上去发真相资料。几年来,不管春、夏、秋、冬,不论是否节假日,不管刮风下雨,我们从没有停止在全县农村发《九评》的脚步。

记得几年前的一个春天,北方的早春刚开化,晚上还很冷,我们去了一个乡的村子准备发《九评》,到了村子后,发现道路泥泞,全是泥水,我们一下车,鞋就会進满泥水。有的同修畏难了,想回家等以后再做。有的同修马上就正念起来了,说:我们是大法弟子,这点困难不算什么。既然来救众生了,就决不退缩。于是趟着没脚脖子的泥水,继续发真相资料。我们的真相资料全是用密封袋封好的,都放在能看到和雨水浇不到的地方。发完一个屯又奔下一屯子,一做就是一个晚上。天亮了,同修们乘车回到县内,一看膝盖以下全是黄泥,鞋子早看不出模样,大家都你看我,我看你笑得前仰后合。

我们全县有近四十万人口,十万多户。每家发一本《九评》,就得近十万余册。每册《九评》平均近两元,全县发完就得二十几万元。但我们没有被难住。我们认为,只要我们想去救众生,师父就会帮我们解决困难。在师父的加持下,几年来我们持续不断的下村屯发资料,直到把全县各村屯的《九评》全铺完一遍,没有一个村屯是资料的空点,全县三百六十多村屯全发放一遍。

全县农村资料发放完一遍之后,同修们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有的同修认为敢下乡发真相资料的同修很了不起,几年下来,坚持下来太不容易了,产生了崇拜的心理。我们马上对此情况开展了交流,通过交流,同修们认识到,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不过是整个大法中的一个普通粒子而已,下乡的同修和不下乡的同修都是一样的,敢不敢下乡不是衡量大法弟子是否真修的标准,标准是师父讲的“大法”。关键是要走出人,要敢于突破自己人的观念。这期间,偶尔有同修被抓被劳教,也偶尔有资料点被破坏,但都没有阻止住我们下乡发《九评》的脚步。邪恶的破坏,不仅吓不住我们,反而使我们更冷静、理智、成熟。越是有邪恶干扰,我们就越要做得更好,在下乡发《九评》的过程中,也有几次被干扰,有二、三次同修被不明真相的村民发现举报,而被非法抓起来了,我们马上就交流向内找,马上开始营救。通过交流,同修们认识到下乡发《九评》绝不是少数大法弟子的事,而是本地区大法弟子共同的事,找出的原因是:各自干各自的,没有形成整体,没下乡的同修为下乡的同修发正念加持。从此以后,全县同修就形成一体,一部份去乡下发真相,一部份在家中整晚发正念,这样,大家形成了一个整体,邪恶再也无机可乘了。

全县《九评》发完后,同修们交流后认为,虽然《九评》全发完了,但不能满足,还应该继续坚持在农村发真相资料。神韵晚会的光盘发行后,我们又悟到这和《九评》一样,也应大量制作发放到全县众生的家中。于是又马上筹集资金,购置设备、批发光盘,之后马上在全县城乡发放。常人看了神韵晚会的光盘后赞不绝口,非常爱看。我们已累计制作发放晚会光盘几万张。

几年来持续不断的在全县城乡发放资料,同修们的努力没有白费劲,而是收到了良好的效果。众生看过《九评》、传单、小册子、光盘后,清除了头脑中邪党的毒素,再讲三退就容易多了,有的众生在看过资料、光盘后,主动找大法弟子办三退。我们及时在同修中交流,悟到讲三退必须全县大法弟子共同努力去做,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经过同修们的努力,我们累计在全县三退十几万人。有的同修越讲越理智、越智慧,一个人每天能退几十人,有的同修一个人就累计“三退”人数近万人。

大法弟子走得正了,按师父的要求“三件事”同时做好了,大法正的场也就强了,邪恶也就少了,迫害也就没有了,现在参与去农村发资料的同修越来越多,协调发正念的同修也越来越多。同修们的鞋底磨破了一双又一双,一出去就是整整一个晚上。多的时候能发十一、二个村屯,一般最少也得发五、六个村屯。在同修的带动下,更多的农村同修走了出来,他们主动承担了自己村屯周边村屯发真相、讲三退的事情,认为自己也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也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在证实法,也要努力做到真修。

我们还和周边市、县、乡的其他地区的大法弟子交流,互相介绍自己地区救度众生中的好办法、好经验。其他地区的同修听了我们的做法后,认为很好,也在本地区全面发放制作《九评》等讲真相资料。我们周边也有二个县的大法弟子比较少,而且那里的同修不敢出来发真相资料,他们主动邀请我们去他们地区发《九评》、晚会光盘等真相资料,我们和同修交流后认为,全世界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头脑中不应该有地区的界线和差别。只要对救度众生有利,我们就应无条件的去做。我们跨越三百公里的路程,自己带着真相资料到外县去发放。外县的同修不敢出来做,连找个人带路都没有。但这点困难难不住我们,我们在师父的保护下,在附近的二个县内也发放了几十个村屯。在帮助外县大法弟子广传《九评》等真相资料的过程中,同修们体会到,不能埋怨外县的同修有怕心不敢出来,也不能全部包办他们地区农村的发放真相资料工作。而是要和他们交流,互相取长补短,使他们自己真正的在法上认识到自己的使命和责任,在学好法的基础上,主动走出来证实法,因为他们也是本地区众生得救的希望,也有自己的责任。我们可以帮他们,但不能包办,如果他们地区农村的真相资料都被我们包办发完了,对我们来讲是威德,对他们来讲就是遗憾和耻辱。我们一定要和他们一道,共同努力,共同提高,克服一切困难,把资料发放空白地区全发完,把那里的众生救度的更多更好。

同修们认识到,正法中困难是有的,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了:“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任何难度都难不住、吓不住我们。我们就是要用自己扎实的努力,在行动上真正地否定旧势力的干扰和破坏,用行动去证实法,做师父的真修弟子,要让法轮大法的光辉闪耀在苍宇间!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