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是九四年得法的。由于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和平修炼时期始终坚持集体学法、炼功,经常与同修交流、切磋、参加各种大型洪法活动及修炼心得法会,对大法的理解和认识不断提高和升华,心性变化也很大,打下了比较坚实的个人修炼基础。所以当魔难来临时,我没有惊慌失措,没因任何困难和理由中断过修炼的步伐,一直平稳的走在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上。师父在《精進要旨二》〈路〉中说:“作为修炼的人,没有榜样,每个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因为每个人的基础不同、各种执著心的大小不同、生命的特点不同、在常人中的工作不同、家庭环境不同等等因素,决定了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去执著心的状态不同,过关的大小不同,所以在表现上是很难找到别人给铺好的路,更不可能搭上便车。如果真有铺好的路与顺风车的话,那也绝不是修炼了。”那么我的修炼之路又是怎样的呢?十四年的修炼经历,三言两语是叙述不完的,下面仅从自己体悟较深的几个方面概括的向师尊和同修汇报一下我的认识和体会。

一、走出人来,证实大法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开始非法镇压法轮功,我和其他学员纷纷去省城和進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有的达到了目地,有的没达到目地,也有的以集体炼功方式证实大法。但由于当时情况紧急、突然,邪恶的气焰嚣张,加上当时学员还不够理智成熟,一批批学员被抓、被判,有的遭受到的迫害很重、有的甚至失去了生命,对大法的损失很大。看到大法被破坏、师父被诽谤、同修被迫害,我们回来后心里很着急,下一步应该怎样做?这样下去何时能把法正过来?经过与同修多次交流、切磋,大家认为:必须尽快让各级官员和百姓了解法轮功真相,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才能制止迫害,尽快恢复修炼环境。我们是大法弟子,决不能让邪恶继续破坏大法,也决不能到监狱、劳教所里去受迫害,那些地方是关犯人的,而不是我们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呆的地方。所以要采取理智的方法去证实大法。

我首先建立了家庭资料点,与几个同修保持单线联系,做出的资料自己用一部份,给同修一部份,但我没说资料是我做的,同修也没问,以至于在一段时间内同修都不知道我做资料。做资料用的钱都是从自己的收入中拿,至于花多少我从不算计,我觉的这是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也没有必要去显示自己做了什么,因为我们不是干常人中的事业、不是为了圆满、不是为了证实自己,而是为了澄清真相从而维护大法。修的怎么样,师父都在看着呢。在工作和生活中,我利用一切机会澄清法轮功事实和真相,对见不到面和不方便直接讲的同学、同事及直接的和间接的亲朋好友就寄去真相资料。特别是公安部门、派出所、政府机关部门邮的多一些,本地区的邮完了就往外地邮,那时公安还没有查封信件,基本上都能邮到。后来有了光盘,就把光盘夹到贺卡里邮,经反馈消息知道也都邮到了,而且效果很好。

我曾听收到真相的人说:“镇压法轮功肯定是错了,早晚得给平反。”后来公安开始查大法弟子的笔体和指纹,把有的同修找来写字、按手印,我就跟同修说:“我们不能给他们写字,也不能给他们按手印,要想办法回避他们。谁来敲门也不要给开。”结果也没有公安来找我们写字、按手印。为了不被查出笔体,以后我写信封时,就用各种不同的笔体写、用不同的邮票、不同的信封、到不同的邮箱邮,一个邮箱少邮几封,并且经常收集反馈信息,再根据世人的接受能力更新内容。就这样在我市很大范围内,不少人看了真相信,了解了真相,证实大法的效果一直都不错。

我和身边的几个同修一开始就比较注意用理智和智慧去讲真相、证实法,而且我们这个小整体的同修每天学法和炼功都坚持的很好,比较注意心性上的修炼,看到谁有了不足,就及时指出来,遇到难题大家商量解决,相处的非常溶洽、配合默契、做事平稳,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干扰。后来又有了新的资料点,我与其他资料点有了联系,经常互相帮助、互相补充。有的资料点被邪恶破坏,同修被抓,那里的众生等着知道真相、同修等着看师父新经文和大法资料,我就主动补充、接替一段时间,等到新的资料点建立后再换人。那时候经常有新经文,大法资料更新很快。我每天除了学法、炼功(后来又增加了发正念)和简单的家务外,其余时间基本上都用在了证实大法上。对年、节和常人的娱乐我都不热衷。当然,为了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修炼,有时也应付一下,免的常人不理解而影响到讲真相。那时,经常有同修被抓進看守所和被劳教,同修被迫害的消息接踵而来,每听到这个消息都是对自己的一次考验。是继续做还是停止做?我深知大法的要求应该是继续做,我也深知自己的怕心还没有修去,有时,调整几天心态,从学法中和与同修交流中又受到了鼓舞,增加了勇气,恢复了正常的状态。当在法理上提高和升华快的时候,修炼状态就非常好,什么忧愁和烦恼也没有,也想不起来害怕。我曾几次到看守所和劳教所看望同修,以送衣物为由智慧的将师父新经文送到同修手里,使同修受到鼓舞,从新振作起来,没有掉队。我还到被抓的同修家看望他们的家人,在经济上帮助他们,给他们以安慰,使同修亲属很受感动,对我们证实大法由不理解到不反对和支持。

二零零二年夏天,一个资料点的同修被恶警抓捕牵扯到我,当时我还不知道公安在到处抓我,直到它们找到我住处的头一天,师父通过常人对我点化,我及时悟到后,把屋子收拾干净,离开了生我养我的故乡。

二、四海为家,以苦为乐

坐在远离家乡的列车上,我感到这几年来头一次这么清静。利用这个时间,我回顾了一下自己走过的路:八年来,在师尊佛法的指引下,我从一个业力满身的常人、从对人生意义的迷茫,到学法得法、明确人生的真谛,身心健康、道德升华,幸福的走在返回真正家园的修炼路上。现在,为了继续走我所选择的修炼之路,为了随师正法把众生救度,为了不使邪恶旧势力对我的迫害得逞,我不得不舍弃在常人中的一切去过流离失所的生活。远离往日的同修、远离熟悉的故土,离开了集体的修炼环境,将会遇到怎样的艰难困苦?今后的路怎样走?我能否经的起魔难与考验,从逆境中从新振作起来走正自己的修炼之路?这些都是未知数。思考着,师父的讲法显现在眼前:“‘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是啊,常人为了养家糊口挣大钱,还能抛家舍业、背井离乡去打工,我一个修炼人为了随师正法、救度众生,做这么高尚、伟大的事情又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人家说: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转法轮》)人类社会到处都是我们的修炼场所,到处都有我们救度的众生,只有正法结束、修炼圆满,我们才能随师返回真正的家园。此时,我的心豁然开朗,有一种非常轻松和超脱的感觉。我很快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就当自己云游了,游到哪就修到哪、讲真相救众生做到哪,有师在,有法在,有坚修到底的信念在,到时一定会“柳暗花明”!

果然验证了师父的话,在外地我很快就结识了新的同修,及时看到了师父的新经文。就这样,我又溶入到了正法進程中。一切如故,只是时间变了,地点变了,人物变了,这又算的了什么呢?只要我坚修大法的心不变,能做我该做的事,其它都是无所谓的了。以后的日子里,我把这里看作是自己的第二故乡,象在家时一样,每天按时学法、炼功、发正念,很快就适应了这里的生活环境。但是,由于没有工作,在经济上比较紧张,眼看从家里带来的钱越来越少,为了节省,自己尽量省吃俭用,有时一个月的生活费只用二、三百元,吃的家常菜是土豆、白菜、萝卜、咸菜;穿的很少买,到了换季不得不买时,就买便宜的。因为我以前在个人修炼时期把吃穿方面的执著心已经修的比较淡了,所以这些对我来说也并不觉的怎么苦,我感觉苦的是在这里一时人生地不熟,自己又不便于暴露,所以面对面讲真相较难。我心里很着急,不能总是在家呆着呀。除了自己发真相资料外,同修发资料人手不够时,我也随着一起去了几次,那时真相资料很少、不够发,我就利用在外的方便条件又开始给家乡和各地的熟人邮真相信,连续邮了好几年。当地同修写信为了不暴露笔体,我就主动给写信封。在当地邮信不方便邮的,就托同修到外地去邮,给公安局和“六一零”人员多次邮有针对性的不同内容的信,为了内容更加具体、有说服力,加上一些实例,用手书写,他们收到后明白了真相,加上当地同修不懈的讲真相,不少公安人员对法轮功由不理解到同情、不参与迫害,上级来令就走走形式,应付应付,使当地讲真相的环境比较宽松,近几年来,没有再发生过绑架大法弟子事件。

平时我比较注意用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经常提醒自己不要起安逸心。即使逢年过节当地同修与家人团聚的时候,我也与平时一样照常做“三件事”,没有什么“年、节”的概念,别人看电视、吃喝玩乐的时候,我正有时间发正念、发资料。我感到逢年过节发正念心格外静、能量场格外强。我想,在这一点上在家同修也有他们的烦恼,花费好几天的时间与常人消磨时间多么的无奈,在外的同修倒是偏得,能促使我们尽快的去掉常人心,这不是一件大好事吗?师父说过常人的理都是反过来的,吃点苦不是坏事,不正是我们修出清净心的好机会吗?这样想的时候,就没有什么寂寞的感觉了。现在我已经过惯了这种清静的生活,吃惯了清淡的饭菜。

为了使自己不被各种执著心干扰而懈怠,不让思想业力有空可钻,不浪费宝贵的时间,我经常在做家务时听大法歌曲,悲壮的音乐使我经常落泪,感人的歌词使我备受鼓舞,常人肮脏的东西无法钻入我的脑海。以前我爱唱恶党歌曲,有时不自觉的就哼了出来。自从有了大法歌曲,我学唱了许多,走路、办事就在心里唱,有时没人就唱出声,再也返不出恶党歌曲了,有力的解体了自己的党文化思想,净化了灵魂。就这样,我的状态一直不错,头脑中杂念很少,与常人说话时思想纯正,给人坦率、憨厚的感觉,常人很愿意与我接触,讲起真相来也就容易的多了。在家的同修看到我的心态很平静,可能不太理解,有时问:“你真的不想家、不想孩子吗?”我说:“我的生活很充实,整天都有做不过来的事,真的很少有时间去想。”这不是能装的出来的,人的外在表现能体现出内心的反映。一位流离失所、十六岁的小同修写过一首诗《游》:“四海为家修炼人,云游十方逍遥神。顶天青松雪中立,同庆同祝同颂春。”真实的体现了大法弟子博大的胸怀和高尚的情操,每当听到女高音歌唱家唱的这首歌曲,我都深有感触。当看到其他流离失所的同修不适应环境、有时情绪低落时,我就用师父的法理开导他,“不记常人苦乐乃修炼者”(《洪吟》〈跳出三界〉)。他说,这些道理我都明白,可总是有一种压抑感,整天除了大法的事,见不到熟人,也没地方去,太枯燥了。能象在家同修那样自由自在的有地方去,堂堂正正的讲真相、救度众生多痛快!我说:“现在就是正法结束了,让你马上回家去过常人生活,你觉的还有意思吗?师父为了带我们回家、为了救度众生付出了一切,‘不出洪微不罢休’(《洪吟二》〈难〉),我们做这点事、吃这点苦算的了什么?与师父将来给我们的果位相比真是太微不足道了。现在众生还没救完,回家还得受迫害,也达不到救人的目地,你就安心在这做好‘三件事’吧,在哪做都是一样的。”以后我们经常互相勉励,共同配合,与当地同修互相补充,为那个地区的救度众生做了应该做的。

几年中由于种种原因我搬了三次家。但自己没有被困难锁住手脚,师父也给我安排了几个真诚待我的同修,经常在法中和生活各方面帮助和鼓励我,使我没有消沉下去,始终对修炼、对生活充满信心。几年来不管怎样忙,我都一直坚持每天学法一讲以上,有时间还学其他讲法;全球大法弟子每天早上三点五十的晨炼基本上一天不落;发正念每天保持八次以上。在师父呵护下,我现在有了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经济上宽松了,但我还象以前一样不随便浪费,而是尽量省下钱来用到证实大法中,用到救度众生中。当我打听到了远方同学的住处,就不远万里坐火车去拜访、劝退;一时去不了的,我就邮真相资料,而且不止一次的邮,或通过联系别的同修去做。我也有“想家”的时候,但不是想念自己的亲人,我经常在梦中与以前的同事、同学讲真相、劝三退,醒来悟到:他们可能都是我世界中的众生,我以前在家时没来的及走访到,现在好几年没去了,他们可能还没得救呢。我很着急,再拖下去,一旦正法结束就没有机会了。于是我利用偶尔几天的闲暇时间抽空回去,捎上真相资料和光盘,当场劝退。时间紧,要走访的人很多,几次我都没回家看看自己的亲人。我曾坐在路过父母家门的公共汽车上而没有下车,我告诫自己:我是来救人的,不是来探亲的。坐在车上、望着父母家的方向,我仿佛看到父母理解的向我微笑,我也不自觉的笑了,没有苦的感觉。(父母都是同修,有师父呵护不必挂念)不知为什么,每当我走在第二故乡的路上,就觉的这儿的路特别熟悉,这儿的人也特别亲切,好象以前在这个地方住过似的,我想:我们为了大法不知转生过多少生多少世了,也许以前我就在这里转生过,能在这个地方呆这么长时间,说明我与这里有缘份,这里一定有我的众生。现在,我把第二故乡看成是自己的家,安心地在这里做着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三、走正自己的修炼之路

来到第二故乡后,为了不给当地同修带来麻烦和干扰,也为了安全方面的考虑,我吸取了在家时的经验教训,只与少数几个同修单线联系。当时我的认识是:随着大法弟子的成熟、随着正法形势的需要,做真相最好是“遍地开花”,明慧网也是这么提倡的,不必搞“大帮哄”,只要按照师父的要求,达到救人的目地就行。正如师父在《洪吟二》〈无阻〉中所说:“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修炼的路上没有榜样,不能效仿别人,更不能依赖别人。只有以法为师,走自己证悟的修炼之路,才能体现出未来大觉者的威德。这不等于自行其事,当整体需要的时候,就要毫不犹豫的配合、协调和补充。我始终坚持在家时的原则:我们修的是自己,救的是众生,证实的是大法,不求回报、不图虚荣、不走形式。真正做好“三件事”,才不愧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光荣称号。有的当地同修听说有外地同修来了,出于好奇和关心,总想打听打听,接触接触,我遇到了就善意的向他们说明不想与更多人来往的原因,只与他们在法理上切磋,不谈或尽量少谈生活上的琐事和其它一些与修炼无关的事,免的互相干扰,生出常人中的是非,影响同修们的修炼。遇不到的听了别人说什么不理解的话,我也不去解释和分辨,我只是默默的做我该做的事。当然我也没有忘记向内找,自己到底有什么不足,还有哪些地方没做好,以后注意做好。

我在发资料、光盘前一般都首先摸清要发的地方是哪个单位的住宅区,看好地形,再根据居住人的情况选适合的内容发。楼房每个单元只发几家,过一段时间再发另几家。(白天、晚上都可以发)平房都是晚上发,每家发一份,放到院子里面。为了不浪费资料,我经常注意观察和了解当地的真相内容,别人发过的就不重复了,别人没发过的就多发,别人没有的就补充。在当地还没有《九评》的时候,我们几个同修就开始有计划分片发了,开始量少,就每个楼(或每趟房)只发一本,撒的面积较大,当地光盘少,我们就多发光盘。后来当地资料多了,就到边边角角不易人去的地方发。大街边的门市房最难发,白天人多,晚上灯火通明,就选下雨天、大风天、大雾天等恶劣的天气发。如,零七年正月十五下了场几十年来罕见的大雪,每个门市门前都堆了象小山一样高的雪,利用那些天的早晚两头,每个门市房都发到了,满大街的人都知道了“天要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平安”的消息,为当地同修面对面劝退打下了基础。

随着对环境的熟悉,我现在也象在家同修一样开始走出来面对面的讲真相、劝三退。我当常人时是个不善言谈、不爱串门唠嗑的人,现在却利用买东西的机会有意结识了一些常人及他们的亲朋好友,经常与他们来往,逐渐开始面对面的讲真相。在这方面我觉的不如当地同修做的好,因为他们看我说话是外地口音,由于对恶党的惧怕就不太敢信任我,所以有时一次、两次的一下子劝退不了,只能多次做。但我已经开始突破了,也劝退了几十人。如,我买菜时结识了一位农村妇女,我们俩相处很好,她还请我到她家去做客,我把资料和光盘送给她,给她全家办理了三退,她丈夫还曾经是个恶党的村支书呢。还有一位农村妇女与我有缘,一来二往的,她还向我要资料和光盘在她家周围发,为救度那里的众生助大法弟子一臂之力,给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一次,我买布,与卖主谈的很溶洽,以后当我路过时就進去坐一会儿,经过几次把她劝退了。我知道公共场所遇到的人多,以后我还去,结果又遇到了她的亲属,也被我劝退了好几个。至于真相纸币,我已经用了两年半了,开始是自己用水笔写,后来有了印章就印,几乎是每次买东西都花,用特别破旧的钱配着花,个体摊位、超市都花,有时本不想买东西,为了花真相纸币,也买点儿,在每家都买一点儿。

虽然我穿戴比较简朴,但与常人接触时注意整洁、干净,言谈举止端庄、和善,尽量体现出大法弟子的慈悲与尊严,给常人一个好印象,不给大法抹黑。有的常人对我说:“看你这个人挺善良的”,或“你这个人真好”。一次走到一个水果摊,我想利用买水果的机会讲真相。我请她给我装水果,自己并不动手捡。她边装边说:“现在象你这样不计较的人太少了,那些当官的、有钱的人买点东西斤斤计较,越有钱越怕吃亏。”我马上顺着她的话切入话题,讲现在共产党贪污腐败,使人的道德水准下滑,你们做买卖的挣点钱也不容易等等,她很愿意和我唠,我就趁机给她讲了真相、劝三退,正当我要她起化名的时候,又来人买水果了,她说:“下次再说吧。”为了让她顺利办理三退,回家后我为她准备好了化名,过了几天又见到她,经她同意给做了三退,她连声说“谢谢”。还有一次买粮,与店主拉了几句家常,她就说我挺善良的,我说你也挺善良的,我就愿意与这样的人打交道,然后讲了我为什么这么善良,是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我如何如何在法轮大法中受益,她开始很害怕,我就没马上讲三退的事,只讲法轮大法的美好,启发她的善心。以后我又连续几次去买粮(每次少买点),把真相给她彻底讲明白,最后她主动的三退了,还要我有时间给她姐姐也讲一讲。

在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同时,我始终不忘修心,因为我们这一法门就是直指人心,到任何时候都不能忘了这一点。特别是象我这样流离在外的大法弟子,如果走的不正,更容易被邪恶钻空子而遭迫害。对我来说主要是在生活和经济上存在着考验。因为我没有了工作,同修很热心的帮助我,经常问我需不需要钱、物等,我始终坚持说不需要,如果需要的话,我会向你们求援的。几年来,我从没向同修借过一分钱,也没向亲属借过一分钱,都是用自己当初从家里带来的钱,和自食其力挣来的钱,由开始的“专业”修炼,到现在象正常在家同修一样一边工作、一边修炼,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修炼,为自己开创了一个新的修炼环境,没有走入极端而给生活带来困境影响修炼,也让同修少操一些心而不受我的拖累。在开始的时候,有的同修主动给我送衣物、被褥等生活用品,我当时也确实没有,只好收下。后来我有了工作,生活条件有所改善,对同修的馈赠我都婉言谢绝,有非要给推辞不下的,我就通过别的方式偿还,并告诉同修,我现在能维持正常生活,请不要再破费了,把钱都用到证实大法上、用到救度众生上吧。

这里我也想与同修说,不要轻易在同修中动用金钱,搞常人式的礼尚往来,虽然都是修炼人,因为层次不一样,心性也不一样,时间长了,你多我少的就容易引起心理不平衡,出现常人式的矛盾而干扰我们的修炼环境。同修之间的帮助是可以的,我很理解同修的热心和真诚,但也要对同修负责。对困难的同修,不是特殊情况或急用,尽量不要动用金钱,捐赠实物、帮助找工件都是可以的。给钱习惯了就滋养了同修的执著心,使他不能够按照师父的要求走正,对他的修炼并没有好处。如果同修是由于上述原因而生出执著心掉下去,那我们岂不是干了一件坏事吗?只有从法理上帮助同修才是最好的、最正的。对常人中的亲朋好友也是一样,为了讲真相、劝三退,可以与他们進行必要的礼尚往来,其它不必要的就不能太执著了,因为我们的时间有限、经济条件有限,有的同修想为大法捐款可是没有经济条件,而有条件的同修有时把钱都浪费在与常人的往来上,让人看起来很心疼,这就分不清轻重缓急了。常人需要的是保命,给他多少金钱他得不了救,还浪费了救别人的钱,给他大法、给他生命才是最重要的。在这一点上我希望我们同修都能走的正一些,用一颗纯正的心去救度众生。

由于时间有限、篇幅有限,我就先写这些。以后有时间、有机会我会更详细、更具体的写。有不正确的认识请同修批评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