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调中修去自我 圆容师父所要的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由于我所从事的专业,在常人中养成了我行我素、反感被人“领导”、更不愿“领导”别人的观念;而且,向往人生的安宁诗意和美好、惧怕烦恼与伤害的根本执著障碍着我。在极不情愿的近两年的协调工作中,在心性的沉浮与砺炼中,我深切的感到,师父为了把我成就为新宇宙为他的无私生命、为了将我这个业力满身的人蜕变成伟大的神,真是费尽了苦心。
——本文作者


伟大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修炼多年,才蓦然醒觉:修炼中经历的所有关难与痛苦,都是为了“魔”掉我们在常人中所形成的为私观念;都是为了返还我们先天的纯真本性;为了同化宇宙的特性——真、善、忍!

由于我所从事的专业,在常人中养成了我行我素、反感被人“领导”、更不愿“领导”别人的观念;而且,向往人生的安宁诗意和美好、惧怕烦恼与伤害的根本执著障碍着我。在极不情愿的近两年的协调工作中,在心性的沉浮与砺炼中,我深切的感到,师父为了把我成就为新宇宙为他的无私生命、为了将我这个业力满身的人蜕变成伟大的神,真是费尽了苦心。每每想到:“我要把你带成啊。你哪里需要什么,我才要你去做的。”(《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我便愧疚难当,双颊泪流……

放下自我、肩负起协调人的责任

我们地区整体上多年来一直是一盘散沙。由于怕心,学员间间隔很大,互不往来。每隔一时期,大资料点便出事,一旦出事就互相牵连,损失惨重。整体形势处于一种恶性循环之中。

一次,我与一位大姐一同去了外地,在那里,恰巧遇到我们地区的另一学员。那里的协调人与我们三人交流,建议我们地区应改变一盘散沙的现状,让我们担负起协调人的责任来。我一夜未眠,有种种理由和借口不想站出来做协调工作:担心做协调工作有危险;担心做不好给法带来损失;担心整体上走偏自己对法犯罪;更担心“矛盾”中自己受伤害。可是作为大法弟子面对这一切又不能漠视旁观,就这样,在种种人心的执著与巨大的压力下,我与几位同修开始摸索着做协调工作。

我首先写了一篇与本地学员交流的文章,文中理性分析过去的教训与原因、对今后如何走正路、如何形成坚不可摧的整体、如何更好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作了全面的论述。此文在明慧网发表;我们又建立了当地的共同信箱;我着手创编了《当地综合》栏目,将每期《当地综合》附加在每周的《明慧周刊》上,再将周刊放入共同信箱,作为当地学员整体交流的平台,及时发现和纠正整体上的不足,共同提高。

走正路,归正整体正法修炼形式

我们地区整体上由于多年来没能坚持集体学法,跟不上正法進程,对根本执著以及“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认识不清。证实法工作中往往不能走正师父安排的大道无形的修炼之路,还是大部份学员等、靠、要,少部份学员大资料点超负荷运作的形式;在旧势力的险恶安排中突围、魔难重重。我曾试图努力使他们认清这些,却感到难之又难,便也作罢。

1、协调归正中忽视自身修炼的教训

去年秋天,一学员被绑架后,直接牵连到做资料和协调工作的大姐。我和一学员将大姐家的书籍、资料、打印机等连夜转移,翌日大姐家被非法抄家。大姐在重压下出现病状,一时间整体上举步维艰。我去大姐住所与她学法、交流、查找不足,当夜便在那里住下了。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中天空暗暗的,一神佛装扮的人坐在很高的台柱上,周围很多学员举着香跪在那里在虔诚的膜拜,香烟、雾霭萦绕,乌烟瘴气的。我对学员的举动很反感,便从她们身边避开,独自走了。醒来后深知是点化我:学员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我却漠视旁观。当我和大姐学法的时候,我刚刚打开MP4,还未选择具体哪个文件,屏幕上却赫然出现经文——《清醒》:“作为学员,你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旧势力实质上就是针对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来、又时时伴随你们的巨关巨难。”

我深感问题的严重,可是由于深知学员固执己见,很难接受我的建议,又执著所谓的自尊、面子、担心学员反感我给我脸色看,便迟迟不与学员交流。可是我又连着两天做了同样的梦:在很大的有着排排椅子的戏院里,我在看戏。我知道这是师父指出我的问题:面对整体的隐患,我在看热闹、袖手旁观。

我开始与学员交流,努力使大家认识自己的根本执著,破除旧势力的安排,走出魔难。我搜集了几年来在明慧网上发表的有关根本执著和正法修炼的文章,编辑了小册子《摆正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的关系》;在综合栏目中连续推荐这方面的文章,以及相关的师父评语文章。可是学员似乎很麻木,也很反感,甚至一资料点的学员厉声对我说:“师父都说一万个人中才有两个人在一个层次中的,你不要把你的认识强加于我”。有的学员不修口,人前人后直呼姓名、谁谁做什么、手机与手机及座机相互对打,提示他们便反讥我没有正念;更使我受不了的是,一学员来到我家,指责我在证实自己,认为我所悟的并不是师父所讲的“正法修炼”的内涵,说我在破坏法,让我赶快停止《当地综合》的编辑,并说即使我编了她也不会让学员看。还说:“有师父有法,学员都知道怎么做,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都说了,协调人得放手。……”眼看着学员在旧势力的安排中走向危险的边缘,我却四面楚歌、无能为力。心急、气恨、抱怨、消极、委屈、不平、担心他们一旦出事牵扯我等等人心全发泄出来。当地综合也无心编排,只想放弃。周末下午我打开电脑,却怎么也下载不了《明慧周刊》。左臂疼的似被撕咬一般,我便甩着胳膊终于将周刊下载下来。当地综合还未整理,可是肚子又剧痛难忍,我便跑入卫生间,恶心呕吐,浑身虚汗,泪水汗水使我全身透湿,连续几天不能進食,精神与肉体完全处于崩溃边缘。便愤愤的想:协调工作是我额外的付出,本来就不是我份内的活,为你们好竟费力不讨好,这工作谁愿干谁干吧,我决不干了,便流着泪躺在床上昏睡。

当我再度翻开书学法时,见到异常醒目的一句话:“如果自己没修好,也使别的大法弟子或很多的大法弟子被影响而修不成,那是下十八层地狱也还不了的干扰大法弟子修炼的重罪。”(《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我深知自己问题的严重,边对师父说我错了,边向内找。我发现我与学员共同配合时,看到学员保全自己的“私心”、尤其看到学员在某些问题认识不上来却反过来用人心指责我时,更是急躁、抱怨、愤愤不平。我意识到修炼的人对待问题,不是看问题本身的对与错,而是要看问题出现时我们发出的心是否符合修炼人的标准。那么我的急躁抱怨和不平是什么心呢?记的师父当年讲法时,听课的学员有骂师父的,可是师父还以洪大的慈悲去救度他。而我渴望大家共同提高上来的同时却执著别人的态度,希望被理解,不能被冲击。也就是说,我的为人好是有条件的、不纯净的、不善的。工作中出现的问题没有时时用修炼人的心态去对待,忽视了“矛盾”中如何发现和去掉人心、从而提高上来才是修炼的根本。既然我没有把其当作修炼,而是把其当成了工作,那么一定执著于工作的结果,其中隐藏着对“大家都提高上来该有多好”的成就感的执著,是执著自我、是在证实自己;还隐藏着“做协调工作危险”的观念,所以一想到学员不修口、不理智就气恨;隐藏着“希望大家都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就不会出事,从而也不会牵连我了”的私心。

我体悟到:对于整体上出现的问题,如果看到了不指出来是对整体的不负责任,但是指出的同时不应该有求结果的心、指责抱怨的心、保护自我的私心。只管抱着慈悲和为法负责的心态告诉学员,至于学员能否认识上来那是学员自己的问题,结果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哪怕是自己认为的好事也不能强加给别人,那不是真正的为人好,而是放不下自我,能够改变人的只有法。

2、根除依赖心、自立起来、遍地开花

我们地区资料点最大的隐患就是“开在一枝之上的资料点之花”的运作形式。资料点技术学员忙的无暇学法、修心。技术学员虽然付出很多,但同时却抑制了大部份学员走向成熟、阻碍了师父给每个学员安排的从人走向神的路。一旦哪个环节出事,便牵扯一片,有时达几十人的惨重损失。

总结历次整体损失惨重的经验与教训,针对目前的依然“开在一枝之上的资料点之花”的严重隐患,我们几位学员交流达成共识,决定让技术学员暂且放手、让更多学员自立起来,不能再依赖技术同修,真正的达到师父要求的遍地开花,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归正整体正法修炼形式。一学员及时写出归正整体修炼形式的交流文章,翌日在明慧网上发表。可是技术学员一放手,各个环节马上处于瘫痪状态:有要装系统的、有机器出现各种故障停摆的、有得不到周刊和资料的、那些常年依赖的老年学员更是愤愤不平,指责年轻学员自私、为什么不管她们了。一时间矛盾重重显的异常尖锐,有的说我就是旧势力、说我在破坏法、阻碍学员救度众生。我急的嘴角连起两个大泡,真想哭啊。

还有一学员曾将自己的电脑送给某地学员做资料,做资料学员家庭困难,没有工作,许多学员常年为其提供资金,常年在她这里取资料。且供应的人数越来越多,买耗材数量大,也很招眼,方方面面的隐患很突出。赠送电脑的学员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便劝其改变目前运作形式,未能达成共识,学员便将自己的电脑搬走了。可是仍有学员为其提供资金她们又买了台电脑,继续运作。几位学员同时反映那里的情况,我便找到做资料的学员与之交流,她当时认识到问题的严重,答应将电脑转给其他学员。待我们去取电脑时,她们又不干了,说她们自己花钱买的电脑,凭什么搬走?短暂交流后我们还是将电脑搬走了。可是她们还准备买设备继续做下去。我抱着“解决不了就算”的心态再次到她那里与她交流。意外的是她认识到自己的问题:“把工作本身当作修炼了,而且执著于工作放不下”。还说师父点化她让其调转工作,她昨夜梦中见自己身体某处藏着一暗色的东西,心想它也不影响我什么,就不必拿出来了。这时她的母亲动手将那东西往出拿,越拽越长,那东西类似海带似的身体尾部越来越细,最后拽出来了,是活的。她上前将那东西踩死了。我当时有种意外的惊喜:心想她终于改变了、提高上来了。

回来后我就想,那位“母亲”一定是师父,从中我看到了我的一个为私的严重问题:我把许多现阶段存在问题的学员划分出来,认为其惑乱法。当指出她们的问题她们不“改”时,内心就对她们心存芥蒂,把其不正的表现都看成了对整体的破坏,内心深处极力排斥她们。我这种心理已经是在分割整体了。而师父却是慈悲、仁厚、尽全力的帮助呵护每一位众生,包括走过弯路、有过大错的学员。这正是我做协调工作以来障碍我提高升华,我又反过来障碍整体的根本原因。那就是:没有慈悲、宽厚、包容、为法为整体为每个学员真正提高负责的宽广胸怀。其实,每个学员都有师父在管,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无论作为协调人也好负责人也好,我们都是在助师正法、圆容协调的过程中,修去自身的不足,是共同提高的过程。作为从大的方向上归正整体修炼形式,我们的想法是对的,但是简单机械的将机器搬走,那只是驱除了黑气,而产生黑气的根本原因是那个灵体。所以我们虽然两次搬走机器,矛盾依旧存在。机器是否搬走不是目地,在此“矛盾”中每个人是否认识了自身存在的问题,从而真正的提高上来才是关键所在。我们没有为每位学员的修炼提高负责。在这位学员的问题上,我一直以为是在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其实我的问题也在其中。

执著自己喜欢的船

在常人中,我是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那种所谓自尊心很强的人、是越人多热闹越倍感孤独怕受伤害的人。婚姻的不幸、社会的龌龊,使我觉的这个世界难以适应。喜欢独处、听音乐、养花、读书,在书中寻找高尚的心灵知己,在自己营造的唯美理想的蜗牛的硬壳里感到舒适安然。抱着实现美好人生与梦想的根本执著我走入大法修炼。旧势力以此在我个人修炼以至正法修炼中安排了诸种险恶的死关,这种根本的执著也是我协调工作中难以跨越的一座山。每每遇到“矛盾”和触及生命的根本利益时。我便想回到蜗牛的硬壳里,保全自己。

曾是和平时期辅导员的大姐,由于多年遭受比普通学员更大的迫害,与之有关无关的大小事都牵连她,使她产生怨心和怕心;也因整体上对她的过份依赖,使她感到压力重重,一直躲避着、不愿承担协调人的工作。我一次次的与之交流,她的状态总是时好时坏,在她身上我时常感到心苦、心累;也因其停留于个人修炼状态,工作上她的所为总是不能与当前整体上的要求同步,甚至客观上起到阻碍作用。更让我难以接受的是,她常常在人前硬梆梆的抛过来几句话,她自己没在意,我却难以释怀,几天过不来。这时,一种力量促使我不愿接触几位协调人,连续几周以种种借口不与她们见面。那个根本的执著、保全自己如何不受伤害的私心,又促使我回到蜗牛的硬壳里不出来。

自己主观臆测的想:那些用笔证实法的学员,在文字中畅游,不必与学员接触、远离矛盾、又不受伤害该有多好。便捡拾起明慧网曾发表的童话集,想写续篇;全身心的投入到当地真相小册子的编辑中。连编两期,前一期刚刚发表,下一期欲发出时,却突然文件消失。沮丧之余也想,是不是师父让我放下执著呀?可还是一意孤行。这时旧势力利用我的人心又对我做了安排:友人打来电话,请我去教课。心想正好弘扬传统文化,用笔证实法,便答应了。在正见网连续下载传统文化教材,雄心勃勃。校方还请我及友人去外地旅游,我欣然应允,准备好行装却未走成,只好改日启程。内心隐约感到自责,仍放不下执著。就在启程的前夜,一同修来了,我把近日的现状和盘托出,他指出我的执著,让我从整体大局考虑、以法为大。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一次在自我中艰难的走出来。我立刻打电话辞去了那份工作。

当我再度捧读师父的讲法时,师父语重心长的对我说:“我要把你带成啊。你哪里需要什么,我才要你去做的。”(《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我顿时愧疚的泪流满面、无地自容……

在常人中的所谓洁身自好,其实从修炼的角度来看,那是固守着自我的利益不放,是生命自私变异的痼癖。宽容、大度、仁厚、随和、中正,这正是我生命中所缺失的重要品质、是构成我未来宇宙穹体永恒不灭的因素所在啊。“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的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北美首届法会讲法》)“你在哪里、无论做着什么,都是在你自己应该做的这件事情中提高。每个人做什么,那都是有原因的。”(《导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从中我认识到,其实,我在内心深处仍对大姐抱有依赖心,渴望她提高上来,我好轻松一些;而大姐说话语气让那个“自我”受不了,那不正是根除它的好时机吗?客观上大姐不是在帮我吗?这一切正是师父利用我们各自的不足,在促使我们提高啊?!

此时内心对师父的感激,用任何的语言诠释都显的苍白,我深深的体会到师父苦度我的艰难。回想曾说“协调工作是我额外的付出,本来就不是我份内的活,谁愿干谁干”的与师父讨价还价的话,便愧疚、自责。发自内心的意识到,如果我们整体上做不好,达不到法对我们的要求,自己是有责任的。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无条件的圆容师父所要的,是我的本份。

真正理解“人人都是协调人”的内涵

协调人不是领导,不是一声令下都跟着走,他只不过是利用协调工作这一载体、这种修炼形式,在提高和升华自己。协调人要具备宏观视角,有全局意识和为他、为整体负责的境界。努力调动和发挥每个学员的自身潜力,使其主动去做其应该做的。而且,每个人都是协调人,都应在正法工作中成熟起来,都应具备独立做事的能力,遇到突发事件应有从容、果断的处理问题的大智慧。

我想,今天只要捧着《转法轮》在修炼的人,在今天的助师正法中,就应该具有自觉协调的整体意识与为法负责为众生负责的责任感,这是每一位大法弟子都应具有的素质。因为我们最终将是某个宇宙天体里慈悲庄严的一个主、一个王,将主持、善化那里的众生。一切的威德都在这里建立;一切的荣耀都在这里产生。大法弟子——宇宙中的第一称号!宇宙永恒,我们的威德永恒!

所在层次的初浅认识,不正之处,恳望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