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风雨雨十二载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今借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这个平台,向慈悲伟大的师尊汇报自己的修炼心路;与同修交流心得。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自九九年邪党迫害至今我六次被非法关押,多次被骚扰,无形中给大法造成了一些负面影响,给自己的修炼带来了魔难。当然,修炼中既有魔难又有欣慰,也有大法带来的美好与殊胜。酸甜苦辣交织在一起。其实,这也是每一个大法弟子的心路。下面我分三部份向慈悲伟大的师尊汇报,与同修们交流。

一、迫害的背后是执著自己

在常人中,我是一个工作认真、责任心强,多年从事管理工作的人。由于工作出色,得到领导、职工的信任和赞誉。随之也就形成了一个自以为是、说一不二的人。修炼后这些观念也自然流露出来。

自九九年進京证实法到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劳教,一直以为这是必然的,误解了师父的“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转法轮》)这句话的内涵。我曾因不配合邪恶跳过楼,也曾在劳教所长时间绝食。那时以为这是高境界的表现。跳楼后同修就提醒我是在走极端。就因为我的固执坚持自己是对的,认识上的极端导致行为上的极端。后来回忆一下跳楼的过程,当时来了九个恶人,由于我的正念没有带走我,而是他们相继走了七个,我完全可以走脱,而我却选择了跳楼。跳楼后的第一念竟是“这一下债全还了”。就在这种错误的认识中,旧势力无孔不入的给我演化出两个假相:(一)前世因我的过失也摔死过一个人;(二)第二天师父又在我身边很高兴的给我调整身体。因我从未见过师尊,那简直高兴的不得了,都认可了。更加以为自己做的对。后经过学法,师尊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讲到:“它们就利用了我的一些物质,或者一些功,在它们的作用下,造成了师父的形像”;“宇宙中所有假的我,都是旧势力有目地的造出来的,这样干是有罪的,无论是起正面作用的还是起负面作用的。”法讲的这么明了,应该清醒了吧!就是这个坚持自己的错误观念作怪,仍不悔悟。认为我不属于这种情况,我看到的是真正的师尊,是师尊在鼓励我呢。多强大的一个执著。后来同修又严肃的告诉我,你如果这样认识下去,你还要遭迫害(当时我也没否定)。在我身体尚未恢复时,邪恶又绑架我到洗脑班。我十几天闯了出来。本应好好找找自己了吧?没有,又执著自己闯了一关。有同修也说:看人家一关一关做的多好。此时的欢喜心、显示心又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结果被非法劳教三年。

在劳教所我长时间绝食,只因我固守着那些观念,又认为是加紧还债,邪恶随之又给我演化出一个假相:我又欠我母亲一条命。绝食后身体出现的“病状”和我母亲生前的病一样。由于长时间绝食导致身体出现大量的“病症”。就是这样被迫害的奄奄一息了劳教所仍不放人,现在想来,因为我是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自己还认为是在法中,师尊也无能为力,却还在替我承受。就这样邪恶操纵恶警给我非法加期,一直被非法关押了三年,人为的加重了迫害。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不堪回首。这血的代价,沉痛的教训,一度又使我陷入迷茫。

出来后,经过静心学法,认真的找自己,甚至是剜心透骨的找自己,以及看明慧交流文章,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突然有一天看到“这一下债全还了”(《转法轮》)这句法时震动了,猛醒了。这句话不是我跳楼后的第一念吗?再看下去,师父这句法是指的副元神在修,他的师父没有本事把业力全消掉,才让他还命,下世接着修。我体会到,这不是师尊早就讲过的其它门“一世修不成”的法理吗?而我们是性命双修的功法,这一世就修成,师父讲过就象一炉钢水熔一个木屑,我们不用那种形式还债,而且师尊让我们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怎么一次次的就认可呢?一直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呢?深挖根源,学法没得法,更没有同化法,还以为自己学法多,悟性好,真是可悲又可笑。再深挖一下,还是执著自己造成的,总觉的自己是对的,听不進同修的批评。有时候明知道自己有问题,还拐弯抹角的不想承认。明知自己有错还要找出别人的错,以此来掩盖自己,正因为自己的心不正才招来了邪恶的迫害。法理上清晰了,自然就知道怎么去做了,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悟到做到。

二、摆正基点 救度众生

刚开始发资料时因有怕心,不敢在自家楼内发。因为附近居民都知道我是修大法的。

心想叫别的同修来发,认为谁发不行啊,让他们得救就行呗。通过学法,师父讲:“不可能不和社会接触,至少还有邻里之间的关系。”(《转法轮》)我悟到:师父常讲缘份,也许我们是一个群体来的,还不知我们有多大的缘份,你不去救让别人救……。再说你这个怕心也得修去啊,所以法理上明白了修去怕心堂堂正正去救度。一天从我家门上收到一份真相资料,看来真到了去怕心的时候了,要按我以前的逻辑推理,邻居也得认为是你发的,索性自己就堂堂正正去做吧。有时上下楼也会碰到熟人,只要心正,见面打声招呼,或笑笑点点头,对方也是一样,根本没有什么异常,以前都是观念在束缚着自己,自欺欺人。

当然做的过程也是不断的修去怕心、修出慈悲心的过程。举几个例子:从劳教所回来后,一度又产生了怕心,通过努力学法,摆正基点;别忘了自己的使命-救度众生,不间断的坚持着。一次我发完真相资料后,第二天我从外边回来一看,楼下我家小屋(储藏室)门口整整齐齐一摞真相资料在那摆着。我当时一愣,第一念就想是冲我的心来的,我拿起资料,回到屋里,什么也没干,找自己,明显这是冲我的心来的,不是冲大法来的。如果是冲大法,他们早就扔了。是邪恶它们要与我较量看你还敢不敢发,看我的心性是怎么动,干扰我救度众生。

我调整好心态后,过了几天我又在楼内发了一遍,没想到第二天又一摞真相资料整整齐齐的送到我家门口来了,它又升级了。我一看发自内心的笑了:师父啊,真慈悲我,让我彻底把这些败物灭掉。于是我又深挖了一下“余毒”,是有一颗怨恨心,并且还想知道是谁给我放的,潜意识中还要找人家问问呢,这个心哪对啊?哪有慈悲啊?人家让你提高,你得谢谢人家才是,这次彻底剖析了自己,真正得到了升华。这样,我前前后后在自家楼内发了十几遍真相资料,以后再也没见到一摞真相资料被“送”回的现象了。

这里还想与大家交流一个讲真相的体会——救度众生不要有分别之心:我的邻居夫妻双方都是办事处的城管人员,虽然没有面对面讲过,但给他送的资料他们从不毁掉。一次同修给了我一些中国节式的真相卡片,很精致,由于数量少,想想给谁呢?给二零四吧(潜意识中认为他们是公务员,又从不毁资料),这样,我包了一套,分别有小册子、真相护身符共三样放到他门上,没想到他竟把三件东西分别扔到了我楼下小屋的房顶上,我费了好大劲才拿下来。这时我的第一念还是我自己:什么心呢?分别心!悟到了再去做,同样还是那些东西,他们就收下了。有时我窗台上、配电盘上经常有我发过的真相资料,都是他们看完了放回去的,你别说,有好几次还真的“救”了我,正缺这样的真相资料急用于别处呢。

通过这几年的发真相资料救度世人中,还真发生过很多有趣的故事呢:

一次,我背着一袋《九评》在我市一个最大的广场一带去分发,发到第四个电话亭时,我明明看好了周围没人,拿出《九评》刚要放,旁边突然冒出一个人,严肃的问我:放的什么?我回头笑了笑,放下《九评》,转过身来平静的对他说:你都看见了,那我给你好好讲一讲,咱俩缘份不浅呢。我顺着他走的方向边走边讲,走着走着,他突然停住了,说:好,好,谢谢你。他想急速的离开。我抓住他慈悲的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又问他想不想彻底了解,送你一本《九评》。他沉思了一下,手一指(前方一个电话亭):那里有一本。然后他反问我:你不害怕吗?那里有好几个警察。我笑了笑说:“我不害怕,因为我坚持的是真理。”我们就分手了,我当时为我回答他的那句话感到震撼!因为我想起了师父说的:“我不是耶稣,我也不是释迦牟尼,但是我造就了千百万个敢于走真理之路、敢于为真理而不畏生死、敢于为救度众生而献身的耶稣、释迦牟尼。”(《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一次,我在一条车辆川流不息,人来人往的街道旁的银行门口发真相资料,当时发的时候没人,可一抬头一个人正盯着我,我冲他一笑,打出去一念:解体他背后的邪恶因素。然后人心不动的沿着街道径直向前继续发着,当手里的真相资料发完后,我往回返中,突然发现刚才那个人还站在那儿一直看着我发完真相资料。他看我走近了他才回屋(银行)去。在发资料经常遇到这种事,所以我时时保持正念,一个正念打过去,不仅消除了邪恶因素,同时也不让世人造业。有时我直接送给世人一份真相,或進一步劝三退,但这要看当时的状态,不可强为。

三、转变观念 勇猛精進

就在邪党召开十七大前,派出所、办事处、居委会的人去了我家。我首先请他们坐下。片警抢先说:领导们来看看你。邪党书记问我还炼不炼?我说:这么好的功法能不炼吗?他笑笑说:炼吧,在家炼吧,别出去了(指发资料)。我笑着说:其实你们才最可怜,被邪党蒙蔽的什么都不知道。大法弟子出去是干什么?是救人啊!舍生忘死的在救人,还要被抓、被打、劳教、判刑,到最后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牟取暴利。说到这,一个司法办的人不让说了。他们说我们只是来看看你,给你说一声,不要再出去发、贴,要是抓住你,可别说我们没告诉你。最后我告诉他们目前的三退大潮,让他们为自己选择好的未来等等。他们走后我和同修(丈夫)一起分析此事:自从我最后一次遭受迫害返回家以来,他们一直未来干扰过,现在的出现不是偶然的,是自己有漏,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这个漏就是怕,做三件事怕这怕那。师父说:“师父的法身也好,正的神也好,大法在世间布的巨大的场也好啊,可以把有缘人、可以把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种环境弄到你跟前来,给他提供一个知道真相的机会,但是你们得去做,你们不去做也不行。”(《各地讲法七》〈美国首都法会讲法〉)我决定利用这个机会去向他们全面讲真相,变被动为主动。

去之前我通过学法,把心稳下来,用一个慈悲祥和的心态去面对他们,不能用人的那点勇气了,那个过程已经走过来了。想起师父讲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我要以大法弟子的洪大的慈悲去面对救度他们,第二天我就开始找他们讲真相,我想在这个讲真相过程中同时也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过程,我带上很多资料沿途一带去发。我去了居委会、去了办事处、去了派出所(因特殊情况未找到人),过程中也有三退的,也有明真相的,也有行为上收敛的。自己悟到,在这整个过程中也是自己心性升华的过程,证实法实修的过程。

在奥运传火炬到我市前,我市大法弟子也受到了一些干扰。有几名大法弟子被绑架。一位在同修中比较有威望的同修也被绑架,正象师父讲的“败象更显邪党恶”(《红潮落(词)》),有些同修被带动,我的心也被带动,认为那同修做的那么多,环境开创的那么好,怎么被绑架了呢?其实这正暴露了我和部份同修的“学人不学法”问题,从而产生了怕心。天天算日子,什么时候火炬到我市来,我要有所准备……“好坏出自一念”(《转法轮》)。由于心不正,最终招来了麻烦,片警又来了,是他一人来的,我仍以慈悲的心态劝他不要再参与迫害法轮功,并劝三退,讲完真相,我问他:你来有事吗?他开玩笑的说:噢,来就有事?我是路过来看看。临走时他说:大姐,你说的事以后再说(指三退)。

面对这一情况,过程中虽然心态平稳的讲真相,但心里又产生一种困惑:上一次我觉的做的挺好啊,怎么又来了呢?又把它认为是一种干扰、迫害。没别的办法,只有静心学法,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到:“特别是在迫害以后这些年,你们所做的这些证实法的事中,无论碰到了什么样的具体事情,我告诉过你们,那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师父真是把“都是好事”讲透了。“度众生 观念转”(《洪吟》〈新生〉),观念一转变,心胸开阔了。仔细理顺一下这件事:虽然从表面看是怕心招来了麻烦,但实质上并不象自己想象的那样,上次去派出所没找到人,但心有一念:单独再给他(片警)谈谈最好了,因为我觉得他还有一点善念。我这一念借了这个外因他又来了,既了了我的愿,也给了他一次机会。同时,通过这件事情也使我转变了长期扭曲的观念:老把自己摆在被迫害的位置上。一来人就是来干扰,就是来迫害。长期处于迫害――反迫害的思维中,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告诫我们大法弟子责任重大啊,现在是救人、抢人啊。是啊,我们要明确自己的责任啊!我们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来的,怎么老想着如何不被迫害、老想着保护自己呢?这个观念一定得转过来!我们与众生是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我们的责任是救人,完成我们的史前誓约,跟师父回家。

法理上升华上来,观念也转变了,正念正行,心里装着法,装着众生,放下人心抓紧救人。在奥运期间三件事照常做,当然过程中也是有惊无险。有师父在保护着,真有一种逾越的感觉,心里想着一切都是师父在做。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弟子无言表达,只有精進再精進。

以上是我修炼中的一点心得,因层次所限,目前只能认识到这里。我会通过法会交流,找出差距,增强正念,努力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请师尊放心,一定跟师尊圆满回家。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