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中升华,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于一九九九年二月得法至今,就象师尊讲的那种“跟头把式的”走过来的。在第一次看到《明慧周刊》登的“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交流会投稿的通知”后,只是心动了一下。心想自己得法晚,修的也不算好,就让那些修的好的同修写吧!自己也没有往深处去想。到第二、三、四次通知下来后都是前边的想法。也不知从哪里写好,自己就默默的去做吧。

第五次投稿通知下来后,自己觉的不写真的是不对的。伟大师尊把宇宙大法捧到我面前,亲自讲法、教功,给我们改变人生命运,还一直保护我们到修成圆满,这是多么大的“佛恩浩荡”啊!我有幸得大法,在大法中修炼这么长时间了,难道说没有一点感受吗?在大法中改变那么大就没有可说可写的吗?这不是夸耀自己做的如何好,而是把在大法中修炼升华后做到的与同修交流.,我是法中一粒子,一定要展现大法的殊胜和美好。悟到这一点也是一个突破,写的好与不好并不重要,关键是这颗心。

下面,我把自己从得法到现在在法中升华的一点体会写出来,向伟大的师尊汇报。

*得法

一九九九年二月八日是个不平凡的日子,我有幸得到了大法。这天晚上经妈妈介绍我来到了学法点上,看师父的“大连讲法”录像。刚坐下,我丈夫就来叫我,说家里来客人了,叫我回去。我问是谁呀?他就气呼呼的说:“你上这来干啥?快回家”。我一听他在骗我,就说:“你自己回去,我就是要学法。”说完就到屋里继续听法。当时不知道那是干扰。

第二天早晨我就到炼功点去炼功。刚开始抱轮,就感觉胃不舒服,往上翻,头晕的很厉害,辅导员看我脸色不好,问我怎么了?我说:“头晕想吐”,她说:“你把手快拿下来吧。”她看我有些站不稳。我放下手后,快步走到场外,呕吐,可怎么也没吐出来。在那儿休息了一会儿。心想:“不行,我还得去炼功,这算个什么事呀?”炼完功后,辅导员高兴的告诉我说:“师父给你净化身体了!师父管你了!”当时还不知道啥叫消业。就这样我炼功不到一个月,身体上的疾病都消失了。得法前的眩晕症、发烧、后背痛、爱感冒等病都没了,那真是走路一身轻,精神状态特别好。

*突变遭迫害

在我得法不到三个月,“四·二五”就开始了,天津公安局抓捕了很多大法弟子,本地有的同修到北京去上访。我说:“我也去。”心想修“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这么好的法为什么不让学,还抓人?就这样来到北京上访,刚下车就被警察抓上警车,送到一个大院子里。那里面已经关了很多大法弟子,有学员代表去反映情况,到晚上他们又给我们送到火车站回家。后来,师父陆续发表了《位置》、《安定》等经文。自己悟到用写信等方法反映情况。于是就给各级政府写信,说明我得法修炼以后的身心变化情况。

“七·二零”开始了,邪恶铺天盖地的利用各种宣传工具对大法、对师父進行造谣和污蔑,对大法弟子進行迫害。当时我想:“这么好的法说打压就打压,不行,我得去找国家领导人反映情况,打压迫害是错的。”可当时丈夫患肝炎病,每天打点滴,孩子又小,怎么办?摆在我面前的真是一道难题。怎么办?师父受到污辱,大法遭受到不白之冤,我是大法的一个粒子,没有师父,没有大法,能有我们的未来吗?师父不是讲了“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澳大利亚法会讲法》)吗?我丈夫不会有事的,孩子正好有他在家看着。就这样我背着“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存〉)这篇经文,踏上了去北京证实大法的路。

在北京我们被抓了。由于当时不说地址姓名,遭到了迫害。有学员悟到,不说,我们来干什么来了?不就是来反映情况吗?我们就向警察讲修炼大法前后的对比和大法是教人修心向善的好功法,打压是错的,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让大法学员有合法的炼功环境。就这样,一个机关,一个机关一直讲到拘留所,从中央到地方,一直讲着真相。在拘留所里由于当时学法时间短,法理也悟的不深,还用常人办法,表面说不学不炼,等我出去后还去北京,在这跟他们说也不管用,就这样我写了不学不炼的保证书。回家后,师父点化我,自己才悟到写保证不对,给自己留下了污点。好在师父慈悲,我就写了声明,所说所做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

*再度遭迫害

由于在拘留所写保证书,自己心里老放不下,有时想等警察再问我学不学时我可不配合。我就坚定学炼,由于这种思想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

二零零二年四月的一个晚上,一群恶警闯進我家,不由分说,把我带到镇政府关了一夜,第二天送到拘留所。心想,师父告诉了我们发正念的口诀,我就在这发正念,展神通,铲除你这个邪恶的黑窝。我就和里面的同修一起每个整点都发正念。那时每天都有很多常人被送到拘留所,有很多人到里面哭哭闹闹,使我们发不好正念,我就求师父,师父啊,快把这些常人都弄到别的屋里去吧,弟子好发正念啊!不一会儿的功夫,警察把这些人都给弄走了,有好几天都是这样。

有一天,一下就進来五、六个人,是因为当干部的要霸占百姓的土地,百姓不干和干部讲理,结果把百姓都抓起来了,有二十多人,她们到里边又哭又骂。我想我来这里干啥来了?这里不也是我们洪法的地方吗?此时发了一念,请师父加持,来一个常人就让她明白真相,让她知道大法好。我们整体配合,当一个人讲时其他人就发正念,使所有来这里的世人明白了真相。有的还说出去后也炼法轮功

半个月以后,常人来的也不那么多了,有的同修被送了劳教所進行迫害,那屋里就剩下我们四名同修,所长把我们叫到外面去劳动,我们走到哪儿,正念就发到哪儿。有一天所长问我:“小玉(化名)你们同修都上大学了,你在这里是小学生,你想不想上大学呀”?我说:“我可不想去那里,那里根本就不是大学,那是迫害,让别人管着我们怎么修啊?”我就跟所长讲我修炼前后的身心变化,所长说:“小玉,你以为我让你们几个上外边干活吗?我哪有那么多的活让你们干。我是让你们出来散散心的。”我心里明白,这是师父安排我们与外面常人接触好讲真相的。我们每碰到外面的常人就讲大法的美好,讲自己身心受益的变化。有一次,我到伙房去洗手,正好有个厨师在那做饭,我跟他讲,他说:“你的胆子怎么这么大,敢到这里来讲法轮功?”我说:“我为你好,大法好没有什么不敢讲的”。他说:“我也看过书,也炼过功,可人家不让炼就不炼呗。”我说:“不对呀,法轮功讲的是让人做好人,做好人没有错呀,它们打压才是错的,自己得有坚定立场呀!”他说:“那我回家还得看书。”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堂堂正正的闯出魔窟。

*真正做到是修

零二年七月的一天中午,我住地的两个邻居因挖水沟打起仗来,让我碰到了,上边那家挖水沟,下边这家在墙边处堆放着乱石杂物,自己就不挖,结果水都在路中央存着,造成很多人走路不方便。师父讲:“你骑车满城市跑,也不一定碰到好事做。”(《转法轮》)既然让我碰到了,就有我做的,有我修的。我跟大家说:“我把他们堆放的杂物给他们移个地方,把水放下去行吗?”他们同意了,我就拿来铁锹和镐清理杂物,挖水沟,那时正是三伏天,又正值中午,干不一会就汗流浃背,我想,师父让我们修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完全是为他人好,这点苦算得了什么?两家人吃完饭出来,看我还在挖水沟,都觉的很不好意思,各自拿出工具,推的推,挖的挖,只一会的功夫,就把路铺好了,水放干净了,两家也言归于好了。这事让大队书记知道了,在召开村民大会上还表扬了我,大家都知道我是炼功人,对大法弟子都很佩服。

零三年三月份,我组分地,由于现在人道德水准低下,都想自己分到好地,争执着分不下去,又到春耕时节了,大队干部也很着急,就把分局的局长和警察找来帮忙,他们手拿着手铐,有捣乱的人就抓。等分到我这的时候,有个王老三,这人很不讲理,他非得要我婆婆和小叔子挨着的那块地,不给就不干。我婆婆就跟他吵起来了,眼看着一场架要打起来了。我对他们说:“把我的那份地给他吧。”在场的人都很惊讶的看着我,我婆婆说:“不行,你咋那么好心眼呢?明明是我先占的,他来架窝,不给他。”我心平气和的说:“妈,我是修大法的,法轮功教人做好人,咱不跟他争,给他吧。”我到后边去分。婆婆说:“你咋那么傻,让人给你弄成那样啊。”我没说什么只是笑笑,在场的人都投来赞许的目光,一场风波平息了。

地还接着打,这时局长把我叫到一边,笑着对我说:“小玉,你今天做的真好。”我说:“这是我应该做的,我师父教导我们要先他后我。”他说:“很对不起你,把你弄進去那么长时间。”我说:“我不恨你,你今后可别再干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了,你要保护大法弟子呀,他们都是好人。”他点点头。

零三年七月份,选村干部时,我是选举委员会成员,当时竞选村干部时竞争相当激烈,我就本本份份做我的工作,不参与任何人的拉帮结派行为,那个局长始终在这村工作,每个细节他都知道。在选举完的招待会上,他特意坐在我坐的那张桌,他首先端起一杯饮料恭恭敬敬的对我说:“来,小玉,今天我敬你一杯,一是我正式向你道歉对不起。二是我很佩服你,你做的很好,不多说了,咱们话都在这里了。”我说:“谢谢,我也敬你一杯,请你保护善良惩罚邪恶,要记住法轮大法好。”他说:“好”。以后每次见到我都说“法轮大法好”,我真为他能得救而高兴。

*组建学法小组

“七·二零”以后,我们集体学法的环境遭到破坏。有的同修在家带修不修的,有的干脆就不修了,看到这种状态,真的是很着急。零二年有同修跟我切磋,她说:“师父给我们留下的环境是集体学法、集体炼功,而我们都各自在家中,也不很精進,这样也不行啊。”我说:“是啊,那咱们还组织集体学法吧。”我早有此意了,地点在我家,我跟家人商量,丈夫也同意(他未修炼法轮功),于是我俩分头找学员切磋,有的答应了,有的害怕不出来。我说:“能来几个算几个。”一开始我们三、四个人坚持天天晚上在一起学法,当时也老听到又抓人了,这抓了几个,那抓了几个,当时也有怕心,但我时刻记住师父的话:“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我俩还分头去找同修切磋,让他们走出来。这也是对怕心的一个突破,修去怕心,走师父安排的路。这样我们根据地理位置,又组建了两个学法小组,大家在一起学法,互相切磋,闯过一个又一个魔难,同修们都很精進,真正做到了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传九评 促三退

二零零五年,当《九评》一出世,由于自己悟性差,没有悟到这也是正法進程到这一步。认为这不是参与政治吗?常人怎么接受呢?只发真相资料,传《九评》的事没怎么做,那时《九评》书也很少,到了二零零五年二月五日,师父发表了《向世间转轮》经文,自己反复通读,认识到传《九评》和促三退的重要性,自己首先退出中共邪党的一切组织。

向世人讲三退是一难题。我就拿了一本《九评》,先从自家的亲人开始退。回家后,跟哥哥开始讲,我拿出师父的经文给哥哥看,再给他看《九评》,由于哥哥先明白了真相比较好讲,讲了两回就退了团。再把家中的亲朋好友也一一劝退后,也有了一些讲真相促三退的经验。就象师父讲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一心想着众生的安危,有了想救众生的愿望,师父就给我安排救度众生的好机会,一次镇分局让中心户长给他们核实户口,平时挨家挨户去走,有的家还不好意思去呢,这机会该多好啊!

这样我在兜子里放上真相资料,借核实户口的机会向世人讲真相劝三退,常人一听到退党就害怕了,怕共产邪党迫害,讲了一天一个也没退。回家后,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和同修切磋,同修说向内找找有什么心哪?是呀,我怎么没向内找自己呢?找自己发现有欢喜心,这回有机会接触更多的人,真高兴。还有干事心,没有考虑世人的接受能力,一味的讲,还有争斗心,有时和世人好争一个理,所以效果就不好。

当看到明慧网上同修谈九张饼的故事,我很受启发,自己挨家挨户的说,虽然世人没退,不也知道了退出邪党一切组织的信息了吗?从而起到了铺垫的作用,讲完后没退的人,就在晚上学法小组切磋交流,哪家人什么情况,请有亲属关系的和能说上话的同修去讲,我们整体发正念配合,这样做效果很好。使我地区的世人有百分之九十五都退出了中共邪党的一切相关组织。

由于时间有限,想要写的还很多,但是一提起笔来不知从哪写起,就写这么多吧。有不对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