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没有过不去的坎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我是九七年有幸得大法修炼的老年大法弟子。得法前由于体弱多病,平时走路都很困难,甚至多站几分钟,就难以迈步。炼功后没多久,我身上所有的病痛全都消失了,感到一身轻,身体非常舒服。为了让更多的有缘人得法,我们在附近的小花园增加了炼功点,在我们家还成立了学法小组,炼功的人越来越多。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江氏集团开始疯狂的、铺天盖地的造谣、诬陷、打压,不准我们炼功。当时的确很紧张,好象空气都凝固了,但我们没被吓倒,坚持继续不断的在家炼功学法。见证了大法的殊胜、威德及美好的修炼人,怎会放弃这万古机缘呢?

一、信师信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记得去年九月的一个晚上,我梦见和老伴、侄子坐在一方桌边,三人一人一方。突然间一特大的屋基石从我的脑后飞过落到桌子上,好象我的后脑被轻轻的擦了一下,虽然是轻轻擦了一下,当时好象伤的很厉害,非常危险,要我医治,我想我是有师父管的,我便喊师父救我,便看见一个金碧辉煌的屋子,里面有不少金色的东西,但当我准备好好看清楚时就醒了。

没过几天,正好是九月十五晚上八点钟,我的牙突然出血不止,先是用碗接,后用盆子接,卫生纸都用了一卷多。当时虽然有些头胀、背胀,耳朵也嗡嗡作响,自己还能挺的住。老伴有点稳不住了说:上医院吧?我坚决回答说:不!也没害怕,脑子里想的是师父的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精進要旨二》〈师徒恩〉)。正念正行,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师父不承认,我们也不承认,我有漏你旧势力也不配迫害,同时严格向内找。在这期间老伴求师父救弟子后,大概有半个小时没流血,我便甜甜的睡了半个小时。之后又被流血惊醒,我便跪在师父的法像前求师父保护,弟子始终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彻底否定旧势力安排的迫害,没有做好一定要做好,决不能让旧宇宙的生命再钻空子,坚修大法紧随师,完成史前大愿。同时我找到了自己的漏洞——不修口,之后再没流血了。整整流了八个钟头。我睡了几个小时起来后,老伴要我休息,一切事情由他去做。我没有那样,照样做着该做的事情,精神也很好,而且脸的气色依旧,又红又白。要是一个不修炼的常人,后果可想而知了。

有一次拉肚子,五、六天不想吃东西,精神还顶的住,对面邻居见我瘦得很厉害,说年轻人都受不了,劝我上医院,我说没关系。我知道这是好事,是师父为弟子清理身体,消业哪有不痛苦的,哪有舒舒服服长功的,到了第六天就好了,也想吃东西了。在这期间虽然没劲,我也照常炼功,只是分开着炼。有时突然间就这里痛哪里痛,我不把它放在心上,很快就会好,哪怕晚上高烧,一身疼痛,早上起来什么事都没了。悟到一念之差确实很重要的法理,业来时不把它当病就能坦然度过。

老伴有一次脚肿痛五天四晚没上床,因移动不得,移动一下就钻心的痛,就坐在沙发上学法,困了就靠在沙发上睡一睡。师父说:“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转法轮》)通过学法向内找,找到了自己的执着,心性提高上去了,很快就好了。好了之后整个脚都脱了一层皮。只有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二、难忍能忍 难行能行

邪恶迫害的初期,由于明慧资料来源困难,一份资料要传着看,很宝贵。一同修资料拿过去两三天了没见拿来,我有点着急想把资料拿过来,打电话催了这位同修。同修很不高兴的把资料送来了,并说了一些气话。当时我表面上是忍了,但没做到真正的忍,心里很难受,放不下。心想:为大伙跑腿、联系,反倒对我这个样子,动的是人念。那几天真的很魔心。晚上做梦,梦见一个院子里有不少同修,只见一年轻男同修匆匆走在前面,有个同修走第二,我也跟在其后。只见年轻同修上到一锅炉台上,突然迅速头朝下往锅炉栽下去了,见第二个同修也下去了,不管温度多高,我也没害怕進去了。出来后又到了原来的院子里,同修个个都是干干净净的,只有自己手里有黑。醒来后马上悟道是师父点化我没有修好,没做到忍,有漏。遇到什么事都要向内找,处处事事都要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多为别人着想。心结解开了,不好的念头没有了,主动和同修联系,我们之间又溶洽了。

在修炼路上遇到的第一关便是我非常孝顺的女儿病逝,对我打击很大,我非常痛心。要不是修炼了,我真是活不了了。难过时尽量排斥,背师父的法:“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精進要旨》〈修者忌〉)因此在女儿安葬的第二天,便去参加听师父的讲话录像,回来打坐一下就延长到一个小时(以前只能坐三十至四十分钟)。我悟到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和加持。

开始走入修炼时,心性关开始过得很痛苦。一次与老伴争吵时,他还打伤了我的肩膀,我也没有守住心性,更谈不上忍。过后痛苦的跪在师父的法像前痛哭流泪,这一关根本没有过,很是后悔。以后随着学法的深入,知道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师父说:“因为矛盾产生的时候,会突然间出现,可是却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当作炼功人,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所以你遇到什么矛盾,我说就是要使你本身黑色物质转化成白色物质,转化成德。”(《转法轮》)所以忍是关键,一个修炼的人必须要做到真正的忍。以后发生矛盾时都能用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即使偶尔没做到,能马上悟到今天的功白炼了,知道提高心性才能长功的法理,所以修炼必须做到忍。

平时在日常生活中能够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言谈举止时时都不忘自己是个修炼的人。在常人面前都得表现出堂堂正正大法弟子的风貌,使人们能够对大法有个很好的印象。但还是有没修好的地方,有很多没修好的执著心:比如争斗心,不能宽容善待别人的心以及情等,都隐藏得很深表面上还难以发现。一天晚上,我梦见我走在街上,忽然看见我老伴正与一个我平时对她有成见的人在一起進餐,我没想我是修炼的人,随手拿起一只碗,气愤的砸过去,虽没砸着,过后也很后悔。不一会我好象在往天上飞,老伴还更在后面,呼呼往上冲,飞的速度还很快,飞着飞着,眼看就要飞越另一高层时,不但没飞上去,还突然间向下轻飘飘的降了下来。在离地面不远处,在月光下的一个村庄,黑色的瓦屋就展现在眼下。惊醒后知道自己没修好,掉下来了。“心性多高功多高”,师父讲的法我没做到,真的好好反省自己了。只有把所有的执著心都去掉,才能达到一个修炼人的标准。感谢师父的苦心救度,慈悲点化。

三、讲真相救众生 堂堂正正证实法

迫害当初,由于邪恶的造谣宣传,使得人们中毒很深,加之几十年的洗脑控制,人们不明真相,对我们不理解,那个紧张程度真是无法形容。有位刚刚得法的老年同修,家里人听了邪恶的宣传,怕受株连,怕受影响,逼迫她不准炼功。这位老年同修非常坚定,但没什么文化,又讲不出什么话来,觉得说服不了她的子女,压力非常大。我们商量后决定由我出面去找她女儿谈谈。

我去她家后向她女儿讲了大法真相说:我们师父要求我们只做好人,更好的人,不做坏事。你妈有病,通过炼功很快都好了,每天劲鼓鼓的忙家务,把家里安排的舒舒服服,不用你操心。你妈的为人处事你是清楚的,炼功决不会给你们带来不好的事情,只会给你们带来福报。她女儿没多讲什么了。为了把事情進一步办妥,我还去了她女儿的领导家(也是我的熟人),给她讲了大法的美好,要她帮帮同修的女儿做做工作。她不但答应了,还说等退休后和我们一起炼。从此,同修的环境宽松了,后来她的子女们都三退了。

迫害刚开始时,我们这里没有什么真相资料,有同修用红绸制作了一些“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我和同修拿了几个。晚饭后我与老伴带着去体育中心散步。见天黑人少,立即从衣袋里掏出横幅挂到树上。第一次走出去,有点紧张、害怕,急忙拦了一辆客的转了一大圈回到家中(哪天正好是圣诞节)才发现慌忙中将自己的小丝巾也甩出去了,想起来真是好笑。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学法的深入,心性的提高,讲真相、发资料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堂堂正正的走出去,利用所有的机会去拜访老同学、老同事、老街坊、老邻居,一家家一个个讲真相,劝三退。

记的有一次去菜市场,遇到很久以前在一个大院住过的国安头子(此人迫害法轮功很卖力),闲谈中他说我俩身体很好,我见机会来了,便告诉他是因为炼法轮功才这样好的。他听了竟倒退了两步说:你们也炼啊?!我说:是啊,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炼呢?并告诉他炼功人都是善良的好人。不管他有什么想法,为了证实法、维护大法,我说了该说的,我想这也许是师父的安排。

我一个当小学教师的老同学和一个刚认识的医生三退后立即觉的身上有东西掉了,一身轻松。还有一个缝纫店的小燕,三退没几天,她丈夫骑摩托车被汽车撞出去很远,当时是很吓人的却没有受伤,见到我们后非常感激。我们说:不要谢我们,是师父救了你,就谢师父吧。另外还有一位做服装生意的宋女士,一年后再次相遇时告诉我们,三退后她的生意非常红火,

我们也为她高兴。当然与做的好的同修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但我们会在以后的日子勇猛精進,修好自己的同时,做好证实法和救人的事,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