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容好家庭 更好的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好!

改变家庭环境

我是一九九五年走進修炼的。正如师父在《精進要旨》〈境界〉中所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以前的我满腹牢騒,感觉谁也对不住自己,凡事不如自己的意就生气,再加上丈夫性格内向,导致我内心总象一个紧握的拳头,不得释怀。在家里干什么事都希望别人听我的,可偏偏遇到固执、内向的丈夫,使生活中很多事情扭着劲,彼此都很苦。我与婆家关系也很紧张。心中时常问自己:人活着到底是为什么?

正在这时,我遇到大法。刚看《转法轮》时,感到很新奇,里面有许多从未听过的事情。隐约感到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感觉整个身心都聚到这里了。于是,我便时时把法带在身边,上班看、下班看,回家有空就看。在不断的学法中,我明白了因缘关系的理,也看到了自己的偏执、狭獈、强烈的执著自我和自己那颗极端自私的心,没有顾及别人的感受,给他人带来痛苦。我流下了痛悔的眼泪,同时,从心底升起对师尊的感恩。没有师父,我会怎样的苦海中无止境的挣扎,没有师父,我会怎样在无知中伤害着周围的人呀!我从心底里喊出,我要彻底改变自己。

师父看到我生出痛改的心,便安排了我修炼的路,要过的关。

公爹要请客人办六十六大寿。这时,我的思想很复杂。去吧,一想到那些痛处时,怨恨、不平便充满心头;不去吧,觉的不对劲,没有按师父说的去做,又怎么能改变自己呢?其实丈夫心里也很复杂,怕我去了又搞出什么矛盾来。经过内心的斗争,正念占了上风,我暗下决心,一定去,而且一定要做好。于是我便带着九岁的儿子到了婆家,来帮他们干活。我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说,只是默默的干活,干了很晚,简单的吃了一点饭,便回家了,就这样,我迈出了改变与婆家关系的第一步。

后来每逢年节,我便和丈夫去婆家看看,渐渐关系缓和了许多。不久,公爹生病住院,生活不能自理。在这段时间里,家里很是忙碌,乱糟糟的,大家的身心都浸在焦虑、疲惫、紧张中。当时,我在这个环境中努力看守自己的心,没有时间看书,便听MP3,干什么都在听法,声音放的很大。因为我知道,如果此时我离开法,便会陷在那里面,当疲惫、烦躁向我袭来,我努力抑制它。这段时间我听了大量的法。

公爹的病迟迟不见好,卧床不起三、四个月了,婆婆年纪大,精力不够。我们住的近,全靠我和丈夫帮助。我们白天上班,晚上住在公婆那里。我便为公爹洗尿布,接尿,跑前跑后。时间长了,公爹生了褥疮,我想怎么办?我便回到自家把旧衬衣选柔软的布料剪成一块块,以备垫在身下。当我把厚厚一摞垫布拿到婆婆面前,她看到我疲惫的脸和那一摞垫布,拉着我的手顿时流下眼泪,只说了句:“孩子,啥也别说了。”

通过这段时间的经历,包括丈夫在内彻底改变了我们的关系,也让他们看到了大法的伟大与威力,以至后来,丈夫的二哥说:“回家也让你二嫂学大法。”后来二嫂前来向我求教,问大法里都讲什么,我说:“真、善、忍”。

進京上访

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了。十二月份,我和同修决定進京上访。到了天安门,能感受到那种恐怖、紧张气氛。在那里,我看到了广场上不断有大法弟子来打横幅,喊“法轮大法好”;看到年轻轻的母亲抱着年幼的孩子上访,被年轻的女警察问“何苦呢?”年轻的母亲微笑着说:“没办法,只为说句公道话。”女警察的眼里涌出了泪水,转过了头去;也看到了在广场旁,邪党雇佣的邪恶之徒装作不明真相的人诱骗一位五十多岁的女大法弟子,装作听真相,然后打手机,喊来警车抓捕;看到了邪恶之徒把大法弟子的额头打出鹅蛋那样大的包,打的脸上淌着鲜血;看到了不同地区大法弟子,互不相识,却手拉着手,互相鼓励,互相安慰,互相帮助,毫不畏惧;那一幕让我的心深深的震撼。

后来,我被绑架到一个派出所。我和那抱着孩子上访的年轻弟子被非法关在一起。晚上我们照顾好孩子,互相鼓励,背法。第二天早上一位警察凶巴巴的把我叫到他办公室,盘问我们姓名、地址,看我不回答,便狠狠的把笔摔在桌子上,吼道:“你等着,看我回来怎么处理你。”走了出去。

当时我很害怕,紧张,从未见过这个场面,怎么办?我站在那里,闭上眼睛,努力使自己静下来,这时脑子里出现师父的《洪吟》〈无存〉:“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我就不停的背,不停的背,最后脑子里什么也没有了,只有这句法,渐渐的,我的紧张害怕消失的无影无踪,我仿佛变了一个人,仿佛身处一个自由的环境,身心是那样的轻松。这时那个警察進来了,也不凶了,随便问:“想好了吗?”我倒气壮起来了,喊到:“我就不说,你愿咋办咋办。”那警察一愣,笑道:“其实我也看过你们炼功,往那一坐。”还询问我打坐的姿式,我便开始给他讲自己修炼后的巨变。

关我的地方是一个办公室,屋里两边各放一张床。回去后,我见同修带着孩子坐在床上,我便坐在另一张床边。刚一坐下,坐在对面的同修看我时惊讶的问:“你被打了吗?”我说:“没有呀!”她指着我的脸说:“你的脸怎么是青色的?”这时,审问我的警察走了進来,一看到我,也惊问对面的同修:“她怎么了?”同修说:“她两天两夜没進食水了。”那警察二话没说慌忙走了出去。

我愣愣的心想:“怪了,我很好呀!”我抬头看北面墙上的时钟,是上午九点多,再看南面窗户,我的心一热,明白了是师父在呵护我。原来窗户一玻璃上贴着绿色的透明窗纸。正赶上那个时间,阳光照到窗纸上,透过绿色的窗纸,正好照到我的脸上,所以他们看到我的脸是青色的,真是佛法无边呀!这时那警察慌忙走了進来,催我收拾东西马上跟他们走。我问去哪?他说,“别问。”我便和那位同修互相祝福、道别,离开了那里。

我被带着坐在警车里,走了很远的路。没有了人了烟,好象密云山那里,这时,车经过一个水库,那个警察很邪的说:“说实在的,我们把你扔到水库里,也没人知道。”我说:“你错了,我已经把我家的电话号码和你们地方告诉了和我关在一起的那个人了。她们会告诉我家人的。”他没话了,又走了一段路,他又恐吓我说:“我们把你掉到荒山里,晚上喂狼。”我说:“你问问狼,敢不敢吃我,我是修佛的。”当车开到有人的地方,他又敲诈我说:“我们这一趟得多少油钱?每次送人他们都请我们吃饭,你应给我们钱。”还向我讨要我的羽绒服,我说:“又不是我请你们送我,你在迫害我,在干坏事,怎么还向我要钱,要东西?”他被问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在车里被冻的缩成一团,可我手心直冒汗,他问我冷不冷,我展开我的手,我的手心冒热气,他很惊叹,直说:“服了你们了。”车开到了一个小镇,他让我下车,我问是什么地方,他说河北,并告诉我说:“你的身体很危险,在派出所你脸都青了,亏了我们给你送出来。”我笑了,心想他哪里知道,那是我师父在帮我呢?

已没有回家的车了,我找个旅店住下,长这么大,从未一个人出过远门,夜里,我一个人走在路上,心里一点也不害怕,真切感到师父的法身就在我身旁,泪止不住的流。

成立家庭资料点

回到家里,家乡的同修聚在一起,商量成立资料点,及时印出真相材料让世人看到。那时用的是大型复印机,当时环境很紧张,机器放在哪里呢?最后决定放到我家空闲的屋子里,由一位流离失所的男同修负责在那里吃住并印制真相。由于以前家庭环境开创出来了,家人都认同大法,为后来资料点的建立奠定了很好的基础。虽然环境很紧张,但家人都顶着压力给予大力支持。

大姑姐负责保管我的大法书籍,婆家也暂留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丈夫虽然不修炼,也留住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由于环境紧张,不能让更多人知道资料点的情况,就由丈夫负责骑摩托车帮我送资料,十五岁的儿子随同大法弟子散发真相资料,由另一同修负责购买复印纸等耗材,晚上再由那位同修、丈夫、儿子和我四人负责运到家中。

一次由丈夫骑摩托车先行,赶到存纸的地方,同修、儿子和我三人推着大推车去取。天很晚了,装好车,我们三人把纸推回家,丈夫却没有回来,我们很着急。我和同修发正念,这时来了电话,是丈夫在回来的路上发生车祸,与一辆出租车相撞。同修在家发正念,我和儿子赶到现场,丈夫说没有事,只是头昏,眼睛冒火星,一会就好。一位在场的人说:“真悬呀!”丈夫一百八十斤体重,从出租车一边横飞过去,而头离落地处一花坛水泥墙只差几公分的距离,就撞到水泥墙上了,真是神佛保佑呀!

我们来到医院,肇事者家人很害怕,拿出一摞钱要送给我们。我儿子看到他拿钱递过来,冲我直摆手,对方以为我儿子嫌钱少,忙找人说情,我笑着说:“您误会了,我儿子的意思是让我不能收这钱。”在场的人都愣了,叹道:“受教育,真受教育。”肇事者也非常感动。他们全家执意要亲自登门送我们回家。到了家里,才知道对方家人是某校校长,并表示孩子考高中时,一定帮忙找关系,被我们拒绝了,并讲给他们是因为我们看了法轮功的书才知道应该这么做的。

那时虽然压力很大,每天大家心里都沉沉的,精神崩的很紧张,但资料的印制从未间断,大批量的资料印制出来,由同修们散发到各家各户,使众生及时看到在我们中国发生但被隐瞒的真相。

现在各资料点遍地开花,环境宽松了,回过头来看,走到今天哪一步能离开师父的加持与呵护?今天写出来,回顾走过的路,更加坚信师父,感恩师父,也更加珍惜,更加有信心,走好走正最后的路。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