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精進,做师父的一名合格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这摔摔打打的跌倒了又爬起来的十年修炼过程中,用自身巨大的变化证实大法,见证了许多神奇,也碰到了好多刺痛心灵的事情,用正念排除干扰,修心性过难关。今天放下不会写、写不好的观念,借这次交流会把我修炼过程向师尊汇报!因为在写的过程中能让我再次感受师尊对弟子的慈悲呵护,对我是莫大的鼓励,让我更加精進,在写的过程中也会显示自己没修净的心,修去它。

在这十年的修炼中,大法的威力、恩师的慈悲呵护,在我的生活中尽显神奇,这也叫我更坚定的实修下去,也叫周围的常人信服敬佩。

一、得法

修炼前我是个疾病缠身的人,类风湿,肩周炎,低血压,胆囊炎,胃溃疡,肾盂肾炎,再加上从小右腿是小儿麻痹症比左腿细二寸,就这身病折磨了我整整八年,真是生不如死,多少次想死可又不忍心抛下两个年幼的孩子,真是难啊!这时父母得法修炼,善劝我也修大法,可当时悟性太差怎么说也不听,持续了半年。

九八年五一放假回家说一声我们休息三天,这时母亲拿着《中国法轮功》心平气和的说:“你只管拿这本书回去看看,行就行,不行我再也不说你了。”那一刻看到母亲那慈祥的面孔望着我,鼻子一酸赶紧答应,她还不是为了我好吗?当时心里只有一念,什么病好不好的,我就破罐子破摔了,先学会不生气吧(因病痛的折磨心里老找气生),我就说:“书我先不拿了,我把家里清理一下(因以前练过附体功)三天以后我来拿。”

就这样骑上车子回家,一出这个门,我就感觉身体特别轻松舒服,哪也不疼了。这一没看书,二没炼功,瞬间全身的病都好了,这也太快了,法轮功真的这么神奇?因还没有学法不知道怎么回事,三天后父母对我高兴的说,师父已经讲了:“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的帮他。”(《转法轮》

从此以后我无病一身轻,正象师父讲的:“过去走几步就累,现在走多远都觉的很轻松,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你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累,保证是这样的。”(《转法轮》)以前上楼谁见了谁拽着,现在三十步台阶一口气跑上去,以前走路一歪一瘸的走的很慢,现在走路也不歪了走的还挺快,面色由黄白色变为红润,周围的人无不赞叹,我知道是伟大的师父救了我,将我从地狱里捞出来,给我净化了身体,又给我崭新的人生,使我明白了返本归真的道理。我坚信师尊,坚信大法,坚信这是块净土。

二、过病业关

進入修炼的大门,随之而来的考验一个接一个,过色关、情关、名利关,还有病业关,就看自己信师信法的程度如何。有一次下班回来准备做饭,把锅做上,拿个苹果正要给八岁的小女儿,突然感觉天旋地转,赶紧趴在了床上,一个姿势趴在那动不了了,趴的脖子疼换个方向都不行,一动头晕的马上要吐。小女儿说:“妈妈你不会看书啊。”我说:“我倒想看,可不能睁眼,一睁眼好象房子要倒过来一样。”小女儿拿起《转法轮》说:“我给你念。”正念着丈夫下班回来见此情况,拿起血压计就要给我量,说:“是不是血压高啊。”我随口搭了一句:“什么血压高啊,还血压低呢。”

说这话的时候什么也没想,说完了突然悟到:这是师父给清理低血压这个病根呢,赶紧又说:“我没事,你赶紧去做饭吧,一会就好。”他不听非要量,量完就傻眼了,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耳朵,把听诊器放在我的耳朵上非要再测量一次,我说我睁不开眼,他说那你听着我来量,我用耳朵听着说开始一会说没了,他说是没了表上也没了。原来两次测量的都是高压三十没有低压,把他吓坏了。我说:“没事,一会就好你去做饭吧。”把他撵出去有五分钟的功夫就好了,爬起来做饭去了。

这次考验看自己的心对大法是否坚信,因为病了这么多年就看你去病的心怎样,正象师父讲的:“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转法轮》)不修炼的常人觉得不可思议,通过这件事,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三、讲真相

得法前我是一个性格比较内向的人,不擅言谈,和别人说话时总是脸红,从不敢惹是生非。得法后我就象变了一个人似的,情不自禁的用自己身体的巨大变化去证实大法,走到哪说到哪。亲朋好友、邻里之间、工作单位,大多数人看到了我的变化,从内心为我高兴,从此有人跟着学走入大法。

得法刚一年多,邪恶的中共就发起了对大法的打压,面对铺天盖地的谎言,诬陷,我的心没有动摇,无论怎样,我就要修这个大法,该干什么还干什么,该学法就学法,该炼功就炼功,该讲的、该说的一样没停。我在车间办公室工作,接触到的人比较多,上边面对厂各科室人员,下边面对全车间百十号工人,利用工作之便有机会就讲真相,给厂领导讲,给中层干部讲,给车间工人讲。

开始人们有点怕,后来讲的多了,人们就愿意听了。每走到一个地方有人就说“别走来坐一会,给我们再讲一段”,也有人说“和你在一起特别舒服”,我每天把自己的工作安排好,抽出时间就到流水线上替工人们一会,边干活边讲真相。就这样把两条流水线从这头讲到那头,大部份人都明白了真相。

突然有一天,心里闪过一念这车间讲完了,紧接着厂里通知竞争上岗,考合格的也不能在本车间了,必须调换车间。就这样我被调到了另一大车间,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安排,到了新车间又开始讲真相。讲了四、五十人就到了退休的时间,可厂里老推辞不给办理,这时我悟到:这车间还有一半人没听真相呢,这是放下着急退休的心,开始给另一半人讲真相,讲的差不多了退休也批下来。

也就是我们大法弟子走到哪也别忘了自己的责任,师尊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目前要做的一件重要的事就是如何救度更多的众生,这也是当前大法弟子圆满过程中要完成的。这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是责无旁贷的,必须得去做、必须得去完成的事情。”

退休后又开始给亲朋好友讲真相,不管近处还是远处,这回退休有时间了提上慰问品开始走亲访友,还有三十年没去的坐上火车就去了,把全家八口人劝了三退。谁家办喜事谁家办丧事,尽量去参加,借此机会劝三退救世人。在揭露邪恶,讲真相中同时用法理启迪人们的道德良知,从中人们认识到了中共的邪恶本质,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

四、去怕心

在讲真相中给熟人讲的差不多了,下一步面临走向街头面对面给世人讲真相。这回怕心暴露出来了,怎么想也不敢上街去讲,这些年讲真相张口就讲也没感到难啊,怎么这回面对这些陌生人就不知说什么呢?在心里想了好多话已走到人跟前又不敢讲了,眼看着一个个行人从面前走过却怎么也张不开嘴,就这样懈怠了好几个月,这期间让旧势力钻了空子,高烧一星期,好了没几天又开始牙疼,我努力的多学法,开始反思自己为什么不敢讲?到底怕什么?走出去就这么难吗?想来想去就是自私自我、怕丢面子、怕人举报,还不都是保全自己呀。师父让我们修成无私无我,我这样怎么行?于是下决心就得走出去。心里想:师父,弟子今天就想出去救人,请师父加持,赐给弟子智慧。

第一次约一位同修一起去,我们俩往前走着走着自己好象还没准备好似的,同修下来就给一个路人讲真相,往前没走多远又讲一个,看到同修坦然自若的样子,同时看到了自己与同修的差距。于是“逼”着自己放下人心,鼓起勇气,走向行人讲真相。由于心里不稳,第一位路人不退,感觉心里不是滋味,还是人心在作怪,去掉它。坚定的往前走再讲,就这样转了不到两小时,劝退了十一人,终于突破了这一关。

在面对面讲真相中,会碰到各种类型的人,有好讲的也有不好讲的,说谢谢的说难听话的,会遇到不同状态。在这个过程中,修去了好多人心:争斗心、欢喜心、显示心、好面子心、怕心等等,每次回来总结一下,哪做得不足下次改進,看看人心归正了多少。通过面对面讲真相从中我体悟到:有些话还真不是光说说就行了的,说我不怕就不怕了,是经过魔炼修出来的。今年夏天,有一次,到一个家属区发真相资料,还没進大门不知哪窜出一条大狗狂叫着冲我来了,我还骑着车子呢它就一口一口咬我裤脚。当时我不紧不慢的还往前骑,慢声慢语的和它说你这是干什么?它还咬不让往前走,那就下来看看吧。这下车脚还没沾地呢那条狗哧溜跑没影了,哦,这是考验我怕不怕你,一看我真不动心它就赶紧撤了。现在邪恶何尝不是这样。

五、学法小组

在我们修炼过程中,师尊要求我们集体学法,那样对整体的提高、对心性的升华、同时对法理的体悟都有着很好的促進作用。为此同修们都十分珍惜这个集体学法的修炼环境。今天我主要谈一个问题,就是从我参加第一个学法小组到后来又组建了两个学法小组,每星期我参加这三个小组的学法,它们的共同点是多数为老年同修,每个小组就一个年轻的,顶多两个,在这样的环境里学法可真帮助你提高心性。

刚开始去参加学法,看到都是六、七十岁老年同修,其中还有不识字的、还有刚刚進来的新学员,在每人通读一段大法书时,都念的比较慢,还有的磕磕巴巴勉强读下来的,我倒是读得快读的流畅,可老年同修还接受不了,说和学生读课文似的听不好、听不透说的什么意思,眼睛也跟不上,念着念着不知你念哪一行了,没办法一字一句的念吧,可这心里是真着急呀。别说一天一讲了,两天学一讲就不错了,在交流切磋时也需要耐心的慢慢去说,就这样有时还需要再重复一遍,因老年同修看书看的慢看的少,甚至不识字的看都看不了,交流起来就费点劲。在这种情况下,人心都冒出来了:不愿让读法费劲的同修读大段,有时刚切磋几句就打住不让说了,赶紧读法怕今天读不完,交流时还嫌老年人说话啰嗦、说的慢、怕耽误时间。抱着着急心、显示心、求数量的心、嫌弃心等等这些人心学法持续了很长时间,甚至还有不想去的念头。

后来通过长时间学法,认识到了这是人心执着。当时也没有想想学法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提高吗?眼下正是提高的好机会,这会儿学了法用不上,光为学法而学法,学法与实修成了两码事。通过学法交流用法理充实自己,改变观念、去掉人心、使内心的容量逐渐扩大了,能用慈悲宽容的心去理解、包容他们,心想:他们这把年纪只有小学二三年级的文化,读到这种程度就不错了!自己的人心归正了,人家读起来也不怎么磕巴了,越念越顺,感觉也不怎么慢了。到现在还特别愿听老年同修读法,因为他们读起来一字一句的,感觉他们每读一句自己随时都能理解法的涵义;年轻同修读法时,我就没有这种感觉。

还有一个体悟是:从表面上看,我们年轻同修学法学的快、学的多,老年同修学的慢、学的少,可从理解法理实修上看,有些地方年轻同修还比不上老年同修,别忘了师尊讲过“老小孩”的法理,“其实我告诉大家,人老了执著心也放下了,做人的一切目地、追求都没有了,他全都放下时,而他本性就返出来了。”(《休斯顿法会讲法》)也就是说老年同修没有那么多的执著心,看到他们无论遇到什么情况表现出来都那么稳重,一步一个脚印的往上实修。

六、过心性关

“劳其筋骨,苦其心志”(《转法轮》),身体上的痛苦还好过点,可心性上的过关可真难。当人心受到冲击、触动的那一刻要是不回应几句或找对方的不足,那心里剜来剜去的简直过不去。我过心性关最长的是和大女儿这一关,一过就是三年多。其实孩子是在帮自己,可我就是不悟,老认为自己对。

孩子上了大学以后,每逢放寒假、暑假回来,我们娘俩相处好不了十天、半月就开始吵嘴打仗,一直打到上车走。去年毕业了这回不走了,我们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几乎是天天吵嘴,好象今天要不吵一架就过不去似的,有时自己委屈的跟孩子又哭又闹,忘了自己是修炼人,简直连个常人也不如。这时候已看不到自己的执着,甚至别人指出来都不承认,矛盾都严重到这种程度都不知道为什么,气的回家诉苦去。父亲(同修)不止一次的说你不想想孩子为什么会这样?向内找吧。母亲(同修)说孩子帮你提高不感谢人家,你还闹。心想:明明是她不对,为什么都说我不对啊?我错在哪儿?我连续看了好几遍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光碟,是大法打开了我的心结,扩大了容量、懂得了必须站在对方的角度去看问题,这矛盾才能解决。也就是得有真正为他人好的纯正心态,才能使事情发生根本的转机。有一天,女儿在切菜,就为做饭,手里提着菜刀就跟我喊上了,说的话特难听。你说这次闹的最凶吧,还就这次,我没忘自己是修炼人,不能把孩子毁了。刚这么一想,孩子马上停住了,随口就说:“妈妈对不起了,我怎么老惹你生气啊,我都不知道怎么搞的。”

看来就是自己没修好,不知道向内找向内修,把一次次提高心性的最好时机都错过了,这回我服了。只要人心归正也就是按着法去做,事情立刻转变,经过长时间的魔炼,这一关终于过去了。从此以后,遇到事情也能稳重一些了。

前些日子,和甲同修搞一项目因为此项目是在证实法、救度众生,所以越做越顺,越做规模越大。这个时候人心又上来了,随后就有一个同修来说,这个项目你们愿做就做,别强压给同修去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修炼道路。后来这个同修又说一次,当时向内找了找所起的人心,还是不够重视,没隔几天又来了两个协调人,指出了这个项目的不足之处,需要再改進。这事要在以前心里肯定是不舒服,可这回心里是特坦然,静静的听着协调人给指出的意见,同时在向内找:用法衡量这事没有做错,那为什么同修一次次来说此事?看来不是这项目出了问题,是我们的心出了问题。协调人走后和甲同修切磋向内找,在做这项工作的过程中,自己的心逐渐在膨胀:欢喜心、显示心、干事心、急于求成的心、强迫等等这么多的人心漏洞不赶紧归正就会让旧势力钻空子,太危险了!是师父在点化,不愿落下一个弟子,一切都是师父在做,自己有什么可自满的?师父说:“师父肯定大法弟子所做的,你们只要出自于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个愿望,你们所做的事我都会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会把你这件事情引申的更伟大,更了不起,会协助你。”(《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越想心里越内疚、惭愧、真是无地自容,对师尊的慈悲呵护在当时的那一刻,都很不得给师尊磕几个响头。通过这件事我体悟到,如果自身空间场不存在不好的物质,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

这几天我在写稿过程中,突然找到了自己过去没有找到的执着,悟到了我过去没悟到的法理,同时感觉自己也在升华。通过写稿,自己也在对这段進行粗略的总结和反思,看看自己有哪些不足,和同修差在哪里,请师父放心我会继续努力、不断精進,做师父的一名合格弟子。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