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黑暗中的一盏明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尊敬的师尊好,同修们好!

我从一九九五年得法修炼,至今已经十三个年头了,回顾自己的修炼过程,确实有太多的心得体会要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们交流,借“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之机,就将我在中国大陆最邪恶的中心修炼大法,讲清真相,戳穿谎言,揭露邪恶的体会讲述出来吧。

一、走上新的工作岗位

二零零零年,我由部队转业至一个政府机关要害部门工作。当时正值恶党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造谣、攻击、污蔑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最猖獗最严重的时候,中国大陆真是谣言四起、善恶不分、乌云遍布、恶浪翻滚,一片红色恐怖景象。而我所分配去的部门,又恰恰是邪党迫害大法最直接、最邪恶的部门。

面对这样的现实,我的心情十分复杂。从内心来说,我十分不愿意去那个部门工作,一是因为当时我和家人修炼大法已经五年多了,深切的感受到师父和大法给我们带来了无限的美好和幸福,这种感受是用尽人类一切最美好的语言都无法表达的。我担心到这个部门工作,所接触到的都是谎言、阴谋和罪恶,使自己无法修炼;二是担心在那个环境里一旦被动的做出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情,就会给本地区大法修炼造成极坏的影响,也使自己的修炼毁于一旦。由于我当时不够精進,还不知道遇事向内找,悟性很差。在一次和同修的学法交流中,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中的一段法点醒了我,师父说:“人类社会各行业都是应该存在的,是人的心不正,而不在于干什么职业。”“在各种阶层都可以做个好人,不同阶层存在不同的矛盾。高阶层有高阶层的矛盾形式,都可以正确对待矛盾,在哪个阶层如何做个好人,都可以放淡各种欲望、执著心。在不同阶层都可体现出好人来,都可以在自己所在阶层中修炼。”同修也帮助我从法上分析转业分配中的“得”与“失”,我们修炼人都知道,修炼人的人生道路是由师父安排的,到哪个部门去工作,做什么工作都不是偶然的,修炼人应该随其自然,越是邪恶的部门,越需要大法弟子去讲清真相;越是邪恶的中心,越能发挥大法弟子的作用。

如果我能在最邪恶的地方制止邪恶、讲清真相,邪恶就不敢再为所欲为,这不是最好的维护大法吗?于是我暗下决心,此生就在师父的大法中修炼,任何环境,任何人都休想改变我对师父对大法的敬仰和信念。带着护大法、讲真相、揭谎言、救众生的大法弟子的崇高使命,我毅然决然的走上了工作岗位。

二、坚定的维护大法

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到新的工作单位报到,当时所接触到的文字材料,大都是对大法的造谣、攻击和谩骂,中宣部曾下发通知,要求各地新闻媒体一律转发新华社的造谣文章。由于受恶党邪恶宣传的影响,我身边的同事所写的文书中也都如法炮制,重复着恶毒的谣言和谩骂。

看到我们尊敬的师父和大法遭受无端的攻击,我心如刀绞。我九五年开始在大法中修炼,九九年之前,我所在的城市当时就有几十万人修炼,仅城区的炼功点就有一百多个,(不算郊区和农村)亲眼所见许多人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身体得到了健康,心性得到了提高,社会风气得到了净化,好人好事层出不穷。这样好的大法却受到江泽民流氓犯罪集团的残酷迫害,这是任何一名坚定的大法弟子都无法接受的。当时机关所写的文稿,要下发到几百个基层单位,流毒很广。在这种情况下,坚定的维护大法,是我第一位的责任,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肩负责任的重大,我要求自己,在我所工作的范围内,决不能有一个攻击大法的文字从我手中流出。

不久,我担任了一个部门的领导,负责大量的文字工作,我就对部门所有人员提出这样的要求:所有上报下发的文稿必须经我审定;基层上报的材料中只要出现攻击大法的文字,立即销毁;必须上报的材料中,有关攻击大法的内容,立即删除;上级下发的有害文件,到此为止,不再向下传达,作为恶党迫害的罪证留存,或发到追查国际网站。几年来,我们编辑的杂志,撰写的经验、总结、领导讲话、通知、决定等上报下发的全部文稿,都没有出现有损于大法的文字。我坚定的在自己的岗位上维护着大法。

三、用智慧讲清真相

在邪恶的黑窝里,大多数人受恶党的强行洗脑,思想要么变得非常顽固,跟着恶党一路走到黑;要么变得世故圆滑,心知肚明却又左右逢源;更有甚者,明知上当受骗却又为保饭碗而助纣为虐。向这些人讲清真相,难度可想而知。但由于他们影响面大,一旦他们明白了真相,不仅可以救度他们,而且可以减少由于他们不明白真相而对大法和众生的犯罪。

我是这样做的:一是普遍的给他们邮寄明慧网上的真相资料,工作忙时,就收集各单位领导的花名册,给在家的同修,请他们帮助邮寄真相资料;二是利用工作之便面对面讲真相,如利用外出时向司机讲,开会出差时,向同事讲,外出采访时,向记者讲,下基层调研时,向同系统的人员讲等等;三是对继续对大法犯罪的个别人中败类,我就有针对性的选择一些真相资料邮寄给他;四是对身边的同事,则经常将从明慧网上下载的真相小册子和《明慧周报》送给他们。几年来,我身边的同事基本上都明白了大法真相,有一部份同事退出了恶党及其相关组织,还有几位成了我们的同修,他们不仅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而且也在各自的工作范围内发挥着大法粒子的作用。

四、用正念解体邪恶

由于我的工作范围特别广,涉及的领域特别多,经常参加恶党组织召开的各种会议。在迫害初期,恶党领导人逢会必谈稳定,并借机造谣攻击法轮功,特别是政法部门和非法组织“六一零”召开的会议,更是杀气腾腾、穷凶极恶。一开始,遇有这样的会议,我是采取躲避的态度,或找个借口不参加,因为我当时认为,一个修炼人不应该被那种邪恶的环境所污染,加上平时只要听到一点对师父、对大法不好的话,我就十分气愤,所以有一段时间我选择了逃避。后来师父发表了《大法坚不可摧》的经文,要求我们“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现在看来,我对修炼人正念的认识上有差距,说到底,还是在信师信法上不坚定。

在一件事上,使我真正看到了大法弟子发正念的威力:有一次,领导传达上级文件,我知道文件中有攻击大法的内容,会议一开始我就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不准将攻击大法的内容讲出来,结果那位领导照本宣科,唯独有攻击大法内容的那一段跳过去没读出来。今年奥运会前夕,本地“六一零”要开迫害专题会,布置進一步加大迫害,我把这个信息及时告诉熟悉的同修,大家集体发正念,解体“六一零”邪恶之徒背后的一切黑手与烂鬼,削弱了“六一零”邪恶之徒的嚣张气焰。

五、用行动证实大法

在中国大陆“一言堂”的独裁统治下,新闻媒体是没有舆论自由的,报纸、电台、电视台每天的头条新闻和对重大事件的报道,都要经过相关部门按照恶党的需要经修改审核后才能播发,也就是说,新闻信息的源头在新闻主管部门。为了逼迫地方领导人和基层干部参与到迫害当中,恶党从上到下都推行所谓的“一票否决制”,就是一年下来单位工作做的再好,企业经营效益再高,只要发现一个修炼法轮功的(修炼法轮功被界定为政治事件)或发生一件重大上访事件或发生一次重大伤亡事故等,单位领导人的评先、晋级、提升、奖金等都要予以否决。然而这些年,由于恶党一意孤行疯狂迫害法轮功和善良民众,坏事做绝,导致天灾人祸持续不断,冤假错案层出不穷。一些单位出了事怕曝光后被“一票否决”,就找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去“灭火”,于是,行贿受贿、贪污腐败、谎言假话、伤天害理、草菅人命之事就堂而皇之的成了当今中国大陆社会的“主旋律”。

置身于这样的工作环境,当时的感受就如同掉進了污水沟里一样,整天被假话、谎言包围着,人们对说假话、行恶念已经习以为常了。正如师父所说的:“现在我说好坏都分不清了,有的人告诉他你是在做坏事呢,他不相信。因为人的道德水准都发生了变化,有的人唯利是图,只要能弄到钱,什么事都干。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都成了座右铭了!”(《转法轮》)这就是当今中国大陆社会的真实写照。到新的工作岗位后,我时常提醒自己,要用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正确使用手中的权力,用修炼人的良好形像影响和带动身边的同事,使他们逐渐认识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而被救度。

有一年,有个企业的负责人为了得到特殊“关照”,送给我数千元钱,我都亲自登门如数退还,并公开自己修炼法轮大法的身份,向他们讲了真相。对因种种原因退不回去的,我就主动将其上交单位,或向困难群体赞助。近年来,我先后退回和上交的钱款有数万元。在常人中为别人做了点事,别人感谢你,报答你,这在常人看来是天经地义的,但作为一个法轮大法修炼者,就不能这样看问题。师父教导我们要事事处处为他人着想,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由于我在工作中坚持用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工作成绩突出,受到大家的充份肯定,连年被评为优秀公务员。

以上是我修炼中的一点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