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每个机会实修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九日】就这样静心的往下找,我终于找到了亲情太重,放不下而苦恼的背后,有一颗自己未觉察到的怕心。不是吗?对妻子病业关过不去,我看的太重。每次讲真相证实法时,了解我妻子的人都知道她修炼,有那么重的病不吃药不打针,还挺好,大法真神奇,相信大法好,三退了。而那些不了解我妻子的人,一看她外表的形像,就说:等她病好了我再炼,再退。每当听到这话,我就更着急,让妻子的病快点好的执著就更加强烈。结果叫另外空间的邪恶钻了空子,加大了我与妻子之间的间隔,人为的增加了障碍妻子过病业关的魔难,拉长了时间。

从执著妻子过病业关,而暴露出自己对名、利、情等自我为私的常人心,真要放下时的苦恼。我领悟到“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的博大精深的内涵。

——本文作者

师父好!同修好!

今天,能够借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和同修们交流修炼的体会,首先得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感谢大法,同时也感谢那些经常写出自己修炼体会在明慧网上发表的同修和精心编稿的明慧同修,使我第一次想把自己做好三件事证实法中的点滴体会写出来,以此向师尊汇报,同时与同修们交流。有不妥的地方,敬请同修们指正。

师父在《精進要旨》〈清醒〉中说:“大法的任何工作都要为人得法和弟子的提高为目地,除去这两点都是无意义的。”

从师父上述讲的法,我深深的体悟到:作为大法弟子,在做好三件事证实法中,若能珍惜师尊给我们的这一次次机缘,把握住这每一个难得的机会,无论你那时在做什么或没做什么,实修自己,静心去学法,再向内找障碍自己心性提高的执著,找出来清理掉,就会随时随地的在无所为无所求的状态中而自得,那时会发现,心性真正在提高,心境真的在升华。

下面我就浅谈一下自己在做好三件事证实法中,珍惜每次机缘把握每个机会实修升华的点滴体会。

一、学法得法

我是一九九七年四月份得法的。初期听同修们都说要多看书、多学法,因为只有多看书,才能圆满近。所以,为了圆满也就经常的看书,但是只停留在文字上,很少用心,就这样一年一年的看,反复的看,也没什么感觉、收获和大的变化。当听到同修们说背法收获大,我又心血来潮开始背了一段时间法。可背法需要时间,進度慢,所以又撂下了,结果还是没什么明显的变化。

后来我从妻子过病业关开始,到过不去而苦恼,以至于形成执著,从中暴露出名、利、情等自我为私的常人心,最后找到自我为私的怕心,心性才得到提高。在这个过程中,师父安排多名同修来到我身边,点悟我。记的一名同修提醒我说:妻子过病业关过不去,你得好好找自己有啥心没去。另一名同修提示我:你得学好法才能帮助过好此关。当时我说:我法没少学,一天至少读一讲,但往往是过而不留。同修说,那不行,学法要得法。听后使我很受触动。是啊!学法若不能得法那有何用呢?第三位同修说,你得找找有什么执著影响着。我就开始向内找。

進入正法时期修炼,我发现亲情是我修炼过程中很难去的一个执著,所以随时随地发正念清除它,抑制它,但总感到真正清除它时,又是那么的吃力;有时自己好象把它看淡了,跳出了亲情,摆脱了缠绕;可是一到魔难来时,特别是看到妻子长时间过病业关过不去,遭受那痛苦伤害时,亲情的执著就会冒出来,感到苦恼。

我妻子受病业干扰已有三年多了,那关过的既缓慢吃力、又十分痛苦;加上旧势力、黑手烂鬼、邪恶因素的迫害,有时竟达到无可奈何的地步。作为同修的我能为她做的,就是从法理上帮助她提高,让她坚信师父、坚信法,并为她发正念;但是收效不大。那时我也很苦恼,深感无力,为此同修也没少帮助切磋,其中就有上边提到的第三位同修,他指出我亲情太重,障碍着妻子过病业关,应该放下。当时,我也只是嘴上说“是”,但没有很好向内找,没有从法上悟,往深挖一挖根,到底是什么促使自己的亲情老是放不下?老是被其所累、所缠、所魔,而不能自拔。

于是,我就学法,当我学到:“我们有许多学员,因为在常人中修炼,有许多心放不下,有许多心已经形成自然了,他自己觉察不到。”(《转法轮》)

此时,我停了下来,若有所思,我想起之前提到的第二位同修说的话,“学法要得法”。我意识到这是师父通过第二位同修说的话,点化我在学法时,应注意在法上去认识法,把自己真正溶于法中去理解法,从而学法得法。我一下子明白了许多,因为以前学法是过而不留,所以法学了不少而没入心,什么也没得到,此时我再向内找一找,往深处挖一挖,深思一下长时间放不下亲情,偏离法的后面,还有什么自己觉察不到的根本执著呢?

就这样静心的往下找,我终于找到了亲情太重,放不下而苦恼的背后,有一颗自己未觉察到的,而且已经形成自然的、很重的自我为私的怕心。不是吗?对妻子病业关过不去,我看的太重,所以老是想让妻子病业关快点过去,好堂堂正正的证实法;结果适得其反,越想快点过去,越是过不去。每次讲真相证实法时,了解我妻子的人都知道她修炼,有那么重的病不吃药不打针,还挺好,大法真神奇,相信大法好,三退了。而那些不了解我妻子的人,一看她外表的形像,就说:等她病好了我再炼,再退。每当听到这话,我的心就不是滋味,就更着急,让妻子的病快点好的执著就更加强烈。

结果,在帮妻子快点过病业关时,就不断给她的空间场加進名、利、情等自我为私的物质。我每天都跟妻子说:你好好配合,我给你发正念,帮你清理空间场,快点把关过去,好证实法,多救人。言外之意自己比妻子修的好,层次高,不知不觉中流露出显示自己、证实自我、为私的心。后来妻子听多了,反感了,也不配合了。我对妻子的态度也变的不慈悲了,是嫌弃、埋怨、急躁,结果叫另外空间的邪恶钻了空子,加大了我与妻子之间的间隔,人为的增加了障碍妻子过病业关的魔难,拉长了时间。

从执著妻子过病业关,而暴露出自己对名、利、情等自我为私的常人心,真要放下时的苦恼。我领悟到“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的博大精深的内涵。

通过此事,我开始重视学法、静心学法。学法时,总是双盘進入较好的状态,一讲下来,将腿拿下放松一小会儿,然后接着盘,结果越学越想学,也很少有加字丢字的时候,一学就是几个小时,一天学四、五讲,两天就能学一遍《转法轮》。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知不觉中,人在变,心性在提高,我将自己溶于法中,并主动的在协调工作中圆容升华。

那是大年前,乡下一同修怕到时候资料点同修刻不出来神韵晚会光盘,事先与资料点的同修做了约定。资料点的同修和我说后,我又及时的转告了负责地区资料协调的协调人,当时她爽快的说:“这事我记着,到时候我负责将盘送到资料点,你就不用为这事操心了,给你腾点时间多做点别的。”

听后,我嘴上没说,心里却想:还是人家协调人哪,办事就是那么爽快利落,又能为同修着想。此念一出,我马上意识到这是人心,一是无意中把自己排除在协调人之外,好象是只有协调人才能负那么大的责任,是应该的。其实每个大法弟子都是修炼人,又都是协调人,都应负那么大的责任。二是无意中对协调人产生崇拜之心,好象只有协调人才修的好,才有那么大的能力。这心会害协调人的。于是此心一出我便及时的把它清除掉了。

二月十五日我去转资料点送资料,同修说神韵晚会光盘没有送来。我说那我回去再问一下,她挺忙的,要不我下周给你送来。回来后,我本应找该协调人提醒一下,也许是项目多别忘了,以便不耽误乡下同修发放。在我正要找该协调人去问时,又一颗人心出来了:我一问是不是催人家了,会不会使人家产生对她不信任的想法了?从而又想到会造成人为的间隔就不好了,等等。

就在这时我想起师父的一段法:“不管出现什么情况,一定要把握住心性,只有遵照大法做才是真正正确的。”(《转法轮》)

转念一想:自己怎么会出“不信任”、“会造成间隔”的人心呢?人心若出现,这肯定不在法上。于是我站在法上看,协调人需要协调的项目那么多,又需要有一个时间安排,就要有先有后,也许这一两天就安排到了。这样一想我的心态很平稳。

又过了四天,眼看就要到了该送资料的日子,我有些着急,但心里始终没有忘记“一定要把握住心性”,心想只要心在法上,此事师父定会给安排,但又一想作为弟子怎么能事事都叫师父操心,抓紧时间问一下不也是非常正常的事吗?想到这,我决定去找该协调人。

正在我准备动身的时候,另一位协调人来到我处切磋事情,我正好顺便问一下神韵晚会光盘发放的情况。他说早就发下去了。这时我告诉他,年前一个乡下同修就预约好了,现在却没有收到。他问我事先打招呼没有,我就把经过说了一遍,他让我去催一催。我说这样吧,现在我找她,她再找刻录的同修,还是需要时间,周五就发不下去了,你要是方便的话你给协调一下,在周五上午将神韵晚会光盘给我送来,他答应了。就这样,在周五上午同修把光盘送来了,我及时传给了转资料点的同修。

事后一两天,该协调人来了,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找自己。她说:全区的神韵晚会光盘发放完了,我才想起你年前说的事。我马上去办,得知你已经送去了。通过此事我向内找到了一颗“情”心。当初答应你那么好,就是有私情隐藏着未暴露,所以协调时就不在法上,给忘了。若在法上能理解到传递神韵晚会光盘救人这么神圣的事,怎么能忘呢?就是因为有情,旧势力邪恶因素就钻这个空子,让你忘,让你想不起来。

听同修这么一说,我真为同修的心性好而高兴。学习师父讲法后,我真正的明白:师父为了提高弟子的心性,精心安排:在同修之间,在项目的配合时,暴露和发现自己需要修去的许多人心。有了人心并不可怕,关键是把握住心性,及时向内找,发现它,清除掉,这样既圆容了整体,又升华了自己;旧势力邪恶因素也就找不到间隔同修的空子了。

二、发好正念

对于发正念,我总认为没起多大的作用,也没看到什么变化,又没什么感觉,所以发正念时总爱看时间,精神溜号,念力不集中,总是心想它事,入不了静。四个整点虽然能坚持,但总感到是当任务,流于形式,重视不够。后来,我用正念清除邪党血旗的经历,使我亲身见证大法弟子正念所起的作用,感悟颇深。

对着我住宅窗口处,设有五米多高、一寸半粗的,专用来挂邪党血旗的钢管旗杆,每当“十一”和过大年,单位都必挂邪党的血旗。今年的二月二十日上午,一位同修来我这里切磋事情,发现窗口外飘着邪党的血旗,吃惊的问我:外面怎么飘着血旗?我回答说:是单位过大年挂的。同修问:那你没用正念去清除它吗?我说:清除了,但没坚持,有时清一下,有时就不清了。同修说:别断,连续清除。我说:好。

同修走后,正赶上快整点发正念的时间了。在未发正念之前,我还在想着同修刚才的话,要自己用正念清除窗外飘着的邪党血旗的事,越想越觉的,这可不是偶然的,因为大法弟子“修炼中出现的一切情况都与你有关系,所以你得修。”(《北美首届法会讲法》)我一下明白了这是慈悲的师父借同修有事情需要切磋的机会,点出了我正念除恶做的不好,不重视用正念清除邪恶;这不仅是没尽到责任,而且说明自己修炼中有漏。为什么不能坚定正念?那就是对师父、对大法坚信不够。于是,整点发正念的时间到了,我首先坚定信师信法的正念,然后锁定邪党血旗,用强大的正念清除另外空间共产邪灵的因素,并求师父加持,让血旗缠上不再飘了。

静静的十五分钟正念发完后,我不再想这事,很正常轻松的去办自己该办的事。办完事回来,我无意中发现,窗外的邪党血旗不知什么时候,好象用手从上往下撸下来,在血旗底下四分之一处,打结系上了,再也不能飘了。

此次,我清晰的体悟到:“动真念时都是威力强大的”(《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而这真念来源于坚信师父、坚信法,这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最强大的正念。

我发正念前,找到了信师信法不够的人心,并彻底清理掉,这是第一位的。在发正念时,我又未带任何一点人心的执著(如:有没有效果、起不起作用等),心态平静,可以说是做到了“无为”,念力强、坚定、“无求而自得”。再加上同修的鼓励和圆容,使自己充满了信心。结果真的起到了除恶的作用。

从那以后,我悟到了发好正念,清理自己空间场,纯净自己的环境,解体黑手、烂鬼,清除它们在另外空间干扰的重要性,所以做起来也重视了。

我不懂技术,所以在资料点下载一个破网软件就用一段时间。多是经过同修提醒,隔很长一段时间才再换一个新下载的。

那时我看破网软件小鸽子能力强,而心生一念:你是我破网的先锋,邪恶什么封网不封网的,对你来说都没有用,你和我都是神,都能突破,你一定伴我助师正法,走到法正人间的那一刻。它和我配合的非常默契。

直到有一天,一名懂技术的同修来我处,发现我还在使用以前的小鸽子,有点吃惊,现在看当时那一念就是正念,也就是神念。而懂技术的同修可能是因为他太懂技术了才特别看重技术,而感到吃惊。就此事我通过学法,回头从发正念的法理上,对技术与正念有了一点新的体悟:大法弟子对法的正信是破除邪恶各种迫害的根本。

三、抓紧救人

抓紧救人,救度众生是我们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证实法中的关键,也是我们的使命,所以更应做好。但要能够做到抓紧救人,那就必须有救人的法器,即真相资料。我地区的真相资料多是進口,为解决资料来源上的等、靠、要的问题,在一次外地同修来我家的偶然机会,同修听说我们全家人都修炼,便说:象你这样的家庭往往都是师父给安排要担负更大的责任的。同修随意说的话,一下子启发了我,让我悟到了应该按师父提出的资料点遍地开花的要求,建立家庭资料点。

根据我当时有电脑,有良好的家庭环境,又有懂电脑的同修(女儿)的条件,只要与懂技术的同修联系一下,弄来一台打印机,就可以了。想到这,我便于零四年建立起家庭资料点。因为我女儿有电脑基础,会打字,所以很快就从上网、下载、打印真相、刻录光盘、发三退声明和严正声明等,顺利运作起来。有了自己的家庭资料点,真是方便多了,想做啥就随时可做,而且还减轻了大资料点的负担,那时别提有多高兴。

资料点正常运转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便出现了许多常人心的干扰,突出的就是一个“怕心”。因资料点的正常运作,需要進耗材,耗材進来做成真相,又需要全部送出去。这长时间的進進出出的就有一个安全问题,因此产生了怕心。起初耗材由同修给送,还没啥怕心;后来为了资料点的安全,需要独立运作,这样耗材就得自己去解决,自己上站点接货,再打车运回资料点,这样经常的大量的進货,尤其是纸张,成箱成箱的往楼上搬运,很招人眼的,因此产生了怕。所以每進一次纸张都要精心的设计一番。通过不断的学法,我明白了这个过程就是不断的修去自己怕心的过程。

当我真的不想它,不拿它当回事时,那个怕也就小了,最后也就放下了。怕心放下了,当然不是说可以不用注意常人的环境和安全了,每当進纸张时,我都不贪多,少進、勤進,往出送资料也是注意包装,放在车框里,分批的送出,这样也就不显眼了。现在我每次進和出,都能做到非常自然,如入无人之境,不再怕人看,怕人问了。

救人的法器——真相资料有了,就要利用各种形式、机会去抓紧救人。我主要是通过面对面、用口讲的形式讲真相救人。这种形式对于我来说,用的时间少,因为建起资料点后,外出讲真相的时间比以前就要少多了,每天用一定时间去学法,还要上网、打印资料,有时电脑、打印机有了毛病又要花时间去维修,这样面对面讲,我觉的既省时、省事、又高效。当然这不是说别的形式不用了,而是说对于我来说以这个为主,适合我的情况。

我一般都选在早晚采买时,遇到熟人、同学、同事、朋友、亲友和他们讲真相。并根据他们的状态、接受能力讲,悟性的差异情况,讲多些或讲少一些。很多时候我都是讲的少一些,而且都是直接入题。最后分手时,我再告诉他(她)一句:你只要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当遇到危险时会化险为夷。有的时候我还利用常人的婚宴、升学、喜迁新居、同学会、战友会等机会讲真相。

另外,我还常用真相纸币的形式讲真相。真相纸币我都用蓝色印油制作,在纸币的背面印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和“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两、三句短语。这样制作方便,新旧纸币都能用上,而且制作出来文字少,显的字体清晰、醒目、大小适中、匀称和纸币纸面般配、效果好。我一般选在采买时,用大面额未写真相的纸币,在大商场或商店,少花钱买东西,换回的多是小面额纸币,然后再将小面额纸币(一元、五元、十元)大量的制作成真相纸币、最后分张的花掉,这样一来,每天都有可花的真相纸币。

后来我感到救人的紧迫感,还是从“就那有”的一件小事中悟到的:那是零七年九月一日中午,我去一家钟表店修表,我外孙非要跟去买他爱吃的鸡蛋,就骑车带着他。表修好后,我对外孙说:到哪买你爱吃的鸡蛋?他说:得上火车站那家商店买。我跟外孙说:到那买多远哪,得多跑四、五里路。你看天多热呀,咱在附近买不就得了,何必跑那么远呢?他说:就那有。我问他那蛋叫什么名?他说:我也不知道。无奈只好跑一趟吧。

到了商店一问,那鸡蛋叫“乡巴佬鸡蛋”,可人家已经卖没了,到另一家商店也没了,只好哄着外孙买了别的鸡蛋,他才肯出商店往回走。刚走出商店,就听有人喊我的名字,我纳闷是谁呢?这地方我很少来,没有人认识我。发现喊我名字的人,原来是我在乡下工作时,乡企业办主任。

多年不见,份外热情,唠了几句后,我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责任要救度众生,于是将话拉到三退上,我很自然的、有意唠起我们经历过的××党的历史,什么十年浩劫,反右迫害知识份子,大跃進饿死几千万人;如今又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等。纵观××党执政几十年,暴政残害了八千万无辜生灵,因此它的存在给咱中国人带来的就是战争、饥饿、贫穷、和死亡。只要它存在一天,咱们中国人就遭罪一天。再从天象变化看,《九评共产党》的问世,揭穿了中共邪灵的真实面目:贵州平塘“藏字石”惊人的显现:“中国共产党亡”,预示着××党的败亡,由此看来天要灭中共这真是天意。当前要想自救保平安,不当其殉葬品只有三退。如今,三退(退党、退团、退队)的人数已突破了二千五百多万。

唠到这,我问他:“那你退了吗?”他说:“对于这样的党,我早就想退了,但不知怎么退,你知道那就给我退了吧。”我说:“那好,我就用(美好)这个化名给你退了。”他说:“那好。”之后我又告诉他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得福报。他很高兴。

从这件事我悟到,看似无意之中把有缘人给救了,其实也是慈悲的师父通过我外孙说“就那有”,点化我去那里,救度自己需要救度的有缘人。通过此事也提醒了自己,别忘了抓紧救度以前一起工作过的有缘人。因此刻不容缓,所以我抓紧时间前去找他们讲真相,做了三退。

还有就是抓紧救度政府机关现职领导干部。去年,我为女儿進编一事,去政府机关找相关现职领导时,悟到要抓紧救度他们。因找现职领导不是说见就能见的到的,领导都忙,不在单位的时候多,打电话因为是生号,通了也不接,所以想见可难了。为了女儿,我只好耐心的天天去政府机关碰碰要找的领导。就在等的过程中,老遇到机关其它部门的领导,总要唠一唠、或呆一会,这样就给我向这些现职的领导干部讲真相提供了机会。

当时我明白了:自己退休了,无特殊事,恐怕一年也登不了一两次政府机关这个门。而这次因为女儿進编,一趟趟的進政府机关,平时想来还没有理由呢?这不明摆着,是师父给自己安排的救度这些现职领导干部的机缘吗?所以我认为见所要见的领导反倒不是那么主要(只不过是迟些天的事),而抓紧救度这些机关现职的领导干部可千万不能错过机缘。就这样我便在政府机关现职领导干部中讲起了真相,我多从邪党腐败的现状谈起,最后引导他们用化名、笔名稳妥的选择退出邪党,一般都非常顺利。就这样从现职的局级到人大主任等陆续的退了许多。

此次讲真相救人,使我悟到:一、现在政府机关的现职领导干部,他们急迫等着我们大法弟子去救度,从接触看,他们对邪党的本质和腐败都有一定的看法和见解,但又在这个职位上,一旦有我们大法弟子去接触他们讲三退,当时就退;往往我们自身受党文化的障碍,以为他们都是现职的领导,受党文化的毒害就更深,不好讲,加上存有怕心,担心一旦没讲好反而把自己“暴露”了,所以也就很少有勇气去讲,从而错失救度他们的机缘。

二、政府机关的领导干部,他们都是邪党在下边的一个部门、一个系统中的实权操控者,给他们讲清真相,救度了他们,不仅仅是他们个人得救的问题,而是关系到他们所管辖的一个部门、一个系统中的众生的得救,他们就会利用自己的身份去想办法保护我们大法弟子,去抵制他的上级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这样就给我们大法弟子救度更多的众生开辟了一个良好的环境。

三、政府机关的现职领导干部,虽然多看重手中的权力,会给自己带来的相应的经济实惠;但他们一旦明白真相,就会看清这些名和利后面隐藏的危险。接触中他们很多都非常明白的谈到:人们看中的不是你这个人,而是看中的你手中的权,所以在用权的过程中,要是把握不好就会毁了自己。尤其在当前世风日下,道德下滑的情况下,若没有心法的约束,很难把握。目前,有的现职领导干部看透了这些,甚至主动的辞去了重要的领导职位,只做一般的领导。所以,在向世人讲真相,抓紧救人时,有条件的同修,要重视抓紧救度这些政府机关现职的领导干部。

再有抓紧救人时的心态,是众生能否得救的关键。那就是用神念,而不是人念。“神念救人,人念救不了人”,这也是我在抓紧救人时从中体悟到的。

今年的四月二十四日下午,我在菜市场买菜,正在付款时,看见乡里中心小学的校长向我这边走过来,我想这是机缘,我要让他明真相得救度,退出邪党。于是我主动上前打招呼,他一看是我,反问我:“你也来买菜?”就在这时我话一转说:“校长,你听说过‘三退’吗?”他问:“啥叫‘三退’呀?”我说:“退党、退团、退队。”他问我:“咋退呀?”我说:“你只要同意,用小名、化名都行,我给你办了。”他痛快的说:“行。”

我又问:“那我就用你名字后面的两个字给你退了?”他回答:“行!”他正要走时,我又告诉他:“法轮大法好”和“真、善、忍好”是救命的九个字。他高兴的回答记住了,往南走了。

我也离开菜市场向北走。走着走着往前一瞅,见距我大约二十来米外也是在乡里工作时熟识的中学书记。我心想今天真巧,乡里教育界的两位领导都被我碰见了,这准是师父给安排使其得救的机缘,我得抓紧把他也救了。

于是我加快了脚步,刚加快脚步,又一瞅书记的背影,心里突然冒出一念:快二十年了,在乡里时因工作相互闹过矛盾,给我的印象,他不好共事,性格奇怪。我心想:跟他讲“三退”会不会因此不接受,有抵触呢?但又一想,既然能碰上了这就是缘份。能退就退,若不退也算给他选择的机会了。想到这儿,我赶上他搭话,书记买菜来啦?他回头见我说,是啊。我便问他退休了吗?之后我借退休的话题,有意谈到“三退”,问到你听说过“三退”吗?他说你怎么还信这个。听他这么回答,我明白他是听说过,我進一步探话,你说说人家说的对不对呀。他没正面回答我,说咱老长时间不见,谈点别的。我说也好。于是我就与他讲了《九评》和我们经历过的文化大革命,无辜死了多少人等真相。走着走着他说快到家了,我说:你回家好好思考一下,以后再谈,就这样我们分手了。

回家后,我就想:两位有缘人,师父给安排到我身边来得救的,一位救了,一位没救到,原因何在呢?晚上,我学《转法轮》时,看到师父说:“你老认为你有病的时候,说不定就能把你自己导致成病。因为你的心性已经降到常人那个基础上去了,那么常人当然是要得病的了。”

我忽然联想到今天讲真相时自己的念和心态,给校长讲时,什么也没想,很自然,很平和的唠嗑,几句话就把人给救了。而给书记讲时,就好象师父说的,自己老认为自己有病时的心态一样,没讲之前就出了我跟他闹过矛盾,给我印象如何奇怪、不好共事,我若跟他讲“三退”会不接受、有抵触等人念。自己老认为自己讲了,人家不听、不接受、不退,结果真的导致没退;这不跟师父说的“你老认为你有病的时候,说不定就能把你自己导致成病”一样吗?那为什么会这样呢?就是“因为你的心性已经降到常人那个基础上去了”,也就是说那时自己就是个常人了。那么常人救常人,当然也就救不了了。

从中我悟到了一点法理:只有神念才能救人,而人念救不了人。

三件事我虽然在做,但我深知一直是在师父的慈悲点化、呵护下去做的。现回过头来对照一下师父说的:“目前大家就是怎么样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响更大、救人更多。”(《美国首都讲法》)自知那差的太远了。

修炼到今天,我体会最深的可归纳为四个字:“信师信法”。这是大法弟子修炼的关键,离开了这一点,就不会有正信,没有正信,就不会有正念,没有正念,哪会有正行,没有正行当然也就成不了正果。目前,我虽然还有很多的人心没有放下,还有许多的不易察觉到的执著没有去掉。可我会在做好三件事中,在师父慈悲点化、呵护下尽快的把它修去,不负师父对我们的期盼,兑现我们史前的誓约。

层次所限,如有不妥,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双手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