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自己是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九日】 我是一位老年弟子,流离在外地已经一年多了。我虽然在外地,但家里那边的证实法的事也在做,经常和家里同修协调好,该做什么都作,或回去做,回去时抓紧时间救度众生,一般是早上出去晚上回来,中午不休息,抓紧每分每秒救人,把有限的时间安排好,晚上回来学法背法发正念,做好三件事。

我还有个姑父是处级干部,我给他讲三退,他说:「我死也不退。」后来他真有病,真的要不行了,在本市大医院都住院打针,花了不少钱(公费)最后要到外地大城市治疗。有一天,我说:「姑父啊,你们要去那个大城市看病我很不放心啊,有件事我想跟您说,也不知道您让不让我说,我真的为你好啊。」他说:「你说吧。」我就很和善的、很耐心的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他听明白了我是为他好,同意退了。我告诉他千万别忘了念法轮大法好,他也答应了,并且他还说,提着我的名字说:「你的血是热的,心是红的。」意思是我真心为他好。

——本文作者


我是一位老年弟子,流离在外地已经一年多了。师父说,“人类社会就是我大法弟子修炼的大炼功场,在哪里都能修炼,就看你修炼的精進和不精進”。(《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我是修大法的,我是师父的弟子,不管我在哪里,我要知道我是谁,我来到人世间是干什么来的,我要时时记住我是大法弟子,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要完成史前大愿。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

我来到外市暂时租一个地方落脚,我很快在同修的帮助下与当地的同修取得联系,参加他们的学法小组学法,一般我们都是上午学法,学完法就直接出去讲真相,劝三退,大部份时间我们都是整体配合去讲。一年多来,同修配合也非常好。我在两个小组学法,都是老年同修,平均年龄六十九岁,但都很精進,什么也都不落后,三件事都做,我们很多时候都是整体去街上、公园、大商场等地去讲真相,劝三退,每人带点水(中午不回家)。有的讲,有的发正念,我们也不追求数量,就是纯纯净净的讲,一颗为救度众生的心,用心去讲,每次讲真相都要带上真相资料,小册子,光盘等。一次我们给一帮司机等人讲真相,带的资料没够发,他们有的没得到不高兴,我们说:「别着急,我们明天给你送来。」约好地点时间,我们第二天真给他们送去。

在大法日前几天几个老太太同修就开始缝沙口袋,叫别的同修印好条幅,我们小组就做好条幅,并分给其他小组大家都出去挂。

我们用书信去救那些社区,居委会,公安局,派出所,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法院,检察院,本地外地的不明真相的警察,和迫害大法的人写劝善信,我们整体配合,在这一年中我们邮寄一百八十多封信。我们还把掌握的地点名单送给其他小组,大家都来做。

我们经常去近距离发正念,法院,劳教所,监狱,等地,并加持被非法关押同修的正念正行。

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也是修自己的过程,也是不断的去自己执著心的过程。在讲的过程中,什么样心态的人都能遇到。但是我们面对这些人,要真心为他们好,要慈悲,语气要和善,要用心,要不厌其烦,还要讲清真相。

比如,有一个比我小十多岁的常人朋友,有一定的地位,是邪党党员。她很执著那个邪党,我用了不同的方式给她讲:当面讲,写信讲等。有几次我在梦中和她明白的那面接触,有一次,我救她,邪恶拼命阻挡,我一下子就把她拽進屋里,邪恶也跟着進来,当时我立掌发正念,邪恶立即就灭了,这个朋友蹲下来用手抓了一下说:「化成水了。」我醒后想,我已经给她讲四次了,我真有点想放弃,可我又想,她是一个根基很好的人,她是受邪党毒害太深了。于是我下决心救她,当时一念,我一定要救她,请师父加持,我就去了她家。她问了我很多问题,我都给她解释,最后她明白了,退了党、团、队。在她的影响下,她丈夫(邪党支部书记)也退了,读研究生的女儿也三退了。我又去了她娘家,正赶上过年,儿孙满堂,我参加了她家的年宴。我说:「我知道的好事也不能忘了你们。」我就讲了大法的美好,三退保平安的事,等等。他们听明白了,全都退了,也都很高兴。

我还有一个姨表哥,是部队军官,有一次亲戚家过生日,我们见了面我劝他三退,他说:「我还是相信共产党,我一个月挣二、三千工资,药费全报销。」当时没退。后来我专程坐火车去他家,针对他的思想,我在火车上就想怎么讲。到了他家,我说:「表哥,我是专程为你来的。」我就开始讲,师父给我智慧我源源不断的讲,结合《九评》讲共产党历次政治运动,迫害死好人八千万,还结合《解体党文化》讲这个邪党庞大的组织结构靠人民来供养,他们不种地,不开工厂,没有实体,不劳动,他们怎么能给我们开支报药费,如果没有共产党的国家,你现在就不能开这点工资了,要多好多倍……。我还说:「咱大舅在斗地主被迫害死了……。」我一个劲的说,他明白了真相,退了邪党党员。他知道了法轮大法在世界洪传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自焚自杀全是假的……。

我还有个姑父是处级干部,我给他讲三退,他说:「我死也不退。」后来他真有病,真的要不行了,在本市大医院都住院打针,花了不少钱(公费),最后要到外地大城市治疗。平时他们对我都很好,可是这个大事,他们真的不理解。还不听真相。有一天,我说:「姑父啊,你们要去那个大城市看病我很不放心啊,有件事我想跟您说,也不知道您让不让我说,我真的为你好啊。」他说:「你说吧。」我就很和善的、很耐心的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他听明白了我是为他好,同意退了。我告诉他千万别忘了念法轮大法好,他也答应了,并且他还说,提着我的名字说:「你的血是热的,心是红的。」意思是我真心为他好。

我经常去早市吃早饭,我给卖早饭的讲,给吃早饭的讲,给他们真相资料,光碟等。有的我一去他们就很高兴,就说:「法轮大法好。」人多的时候就说:「大法好」或「好」。还有的摊位我一去就说:「真善忍好」他们说:「你给我们的光碟、真相资料我们看了,真的太好了。」后来他们要炼功,我给他们《转法轮》看。

我还经常给那些初高中、大学生讲真相、劝三退。给他们讲时,我都说:「奶奶告诉你们一个性命攸关的大事。」讲三退结合四川大地震讲,并告诉法轮功是怎么回事,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有个高二的学生问了很多,问的也很高,我给他解释,他很相信,他说:「我也要学法轮功,我也去贴法轮大法好,我回家给我爸妈也三退了,给我的亲朋同学去退,我也去宣传法轮功好。」一般的学生都会说:「谢谢奶奶。」

可也有的人你一讲法轮功,讲三退他们就说:共产党给我们开支……,不认同法轮功。有时不方便说的,我就告诉他们,我说:我可能没讲明白,以后有缘人讲你明白了再退,但是,我告诉他们千万不要反对法轮功,反对大法对你们不好。一般我都称呼他们兄弟姐妹或朋友。他们会说:「我不反对。」

这一年多来,我经常去一些地方讲真相,象云游似的,我每次出去都准备好要带的资料,光碟小册子等,再带上大法书,mp3等。我来来去去的,有师父看护,有法在,我的头脑里没有危险不危险的概念。不管我坐火车,还是乘客车,过包时都神奇的通过。每次去外地时,在路上,火车站,客运站,车上都是我讲真相的好地方,都能遇到有缘人得救。

我曾去过我小时候住过的地方(农村),有同学有亲戚,有乡亲。我离开这个地方时还不到二十岁,可这次回去老一辈都没了,和我年龄相仿的也都是爷爷奶奶了,我每去一家都要买些东西,老亲少友的一家一家的去,走哪儿讲哪儿,农村爱串门,这个来的那个来的,谁来都给讲,都给退,农村人实在,说啥听啥,都三退了。没有不退的。就这样,我去了三个城市,二个县,还有些村屯,很多亲朋同学乡亲都得救了。

我回到我暂时住的城市,又一次在讲真相时,给光碟、资料不智慧,觉得做的很顺,心里闪出欢喜心,就被绑架了,但是有师父看护有同修及时发正念,加上自己不惊不怕双盘打坐发正念讲真相证实法,不配合邪恶。结果有惊无险。

我虽然在外地,但家里那边的证实法的事也在做,经常和家里同修协调好,该做什么都作,或回去做,回去时抓紧时间救度众生,一般是早上出去晚上回来,中午不休息,抓紧每分每秒救人,把有限的时间安排好,晚上回来学法背法发正念,做好三件事。

在修炼过程中,我有一些魔难,朋友(常人)曾劝我说:「公安局找你就说别炼了,回家愿咋炼就咋炼,糊弄他们。」我是修真善忍的,我不能那么说。我告诉他们我一生所做的一切就这一件事选择对了,这大法是最好的,是我所要的,谁也改变不了我。

在修炼过程中出现了很多超常的事,比如我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我可以奇迹般的走脱了,还有的时候,警察警车找我,我也不知道我走我的。有太多次警察警车瞎折腾他们也没有达到目地,我有师父看护,师父就在我身边,他们算什么呢。

师父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在几年修炼中,时时有师父看护才能走过来。但是和修的好的同修差距很大。在证实法的路上,不管时日多长,我就是要坚定的走好每一步,时刻记住我是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让师父放心。

第一次写稿,有偏离法的地方,请同修指正。双手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