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九日】我是一个普通的大法弟子,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迹。修炼的道路上,磕磕绊绊,是师父的慈悲呵护让我较平稳的走到了今天。我想,或许,正是千千万万个象我一样平凡、却对大法有着坚如磐石的正信的大法弟子,构成了大法在人间稳固的基石。想到此,泪水不禁涌满了双眼。能够成为大法的一个粒子,我由衷的感到自豪和神圣。

修炼中,我几乎每天上明慧网,同修们的精進促進了我修炼的步伐。后来我也开始投稿。我感到,写修炼体会的本身,也是一次很好的修炼过程。写作中整理思路的过程,也是一个修正一思一念的过程。很多执著心,在打字的时候还没发现,写着写着就抓住它了。文章发表后,我会仔细比较发稿与草稿的区别,同修编辑的修改,往往使文字更干净,法理更清晰。更神奇的是,有一次我为了行文的流畅,虚构了一个细节,编辑给我删掉了。

——本文作者

我是一个普通的大法弟子,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迹。修炼的道路上,磕磕绊绊,是师父的慈悲呵护让我较平稳的走到了今天。我想,或许,正是千千万万个象我一样平凡、却对大法有着坚如磐石的正信的大法弟子,构成了大法在人间稳固的基石。想到此,泪水不禁涌满了双眼。能够成为大法的一个粒子,我由衷的感到自豪和神圣。我记下修炼历程的片段,以此证实:把一个名利情繁重的常人,转变成一个在矛盾面前能够向内找自己的好人,转变成一个为了众生能够放下自我一切利益的超常人,转变成一个参透生死轮回、明了生命真正意义的未来的觉者,是大法的无边法力,是师父的无量慈悲。

一、正念对待「病业」,顺利过关

零七年,我有几天感觉腰部酸疼,不过,我根本就没有在意,也没有刻意去猜想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师父说过,修炼了,一切事情都是好事。一天我去卫生间大解,站起来发现整个便池已经被鲜血染红。我想是清理了很多不好的东西,冲了水,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从那以后腰疼好了一些。

几天后打坐,感觉有一个刀片一样的东西从左肋部迅速切入,疼的我不由叫出了声。我马上发出正念,清除干扰我炼功、迫害我身体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之后又出现了一次便血的现象,不过轻多了,再后来就一切正常,腰也不疼了。整个过程,我没有在意过它,也没有特意针对它发过正念。之所以过的非常快,我想,是我无为的状态,使旧势力无空可钻,是我做到了师父要求的「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能够放下自我,一心修炼一心救人,无求而自得。

今年一入秋,和我关系不错的一个同事感冒了,歪坐在椅子上,看起来非常难受。当时我心里想:「看那个小气样,身体那么弱,禁不得风吹草动,真可怜。」谁知第二天早晨我一起床,就感觉浑身发冷,流鼻涕。到单位后,一个同事听到我说话鼻音重,就问我:「你感冒了吗?」我马上回答:「没有。」我知道不管旧势力用什么样的办法让我承认,我绝对不能承认它。坐下来后,我想,我修炼这么多年,身体已经被高能量物质代替,怎么会「感冒」呢?这一定是假相,那么我是哪里有漏被钻了空子呢?我努力回忆这两天的事情,记起了昨天的那一幕。我马上向内找,细细过滤当时的一思一念,发现那些想法都是常人心。「看那个小气样」,这是瞧不起别人,以自己是修炼人不会得病自居,以己为大,没有慈悲心;「身体那么弱,禁不得风吹草动的」,这是用常人的思维看待「病」,其实,「病」的根本原因是业力,风吹着凉只不过这个空间的一个表现。想到这里,我感到豁然开朗,身体马上好多了,不过还是流鼻涕。我再向内找,发现自己还承认着常人空间的一些理,比如:感冒吃药不吃药都得七天才能好;感冒了穿暖和点总归没错;多喝点热水好的快……。我一一否定、清除它们。最后,我发现自己还有一个执著结果的心,好象说我都做好了,应该好了吧?我把这颗心一放,不管它了,就是该干什么干什么。结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感冒」彻底好了,前后不到三天。

我个人体悟,过病业关,关键是按照师父的讲法,放的下,真正放的下的时候,那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二、放下自我,救度众生

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修好自己不是唯一目地,最重要的使命是救度众生。我讲真相的方式,主要是发资料和面对面讲两种。每次发资料之前,我都会静坐下来发正念,清除所要去的地段里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正念所到之处,天地顿时一片清明,即使是夜晚,也感觉那里亮如白昼,干净的好象连一只蚊蝇都没有,四周的天空,好象还有众多的护法神卫护。这时我去发资料,心情坦然,如入无人之境。一边发资料,一边发正念,让有缘人看资料时,马上清除他背后的共产邪灵因素,让他退党保命。这样发资料,我没有遇到过问题。

劝退开始后,我先从自己周围的亲人和同事讲起。原来我以为最难讲的是父亲,因为他加入邪党几十年,还当过干部。在回家的前几天,我就一直发正念,清除老家空间场内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回家路上,我也专注的发了一路的正念。到家后,我只对父亲说了一句:「爸,现在都在说退党保命呢,你也退了吧。」他就爽快的说:「退了吧,共产党快完了。」家里其他人也是非常爽快的退出了邪党。现在,凡是我能接触到的亲人,都退出了邪党组织,有两个还走進了大法修炼;在其他几个同修的共同努力下,我单位职工大部份退出了邪党。

劝退了周围的人,我开始向陌生人讲真相。向陌生人讲真相,有点「云游」的味道,因为什么样的人都能碰到,很魔炼人的心性。我体悟到,能够放下自我的观念,没有分别心,只有一心救人的纯净的慈悲,讲真相的效果才会好。即使遇到心怀恶念的人,也能够抑制住他,不让他行恶,進而改变他,救度他。

有一次,我对一个站在路边等车的大姐讲真相。她开始听的很认真。谁知我忽然注意到了她一脸的麻点。就这一个错念,她的眼神立刻就变了,这时车来了,她向我摆摆手说:「我走了,车来了。」我着急的马上握住她的手说:「退出(邪党)吧!」她抽出手上了车,车很快开走了。我后悔莫及,一个劲的怪自己,看人家的麻点干啥呢?向内找,我确实有一个执著一直没去干净,就是对皮肤的执著,总希望自己的皮肤白皙,所以也就非常注意观察别人的肤色,其实就是色心没去干净。找到了就去掉它。再往前走,又有一个大姐站在路边,我走过去跟她打招呼。她斜着眼上下打量我,很瞧不起我的样子。我一直微笑着跟她讲真相劝退,最后她点了点头同意退出(邪党),我高兴的跟她告辞离开了。过后我回到家,到卫生间照镜子,才发现我那天真是狼狈,因为起着大雾,我头发湿漉漉的,脸被冻的青一块紫一块,身上衣服落满了灰尘。这个大姐斜着眼睛看我,肯定是在笑话我的狼狈样。不过我没有被她蔑视的神情带动,用慈悲心对她,终于救了她。

时间是这么紧,可救下的人又这么少。我时常感觉做的太少了。在这千金难买的短促时间里,怎样范围更广、效果更好的救人,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三、信师信法,正念否定迫害

最近很多同修都在谈要学会使用神通清除邪恶、否定迫害。我个人的感觉是,如果我们心性达到了法的要求,能够放下自己,内心真正是为了救度众生,而不是为私的目地,不用「使劲」的刻意去使用神通,神通自然会起作用,真正的神通是不用「使劲」去发的。因为神通好比就是我们的胳膊腿儿。我们想走路,腿它自然就会迈步子;我们想拿东西,手它自己就伸出去了。如果我们要走路,还得刻意去命令腿抬起来,使劲去想让腿抬起来,那腿还是我们的腿吗?

所以,要想发正念好使,关键在于我们的那颗心,是修炼人的心态还是人心?是人心,那使劲想也不顶用;是修炼人的心态,不用特意去发,想怎样,那神通自然就去做了,一念即成。因为,当你是人心的时候,使劲想还是人心,而人是没有佛法神通的;当你是修炼人的心态的时候,佛法神通才会如意展现,因为宇宙大法制约一切。当我悟到这个法理的时候,我对窗外的一面邪党旗发正念,隔天那面旗子就不见了。

在跟陌生人讲真相过程中,我遇到过想要行恶的人。当时我心态非常平稳,根本想都没想会有什么不好的情况发生,只是一心要救了他。我对面前那个拿着手机要拨号的人说:「你想一想,我为了什么跟你说这些啊?」他神态很不自在,不过还是要打电话叫人,我理智的离开了,他也没有追。我当时并没有刻意使用神通,可是一念就否定了迫害。因为「为他」的心态本身就是强大的正念之场,佛光普照,礼义圆明,他背后的邪恶立刻会被销毁,他有坏思想,突然间就改变了,即使不改变,也能够抑制住他,不让他得逞,这正是大法制约力量的体现。

奥运前,单位让我写保证书,以关押相威胁。我向来人讲明真相,坚决的拒绝了他们的要求。后来单位上报,上级领导叫我去一趟,我一路发着正念到了办事处。领导非常客气,端茶倒水请我坐下,问我不签字的原因。我想,旧势力控制众生迫害大法弟子,我绝对不给它迫害我的口实。如果我被迫害了,眼前这几个人不就造下迫害大法弟子的罪业了吗?那怎样才能还清?我说道:「九九年我们到北京,是依法上访,我们感觉修炼大法很好,以为是北京(政府)不明真相。后来北京明确了态度,就是要镇压,我们就不去上访了。九年来,我本本份份做人,在家照顾好父母孩子,在单位做好工作,没有做过一点违法的事情。现在要开奥运,只是因为对我们不放心,印一张表格就让我们签字,我们活的也太没尊严了。我这辈子没想当大官发大财,只想活着有一点尊严,有一点人权。」我心里坦荡平稳,没有一点含糊,绝对不签字。领导一直说理解我,不过要完成工作,没办法。

师父在《道法》这篇经文中说:「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

磨蹭时间长了,我想起了师父这几句话。是啊,我已经做到坦然不动了,也能够放下自我为了众生考虑,不允许邪恶操纵众生犯罪,可是迫害还是没完没了,这不就是邪恶在钻我放任了的空子吗?我眼神直对领导背后的另外空间,心念一动:「求师父加持,清除迫害众生、迫害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念头刚动,就听领导说:「这么办吧,为了表示我们对你的信任,我们替你签上吧。」我起身就走,领导赶紧叫住我,不再提签字的事,只是说:「我们信任你。」我说:「你们信任我,我就更努力的做好工作。」走出办事处大门,我感到天高云淡,一身轻松。我知道,邪恶已经除尽,迫害已经终止。

一个生命最高的境界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这样的生命,根本就不去想自己的得失,就是完全按照法的要求去做。信师信法,不只体现在运用神通自我保护的成功,更体现在能够心境坦荡的走在证实法的路上。放下自己的感受,放下自己的观念,放下名利生死,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正是我们的修炼目地。回顾修炼的路途,我们不是一直在反复体会、反复实践这个法理吗?

迫害已经九年了,同修们一直在谈怎样彻底结束迫害。我想,如果我们都能够彻底放下怕被迫害的心,放下迫害一念,放下自保的私心,就是讲真相救人,真正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邪恶就会在大法弟子强大的正念之场下消失遁形,迫害自然终止。

四、带好小弟子,证实大法的美好

我的孩子跟我同时得法,也有十几年了,中间也走过了风风雨雨。今天我想跟大家交流一下孩子中考前后的修炼体会。

首先我跟孩子认真交谈如何看待中考,最后达成共识:「大法弟子的修炼道路师父已经做了安排,该到哪所中学,自然会到哪里去,到哪里去都是修炼,都是那里的众生需要我们去救度。成绩不是我们所执著的,不过大法弟子在哪里都是一个好人,该干什么就应该好好干。」法理清楚了,该怎么做就明确了。中考临近,作业量显著加大,孩子虽然学习轻松,做作业的时间也在加长。不过,他从来没有放松过学法,吃晚饭的时间就放上师父在广州讲法的光盘,每天学一个小时,有时也跟我一起发正念。总体上讲,他心态非常平稳。

距离中考还有半个月,一所国家级重点中学提前招生,鉴于我的孩子平时表现优异,允许他免试入学。我用法衡量了一下,认为可以去。跟孩子商量,孩子也感觉该去。因为这并不是我们执著来的,学费也是我能够负担的起的。这样,等于说孩子可以不参加中考。不过,因为中考成绩还影响到教师考评,我们决定还是要参加。当时孩子说了一句话我记忆犹新:「我中考一定能考好。因为是为他人而考。」

距离中考还有七、八天的时候,孩子老师打来电话,说孩子发高烧,让我去接。我把孩子接回来,一起看了一盘师父讲法,然后一起分析出现「病业」的原因。找出了欢喜心、显示心后,孩子看起来精神一点,不过额头还是烫。我又帮他分析,是不是还有对父母离婚的怨恨心?他回答有。我说:「当初父母离婚,是因为妈妈修的不好。你也是大法弟子,应该体谅大人的苦楚,应以慈悲心看待这件事情,而不是象常人孩子一样,还执著自己的感受,执著常人生活的美好。」这时只听孩子说:「我去掉了。」孩子就躺在沙发上,说话间我伸手一摸孩子的额头,发现孩子的额头上沁出了一层汗珠,不烧了,孩子接着起身吃了晚饭。第二天早晨起床后,孩子神清气爽,连前几天的厌食、怕冷等状态也一并消失。

中考结束后,孩子告诉我可以考一个相当高的分数,我一笑相对,其实不太相信。结果中考成绩出来后,距孩子所说的分数只低四分,是全校第一,在本地名列前茅。由于孩子成绩出色,那所重点高中还减免了大部份高额学费。事后很多人问我教育孩子的经验,我都会在合适的时机告诉他们:「是大法的威力。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以得福报。」

五、圆容明慧网,在写稿中升华

修炼中,我几乎每天上明慧网,同修们的文章给我以巨大的启发,同修们的精進也促進了我修炼的步伐。后来,我也开始投稿。我感到,写修炼体会的本身,也是一次很好的修炼过程。写作中整理思路的过程,也是一个修正一思一念的过程。很多执著心,在打字的时候还没发现,写着写着就抓住它了。文章发表后,我会仔细比较发稿与草稿的区别,同修编辑的修改,往往使文字更干净,法理更清晰。更神奇的是,有一次我为了行文的流畅,虚构了一个细节,编辑给我删掉了。看到这个改动后,我不禁脸红了。我想,这个细节并无伤大雅,编辑也绝对不会知道这个细节是我虚构的。但是删掉了,这正是大法神奇之处,也正是借此告诫我写稿的严肃性吧。从那以后,我写稿不想写的我可以不写,但是只要是写,就一定是真实的。

也有没发表的文章。凡是没有发表的,我也会保留一段时间,反复用法去衡量,为什么文章没有发表。有两次我悟的法理有些偏激,明慧没有发表,我及时的意识到并归正了自己修炼的道路,避免了不必要的损失。有同修说:「明慧文章也是学员写的,也不能当作参照。」说的道理是没错的,我们修炼就是以法为师。不过,师父也是肯定过明慧网的。在正法期间出现的大法网站,能是偶然出现、可有可无的吗?我们注意看明慧网,学习《明慧周刊》,并不是要跟着某一个学员走,学人不学法,而是要从中看明慧网的态度,把自己的修炼状态和同修做一个比较,对自己的修炼是一个促進。大法网站也需要大家一起圆容。

现在,看明慧网,给明慧投稿,已经成为我修炼的一个重要组成部份。有时我想,如果我的文章真的能够给同修以提醒,那该是一件多么令人欣慰的事情啊。

结语:

每次看神韵晚会,每次都泪流满面。那纯美的画面,那慈悲的歌声,只有神界才能够拥有。生命深处那些记忆,随着歌声从历史久远中纷至沓来,来到人表面,千言万语却又无从说起,只凝聚成对大法的坚信。众神随主佛下世度人的画面,是那样遥远,却又仿佛发生在昨天。我不能确切知道自己是否是其中一员,我所能肯定的是,今生成为大法弟子,是我永生永世不悔的选择。如果再来一次,我仍然愿意拿出我所有的福德,吃尽一切的苦难,来换今生大法弟子的称号。做一个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大法徒,是我永远的荣耀。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