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十年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九日】 有一次,当我们发完资料照原路往回走时,看到一个人在念真相资料的内容,旁边坐着一个人在认真的听。见此情景,更增添了我要做下去的信心。

在那些日子里,我一边照看着未满两岁的小孙女儿,一边在写着真相资料,同时,抓住孙女儿睡觉的机会,静心学法,炼功。可以坦率的说:那时,我是全身心的投入到正法中去了。有一次,儿媳看我在那写资料,也心疼的对我说:法轮功好,就在家炼呗,还写它干什么?我说:咱不得讲善吗?让世人都得救吗?她不再说什么了,有时还帮我写。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把我近十年的修炼历程写出来,向伟大的师尊汇报,也和各位同修分享。

个人修炼阶段

我是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得法的农村大法弟子,那时没有看书只听了一遍师父的讲法录音。一九九九年元月二日正式学法炼功。

在得法前,由于和婆婆不和,导致和丈夫(现在也是同修)经常吵架。也不知是业力轮报,觉得老天对自己不公。所以,造成身体多病。什么扁桃腺炎,慢性阑尾炎,肩周炎,眩晕症,心脏病等等。打针吃药都成了家常便饭。那时我天天在想:我为什么投生在这个世界上呢?在这苦中呆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同时,丈夫在九八年秋季也患了肝病。花去不少钱,病情也未见好转。

有一天他说:你到我老家去刨点药根做偏方治肝病。到婆婆那住了一宿,第二天我刚要回家,婆婆对我说:听说炼法轮功很好。当时心里一震:法轮功!转念又一想,我们是无神论者,什么也不能信。婆婆说:我已打电话让人家来了。出于碍面子,我就不走了。那位亲戚到了之后,给我放了师父讲法录音,我们一直把师父的讲法听完了,当时就觉得师父太伟大了!在这个地球上谁也比不上师父好,这就是我要找的,我要做师父的好弟子,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当时心里就想:师父,弟子要能见到您就跪拜在您的脚下,您收下我这个弟子吧!

在我听完师父的讲法录音之后没几天,我的扁桃体炎就返出来了。疼的吃不下饭,连水都喝不了。在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法。我想这是业力造成的,这就要去根了,没有事。到了第七天就好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管我,当时心里说不出来的高兴和激动。

到一九九九年元月二日,我们村的一对老夫妻在大连请了师父的讲法录像。让我去看师父讲法,我当时就去了。当看到第四天的时候,“走路生风”。真正感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同时,丈夫的妹妹又给我们请来了《转法轮》和《精進要旨》这两本大法书。我们先看的是《精進要旨》,我们俩都抢着看书。当时书中就有两页反复起落,我说也没有风啊,是不是告诉我学法要盘坐着学呀!从那以后我再学法就盘上腿。

过大年之前,我一连看了三遍《转法轮》,我觉得已放不下这本书了。在这个时候,婆婆说要来我这过年。因以前婆婆总是看不上我,我怎么都是不对,有时还当着儿子面告我的状,当时我非常的恨她,一眼也不想看到她。可转念又一想:为什么在这个时间她来了呢?是师父安排来提高我的心性的吧。那我就按师父要求的去做,去掉对婆婆的恨心,她说什么我也不往心里去了。由于我的心放下了,过完年婆婆就走了。

那些日子,我一天能看三讲《转法轮》有时两天就能看一遍。每天炼两遍动功,炼一遍静功,而且还热心洪法。就在我進入真正修炼的时候,思想业力开始严重的干扰我。有时,在思想中就想一些对师父不好的话来,怎么也排不掉,急的我真要大哭。

有一次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背个大包袱進到一层楼里狗就咬我,到二层楼里狗还是咬,等到了三层楼里我把包袱放下就進去了,醒来后想的是师父点化我背包袱了,怕执着了。等我再炼功时,思想业力也就没了。再就是学法好困。有一天学法,舍不得放下,手拿着书就睡了。突然,就听到满天轰鸣的声音,我喊了三遍师父,就看到书中一个字也没了,等再一看的时候什么又都有了。我想再也不能被困魔干扰了下去了,得突破它。由于我坚定了这一念,很快就突破了困魔的干扰。

但随之而来的就是炼功前的腿疼病返出来了。从小腿到大胯疼的不能动了,翻身都很吃力。邻居知道后劝我去医院,我说:没事。嘴上说没事,可到了第十二天,我的内衣都换不上了,我默默的求师父:帮帮弟子吧!到了第十三天突然就好了。我含着眼泪谢谢师父:您又一次替弟子承受了痛苦!知道的人都问我是怎么好的?我告诉她们: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我也从中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同时我的心灵也得到了净化。自从那以后,我处处按大法严格要求自己,每出一件事,说一句话都能想起师父的一段讲法去对照。

举一个例子,我家东院以前盖房子,照我家的房子抢前一步,未学法前我对此很反感他们,从此不愿和他们说话,也不让家人搭理他们。看着他家的房子就别扭。自从学法以后,尤其是学到师父的:“你们知道吗?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的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精進要旨》〈真修〉)这一段讲法时,我的心结马上就解体了。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从此以后,就象和他家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有时还主动帮他家干活,她们与别人接触时都说我学大法以后变的像另外一个人了。法轮大法太好了!由于我的变化和我的洪法,当时我村里就有二十多人学炼法轮功。还有一些人也想学炼法轮功。

步入正法修炼

就在有更多的人都要学炼法轮功的时候,邪恶迫不及待的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发动了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当时的邪恶形势是非常严峻的,世人被吓住了,本来有一些想学大法的人,一看到邪恶的阵势也不学了,甚至正在学炼大法的人也打退堂鼓了。过了一段时间,有人就对我说:“你可别炼了,叫人知道了你还炼那可不得了了。文化大革命的时期,他们把人整的够苦的了,他们什么事都能干的出来,千万别炼了。”我当时就非常平和的对他说:“你也看过大法书,炼过功,怎么这么说呢?你应该知道我们的师父是清白的,大法是正的,这和文化大革命不一样,我们是修炼,是师父在救度我们。”我说:我什么也不怕,我就是要修炼下去,听师父的话。

现在想起那段日子里,世人看我们炼功人都变了样了,也不象以前那样热情了。有的人还离我远远的,生怕象电视上宣传的那样。那时,我还不知道怎么讲真相,有时就和人家争辩,让人家不要相信电视上说的话,但是,效果不怎么好。心里也想:算了,你们不信,我们也不管你们了,自己修自己吧!

突然有一天,当地派出所来了五、六个警察,说是来看看你们还炼不炼了功了?当时,我和丈夫没有一点怕心,就和他们讲了大法给我们带来的好处,同时又和他们讲了大法教人向善,道德回升,我们的心灵得到净化,与乡里乡亲和睦相处,也得到了乡里乡亲的赞扬。我们和这些警察谈了很多很多,他们都笑了。走时,有一个警察还说:好你们就在家炼吧!又过了几天,我村原来的辅导员(现在不修了)到我家来收大法书,说是派出所让他收的,别人都拿两本去应付应付了,你呢?我当时一本也没给他。他一看也没办法,就走了。就这样,我和丈夫(同修)在那样的邪恶形势下把所有的大法书籍完整的保存下来了。我也深深的体会到:是伟大的师尊在时时的呵护着自己,才有那样的信心。

但从那以后,我和常人很少接触,只顾自己在家学法,还认为自己在法上。过了很长时间,我的脑袋疼得厉害,感到不但不精進还象掉下来了一样。记的那时我做过一个梦,梦见五个圆圈,前四个圈里满满的,我是最后一个半圆圈,里面空空的。我想人家都圆满了,我差在那呢?就在这时,一位同修给我送来了师父的新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和《路》。我认真的学习了师父的新经文,对照自己的修炼状态,才发现自己没有走進正法的洪流中去,没有去救度众生。我悟到这一点,就决定走出去讲真相。

因那时我们还没有真相资料,我和一位同修就拿个彩粉笔,在一个深夜里我们俩走了六十多华里,在电线杆上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让世人知道:大法谁也破坏不了,大法弟子是吓不住的。在这个时候,我的儿媳从她姐家拿回一张大法真相传单。我如获至宝,马上拿到小镇上找复印社给复印。但是人家都说:“你的胆子也太大了,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谁敢复印这些东西。”在回来的路上,我突然想起了自己用复写纸写真相资料。就这样,我用复写纸一式三份照着真相资料上的内容一笔一划的,非常认真的写了下去。当看到我写的真相资料成形时,我高兴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写好的资料我就买来信封装好,写到百八十份我就出去发。有时也和丈夫出去发真相资料。

有一次,当我们发完资料照原路往回走时,看到一个人在念真相资料的内容,旁边坐着一个人在认真的听。见此情景,更增添了我要做下去的信心。在那些日子里,我一边照看着未满两岁的小孙女儿,一边在写着真相资料,同时,抓住孙女儿睡觉的机会,净心学法,炼功。可以坦率的说:那时,我是全身心的投入到正法中去了!有一次,儿媳看我在那写资料,也心疼的对我说:法轮功好,就在家炼呗,还写它干什么?我说:咱不得讲善吗!让世人都得救吗!她不再说什么了,有时还帮我写。

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一次,我抱着孙女儿去市里的一位同修家,她告诉我:可以从她那拿到资料。我当时的心情别提多高兴了!我抓紧学法,晚上就出去发资料。在发真相资料时,自己也悟到一些理。有一次,我骑个车子到一个小村子里去探探路,准备晚上去发资料。到村里就看到一个人,面目表情很恶,我对他就有一个不好的印象,当天晚上去发资料又碰上这个人了,他说:“干什么的?”我当时也没好言的答对他。回来的路上,我和同修说:“我白天的念头就不太好,所以晚上就让我又碰到他了,我们是来救众生的,不能有分别心。”从那以后我就注重对任何人讲真相时的心性尺度的把握。

有一次,我从地里干完活往家走,看到母女俩从我的身边而过,我当时就生了一念:“她们要和我同一方向走多好哇!我好给她们讲讲真相。”此时她们已走出去挺远了,突然那个女孩又骑车掉头向我面前骑来,下了车子眼泪汪汪的看着我,我一下就悟到了:“这是师父安排的,让我给她讲真相。”我非常平和的,认真的给她讲了大法的真相,看得出:小女孩的表情是那样的兴奋!我又给了她一张“法轮大法好”的小卡片,并告诉她:“回家给你母亲再讲一讲。”她连连点头高兴而去。看到她们离我越来越远,我深深的感到救人的迫切感。

在讲真相中,我也逐渐的去掉怕心,有时拿来资料,就想快点发出去,放在家里不放心。有时和同修出去发资料也碰到心性互相磨擦的问题,听到同修爱说常人话就心烦。在学法时,我看到师父讲的这句:“人修炼主要是修心性”(《转法轮》),我也和同修说,我们不光救人,还得在救人的过程中修心性,这样,我们才能真正的提高。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和同修互相学习,互相促進,互相帮助,在正法的路上稳步的向前走着!

二零零四年的夏天,我通过讲真相,接触到了一位市里的同修,他是在资料点工作的。因他的资料点被邪恶破坏了,他也正在找同修想再建一个资料点。说实在的,我以前就有想自己建个资料点的愿望,我就把我的想法和当地的协调人说了,她也正为这一地区没有资料点而发愁呢。在她的大力协助下,我和丈夫(同修)与那位同修共同配合组成了一个特殊的资料点。同修很耐心的教我技术,当我第一次打开网页的时候,我的心里好亮堂啊!心里说:“谢谢师父!”从那以后,我们三人互相信任,互相支持,互相配合,克服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使资料点正常的运作。

在以后的工作中,我心里又出了一种依赖心。心里想,同修要老在这地区做资料多好啊!同修也发现我的心思,就耐心的和我说:你要好好的学习技术,将来你好自己独立做资料。可是当时自己心里就没有底。不知自己能不能行。我们在一起配合八个多月后,同修就离开我们了。同修走的当天晚上,我就打开了电脑,当时电脑屏幕上就显现出:你的电脑已中病毒了。当时我想,我也不会排除啊。突然,就听电脑砰的一声,象放炮声一样,随即就闻到一种胶皮味,然后电脑就一切正常了。我当时就悟到:这不是师父在帮我吗?

从此我担起了全市(我地区属县级市)几百名同修的《明慧周刊》、师父的经文及真相资料、上网下载和曝光当地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材料的重担。在这以后,又帮助另两名同修建立了两个家庭资料点。随着《九评》的问世,我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有一次,同修发资料被绑架,我正在家整理曝光邪恶材料,突然就觉得心好疼啊!都出不来气了,就好似马上就要过去了一样。我和身边的同修说:我们快发正念。当发完正念一切都恢复正常了。那时我明显的感到另外空间的干扰和压力,同时,另一个资料点也受到了干扰,表现在病业上。看到同修这样,我就更着急了,学法和发正念也不静心了,做事心也起来了,个别同修也埋怨起我了,也忘记了向内找了。那天我见到了协调同修,同修也看出了我的心思,就鼓励我:“咱们一定给师父争气。”想到师父,我马上就哭出了声!是啊!我怎么能这样呢?我突然想到了师父的法:“难中炼金体 何故步姗姗”(《洪吟二》〈神路难〉)。我向同修点点头心说:我一定不辜负师父的希望,史前的大愿,正法的需要!

二零零五年的秋季,我地区的正法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资料点也多起来了。我们在这时也回到了家乡农村,(因那时在家做那么多的证实法项目特不方便),白天有很多的家务活,学法,炼功做资料都安排在晚上,所以睡很少的觉。有一天晚间,儿媳给我送东西,看见了我在做资料,赶忙跑到那屋把儿子找来,我当时还真有点不安。儿子过来一看惊喜的说:妈妈你真行啊!我当时的心也放下了,也为她(他)们摆放了一个好位置而高兴!

回到家以后的日子里,有时也返出怕心。有一天一位同修和我说:最近邪恶又要有什么行动了,听说还是针对你们那个乡来的。当时我的怕心就上来了,和市里的同修商量,同修说:你把东西搬到我家吧,我们楼房很安全,随即把钥匙交给了我。当我刚把机器搬到她家的晚上,似睡非睡的时候就看到来了三个警察,我赶忙发正念,一会儿,警察就变的越来越小,最后化成一个个小黑气团就没了。于是我抱着打印机背着电脑就跑,很快就跑到好大的一片绿草地,心想:这下可安全了,好好歇歇吧。刚坐下,三面又出现了穿警服的人,慌忙惊醒。想到同修说的,不是冲我乡来的,而是针对我的心来的。一出点事就用人的办法去对待,不能用大法去对照,这怎么能行呢?想到此,立刻把机器都搬回来了。我开始静下心学法,增加发正念的次数,从那以后,再听到说什么也不动心了。

在二零零七年秋季的一天,因家里的事很多,那天又因给同修做了一批资料,到晚上就感觉全身都难受。刚躺在炕上,迷迷糊糊就听有人在我耳边说:不行你就先走吧,你修的太苦了。我心里答应说:先走也行,太累了。又一个声音说:你不能走,你的使命还没完成,有很多的众生在等着你呢!我立即清醒了。是啊,我不能走,不能走旧势力的路,谁也别想钻我的空子,我一定走师父安排的路。

下面我再和我们农村的同修谈谈我的修炼体会。我们农村大的村有几千口人,小的村也有上百口人,我们修炼大法当地的人几乎都知道。这对我们修炼上的要求就要更加严格,我们的言行直接影响着他们是否能被救度。如果我们修好了,他们自然就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举个例子,我村有一个老年人,在「七·二零」后对大法很反感,后来他得了脑血栓病,走路非常吃力。零六年我给他讲了大法真相,他都听進去了,以后听到他对别人说:你看人家炼法轮功的不是挺好的吗,身体健康,家庭还挺和睦的,而且对谁都挺好的。不久此人的拐杖就扔了,还能下地干活了!这样的例子还很多,我就不一一谈了。其实这些都是师父在做,师父只是看我们在对待具体事情上心是怎么动的。

我的近十年的修炼历程要写的还很多,其实,我们每个能走到今天的大法弟子,都能写出一本很厚的书来。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稿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