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做好三件事的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九日】 这几年来我一直面对面讲真相,我发真相资料,随走随发,不管有多少人,我都象入了无人之境一样。发真相资料前我先发出一念,“我所发的真相资料,你们都是为大法而来的,要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让有缘人得到你们,别让邪恶操控的恶人恶警得到你们。发真相资料时,邪恶看不见我。”这一念一出,有缘人主动要真相,我发时有的人看见了,也象没看见一样。我深深的体悟到了正念的威力,真的感觉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时时呵护着我。

——本文作者


真正信师信法是学好法的基础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七·二零”以后,我放弃了修炼,走進了经商的行列。二零零三年一次和同修偶然相遇的机会,使我更加明白了大法的美好,加深了信师信法的正念,于是我又从新回到了大法修炼当中。我对这几年失去修炼的机遇深感忏悔和愧疚。决心一定要从新好好修炼,放下一切执著,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

师父告诫我们学法,学法,学法,再学法,而且要用心去学。“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我们要想返本归真,从常人这个层次中跳出去,首先要信师信法,要不断的用心学法,在法中不断的提高,按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于是我开始反复通读《转法轮》,不管我经营的生意怎么忙,我也坚持学法炼功。白天抽空学法(但学的很少),晚上忙到半夜,也要炼完功再睡觉。有时真相资料到手,半夜也要把它发出去。

来到我店购货的顾客,我就给他讲真相,劝三退。虽然这样我觉得还是跟不上正法進程,明慧和师父其他各地讲法我都没有时间看。我想师父各地的讲法不看,就不能明白很多的法理。作为大法弟子,师父的书都看不全,能算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吗?我悟到了这个理,于是我毅然的放弃了收入比较丰厚的生意,全身心的投入到大法修炼之中(当然不是让同修效仿这样做,修炼路不同,这方面的法师父讲的很多,在有条件的情况下才能这样做)。

由于时间宽松了,我从新安排了做好三件事的时间。早上三点五十分炼完五套功法,发完正念,开始看明慧、正见。九点多钟开始学《转法轮》一到二讲。下午一点多钟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发真相资料,晚上六点发完正念,晚饭后开始反复学习师父各地讲法和经文。这样把自己整天都溶于法中,而且每到整点时都想着发正念。

在学法中我体悟到,信师信法不打折扣,发自内心深处对师父说的每一句话都坚信不移,法理就会给你显现出来他的内涵。而不是说在嘴上,心却没完全相信。所有做不到、做不好的时候,我认为有两点,一是学法少,法理不清;二是信师信法成度不够。我本着师父教导我们的“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借鉴明慧、正见同修的交流文章,时时对照自己。用法来衡量自己的一言一行是不是在法上。

记得有一次,我从明慧上看到同修怎样学好法的交流文章,使我猛的惊醒。我有时学法并没有静下心来,好象是在完成师父交给的任务一样,学法并没有抱着想领悟师父法理内涵的态度去学。学法经常溜号,这边学法那边脑子不知道想什么去了。师父说:“要学你就放下心来,稳住心,思想静下来,真正的学,哪怕你学那么几段,比你心不定看一本书要强。学法一定要学進去。”(《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大家学法的时候不要抱着什么心去学,一定要静下心来真的在学法,不要抱着什么目地去学。学法的时候不能溜号,学法中思想想别的去了,那不行,什么也学不到。”(《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学了师父这两段法,我找到了学法的差距,在师父法理的洗涤中,自己能够用心学法,法理不断的展现在我的头脑中,每做一件事脑中都会出现师父的法理指导我去做,心性在不断提高。

当同修或常人给我提出不足的时候,甚至刺激到我的心灵深处时,我首先向内找,有的我就改,没有的我就想这是在提高我的心性。决不能别人一说就炸,象火柴一样一点就着。

当我个人利益受到损失时,我就会想不失不得,得到的是德。这也是考验我能不能放下对利益之心的执著。

当我受到别人侮辱和不解的时候,我就想我要做到忍,不动心的忍。做到“视而不见 不迷不惑 听而不闻 难乱其心”(《洪吟》〈道中〉)。

当我被同修误解的时候,我会想师父承认就行。

当我看到同修不精進的时候,我就想师父不愿落下一个大法弟子,我应该替师父分担一点,帮同修一把。就这样师父把许多不太精進的大法弟子安排到我身边来,我就给他们讲大法修炼是严肃的,我们千年万年等待的只为这一回,而且加强他们的正念,让他们要跟上正法進程。

当我看到同修不足时,我就会想起师父说的:“大家看到了他進步不了的原因,为什么不指给他呢?善意的告诉他,没有问题。是怕招惹气生吗?对方的态度不是正好用来修炼吗?即使你讲出的话他理解不了,也没有关系,我们常人的这个情不是得放下吗?看到问题一定要告诉他。”(《加拿大法会讲法》)我领悟了师父这段法的内涵,只要我看到同修的不足和不在法上时,我都会善意的给他指出来。有时同修真的理解不了,我也无怨无悔。我想我们都在大法中修炼,有师父在管,你总有一天会悟到的。

发正念是师父赋予我们的法宝

在发正念这件事上,我是这样做的,除四个整点全球整体发正念之外,碰到整点我都尽量发正念,解体本地区和周边地区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师父要求我们发正念要念力集中强大。而我有时发正念就走神,想别的事去了,手也倒了,甚至还迷糊过去了。这样也起不到正念的作用,这怎么能行呢?邪恶看到我们大法弟子发正念都是这样式的了,它们肯定都在哈哈大笑。正象明慧交流文章中,开天目的大法弟子所见的,邪恶在倒下的手指丫上跳舞呢。这难道不是我们大法弟子的耻辱吗?不行!我一定要正念十足,以强大的念力清除解体邪恶。“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师父的法理启示了我的正念,发正念手倒和迷糊的现象没有了,念力集中强大有威力了。

记的有一次,同修来我家听到我们小区在放邪党的歌曲,就说:“你们怎么还让这邪党的歌毒害人呢?”他这一提醒,我才感觉到每天都放着邪党歌曲。过几天我在厨房做饭时,又听到了这些邪歌。当时我发出一念,决不让邪党的歌曲再毒害民众,销毁它的录音机,解体邪恶因素,让它哑巴,于是不一会就没声了,从此以后再没听过邪党的歌曲。

还有我学法炼功时,外面环境突然不静了,叫卖声,汽车喇叭声响个不停,我知道这是邪恶干扰。于是我发出一念,叫他们叫卖声走远一点,停止汽车喇叭的响声,真的一会儿就没有声音了,非常平静。

还有一次,我发正念时,想师父为我们操尽了心,我一定要修好自己,让师父少为我操一点心。当我这念头一出,就觉的身体里“唿”的一下功全部从头顶上发出去了,冲出去很高,当时浑身感到非常轻松。虽然我看不到除恶的场面,我能感觉到那是一场激烈的正邪大战,邪恶瞬间被灭尽。这就是我发正念的一点体悟。

讲真相救众生 兑现史前大愿

大法弟子都知道正法進程到了最后最后,可还有很多有缘人不明真相,没有得到救度。师父讲:“你们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中所救度的生命也不是普普通通的常人,每个人的背后都有他引申的、连带的更深远的宇宙关系,所以救度的不是一个人,很可能是一个庞大生命的群体,甚至于是很高层次的庞大生命群体。”(《各地讲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世上所有的人都是为法而来的,冒着天胆下来是为了得法,但迷在常人中了。师父赋予了我们伟大的责任,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也是我们的史前大愿。我们要助师正法,由于不断在法理上提高,法理的内涵不断在头脑中展现出来,增强了我信师信法的正念,去掉了怕心。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我牢记师父的教导,每次出去讲真相都要看看自己的心态是不是在法上,而且所到之处都要先发正念。这样我平稳的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我认为只有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才是最安全的。

这几年来我一直面对面讲真相,我发真相资料,随走随发,不管有多少人,我都象入了无人之境一样。发真相资料前我先发出一念,“我所发的真相资料,你们都是为大法而来的,要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让有缘人得到你们,别让邪恶操控的恶人恶警得到你们。发真相资料时,邪恶看不见我。”这一念一出,有缘人主动要真相,我发时有的人看见了,也象没看见一样。

我深深的体悟到了正念的威力,真的感觉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时时呵护着我。每天我和同修(有时我自己)到各个商场、菜市场、超市、公园、娱乐广场讲真相,有时看到随行而走的有缘人,我也都向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我时时都把救人放在心上,走到哪讲到哪。开始讲真相时有区别心,愿意向自己觉的比较善的人讲。还有爱面子心、为难心,怕人家不理解、不接受怎么办,所以讲的人数不多,有时还出现怕心,这时我都会用法来归正自己。“你要记住,你的正念是可以改变常人的,不是常人带动你的。常人说了什么,或者是干扰你了,你不要往心里去,你就做你要做的事情。”(《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悟到师父法理的内涵,我的爱面子心、畏难心就少了很多很多,慢慢的我会把它全部修掉。随着不断提高心性,有了慈悲心,看世人都苦,知道世上的人都是为法而来的,都应该救度,逐渐的区别心也少了很多。就是碰到要饭的,我都会向他讲大法的美好,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美好的未来。

奥运火炬到吉林市的前一天,我儿子从外边回来,急匆匆的对我说,“明天你可别出去了,便衣老多了,外五县的警察都来了,如果被抓就判死刑。”当时我想,那明天我就不出去了,也不差这一天。可是马上我就意识到,我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吗?邪恶就是不想让你出去证实法,我这是做着最正的事怕什么呢?这也是考验我能不能放下生死的关。“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我一定要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第二天,外面下着雨,我想这是为灭火下的,我依然走出去讲真相发资料。

讲真相时,我顺着常人的执著去讲。有一次我和同修到广场去讲真相,我和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搭上话,我问她多大岁数了,她说了她的年龄,我说:“你真年轻,不象那么大岁数,看你挺善良。”她说她是信佛的。我说我也是信佛的,我们见面就是缘份,她连说是,然后我给她讲了南方下大雪、大地震、发洪水、瘟疫,一个灾跟着一个灾。这是天意要灭坏人了,现在人心太坏了。她非常认同。我说:为什么人心这么坏,就是因为邪党成立时就不让人信神信佛,无神论毒害了世人,不知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为了钱无恶不做,随便干坏事,人类道德败坏。天意是冲着共产党去的,你加入它的组织,就是它的一员,你举手宣誓的时候就打上了兽的印记。等天灭中共时,你就随着被淘汰,千万不要当它的殉葬品。只要你在心里想一下我同意退出中共的邪党组织,你就会平安无事,有美好的未来。我又问她:你名的最后一个字叫什么,就用这个小名给你退了。她说出了自己的小名,我说你得救了,祝你平安。她高兴的说谢谢。有许多信佛的人我都是这样劝退的。

对那些不信有神佛的人,我就会说邪党贪官腐败,假恶斗的事实,它迫害修炼真善忍的人。法轮功学员说真话办真事,善待一切众生,处处为别人着想,“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不是做好人吗?可邪党不让,就迫害,就镇压。人不治天治。那些天灾人祸都是在警示人呢!然后我讲三退的方法。许多人都是这样劝退的。还有一些人,提出很多被邪党谎言欺骗,不解或质问的问题,我都一一解答,他们有上言,我有下语,从没有他们问的问题我答不上来的,这都是师父在加持。

这是发生在我投稿前一天的事,我在讲真相回家的路上,一个小伙子拿着一个本,走到我跟前说:“姨,打扰你一下,我们是搞社会调查的,问你几个问题。一、现在危害人生命普遍的有几种病?二、有哪些食品中有毒?”这两个问题我都回答了。第三个问题:“你用什么方法使身体健康的?”我坚定的说我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小伙子当时一震,看出来他有所不解。我说我原来有十四种疾病,炼功后都好了,早就一粒药也不吃了,真就这么神奇。有得癌症的都好了。我们都在大法中受益了,我们坚信到底,做好人邪党不让,他们才是邪的呢。我又向他讲了天灾人祸是天要灭中共,并讲了三退方法。他入过团和队,当我问他名最后一个字叫什么,给他起化名退出,他竟然说出自己的大名。我说,“孩子你得救了,你会有美好的未来。”他说,“谢谢阿姨。”

现在我在救度众生的路上越走越坚定。在修炼中我还有许多不足之处,但我会在师父的呵护下,在法中归正自己(包括一思一念),讲真相救众生,兑现我的史前大愿,助师正法,随师回家。

自己层次有限,望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