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新弟子:亿万年等待的真谛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五日】我的父母是二零零八年二月得法的,而我是通过父母在今年三月份得法的弟子,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炼有一些心得,借此机会与同修交流,希望我们能够共同精進!

因为在零八年之前没有人和我讲过真相,也没接到过真相资料,所以我接触真相是在三月份父母得法后。有一天我回家,母亲给我看了《九评》的光盘,那时我才知道,原来法轮大法是修“真、善、忍”的。因为我从小就讨厌看新闻,也就没怎么受到中共媒体的毒害,所以我思想中就没有对大法的误解和抵触情绪,接受起来比较容易。

第一次师父点化我是在刚看完《九评》的时候。我知道大法是被迫害的,“真、善、忍”没有错,虽然那时还没决定修炼,可是邪恶就在旁边等着来吓唬我。在父母家时它们不敢,因为那儿有师父法身保护;当我回到家,丈夫也去上班了,我一个人在家里休息,大白天的都能做噩梦。

一、师父的点化

在梦中,在中学的学校楼里,我和同学都在实践教学楼那边,准备上舞蹈课。忽然听到外面有嘈杂的声音,然后有同学跑过来说:“外面有个魔正在抓人呢,大家快跑吧!”所有人都吓的逃命了,我也跟着跑。最后大多数同学都被抓住了,抓住就被吃掉或杀死。只有我跑到了校外,外面却又来了一个魔!奸怪的贼笑着说:里面是那个女魔的,外面就是我的了。它看我的皮还不错,要扒下来给它做个人皮手机套。吓的我拼命的跑,嘴里念着各种其它法门的佛号。最后什么都念遍了也没管用,魔还是奸怪的贼笑着根本就不怕。魔虽然抓不到我,可就是跟着我不放。后来我跑到了父母的家,正好碰到母亲,我就跑到了母亲身边。魔就变化成了我的同学想骗我过去,母亲看是我同学准备过去打招呼,我紧张的抓着母亲向后退。在退到无路可退的时候,突然想起母亲修炼了,急忙的问:“妈妈你的师父叫什么名字?”妈妈看着我说:“李洪志呀!”魔就立即恢复了本来面目。我说:“他也是我的师父。”然后大声的喊:“李洪志师父救我!”当我刚喊出“李”字的时候,那个魔奸怪的贼笑就完全被僵硬代替。当我将师父的名字全喊完时,那魔红色的脸,已经吓绿了,真的是一片惨绿呀!我一句话还没全喊完的时候,那魔撒腿就想跑。我似乎看到魔被定在那里了。危险终于解除了,我趴在妈妈的怀里放声痛哭,就这样我哭醒了,想起那可怕的场面,即使知道自己醒了都不敢睁眼睛。

现在想起来,原本世上的人,能在这一世当人就是为得法而来的,而这梦是师父利用魔来点悟我,告诉我末法时期什么法门都没人管了,常人社会已经被祸乱的不成样子了。就如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在国内外,真正往高层次上传功,目前只有我一个人在做。”“往高层次上传功,大家想一想,是什么问题?那不就是度人吗?”“末法时期庙里的和尚都很难自度,何况度人。”可是我不修炼师父就没法管,因为师父是来度人的。而我能在主意识不清的梦中叫师父的名字,说自己是师父的徒儿,等于说“我要修炼大法”,已经算是得法了,有大法的师父管了。

在那之后我看到师父的法像就想哭,眼泪自己往下流,心中激动又委屈,感觉师父是我久别了的、真正的亲人,在这一世终于见面了。

二、考验──做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考验一、炼功

在刚得法初期,丈夫还不太支持我炼功。因为我们刚结婚不久,为避免婚姻生活一开始就状态不好造成麻烦,我只好在他不在家时炼,或回父母家炼。那天丈夫上班我盘算着,准备今天先买个录音机、明天把炼功带拿回家,然后慢慢的转变他,我就可以每天在家炼功了。刚想到这,就有另外一个声音阻止我,不让我在自己家里炼功。我立刻想:“你要再干扰我,我就发正念,清除你。”那个声音立刻就没有了。我想不行,不能明天才炼功,今天就要炼,邪恶越阻止,我就越要做。当天晚上,同修父母把家里的大录音机拿来,我们三个一起在我家炼功。那天有师父的鼓励和加持,能量场好极了,同修母亲还说看到了许多彩色法轮在转。

邪恶本来是不想让我炼功,结果我把同修父母都找来一起炼,那天不但解体了干扰我的邪恶,我也通过了第一次的考验。

我记住师父讲过:“刚得法的弟子啊,太幸运了。”“但是不会因为你才走進来,修炼的标准对你会降低,所以在修炼当中一定要努力的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同时哪,救度众生,起到大法弟子的作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考验二、学法

没过几天我独自在家里看《精進要旨》,随即就有一个很立体的声音,直接打入我的脑中,恶狠狠的带有威胁和讥讽的意思说:“哼,你还敢看大法的书,修炼大法?现在外面正抓人呢!你要再敢炼,就把你抓進去虐待死!”我当时很冷静,立刻想起了师父讲的法,我就和那个邪恶的声音说:“我的师父讲:‘朝闻道,夕可死。’虽然我得法晚,但是即使让我朝闻道,夕死了,我也心甘瞑目了。”那个声音立刻就没有了。

不单这样,我还感觉整个空间都发生了变化,感觉很舒服、很纯净。我悟到这大概就是师父在《精進要旨》〈拜师〉里讲的:“我洪传即是普度,学者即为我弟子,不套旧礼规,弃其表面只见人心”“师必有法身悄然而护,持之以恒,他日必成正果。”

考验三、讲真相

接着是考验我是否敢走出去,证实法。我得法后经常告诉丈夫大法好,是正法,不象电视里宣传的那样,天安门自焚案都是造假陷害法轮功的,等等。可是由于我言辞笨拙,对那一时期的事了解甚少,再加上丈夫以自己人的观念辩解,和强烈的争斗心,我总是听他在那说一大堆歪理却插不上嘴。可是我不能放弃,因为众生都是为得法而来的。我和他能够在大法洪传的这一世成为夫妻,缘份不浅,我得法了就要让他明白大法好。

那天我又和丈夫谈话,告诉他大法好。他却转移话题,找理由说我做事没有长性,等哪天爸妈不炼了我也就不炼了。我告诉他说:“这是不可能的,别说爸妈根本不可能不炼,就算他们不炼我也炼。”他的争斗心就又起来了,来激化我说:“你炼法轮功,你敢出去宣传法轮功吗?外面还抓呢!(那时候正在查抄资料点)看表面上好象没事了,其实国家根本就不容许。”声音还带着看透了我的意思。我想都没想就说:“我敢呀。我就出去说‘法轮大法好’,讲真相;到时我还可以说,家里人都同意说让我出来宣传法,我就出来了。”他当时就愣住了,说不出话来,反倒是他听了我的话,害怕了。在平日里我总是说不过他,谁知今天我这么坚定,还正好顺水推舟,再反将他一军。后来他逐渐的默认了我的修炼,还和我一起看了一遍师父广州讲法的光盘,有时还问我“打坐没呢?”“炼功了吗?”还知道我到四个整点要发正念,有时还提醒我时间。

我悟到如果我真的能放下生死、放弃生命,真要得法,真要修炼,谁也拦不住。正因为我能放的下那颗心,才有机会走入大法中,才能有机会成为幸运的名符其实的大法弟子。

我悟到,其实对于修炼中一系列的考验,只要正念足什么都能过去,如果正念不足就会把考验看成是巨大的关。你觉的它大,它就越大;你觉的它小,它就越小。主要是用正念对待它们,不能怕它们。

三、修炼中时时刻刻“向内找”的方法

“向内找”是师父在《转法轮》中反复提到的三个字,可见这三个字分量非凡。我悟到只要修炼、升华,就永远离不开“向内找”。

我的方法是时时刻刻向内找,并且经常注意自己思想中的执著,但是真能做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天我梦到:在婚礼上,我用手指把吹好的气球都扎爆了,一个不留。醒后,我悟到是师父巧妙的用字的谐音点化我,要我放弃一切有求之心,放弃执著心,一点不留。从那天起无论是在学法时、炼功时,还是和别人交流时,我都会注意语言上和思想中每一个想法和念头。

1、心不净,不能入静的根──执著心

在学法、炼功时我发现,思想里总想一些其它的事,尤其是抱轮和打坐时。它体现为思想里如万马奔腾一样,连很久以前的事都能翻出来想,就是静不下来,而看书的时候就没那么强烈,偶尔蹦出来那么一个想法。我悟到“翻江倒海”的是思想业,其它大多属于外来的干扰。而这一切都来源于──执著心。那么要想真正“静”下来就要先心“净”,要“心净”就要“向内找”去执著。

我的方法是:“向内找”,直到抓住执著找根子,直接解体它。我悟到要分清那不是自己,就表示发现了自己的不足,那是该修去的人的东西。能找到它,分清它,就是用正念看问题了;用神的一面来看问题了,所以才珍贵。

我就把自己当作真我,乱想的是假我,真我无法阻止假我乱想,那么真我可以看着它乱想,只要它想事情,真我就抓住那个事,直接找是哪颗心生出来的执著;对应的是名、利、情的哪颗心,最后看它不符合真、善、忍的哪一个,直接清除、解体它。就以师父在《转法轮》中“清净心”一段,讲的法为例。师父讲:“你内视丹田,看那丹亮晶晶的挺好,一会儿这个丹就变了,就变成了房子。“这间我儿子结婚用,这间我姑娘住,我们老俩口住这间,中间是客厅,太好了!这房子能不能给我呀?我得想办法把它要下来,怎么办呢?”人就执著于这些东西,你说你能静的下来吗?”这个人的思想静不下来,如果用我那个方式“向内找”首先抓住那个房子的事,想想是什么心?是追求物质上享受的“求之心”和“安逸心”,进而由房子引起的欢喜心、猜疑心、争斗心、贪婪心这些执著恰恰都是为‘利’的,是向外去求了,是不符合法的。从利益上又暴露了对‘情’的执著,对儿子、女儿关心爱护之情是亲情的执著,对老伴的爱情是情的根子,而这些都是为私为我的心,根本没做到真、善、忍的任何一个,要立即象发正念一样,清除假我的那些执著心,和后天形成的肮脏观念,以及业力的干扰。然后用正念去看问题。分清真我是大法弟子,一切要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去修。能这样找到根源解体它,那些思想就再也不会出来干扰我了,因为执著的‘根’已经解体了。反过来说,包括旧势力和任何邪恶也没办法钻空子,利用我的执著来干扰我了。

2、去执著心从一点一滴做起

我是这样做的,平时就要注意语言上和思想中每一个想法和念头“向内找”,还要让自己多装好的东西。

师父安排我们在常人中修炼,还要有自己的工作、家庭,所以我们不能不听、不说、不看。但我们能“向内找”把这些从小听進去的,也就是后天形成的人的观念,和业力解体。不光是这样,我们每天在社会上所接触的都是坏东西,还要防止无意中又被灌進坏的东西。这是我现层次悟到的。

去执著,装進大法。

比如说在家里我负责做饭,所以一到该做饭的时候我就想,吃什么呢?丈夫爱吃什么呢?今天做点什么好呢?然后我就立刻反映过来,抓住这个贪吃的心立即“向内找”,首先,我没做到口断执著,所以才有贪吃心;其次是对丈夫的关心、依赖心、爱情和情的根子以及为私为我的心。然后看看没符合真、善、忍的任何一个,立即发正念解体它们。然后再去做饭,不带有执著心的去符合常人状态的修炼。

在做饭的时候思想也静不下来,别看我的手没闲着,脑袋可觉的自己挺闲的,它可不想静。经常会出现一些其它的常人事来干扰你,菜米油盐了,漂亮的衣服呀、以前看的电视剧情节呀或者亲戚、朋友的事呀。这些思想恰恰都是满脑子的后天观念,以及业力或外来的干扰,是修炼中要去掉的人心,正好出来什么我就可以抓住什么,找执著的根子,清除它。这是一个方法。

还有一个方法是背师父的法,随便什么都行。我悟到在背法的同时就是解体这些东西。我通常是背《洪吟》中的诗,因为诗是一首一首的,免的炒菜忘记放调料;而且不光做饭,什么时候都可以背,洗衣服、拖地板、睡觉前、起床后、走路、买东西等等都可以背,只要想起来就可以背。最主要是在不干扰工作的同时,别让自己头脑闲下来,抑制不好的思想,别让它有机会乱想。让脑子里装满大法,让主意识强起来,正念才能强,才能在遇到事情的时候,以大法为标准衡量每一件事,只有自己时时刻刻都在法上,才能减少不必要的干扰和迫害。同时做好我们该做的事。

“听而不闻──难乱其心”

想要做到师父讲的“听而不闻 难乱其心”,我还是用“向内找”的法宝。当我的同事、亲人包括同修,在与我聊天、诉苦、包括切磋的时候,我都要仔细的听,不过仔细的听可不表示认同他们的话,因为一切要用大法来衡量。我会仔细听他们说的那个事,是哪颗执著心引起的。对应着名、利、情的哪颗心,符不符合师父讲的法理。不符合就是错的,坏的东西。然后先看自己有没有象他一样的那颗心,有就立即解体它。那么自己也就没有灌進去不好的东西,不被坏的东西污染,还能让自己升华,解体那些后天形成的人的观念和业力。

如若是一起切磋的同修,用这样的方法“向内找”可以帮助他在法理上认识自己,从而得到升华,也可以发现同修误在哪里,不符合师父讲的哪段法。让他自己去看那段法,自己去悟。而这一切都是“向内找”的功劳。

师父讲“真正修炼,就得向心去修,向内去修,向内去找,没有向外去找的。”(《转法轮》)只有让脑子里装满大法,才能永远站在法理上认识事物,也就是师父讲的“我们在修炼过程中,就是要去掉人身上存在的各种不好的东西,才能使你升华上来,这个宇宙的特性就起这样一种作用。”“作为一个修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就这么简单的理。”(《转法轮》)

四、旧势力的干扰

有一段时间因为一些琐事我渐渐减少了背法,甚至快忘记了要背法,主意识没那么强,经常被旧势力干扰。

1、色

色是旧势力眼中最坏的东西,修炼后在这方面是否纯洁,也是旧势力紧抓不放的关键。

有一天,一个结婚前曾交往过的异性给我打电话。开始我觉的纳闷,找我有什么事呢?他电话里东一句西一句,老问一些我的近况,还要我出去见见他。我想也许他是真有正事需要帮忙,就一再问他是否有要紧事。他说没有,就是想看看我。我就觉的不太对劲了,推辞说有事要忙,拒绝了。放下了电话,我仔细想了想,为什么他会找我呢!已经很久没联系了,还是我婚前好几个月通过话。他说让我结婚的时候通知他,可是他的婚礼并没通知我去参加,出于礼尚往来的想法,我也没有告诉他。现在我们都是成家的人了,他找我干什么呢?不是很奇怪吗?想着想着突然想起,他在以前说过,希望能有一个情人。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图。

后来他又打电话来,我问他有什么事。他很不耐烦的说:“怎么的,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啦?”我直接告诉他“不行”,并且告诉他“以后别再给我打电话了,我不想和你聊天,也不想听你说话。”也许他没想到我的语气这么强硬,愣住了。电话那端没有声音,我再也不想听他说话了,就挂了电话,之后他就没再打扰我。

事后我把事情理顺,遇到这样的事,那些在婚后出轨、对丈夫不忠,是我骨子里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所不容许的。即使在我未修炼以前也是这样的思想,只要嫁人了,就要从一而终,不能在这方面出轨。

再从修炼人的角度说,大法对我们的要求就更为严格,我们修炼要过的第一关就是色关。而且色关还不只一次,要多次过关的,可见它位置的重要性!

师父在《精進要旨》的〈修者忌〉里讲的:“执著于色,则与恶者无别,口念经文贼眼相看,与道甚远,此乃邪恶常人。”

可见这样的人连一个好人都不是,还如何能做个修炼人?还怎么修炼?色是修炼人的大忌呀!所以一定要坚决否定它拒绝他,坚决解体在这方面的一切干扰。不管这是师父安排的过关,还是旧势力有意安排的干扰。作为一个修炼者就应该有一个修炼者的标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就应该有一个大法弟子该有的样子。因为在那一刻会有无数的生命在看着我的抉择,有无数双眼睛在看着我的表现。在那一刻,一切都不容有失!

2、梦魔的干扰

在那之后一段时间里,正好是奥运前夕,我几乎是每天都胡乱做梦,有的能记住,有的记不住。还记的有一个梦是和丈夫生气在回娘家的路上,有人拿着一朵花,拉住我问“要吗?”我问他“这是什么花?”他说的花名很好听,似乎是‘莲花’,我仔细看了看那花,是黄色的,叶子有点细,很密一层一层的。然后说“我还以为是菊花呢!”那人很生气,我说不要那花。他虽然生气,还是跟着我走了很远。后来变成了一个推销保险的。然后那个梦就越来越走味,最后竟然强制并强迫我,在男女方面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我挣扎着醒了,醒后就立即坐起来双手结印,先向内找去执著,然后发正念,解体旧势力的一切干扰和迫害。我是大法弟子,坚决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其它的都不要。

可是这样也不行,没过几天又在反复。那天我早起炼完功之后想回去休息一下,刚坐到床上,拉过被子来。在我脑海里、又象是心里,传来了一个年轻男子的询问,感觉声音很熟悉,很和善的问“要是睡着了做梦怎么办?”我想起了法,就在心里回答:“没事,只要一开始做梦就说‘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果然我刚迷糊就象要开始做梦似的,我就说“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又迷迷糊糊的,还是如此,梦刚要开始,来不及看清场景我就说“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这样反复了好几次,在我似睡非睡之中,清晰的听到了一个略显苍老,略显害怕而又焦急的声音说:“这主意识太强了,也打不進去呀!”我感觉到自己慧心的一笑,然后進入了睡眠状态,一个好觉睡的非常香,什么梦都没做。

我想这就是弟子的正念强,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闯过去就升华了,师父就可以把它隔开,再也不能来找借口干扰我了。后来在切磋时我把这件事告诉了身边的同修,我的同修父亲也用这个方法在梦中直接立掌,说“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销毁了在梦中干扰、恐吓他的邪恶。

现在我又渐渐的恢复了背法,因为只有弟子时时刻刻在法上才能正念强,才能在遇到事的时候想起师父讲的法,用法去衡量一切,用“真、善、忍”来分辨善与恶,纠正一切不正的,销毁一切邪恶的。

五、“向内找”对讲真相的帮助

“向内找”是师父赐给弟子的法宝,他是能使人跨越成神的唯一捷径,是时时刻刻都能用到的妙法。养成了经常“向内找”的习惯,他渐渐成了我讲真相及平时与人沟通的慧眼。当和人讲真相时,虽然我暂时经验还不太足,但是我发现每当和别人沟通时,不管他是修炼人还是个常人,我都能抓住他言语中所执著的东西,从而顺着他的执著讲他喜欢听的话,虽然不一定所有人都退,但是几乎每个人都会和我说一声‘谢谢’。就是这两个字真的很珍贵,因为这是他明白一面对大法的肯定,对大法弟子正的认识。

1、针对人的执著心讲

我从人的执著心方面总结了以下经验。

现代的人一般自私心比较强烈,做什么事要先考虑自己的好处,就连找工作都是还没看用不用他呢,自己就先摆好条件了。所以讲真相的时候,就尽量讲符合他们自私心理的好处,讲对他们百利而又无一害;既方便又快捷。我大多告诉他们只要同意点个头就退了,罗嗦了反而会引起他们的猜疑心。

年轻人大多都受无神论的毒害,但是好奇心重。我多讲在明慧网站上看到的神奇事来引导他们三退,或者用实例引起他们对现实社会残酷的不满。

女性一般虚荣心、显示心较强,如遇到女性一般先夸她漂亮,要是长相一般可夸她的发型、衣服、饰品等等,等她开心的和你聊天再转移话题,把她领向三退的大门。有孩子的一般都对孩子溺爱心强,从孩子方面入手比较快。

老年人一般都惜命如金。只要讲出对他们生命的威胁,一般都会点头退。也有的经历过解放时期和饥荒年代,对现在的年轻人作风不满;对现在的无官不贪、官官相护,本来就无奈的怒不敢言。也有退休前下岗,人过半百还为生活所苦,日日奔波劳碌的人。一般老年人明事理的和他讲××党的恶毒、人类滑坡的道德败坏,他们都会真心的点头。说到“真善忍好”的时候他们都会记住并点头。当然也有怕心重的、顽固的,不管怎么样,讲过的就比没讲过的好。有一位同修和我说过,讲真相就象扒包心菜,讲过的就会扒下去一层,再遇到其他大法弟子讲真相再扒一层,直到他明白为止。

2、面对面讲真相

面对面讲真相,我有时会采用顺着话题引导的方法。讲他们能接受的,点到为止,只要认同了,明白了真相就行,免的说的过多,超出他所能接受的范围。

我们这个地方机动三轮车多,我出门经常坐,于是我就和他们讲真相,有一次遇到一位老大爷,脸上爬满了皱纹。我上车之前说的要去的地方老大爷还犹豫了一会,上车后他告诉我那个地方他已经三天没敢去了,因为现在正抓开三轮车的呢!而且抓到就罚款一千元。还把车上焊的棚子,都拿走不给他。我看是个好机会,就问都什么地方管抓车呀?老大爷就象背诵一样,说出一大堆的单位名称,其中能管到机动车行驶的就一个交警大队。其它的我连名字都很少听到。我就顺着他的不满说××党的腐败。

我说:“现在都是无官不贪、官官相护,人家说罚款就得要多少交多少。老百姓想找个地方说理都没有。”老大爷叹了口气说:“是呀,你说我光明正大的开车,我一没偷二没抢的,我犯了哪条法律了。再说罚款一千元呀,我得挣多久呀!(跑一趟两至三元钱)他说罚就罚,不交就不给车。”

我听着老大爷的心声,明白他是个正直的好人,他是在和我倒他的苦水呀!我说:“大爷,现在不公平的事太多了,老百姓一没钱、二没权受欺负了也不让说,你去告状就会把你打个半死,没处说理去了。到处都是腐败的贪官污吏××党就是这么恶呀。”大爷说“现在就知道是这样也没招呀!有个当官的贪污了三千七百万呀!这样的人被抓了还能判死缓呢,还哪来的公正了,就是有钱都能买命了。”大爷叹着气,一脸惆怅的说:“姑娘呀,我哪怕是能有三万块,我也不出来干活了呀!”

我想这位老大爷是个安守本分的好人,这就是师父给我安排的有缘人呀!我一定要再加把劲。我说:“大爷这个××党就是恶,它坏事做多了天都会收拾它的,前些年六四血案,学生去静坐反腐败,他们只是手无寸铁的学生,只是希望国家能变好不再腐败,××党居然动用军队并且派坦克扫射了所有的学生,它们还哪来的一点人性了?”大爷点着头,认真的听着我说的话。我继续说“再说前几年镇压法轮功,大法是修“真、善、忍”的,而且修炼的都是老百姓,很多人病都好了,法轮功哪点不好了?其实说白了不就是大家都看大法好,最后中国人有一亿人炼。××党就是恶,它害怕“真、善、忍”,就镇压了嘛?”大爷说“对”,并且用力的点着头。

我就接着说:“你看现在天灾人祸的,又非典、又地震的。不就是××党自找的报应吗?天理都不容它。现在人人都退出党、团、队保平安呢!人家说天灭的是腐败、邪恶的××党而不是中国人,可是入过党、团、队又不退的,就是愿意做××党的人。你说天要灭它,不退的不就是要和邪恶站在一边吗?能不跟着遭殃嘛!大爷你入过党、团、队吗?”

大爷神情庄重的摇着头说:“没有,我可啥也没入过。”很明显,大爷正急着撇清和那邪党的瓜葛。我笑着说:“没入过更好,那大爷你就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难来时保平安。”大爷“嗯”了一声,微笑的点着头。我接着说:“平时你也可以在心里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以身体健康、事事顺利,得福报。反正咱们自己在心里念的谁也不知道,也管不着。”大爷边点着头,边笑着说“好。”我的话音刚落,车就开到了地方。我向大爷道了别,大爷和我说“慢走”,老大爷那张爬满了皱纹的脸上露出了真心的笑容,眼神里充满了感激,就是带着这样的眼神,大爷的车停在那里默默的目送我过了十字路口。

在处处都有大法弟子的中国大陆,在邪党眼皮底下的中国大陆,又有一个明了真相的人,又从旧势力手里抢回来一个人。只有大法才是真正的舞台,只有大法弟子才是真正的主角,只有正念正行才能做好三件事。那是大法赋予我们的权利和义务,只有大法弟子才能有这样的荣耀。想起我曾在很多次与有缘人面对面,却以种种借口没有讲真相,等呀蹭啊,真是十分懊悔,可是我现在不能懊悔,也没有时间给我懊悔用。师父讲:“我不喜欢你们自责,一点用都没有。我还是那句话,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没有做好就赶快“向内找”,爬起来做好它,让大法赋予我们的“正”,去做正、走正证实法的路。

师父讲:“千百年,亿万年,不管是为了什么他来到了这里,其实都是在等着最后这一天,不能因为他一生一世或者某一件事情做的不好,我们就不救度他。”(《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所以就算是再难扒的“包心菜”我们也要一层一层扒到心。

在得法的这数月里,同修父母经常亲戚朋友的四处讲真相,许多亲人、朋友因为我们得法而了解了真相,带上了护身符,还有些也走入了修炼,还有我的同学、路上碰到的有缘人,也明白了真相,等到了“千百年,亿万年”等待的真谛。正因为我得了法,才使我从小到大一直在脑子里想的,那些我认为存在却无法证实的一切得到了解答。只有大法才能使我从小到大一直问自己“人为什么要活着?我活着干什么?”的问题得到答案。我觉的这是我活的最有意义、最真实的日子。

通过我的得法,也证实了多年修炼的大法弟子的伟大。正因为有大陆这些“心不动”坚定实修的老大法弟子,才有越来越多的人明真相,才使更多的新弟子走入修炼。也希望我的修炼心得能对多年修炼的老大法弟子有所推动,成为同修讲真相的动力。并且希望能对其他新得法的同修,在修炼上有所帮助。师父讲过得法不在先后,主要是修你那颗心。所以希望同修都共同精進走好证实法的路。

以上是我得法数月来的心得,个人所悟层次有限,如不正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