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众生讲真相 足迹遍布世界

在台湾天国乐团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五日】我是二零零一年经过母亲的推荐才得法的。台湾天国乐团二零零六年十月成立前三个月,我的母亲就预先向协调人报名了,她同时也替我报名,报完名后她才问我要不要参加?我回答说:「好啊!」她接着说:「我已经替你报名了,我第一个报名,你第二个。」就这样开始了我在天国乐团的修炼过程。

因为我也是新唐人合唱团的成员,懂一点乐理,而我是吹小号的,所以就做了小号的声部长(也就是小号的协调人)。两个月后,台湾地区协调人在出国前,把协调的重任交给我。从此我在天国乐团有两种身份,既是协调人、也是小号的团员。

因为我比较年轻,许多同修从来都没有见过我,突然冒出这号人物,负责这么庞大的乐团,况且天国乐团本来要求就比较高,再加上刚开始我是凭着一股热心在做,显示心、干事心都暴露出来了,所以感觉有的同修好象用放大镜在看我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

有时一个邮件发出去,可能想的没有那么周全,结果一下子南部、北部的同修都要来「慈悲指正」一番,最多纪录一天就接了五、六十通电话,而且草创时期杂务又多,有时会冒出想逃走的念头。但付出也是有代价的,有一位同修后来对我说:他观察我一年多了,他发现同修每次建议改善的缺点,事后我几乎都能改过来。言外之意是:我这个协调人是合格的。

到目前为止,台湾天国乐团参加的活动已经超过一百场了,我本身国内外加起来也参加了七十场左右。有人这个活动看到我,另一个活动也看到我;国内看到我,国外也看到我,以为我是千金小姐,否则怎么有那么多时间和金钱,参加那么多活动。其实我也有家庭与工作,只是我的先生和老板对大法都很支持,使我能心无旁骛的证实法。

一、「天国乐团」从草创到成熟的过程

台湾天国乐团刚成立时,很多事情都是从摸索中走过来的。一开始绝大部份的人都没有碰过乐器,很多老人去买乐器时,乐器行老板都觉的不可思议:怎么一下子冒出这么多老人要买乐器。毕竟吹奏乐器须有一定专业和肺活量才行,所以当时他们都不看好。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台湾法会在新庄举行时,我们就从板桥一路演奏到新庄了。那时教我们吹奏的老师和乐器行老板都看的目瞪口呆:怎么短短两个月,这些老人不但会吹奏,还能边走边吹。当时许多人都感动的流下了眼泪。

天国乐团的成员都很辛苦,除了严寒酷暑都穿同一套衣服外,全身用力吹奏的同时,还要注意行進的步伐,眼睛也要看着指挥,并且要保持倾听的状态,吹奏时才不会与整体不一致。有时连续吹奏三个多小时,已经全身疲惫、口干舌燥了,脸部还要保持笑容。除此之外,我们一出门通常都是两天以上,久而久之,工作、金钱、家庭等方面都是考验。有的同修参加很多项目,有活动时往往要排除万难才能成行。在各式各样的考验下,如果没有强烈的使命感,也许就做不下去了。

为了鼓励同修,我交流时都是讲正面的话,有人认为我老是讲好听话,对大家提高没有什么好处。但我和几位协调人都认为:大家都这么辛苦,实在不忍心再讲一些负面的话,否则可能有人就要打退堂鼓了。

现在无论天国乐团到哪里,都很受肯定,其实刚开始我们的队伍并不是很整齐。后来经过多次交流,大家一致的看法是:如果我们眼睛老是盯着别人看,当我们指手画脚、纠正别人时,对整体而言,我们自己恰恰是那个最不整齐的人。也就是说,只有每个人都管好自己,再默默补别人的不足,整个队伍才能始终保持整齐的状态。其实修炼环境何尝不是如此,每个大法弟子如果都能向内找,并默默补别人的不足,整体环境肯定会越来越好。

天国乐团整体在一起都是抓紧时间的,在游览车上往往就是两件事:学法、发正念。炼功则是利用活动还没开始前的时间炼,有空档就是发正念或是背《论语》、《洪吟》。

为了鼓励同修坚持到底,我曾经告诉大家我所做的一个梦:梦境中看到有几百支小号在天安门广场吹奏,那时我就想:小号就有这么多人,整个乐团应该有几千人吧!结果放眼望去,真的是几千人的庞大乐团。抬头时,我还看到师父在天安门上面指挥。

后来台湾承担制作天国乐团古装的衣服,与梦境的人数是相符的。以这个梦境为例,我告诉同修:不管怎么难,一定要坚持到底,否则最后天国乐团汇集在一起演奏时,你可能就要缺席了。

目前台湾天国乐团有五百多人,才勉强够用而已。因为天国乐团的要求就是「壮观」,所以人数不能太少,尽量都保持在一百人以上。每次活动对我们都是一次考验,除了有一定的人数外,各个声部还要平均,否则演奏时就不象一首曲子了。有时为了把人找齐难度就很大了。

其中有两次比较大的考验。第一次是二零零七年一月第一次去香港时,考虑天国乐团是一个整体,不能个别报名,所以出国的许多细节都要自己做。我们就设计报名表格式寄给同修,但许多老年人不会填写或发信,须要耐心一步一步的教;有人从来没有出过国,很多意想不到的细节都要问。一下子冒出这么多问题,为了避免同修打退堂鼓,不能不耐烦也不能发脾气,还要尽快解决问题。

天国乐团每次出国都要帮国外同修带很多东西,第一次去香港也不例外,大大小小要张罗的事很多,许多事情都是第一次遇到的,经常要边做边想。为了一百五十多人去香港,我和另一位同修忙了整个月的时间,那一段时间也没什么睡。有时忙到半夜三点多,想去休息一下,同修就提醒我要炼功了,想睡觉的希望就这样泡汤了。

第二次是二零零七年十月全国运动会时,天国乐团负责开幕式引领选手進场,那时主持人一再对天国乐团高素质的表现夸赞不已,也使来自全国各地的运动员对大法留下美好的印像,会后也有几千名运动员签名支持人权圣火反迫害。唯一遗憾的是:当时因为会场上没有一个队伍拿横幅,为了配合主办单位的要求,我们就没拿横幅了。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澎湖举办的国际马拉松比赛时,澎湖副县长对横幅也有意见。前一天晚上大家交流时,决定第二天还是要拿横幅。为了避免干扰,当晚大家集体发正念到凌晨三点左右,结果第二天我们把横幅拿出来时,主办单位好象忘了这回事一样,「法轮大法」四个字就这样堂堂正正的呈现在群众的面前了。事后我们认识到许多事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此次的干扰,应该也是我们被前一次没拿横幅的心理障碍所造成的。

二、「天国乐团」引起的震撼

台湾天国乐团成立以来,对于救度众生起到的作用是很大的,接着我讲一下几个印象比较深刻的活动。

目前国内外民俗、体育、节庆等活动的邀约越来越多,遇到重叠时还要分团,最多分成三团。比如二零零七年十二月我们有一团去香港、一团去英国、一团留在台湾。英国那一团,希望台湾能带动当地的天国乐团,所以要我们选吹奏好的同修去,虽然要找吹奏好同时有出国条件的同修很难,但我们还是尽量配合英国的需要。

台湾天国乐团在英国,无论对同修或常人都起到很好的作用。我们每天早上四点多和英国学员集体炼功,晚上一起学法交流,而且演奏完就马上冒着严寒,到伦敦街上支持神韵卖票。台湾学员精進的状态,把英国同修都带动起来了,从而也使神韵在英国的演出,得到空前的成功。此外,过去我们无论怎么申请都无法参加的英国新年游行,有鉴于去年天国乐团首次参加引起的震撼,今年伦敦市政府还主动邀请我们去演奏。

还有,今年四、五月我们到日本长野县支持日本天国乐团的首次游行,当时由于日本佛学会对天国乐团的意见不一致,从而有时会把天国乐团排到游行队伍的后面,可是后来却发现一个特殊的现象:只要天国乐团在前面清除邪恶,真相资料就不够发;如果排到后面,真相资料发出去的就很少。

纵使如此,我们在长野县还是造成很大的轰动。当时日本一、二十家大媒体都追着天国乐团跑,甚至以前怎么邀请都不来的媒体都出现了。透过媒体的广泛报导,影响所及不仅是日本国内,连印度的同修都说当时在印度也看到这些报导。

接着到名古屋、东京也同样起到很大的震撼。尤其在名古屋游行之前,忽然下起了倾盆大雨,但大家正念很足、心也很齐,我们一致决定:无论天气如何恶劣,就是要按照既定的行程走。结果出发前奇迹出现了,我们开始吹奏时,仿佛把天吹开一样了,原本乌云密布、倾盆大雨的天空,突然出现太阳了。此一神奇的景象,使一些原本对天国乐团有意见的同修也感动不已,从而认识到师父要成立天国乐团,必然就有他不同凡响的威力与使命存在。

最近的一个活动是,今年十月在台南举行的全国义勇消防竞赛活动。这一次我们去的人数比较多,总共去了三百二十人,为了配合大会的需要,我们分成两团参加演出,一团作为大会的演奏乐团,一团引领全体参赛者進场。虽然分成两团,天国乐团高素质的表现,始终都是最突出的。内政部长廖了以也非常感谢天国乐团能出动这样大的阵容支持活动演出。

为了演出能够尽善尽美,我们事先就不断的预演,连强烈台风袭台的那一天我们仍在表演场地彩排,而且正式彩排当天各表演团体都在休息,我们穿着全身古装在大太阳底下,还纹丝不动站了将近一个小时。主持人对天国乐团的表现,都看在眼里、也十分感动,所以从头到尾不断的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真的太好了!」或者说:「天国乐团的精神,就跟义消兄弟拼命救人精神一样,很令人感佩。」是啊!话说的不错,义消是救人的,大法弟子更是为救度众生而来的。后来连现场的拉拉队都大声的为天国乐团加油。有的义消人员对我们说:「今天我们不是主角,你们才是主角。」我想这是他们明白的一面所讲出来的话吧!

会场要结束时,现场每一位义消人员的表情都是依依不舍,眼神流露的也都是对天国乐团的敬佩之意,当时的气氛让我们都十分感动。最后来自全台各地的义消们都表示随时欢迎天国乐团到他们的县市去表演。除此之外,活动结束时天都黑了,台南市消防局长还亲自留下来向我们道谢,并且为了和天国乐团拍照留念,把会场的水银灯也再度打开了。

三、印度洪法之行

我曾经随着老板到印度考察业务,当时也随身携带许多莲花,印度人收到莲花后都很珍惜,对大法也十分支持与敬重。由于对印度人纯朴的印像很深刻,去年又随着老板到印度出差时,我就与当地的负责人研究天国乐团到印度的可能性。后来我们积极促成天国乐团参加二零零七年十月印度人权圣火的传递活动,但是许多同修认为人权圣火是常人的活动,天国乐团不适合参加,加上语言不通和交通不便等问题,各方面的干扰很大。

那时印度的负责人做了一个梦:梦见天国乐团向他走来。他悟到天国乐团可以去,但必须透过不断的协调,直到同修之间没有矛盾了,天国乐团才去的成。因为我们都抱着天国乐团一定能去的想法,所以虽然难度大,我们还是不断的协调,后来事情终于有了转机。可是就在我们订好机票时,台湾佛学会忽然要求有便利条件的学员都到纽约支持神韵卖票。那时机票已经不能退了,真是進退两难啊!但为了配合佛学会的决定,我们还是毅然宣布停止印度之行。奇妙的是,当我们把心放下时,纽约那边忽然表示不用支持了,因为当时有七位学员快到机场登机了,纽约就勉强同意他们七个人去,其他人就不用去了。最后我们终于还是依照原定计划到了印度。

参加印度人权圣火活动时,我穿着希腊女神的衣服走在天国乐团的前面,将要抵达当地市政厅门口时,一位支持人权圣火的VIP突然用手指着天上,惊讶的说:「那是什么?」我们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抬头时,发现满天都是肉眼就可以看到的彩色法轮。当时庄严殊胜的景象,只能用「佛光普照」来形容了。

第二次到印度,是参加今年十月七日至九日印度佛教复兴节和除妖节的庆典活动。事前有一位同修睡觉时梦到:天国乐团要去印度,那里的旧势力都很紧张,并且紧急研商应变的对策。果然后来干扰就很大,就在我们前往印度的机票都买好了,而且印度国内的机票也都订了的时候,竟然传出印度政府对我们申请的游行全部不准的消息。消息传出后,新加坡的学员考虑过取消行程。后来印度、台湾、马来西亚、新加坡四方面的学员,透过一再协商,一再的在法上交流,最后终于达成共识:既然机票都订了,那就去!只要大法弟子正念足,什么都干扰不了。

师父说:「师父肯定大法弟子所做的,你们只要出自于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个愿望,你们所做的事我都会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会把你这件事情引申的更伟大,更了不起,会协助你。」(《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大家心齐结果就不一样了,此次印度之行影响更大,天国乐团几乎传遍整个印度。

十月六日搭机到达印度时,下起了倾盆大雨,有人怀疑这种天气如何能演奏?我毫不考虑的说:「别担心,现在倾盆大雨,待会儿演奏时太阳就出来了。」果然演出的那几天,就没有再下雨了。

这一次的庆典活动,有四、五十万群众和各国和尚、喇嘛聚集,场面非常盛大。整个活动是由一位国家级前部长夫人负责的,对于天国乐团的演出,她本来是不同意的,但活动的前几天,她睡觉时梦到一个军乐队向她迎面走来。醒来后,她意识到:此次天国乐团到印度,一定有特殊原因。第二天,她的态度就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了,不仅立刻在档上批准,还积极促成天国乐团在各地的演出。

在部长夫人的努力下,天国乐团在印度受到「超级巨星」式的欢迎,持续三天的行程用「排的满满」还不足以形容,用「挤的满满」我觉的还比较恰当一些。那三天我们不断的赶行程,坐车或坐飞机一到目地就开始演奏,演奏结束马上又赶到另一场,到达另一场又开始演奏。整天都没时间上厕所,睡觉也都是在车上睡,连续三天下来赶了几场都不记得了,感觉就是「从早吹到晚,从晚吹到早」,几乎所有人的嘴巴都吹破了还在吹。游行时,我还看到有些佛教徒对我们双手合十,人人的表情都好象看到他们长久期盼的东西一样。

那时街道挤的寸步难行,许多民众主动牵手形成人墙,让天国乐团能顺利行進。当时印度有三十几家媒体采访,天国乐团是他们报导的焦点,报纸几乎都是头条,有一家电视台还做现场转播,将天国乐团的福音播放到全国各地。

主持活动的大喇嘛还让天国乐团对群众吹奏整整一个小时,第二天在佛陀宝塔上演奏,每奏完大约两到三首曲子,大法弟子就带领印度群众高喊「法轮大法好」,阵阵的「法轮大法好」声,响彻了云霄。演奏结束,大和尚、大喇嘛和群众都跟在天国乐团的后面游行,对大法一直敬重有加。从一件事也可看出天国乐团受到重视的成度,依照规定他们庙里的大殿是不能穿鞋進去的,天国乐团却被允许穿鞋進去演奏。这对当地的佛教徒来说,更是千百年来的头一回。

此次印度之行,我们还参观了校长维奇所创立的明慧学校,这个学校预计明年完工,是全世界第一所正式的明慧学校。校长夫人说,明慧学校要建立时没有自来水,当时学校几乎要盖不下去了。校长于是请师父帮忙,结果整地时挖到二尺深,就从地上涌出水来了。

我们在明慧学校的宿舍,还看到密密麻麻的法轮固定在天花板和墙壁上,看起来好象是画上去的。校长夫人告诉我们:以前这些法轮都会旋转,后来才固定下来。我在明慧学校的树上也看到许许多多亮亮的法轮。第一所明慧学校就是这么殊胜、这么的与众不同。

台湾天国乐团成立至今,足迹遍及台湾各角落,更远征日韩、东南亚、西澳、印度、欧洲、乃至西太平洋上的关岛、塞班等。回首两年间,每位天国乐团的大法弟子走过的每一步,真如师尊在(《洪吟二》〈征〉)所写的:「驰骋万里破妖阵 斩尽黑手除恶神 管你大雾狂风舞 一路山雨洗征尘」。

以上仅是个人在天国乐团两年来的修炼历程。未来,不管路有多长,我将与全世界各地数千天国乐团同修,在师尊的引领下,以悠扬的乐音,坚定的跨出每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