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炼中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六日】在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在大法中走过了十个春秋,回顾自己十年的修炼路程,风风雨雨中留下的只是对师尊无以回报的感恩。有幸能在正法时期遇到恩师与大法,与师父正法时期同在,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被赋予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而无上的殊荣。但常常因自己在正法修炼中常人的执着心不放,没有达到师尊的要求而不能全身心的投入到正法修炼中去,承担自己应尽的职责和使命,而辜负了师尊的一片苦心。

我是一九九八年秋天和妻子一起得法的,当时只觉的大法太好了,这才是真法真道,就这样走入大法中。在学法炼功中没多久,就去掉了自己多年的恶习,吸烟、喝大酒、赌博等,身体也改变很大,我沐浴在师尊的佛光中,感受着师尊的无比洪大的慈悲,有幸成为大法弟子,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尊的感恩。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了对大法的迫害,在邪恶铺天盖地的对师父对大法污蔑和造谣的谎言中,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没有被邪恶的谎言所动,但感觉很无奈。当时一些同修去了省政府和北京去证实法,为师父和大法鸣冤,自己也认为他们做的对,非常伟大。由于自己得法时间短,法学的少,不能理性的认识法和自己各种人的执着心没有放下,而没能到北京为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也是我作为大法弟子的莫大遗憾。在后来的日子里,环境非常邪恶,同修很少见面,自己人心重,慢慢的放松了自己。九九年底同修从外地带回一些真相资料,找到我和妻子在法上交流,就这样我们开始慢慢走出来证实法。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弟子。

二零零零年师父开始发表了新经文和讲法,通过学法知道了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就必须走出来证实法,向世人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同修们就想各种办法从外地取回真相资料我们做。二零零一年我地区被邪恶迫害的协调人在师父的呵护下从劳教所走脱,回到我们邻近的市里和那里的同修开始做真相资料,我就利用有摩托车的方便条件经常去取师父的新经文和真相资料,到市公安局、看守所近距离为被迫害的同修发正念。特别是同修制作了我地区的迫害真相揭露当地邪恶,取回来后,当时本地区同修对揭露当地邪恶的真相资料有不同看法(师父的《对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评语没发表),有同修怕做后邪恶报复,市里的同修知道后来了几个到我家,我们把本地真相资料、粘贴、条幅等准备好,发完晚上十二点正念出发,在一夜之间做遍了大半个地区,起到了非常好的讲真相效果,很多人明白了迫害真相,大大的震慑了邪恶。

由于我们地区没有资料点,一切大法的真相资料、师父的新经文、《明慧周刊》等都要到外地取,有时外地资料点出事了就一段时间看不到明慧文章、周刊等,只能在和别人联系,很不方便。二零零三年夏天我地区协调人到外地取回丝网印资料,由于我和妻子都修炼,环境比别的同修好,就在我家开始用丝网手工制作真相资料,解决了一些问题。当时明慧开始建议资料点遍地开花,协调人想在我们本地建个资料点,就从外地请来了搞技术同修,在两个协调人家的电脑安装我们用的系统都没有成功,晚上协调人把技术同修领到我家休息,搞技术同修从安全角度看到我家的环境和条件比较好,他们就跟我和妻子商量在我家建资料点,当时自己和妻子的修炼状态不是很好,常人心和各种执着也非常多,但当时悟到这一切都是师父给弟子安排的修炼路,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予我们正法修炼的机会,让我们走出自己证实法的路,那一刻我的心非常坦荡,心中坚定了一念,感谢师尊给予我们助师正法的机会,我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在正法时期就应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就这样技术同修回去两天后把电脑、打印机就买来了,安装好了系统,开始教我使用,当时我对电脑一窍不通,同修就一边教我一边鼓励我,我们是大法造就的生命,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是无所不能的。我增加了信心,一边听一边做记录,反复练习。搞技术的同修很忙,第二天告诉我一些资料点的安全注意事项,主要是多学法,发好正念,提高心性,就匆匆的走了。当我上网、下载、打印第一张真相资料出来时,心里无比激动,感谢师父的慈悲,我终于能走出自己的正法之路了。一星期后技术同修又来我家帮我解决一些弄不懂的问题,我们的家庭资料点就这样建立起来了。

做资料的过程是一个修炼过程,也是心性不断升华的过程,通过学法和看明慧同修交流文章自己的心性不断的提高,很快能够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不断归正自己,做好真相资料。当时我们附近几个乡镇没有资料点,基本都是由我们供应,需求量很大,我和妻子还有工作就很忙,师父看到就把我们工作给予调整,妻子的工作变得很轻松,就承担起多数的打印工作。很多大法的工作和我们修炼的心性是分不开的,心性不好时电脑、打印机故障不断出现,正念很强时一切都非常顺利。协调同修对我们资料点非常关心,对我们的修炼状态也时常提醒,经常在法上互相交流,看到人心和执着能够善意提出互相圆容。

二零零四年末,大纪元推出《九评共产党》。通过学习师父国外讲法,对广传《九评》救度世人从法上有了深刻认识,就在原基础上增加了一台打印机开始制作《九评》,每周要做几十本到一百多本,这样我们就非常的忙,我们排除了各方面干扰和克服了许多困难一直做到零五年末。二零零六年初协调同修去外地交流,看到外地同修做《九评》用数码一体机打印非常快,就和其他协调同修买回一台数码一体机,买回后确实再找不到合适的同修做,也没有合适的环境,看到这个情况后,我就和妻子商量后把一体机搬到我家开始做《九评》。那段时间心理压力很大,一体机噪音大而我们住的楼房隔音不好,虽然采取了消音办法,但噪音也很大,而且每次需要大量纸张,来回运输很显眼(我地区是几万人的小镇,邻里之间走动非常频繁),这样运作了几个月,我们的楼房设施改造,看到我们有压力,协调同修就把一体机搬回自己父母家(家人未修炼法轮功)在那自己打印,打印后再运到我家捡页、剪切、装订。运行了两个多月,我觉的协调同修的压力太大,我就和妻子商量后调整了一下心态,把一体机又搬回我家继续做着。由于很长时间工作压力大,学法时间少,学法犯困,发正念也不能集中,心性没有跟上,各种人心、执着心放大,自己的名利心、色欲心等不知不觉在膨胀,妻子和协调同修的修炼状态也非常不好,使我们的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么神圣的事变得不那么神圣,渐渐的流于常人的做事,麻木的把做事当成修炼,遇事不能向内找,不能严格用法来要求自己,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被邪恶钻了空子。二零零六年初冬,协调同修被恶警绑架,邪恶对其酷刑逼供,紧接着我妻子也被绑架,我也被迫流离失所在外。

妻子被恶警绑架后,恶警对她進行了各种酷刑逼供,她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决不配合邪恶,在看守所还向刑事犯讲真相劝三退,都给她们退出了邪党组织,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发正念营救下一个多月正念闯出看守所。

妻子回到家怕心反而加重,她就离家找到了我,由于当时我们心态不好,感觉身心疲惫,通过朋友介绍,我们一起去了南方的一个城市打工,在那里我们没联系到同修,没有大法资料,只能看书学法炼功,怕心重,只个别的讲真相劝了几个三退,两个多月后我们和原来认识的一个同修取得了联系,她说那地方证实法的环境很好,让我们去她那里。

二零零七年新年后,我们从南方来到那个同修所在的城市,那里的同修很热情,和我们在法上交流后给我们安排了一个住处,让我们静下心来多学学法,调整状态尽快在法中提高上来。通过一段时间的静心学法,同修又经常和我们在法中交流,向内找,找到了很多常人的执着和人心,使我们在法中很快提高上来,去除了很多人心,增强了正念,开始参与到正法中来。

我开始负责给市郊的同修送资料,后来市里有一资料点被邪恶破坏,我们又负责他们的资料,有市内的也有市外的,最远的来回要一百四十多里路,我骑着摩托车风雨无阻的每周按时的给他们送去。在离市里最远的那个地区大约有三十多个同修,整体状态不是很好,怕心重,真相资料要的不多。开始送资料时就想:学员也很多,自己又不敢做,路又这么远,就要这么点资料,心里就不平衡,但转念一想,我怎么能有不正的念头呢,修炼人不能要求别人怎么样符合自己的观念,做好自己该做的,只要这些资料能使同修在法上提高,能够救度一个生命,我们都没有白付出努力,这时心里就豁然开朗,升起慈悲与神圣。

零七年九月,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光盘同修制作出来,那天刚好下着雨,把市内送完后想:外地的送不送呢?后来我想师父的讲法是不能在我这耽误的,一定要第一时间送到同修手中。我把光盘和其他资料用防雨布仔细包好,发着正念骑上摩托车就出发了,路上雨越下越大,这时想起师父《洪吟二》〈征〉中的“管你大雾狂风舞 一路山雨洗征尘”,想到弟子能与师尊正法时期同在,赋予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沐浴着师尊的佛恩浩荡,感受着师尊的洪大慈悲,这种殊胜无以言表,感恩的泪水禁不住滚滚而下。虽然路途遥远,回到住处自己象刚从水中上来一样,可没有感到一丝的苦,却有说不出的神圣与喜悦。

那段时间我和妻子一直和本地几个同修协调做资料和《九评》,一段时间发现协调的同修天天忙于做事,学法很少,有的同修也带着很多执着心不去,我们也善意提出,同修也知道却没有改变,同修之间产生了一些矛盾。当时自己没有遇到问题向内找,不能宽容对待同修,有埋怨心里,执着别人的执着,妻子也被同修间矛盾带动的很执着。不久几位同修遭到邪恶的绑架,当时考虑我们住处很多不安全因素和协调人提出,同修说让我们加强正念,只要正念强邪恶就迫害不了我们,当时妻子状态不好,师父也给予点化,自己没能从法上认识理智地转移,结果半个多月后,被绑架的同修在邪恶的酷刑迫害下说出了我们的住处,妻子再次被绑架,自己在师父的加持下挣脱邪恶走脱,这次造成很大的损失。

我带着沉重的心情来到邻近的一个县城,找到了认识的同修,同修给我安排在一个流离失所大法弟子的住处,通过学法和交流,我从新审视了近一年来的修炼路程,有在法中提高、升华的一面,更有自己在修炼中放不下的人心,执着自我,看人不看法,不宽容同修,不向内找,妒嫉心,色欲心不去,为私等等。在一次次的深刻教训中,更加体悟到修炼的严肃性。师父说:“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精進要旨》〈再认识〉)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只有在做好三件事中,放下一切人的观念和执着,不断归正自己,信师信法,正念正行才能达到法在不同层次对我们的要求,走正正法修炼的路,才能成为伟大的神。

在那里我和同修也一起做着证实法的工作,看到那里的同修在非常艰苦的条件下,无私的在证实着法与救度众生,有许许多多可歌可泣正念正行的伟大壮举。由于证实法的需要,一个多月后我离开了那里,去参与其它证实法项目。

零七年底我离开了那个使我难忘的城市,零八年初我流离失所去了几个地方,四月份来到我现在住的城市,找到过去认识的一个同修,很快在同修帮助下师父给我安排了证实法的路。那时正是奥运的前几个月,邪党恶徒们全国各地非常疯狂,迫害非常严重,当时思想中时常出现不好的念头,对正法结束的时间也有些执着,随着不断的学法,加强了正念,排除思想中的各种干扰,按照师父的要求,稳健的在正法的路上做着三件事。

回顾自己的十年修炼历程,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牵着我的手一步步走到今天,深感师尊给予我太多太多,而自己付出的却太少太少,师父为我们的巨大付出,我们无以回报,只有在最后有限的时间内,更加精進,溶于法中,珍惜师尊赋予我们正法修炼的机缘,踏踏实实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完成大法赋予我们神圣的历史使命。

在我的修炼路上,每一境界的提高都溶入了师尊的心血和慈悲呵护,带着我走向成熟。但我知道自己还有很多执着和放不下的东西,距离大法造就的生命的标准还相差甚远,但我会按照法的要求,坚定的走好,走正最后的正法修炼之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