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使我身心受益 青春长驻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九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再过几个月就八十岁了,我六十五岁退休后,每天早上都去爬山。有一天看到山边,有写「法轮功」字样的横幅,我想早上到这里来炼功也不错啊!想去问的时候,看到只有四个男生在打坐,我不好意思去问,以后就没有再问了;我还是每天都经过那儿去爬山,一晃就是一年。

有一天碰到一位八十岁的老太太,我问她说你要去哪?老太太说,我要去打坐炼功。我好奇的问,是法轮功吗?她说,是啊,你要不要也去看看啊?我心想那不就是我想问的吗?我去看看也好,抱着好奇的心跟着她去了。大家看到我就说一起来炼功吧!我问他们好不好炼?大家都说:好炼。我就和大家一起炼,炼到抱轮时,同修很体贴的说,你手如果酸了,放下来没有关系。炼完后,大家都说我炼的很好喔。我心想:「第一天怎么可能炼的很好?大概是我的手没放下来吧。」

第二天我准时到那里去炼功。炼完后,大家要学法,但我没有书,同修说,你要买一套书。我心想,这些人是在推销书吗?早知道要看书,我就不会来了。当我正在想时,有一位同修说那你就先买一本《转法轮》好了。我心想我明天就不来了,你还叫我买书;但是又试着问,要去哪里买啊?他说到益群书店去买。我听到是到书店买,就确定他们不是在推销书了。

我当天就去了益群书店,把一套书通通买回家,一本一本摆在柜子上,就算看不懂也没关系,金光闪闪的也很好看呀!女儿回来就问我:「怎么买那么多书啊?你看不懂,也不爱看书,不是吗?」

那天下午我拿起《转法轮》,翻开一看,原来都是白话文,白话文我比较能看的懂。我看第一讲「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第一句写着:「我在整个传法、传功过程中,本着对社会负责,对学员负责,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对整个社会的影响也是比较好的。」我看觉的对社会负责,对学员负责不是随便说说的,我看这本书写的那么实在,越看越爱看。我看的懂的字不是很多,因为以前上学我学的是日文,没有学过中文,所以我准备了一本笔记簿,每天晚上,都问孙子、或者是儿子,然后一个字一个字的用日文注音,我每天要看这本书的时候,就想这么厚要看到什么时候啊?后来看了两个月才看完第一遍。我现在两天就可以看完一遍《转法轮》了。

在炼功点要炼五套功法,刚开始我怕痛,不肯炼打坐;还有,九天班的课我也不想去上,我每天炼功的时候就会咳嗽。以前医生告诉我说是喉咙过敏,不会好的;而且,中医师还说我不能吃水果。在我炼了两个月的功之后,同修说,你最近比较没有咳嗽了。我回家问了媳妇,我最近是不是比较少咳嗽?媳妇说,好象是喔。我心里又想,医生说我不能吃水果,可是炼功点的同修都说没关系,什么都能吃;那天晚上,我就大胆的吃了两个橘子,睡到第二天早上起床,真的没有咳嗽。这时,我对炼功有信心了,才开始打坐,也去上了九天班。

得法前我咳嗽了三年,吃中药花了十几万也没有好。我还有高血压,必须天天吃药控制,我已经吃了三十五年的药了。我的眼睛有白内障,也要每天点眼药水。得到大法后,我不敢放下高血压的药,又继续吃了一年。有一天我忘记吃药了,但也没事,我很惊喜。后来我就决定,不再吃高血压的药,也不点眼药水了,心想:都得法了,就信师信法放下一切吧!师父在《休斯顿法会讲法》中说:「你无所求,你不管它,你就想着炼功的事,越炼就越好,可能炼完功回去一夜之间就什么病都没有了。」听师父的话一定不会错的。

现在八年过去了,我没有再吃高血压的药,也没点眼药水,咳嗽也早就离我远去了,我对修炼是更加坚定。我每天早上四点钟就出门,走路三十几分钟到炼功点炼功。不管刮风下雨,不管炎热的夏天还是寒冷的冬天我都不缺席,假如我不小心睡过头,就会搭计程车赶去炼功点,因为我要准时去挂横幅,我还负责带小蜜蜂,我要求自己,每天尽量把三件事都做好。

过去的老同事、老朋友见到我,都说我变年轻了,都问我走路怎么那么轻快。我就告诉他们这都是炼法轮功的结果,希望他们也来一起炼功。

我虽然很用心的做好三件事,但在心性的提升上我还是有很大的不足:

比如在同修谈话中,同修的话说的重一点,我就不高兴,甚至还会反弹回去。记得有一次和同修争辩一件事:我说是这样,他说是那样。两个人都认为自己说的才是对的,最后他说:「……你没念过书你不知道,我是高中毕业的呢!」一时之间,我的心好象被剑刺中一般,我很难过,也不甘示弱的回他一句:「高中毕业有什么了不起?……」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争的脸红脖子粗。

师父在《越最后越精進》中说:「但是在实际修炼中,痛苦来时、矛盾冲击心肺时,特别是一旦冲击了人的那顽固的观念时,还是很难过关,甚至明明知道是在考验也放不下执著。」

师父的话我没做到,事后觉的很后悔,我应该感谢那位同修给我提高的机会才对;这次的考验我没过关,今后我要听师父的话多学法,多向内找。

有一次我和五岁的孙子在家,我要他背《洪吟》,他继续贪玩不理我;我就生气骂他。孙子说:「阿嬷你不是修真善忍吗?怎么还会这么大声骂我?」这真是当头棒喝!

几年来,我参加故宫景点讲真相,因为我不太会讲话,我都是负责功法表演。有一天来了一群日本人,同修说:「你会讲日本话,你去讲。」那时我的心跳的很厉害,我鼓起勇气拿着资料,走到那群人面前用日语说:「欢迎你们到台湾,法轮功真的很好!法轮功真的很好!」他们很高兴的都拿了资料,从此我信心大增,原来讲真相不是那么困难,都是「怕心」害我不敢开口,以后真的要大步的走出去才对。

真心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以后我会更加努力更加精進。讲的不好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大家。

(二零零八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