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的需要就是修炼者的选择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日】一年半前,由于一次看似偶然的机会,我参与了大纪元的广告销售工作。那时我只是准备临时帮帮忙,结果一做就是一年半。在这里,我的修炼有了很大的突破,对法的认识也有了很大的提高。那些长期困扰我、使我裹足不前的执著一个个的暴露出来。有些甚至是我一直把它当作我的优点和长处来对待的,有些甚至在我小时候就表现出来了。

我有一些所谓的特点:很固执,喜欢坚持自己的观点,总想说服别人同意我的看法;好为人师;说话直来直去,直扎人心;遇事好心急,急于求成;情绪易受外界干扰,做好一点就乐,一有麻烦或困难就垂头丧气;以我为中心,自以为是,做事不考虑别人的需求,不注意周围人的反应。

此外,我多少年来都是念书,搞科研,不乐意也不善于与人打交道;而且养成了所谓“严谨的科学态度”,一是一,二是二,严格按照试验结果作出结论。我对买進卖出的事反应非常迟钝,没有一点经济头脑。而销售要注意客户的反应,对价格的接受能力等,及时改变自己的策略,头脑要灵活。具有我这些特点的人,在常人中是不具备做销售员的素质的,但却偏偏让我走入了大纪元的销售行列。

带着我的“特点”,我开始拉广告,可想而知,做成广告有多难。最初,我都不知道应该怎样开头和客户谈。一位同修告诉我几句话,我把它顺手写在一张纸片上,几乎有两个月,每天我拿着这张纸片给客户打电话。如果客户问了其它问题,我就不知道怎样回答了。

想给客户写信,结果写出来的信没有商业气息,不能吸引人,根本不象商业信件。有位同修每做完价格单或合同书之类的文件总是让我先看,但她的理由是只要我这个外行能看懂了,其他客户就都能看懂了。

对销售一窍不通的我没有了好为人师的资本。几乎每一步都要向别人请教。看着别的同修不断有大广告拉進来,而我只能做做分类小广告而已。心里非常不平衡:奋斗多年,还拿到个博士学位,难道就为每天打电话给客户重复那几句相同的话吗?

所有这些都不断的冲击着我的那颗虚荣心,争强好胜的心和做事追求完美的心。有一段时间我觉的没法做下去了,我实在不是做销售的料。

与此同时,为了打垮我的意志,旧势力又在最能牵动我的心的那个执著上下手了。就在我开始做广告的第二个月,就在我女儿身上不断发生着一件件出乎意料的事情。每天,那些个执著揪着我的心,真是剜心透骨的痛,让我没有心情去给客户打电话。这一件件事,一个个难,所有执著加在一起向我压下来。旧势力的目地就是想要把我压垮。

幸亏生命中还有着一种坚韧不拔的意志在支撑着我,让我没有选择放弃。我在心里默默的对师父说:没问题,师父,我行。这段路我能走过来。每天,我对自己说:别趴着,没什么了不得的。就这样,我坚持给客户打电话。奇怪的是,打完电话心情就会好起来。

我想,如果我从高层下来时,曾签下誓约,要在正法的最后时期以为大纪元做广告的形式参与助师正法,那么如果旧势力为了干扰正法,为了给我制造实现誓约的障碍,强加于我那些不适合做销售的特点。如果我以没能力、不适合做销售为理由而离开,那不就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了吗?

我悟到,在常人中,不管你具备什么能力,不具备什么能力,当正法需要你时,就不应该强调想不想做,能不能做,有没有条件做。不把个人原因作为选择的标准。正法的需要就是修炼者的选择。人中的能力和本事是大法赋予的。无论是参与哪个证实法的项目,还是做负责人、协调人,都包含着在这个环境中有要去执著的因素。不是修炼人为大法做了什么,而是师父慈悲为我们创造了各种机会和条件,使得我们能够修炼,能够救度众生。

由从事自然科学的研究到报社的广告销售员,看似简单的过程,这中间必须要去掉很多执著,对我是个心性的考验。这两种职业除了专业知识不同外,对人的素质要求也不同,这两点直接影响广告的成功与否。大纪元销售组平时与我有联系的几位同修具备我完全没有的特点,通过和他们的交往,我认识到了在其它环境中认识不到的执著。有位同修在和我交流时,说我和别人说话时不看对方的眼睛,对别人说的话有时候好象没有听见一样,这是不在意别人的感受的表现。我想,说话不看对方的眼睛是个什么执著呢?刚刚这么一想,就象有人回答似的在脑海中闪现出一句话:沉浸于自我之中。

平时“我”的意见最重要,“我”对法的认识是怎样的,“我”认为这个事情要这样做,“我”要告诉你,“我”多忙,“我”做了多少洪法的事。在家庭中那个“我”字就更大了,忽视家庭成员的存在,忽视他们的需求,只强调“我”要学法,不要吵,“我”要炼功,别影响“我”,“我”在打电话,别打扰,等等。

为了这个“我”,做了什么要显示,会有欢喜心。别人不顺“我”的意,要生气,要指责。别人和我的做人风格不一样,我就觉的这个人怎么这么不可思议?做事心急,急于满足自我成就感。所有这些执著都是为了这个“我”的存在而存在。

回想我平时讲真相的方式,完全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把自己想说的告诉对方,滔滔不绝,讲的上气不接下气,为的是不让对方有插嘴的机会,以便我把所有的真相一股脑倒给他。我不注意观察对方的反应,不是根据对方的需要和接受能力去讲。常常是并没把真相讲清,对方采取的是不置可否一走了之的态度,或挂电话。而要拉广告,不仅不能让他挂掉电话,还要让他把钱拿出来。这对我的要求显然是变高了。

后来我努力调整平时习惯的处世方式和思维方式,向有销售经验的同修学习;并保留了我说话直的特点,而注意说话的语气,方式和心态。如何站在听话人的角度上说,替客户考虑,赢得客户的心,这也是作为销售员所必须具备的特质。当然,还要熟悉常人这个行业的运作方式,特点,具备做这行的能力。我开始注意阅读人际沟通,市场营销等方面的资料,参加销售员培训,提高自己的业务能力。

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世间的各行各业都是给你提供的修炼场所。”拉广告的过程中,会接触到很多各种想法的人。我的修炼在其中经过了三个阶段:从很容易被人带动,到不论客户说什么都不动心,再到努力做到由我来带动客户。刚开始,我说话的声音和心态会随着客户而变化。如果他的嗓门大,对大纪元有看法,我就会不知不觉的用同样大的嗓门,用说服他、压倒他的心态给他讲真相。后来不论客户是什么态度,认同还是反对,想不想做广告,我都努力保持慈悲祥和的心态,用平和的语气讲话,不被对方带动。

与此同时,师父也帮我清理掉了身上很多不好的东西。有段时间我的嗓子经常会变哑不能大声说话。几次之后,我发现嗓子每哑一次以后,说话的语气语调都会变的柔和一些。现在打电话时常会有客户说:哎呀,你的声音怎么这么好听啊!是我们以前认识吗?也有人说,“本来不想理你,但我听你的声音这么好听,就想和你说几句。”结果我和他聊了二十几分钟。

随着我在修炼中的变化,客户的反应也在变化着。一个客户曾经气呼呼的说:你们的报纸太过份,我绝不会在你们那儿登广告。几个月后,我打电话时又碰到她,结果她让我传真小广告定单。现在,我不再是拿起电话直奔主题,说完就挂;而是象朋友一样与客户聊聊天,建立良好的关系,赢得客户的信任。经常会有客户把他们的私事也告诉我;也有的要看《九评》,要我给他寄“解体党文化”特刊,还有人要我帮他订大纪元报纸,或问我怎么接收和安装新唐人电视等等;还有人问我在哪里可以看到《转法轮》。一个厨师告诉我说,他回国时带了十几份大纪元报纸给村里的人看。越来越多的客户说,你们大纪元报纸越办越好啦,我们很爱看。

短短的一年半,修炼的体悟很多,正念也越来越强。我自己也明显的感到自己从说话到心态都有很大的变化。我惊叹大法的威力,使我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从一个一窍不通的入门者变成一个成熟的销售人员。

我体会到,在做证实法的项目中,我们的提高是第一位的。我也认识到,那些所谓的特点,其实是束缚我的一层层人的壳;在拉广告的过程中,它们一个个的被破掉。感谢同修给予我的帮助,感谢师父给了我这个修炼的机会。

谢谢大家!

(二零零八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