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四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底得法的大法弟子,在我们地区算是得法比较早的。但后天观念多,影响了自己的悟性,在这十多年的修炼与证实法的路上,也是走得摔摔打打跟头把式的,幸好有师尊的呵护与法的指导走到了今天。

前些日子,当我一看到《明慧周刊》征稿的文章,我就很想参加这次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谈一谈自己在最近做好三件事的同时修好自己的点滴体会。

我二零零二年退休在家,不用上班,早晨炼功,晚上九点以后学法,近几年坚持学到十一点五十五分,发完正念睡觉。学法是以背法的形式,我觉的背法能集中精力,没有杂念,使自己真正主意识学法得法,效果很好,对法的理解,认识更深。

白天做好家务事外,同修需要资料我就帮忙做,以前我是以发资料讲真相为主。这两年我以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为主。开始是从亲朋好友邻居做起。对不太熟悉的人与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就不知如何去讲,往往失去救人的机会。过后心里直后悔,也有点着急,不知如何来突破这个关。后来在背法时,我明白了,做救度众生的事要真正放在心上,用心去做就会做好。今年五月份以来对接触到的陌生人也能劝退,而且讲的越来越自如,有时还觉的形成了一种机制似的,自然而然会知道怎么讲。我悟到了在讲的过程中,一定不能讲高,就从世人能看的到、接触的到的社会现实讲起,一般人都能明白。当然也碰到过几个不理解的或害怕的,我也不放在心里。我想到师父说的,不被常人的心带动。

有一次,同修邀我到一个偏僻山区去看看那里的同修现在的修炼情况(九九年之前在那里洪过法,这么多年,也不知他们修炼情况怎样)。我们约好,第二天早八点二十分在站售票厅等。第二天早八点我把准备好的东西拿上,就向车站出发。那时正是奥运前,听说车站查得很严。在路上我一边走一边想,如果问我包里是什么书,就怎么讲……全是常人的想法,实际是人心与思想业力的干扰。刚想了一下,我突然明白,这是不对的,不是我自己的思想,立刻排除它,否定它,但还没有发正念清除就到了车站。到车站等了一刻钟转了一圈,还看不到同修,我知道是有了干扰,立刻发正念清除,刚发完正念,就看到同修正在门口焦急的找我。同修说她比我还早来五分钟,在这里转了几次都看不到我,心里正着急呢,但忘了发正念。

在车上(半路上)看到乘警查身份证还要登记(我是带了身份证的,因为住宿也要用。)当时思想上紧张了一下,马上想到他们不配查我,同修也正念很强,乘警从我们身边走过,看都没看,就到后面查去了。这是师父的呵护。在车上我们没有向旁边的人讲真相,而只顾和同修谈自己的修炼状态,结果到站了,却不知道下车,等发现了来不及下车,车就开了。我们立刻醒悟到应该讲真相救人,就又找位子坐下,我和对面的小伙子讲真相,同修发正念,小伙子是个大学生,讲到他同意退团了,他还带了一个小侄子退队。车又到了下一站,我们赶快下车,小伙子高兴的和我们再见。下车后,立刻买返回前一站的票,在返回路上又劝退了三人。到这个地区的县城已是晚上九点多钟了,只有找旅店住下。

第二天接着坐汽车向山里去,经过一些曲折到中午时找到了山里同修,原来是辅导员,他的状态有点害怕,他说原来这一片有九十多人修炼,现在可能只有二十多人在家里炼,不敢出来,互相之间也不来往,师父的经文与大法资料都很难看到,讲真相不知怎样讲,解体党文化的资料都没有看过,只知道有三退这回事,却不知如何做,连那些大法弟子本人都还没有退。看到这样的情况,我们很着急也很难过。晚上来了好几个同修,看了带去的光盘,大家切磋了一下。我们决定回来把他们要的东西准备好,再给他们送一次。这里有一对夫妇不识字,俩人学法就是看字,不识字也每天坚持一个字一字的看,后来给他们送去了一套师父讲法录音带,回来时带回几十个三退名单。

再一次送资料时,我想我们是去救度众生的,是去送宝,一切由师父安排。所以这次特别顺利,当天晚上我们就回来了,来回路上都给人讲真相劝三退,还帮同修带回几十个三退名单。

我深切体会到山里同修多么需要城里同修的帮助。如果原来到外地洪法的同修能去看看他们,给予一定的帮助,他们也一定会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在做这些事情的过程中,我感到一方面是证实法,另一方面也是我们归正自己、同化大法的过程,而且在这最后救度众生的时刻一定要正念正行,才能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