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俄罗斯的中国工人讲真相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四日】

师父好!同修好!

二零零六年,一个民居建设项目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开始兴建。这个住宅区位于芬兰湾边,是俄罗斯和中国公司的大型合资建设项目。二零零七年春天,该大楼建成并投入使用后,从中国来了第一批建筑工人,他们住在一个封闭的并设有保安的区域里。知道这个消息后,我们几个住在那个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决定在此大楼对面的公园开辟一个炼功点儿。由于这个地方离市中心很远,我们商量好每周四下班后在那里集体炼功和发真相资料。

中国工人们下班后,三、五成群去商店或者到城里;我们的炼功点儿就在他们经过的地方。开始的时候,他们很小心,在我们面前停下来,带着不信任的表情看着。我们于是主动走上前去,向他们问好,送给他们真相资料。

过了一个礼拜后,这些中国人脸上的表情由不信任变成了喜悦。他们开始主动来要资料,并且当场就打开真相报纸阅读。他们当然感到喜悦,来到遥远的异国他乡,语言又不懂,忽然发现能读到中文报纸,能看到在中国和世界上发生的事情,并且还能看到一群按照师父的中文口令、伴着音乐炼功的外国法轮功学员。要知道,法轮功学员在国内被当局抓捕并非法送進劳改营、精神病院和监狱。所有的媒体也都是造谣诬蔑法轮功的;到了国外才明白:原来那都是假的。

民宅建筑工程开始后,有一天我在大楼外面行驶的有轨电车上看到,大批中国人下班后从工地大门走出来直接回到宿舍,而这些人远比常到我们炼功点拿真相资料的人多。这时我想到,他们所有人都应该得到被救度的机会。于是我想试试,就拿着真相资料走到工地大门口,结果一下子都发出去了。

有时能早来的学员也和我一起到工地大门口发资料。中国人每次看见我们都很高兴,分别用汉语、俄语和英语向我们问好。有些人还盯着我们的背包问:还有别的资料吗?

有一次,我在工地大门口等中国工人们下班。这时从工地里走出两个中国人。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职务,估计可能是工头;其中一个中国人对我做手势叫我离开。我也向他打手势,表示我绝不会听他的,并说:我是在自己的国家-俄罗斯,不是在中国,你们没有权利这样做。两个中国人扭身走了,以后再没到我这儿来。但是当中国工人们从我们手里接过真相资料时,这两个人却对他们叫喊,其中一个还冲到一个工人那儿,把他手里的一套真相资料抢过去扔在地上。但是,那个工人蹲下身去捡起了资料,抖掉了灰尘,装進了自己的衣服兜里。在这同时,其余经过大门的中国工人们都接了资料。这些中国人是那么珍惜真相资料,甚至不听那两个头头的。

为什么会出现这个事端?看来是我有什么漏。过了几天后,我和同修之间出现了矛盾,这时我方才有所悟。我回想起和那两个中国人之间的小插曲,当时我思想里有这样的念头:我们的讲真相活动已经進行的很顺利……。正是这个念头被旧势力利用了,它们于是给我安排了这个考验。我明白了,我应该始终保持正念,不能产生任何的惊奇心、欢喜心和怕心。

工程建设的速度在加快,又来了更多的中国工人。每次我们一开始炼功,就有很多工人走过来。有些专门来听炼功音乐。有一次,走过来两个工人看我们炼功,站在那里听者炼功音乐,脸上一直带着微笑。我走到他们跟前,用手指着自己胸前戴着的“退党”徽章,用中文对他们说:退党保平安!(这是我专门学会的三句中文之一)。我还指给他们看真相报纸上关于几千万中国人已经退出了中共的内容。这时,其中一位拿过我手里的退党声明簿,在上面签了自己的名字。然后他劝他的同伴,结果同伴也签了三退声明。第二天,一下子来了一小帮工人,要关于退党的真相资料,聚在一起读了好一会儿,然后认真的讨论。那一次有三个中国人声明了“三退”。从那儿以后,我们开始收集退党签名。

回忆着向那些中国人讲真相的一幕幕场景,我对自己说:“真是神奇!”看来是这些中国人在国内很难被救度,我们慈悲的师父关照他们,让他们有机会来到俄罗斯,在这里得到救度。我们身上的责任真是太大了!

当这些中国人来到我们跟前儿,就進到了我们纯净的能量场里。听着炼功音乐,听着师父喊的口令,他们变的很活跃,脸上挂着微笑。我们用中文说:“法轮大法好!”他们也跟着我们说,并且念着师父的名字同时挑起大拇指。学员给他们看俄文的法轮功书籍,一个工人表示想得到一本。

现在圣彼得堡的学员们又组成了一组,每周三去那里炼功和发真相资料。不知不觉中,一年多过去了。时间太快了,而我们还有很多事儿要做,重要的是要做好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

合十!

(二零零八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