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师父的话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以下是四位同村同修的交流稿。

认师就得听师话

师父您好!同修们好!

我是农村女大法弟子,岁数很大了。九七年喜得大法,得法前各教门的人都找过我,可我觉的他们也不象真修的,统统都拒绝了。可大法学员找我炼法轮功时,我不假思索就去了。刚炼功十几天我就下决心炼下去,越炼越高兴,并把左邻右舍亲戚朋友都叫上一起去炼。他们都很听我的话,后来悟到这就是缘份吧,是师父早就选择了我,一切都是师父做的。

我们经过修炼一个阶段,认识提高了,心性升华了,大法的神奇在我和同修们的身上体现出来,使我们从内心深处认了我们的师父。认了师父就得听师父的话,叫干什么就干什么,十几年来我们就是这样走过来的。

九九年七二零前,我积极洪法,引导有缘人修炼,在家庭按法去做,用大法的美好法理教育孩子,并引导他们得法。孩子们都看到我从一个脾气古怪、身体多病的人,变的处处为别人着想,身体健康,也都跟着修炼。

七二零后,我多次被非法关入拘留所,并被邪党诈取钱财,孩子们害怕不敢炼了,但我却没有动摇。三伏天,近四十度的高温,我们骑自行车去北京证实法,来回一千多里地,我们没觉的苦和累。在拘留所也没怕过邪恶,没感到痛苦。在反迫害过程中,我和同修们紧跟正法進程,互相促進,共同精進。

我们村大法弟子多,被世人称为法轮功基地。我们同修们配合很好,师父让干什么就干什么,积极去做。撒资料、写真相标语、贴挂真相条幅,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挨家挨户,包村包片的去做,去救度众生,三退了多少也记不清了。比如说下面这两个例子。

前几年,我村一个有钱人的父亲死了,县各级部门的人都来参加葬礼,村干部就把各处的标语撕了。我想这不行,来这么多众生,没有真相标语怎么能救度世人震慑邪恶。于是我停下做饭,发着正念去贴标语,小汽车上、墙上很快贴上了。刚贴完,两个小车一头一个把我夹在中间,我正念很足,没理睬它,顺利的回家做午饭。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没有师父的呵护我又能做什么呢?

我们这的同修多,周围基本做完了,都在骑自行车向远处去做真相,可我由于骑三轮车时间长了,不会骑自行车了。怎么办,从新学也得去救人呀。我跟孩子们提出要买自行车,孩子们知道我要干什么,买了一辆好自行车,真是随心所愿,一学就会,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就这样我和同修又开始了向远处村庄救人的征程。

多年来我们抱着“认了师父就得听师父的话,叫干什么就干什么”的信念,一路走来,做的好的时候,我们为众生得救而欣慰;做的不好的时候,我们向内找,总结经验,找出差距,下次做好,从不退缩。今后我们更要听师父的话,广度众生。

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做好正法事随师把家还

师父好!同修们好!

明慧网上发出了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书面法会的通知,可我总觉的自己做的不好,没什么可写的。后来看了同修的文章,认识到写稿的过程也是继续升华的过程,我要把自己不好的观念去掉,在明慧这个平台上和同修切磋交流。

我是一个农村女大法弟子。得法前,患甲亢病、心脏病,还要照顾瘫痪在床的母亲。身体上的承受,病痛的折磨使我对生活失去了信心。直到九八年我幸遇大法,我才找到回归的路。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我无病一身轻,心情开朗。我时刻都按照法的要求做,心性在提高升华。

七二零后,邪恶给大法造谣迫害。我通过学法认识到我们应该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我和同修(嫂子)去各村墙面上写大法标语。当时正是腊月天,我们把墨汁装在贴身衣服口袋里,用时从瓶子里倒到茶缸中,不长时间缸子的墨汁就冻了,手指也冻的拿不住刷子,我就把手在身上暖一暖再写。刚写完“法轮大法”就听有人走过来了,站在只有几米的地方看着。我心里发着正念:做证实大法的事不许任何人干扰。当我把“好”字写完,再回头看时,那人已经向远处走去了。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

还有一次面对面讲真相。我们四个同修来到一个村庄,碰到几个村民在修路。我递给他们一张真相材料。其中一人说:“你是炼法轮功的?不在家干点活,怎么出来干这个?你家属不管你?”这句话正好触动了我爱面子的心。我的脸立刻红了,但一想到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我要去掉这个心,救度他,让他明白真相。我对那人说:“我家属不管我,因为我炼功前,浑身是病,炼功后都好了,我把家里的农活干完才出来给你们讲一讲真相,你们千万别听电视上的谣言,我们都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都是亲身受益者。”接着我给他们讲了天安门自焚的真相,又给了他们光盘,解除了他们对大法的误解。

一次我发现电线杆上的标语都被人涂抹了,我和同修(嫂子)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用粉笔把每根电线杆上都写了标语,风吹雨淋也不掉,保留了很长时间,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十年来我能跟随师父正法走到今天,处处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我要珍惜师父给我们留下的最后这段修炼机缘,做好三件事,跟随师父回家。

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随师父回家 再苦也是甜

师父好!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九年二月十八日得法的。这一天是我最难忘的一天。一个朋友约我去听师父讲法录音,我犹豫了一下,因为有人以前和我讲过法轮功,可能那时缘份没到,我没在意。这次我动心了,我说:“去听听吧。”那个屋子里挤满了三十多人,我二人也挤了進去。师父的讲法打动了每一个人,室内鸦雀无声,我听着听着,不自觉的也掉下泪来。师父的每一句法都灌入我的心田,句句是真理。我后悔怎么不早学呢?太晚了!

当天我就请了《转法轮》回去,如饥似渴的读了起来。读到提高心性的时候,我一边读一边哭,多年的迷惑我找到了答案:我脾气不好,人又要强,老实的不欺,厉害的又不怕。爱叫个真儿,好打抱不平,因此,造下很多病:心脏病、胆囊炎、胃病等等。老伴和儿女们都让着我。自己也很苦恼。从此,我参加了集体学法、集体炼功。这样学着学着,我的脾气逐渐的改变了,病也都好了。老伴说我象变了个人一样,全家都很高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魔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那天,我们正集体学法,一群警察一拥而入,把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都抢走了。我把书藏在怀里才没被抢走。我急忙回家,把宝书藏在天棚上,又盖严才放下心来。

后来很多大法学员上北京上访,有的绑架,被打的死去活来,有的被罚了重款。我急的吃不下饭,一定要上北京。老伴胆小怕事,天天看着我,又不给我一分钱,因为没去成,我还大哭一场。后来我想:去不成北京,我就在家里讲真相吧!我把大法的好处写在白纸上,贴在墙上、电线杆上,被撕掉后我就再写、再贴。

农村认识的人多,这几年我见人就讲真相劝三退,处处以修炼人的形像接触常人。通过我的变化,很多人走入大法中来修炼,很多人办了三退。这其中有苦也有酸。有的人受邪党文化毒害太深了不听劝,有时我还受到辱骂、冷嘲热讽,什么都遇到。可是为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兑现自己的誓约,随师父回家,再苦当然也是甜哎!

由于我的层次有限,文化成度又低,只读过小学,写的不好,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感谢师父给我这么好的法

感谢师尊!感谢大法!

我刚刚走進大法就发生“七二零”。在七二零以后的日子里,我和同修准备去北京上访,被老伴发现,当时他气不打一处来,就不让我学法炼功,说什么“你炼功学法去北京我就杀了你”“和你离婚”等等,一时间家里阴云笼罩。这时我一方面圆容好这个家,一方面照样学法炼功,不管老伴怎样表现邪恶,我都不迷不惑,善待他,一定让他在我身上见证大法的美好,相信他一定能被大法救度。

修炼前我身体有胆囊炎、气管炎、妇科病等。每年都要吃好多中药、西药、医药费花了很多,两个孩子还要上学念书,扶养老人,弄的家里很困难,真是痛苦不堪。修炼后,有师在,有法在,有同修在,我走过来了,现在我身体没有病,还能干些农活,老伴在日常生活中,看到我身体很好,他也很高兴,时间长了他也不管我了,现在还很支持我学法炼功,做一些大法的事情。

在修炼的几年当中,我深深感受到伟大师尊每时每刻都在呵护着弟子,在每一个弟子身上不知花费了多少心血。二零零七年的秋天,十月一以后,每家农户都在忙着收玉米,当时我和老伴带着八岁的外孙女也到地里去干活,我借我弟弟的马车,装满一车玉米后,把车闸一放,马就一个劲的往前跑,我就从车前掉下来了,正好掉在玉米地的笼沟里,我一滚,车正好压在我的脚面上,如果我不滚车轱辘就正好压在我的胸部,真是有惊无险,这时马车还在向前奔跑,我从地上慢慢起来,心里在想没事的,我有师父在管,当时脚虽然肿了,但不那么痛,走到地头我心里在想:今天我是学了法轮大法了,不然就没有命了。我在这里感谢师父对我的救命之恩。

我是农村大法弟子,我家中有四间房子,我和老伴住东边一间,中间是外地,西屋是我女儿住,我的大法书和炼功带,都放在我的立柜顶上。有一天我急忙去接外孙女放学,临走时急忙把门关上了,等我回来时,这门怎么也打不开了,正在我开门的时候,我老伴回来了,我说这门开不开了,这时他找来铁钳子、镙丝刀子,怎么也打不开,直到弄到晚上七、八点也没打开,我们三人只好住在西屋,到了第二天早上起来,我想我不能不学法炼功,门打不开,我就求师父,这时我又去开门,没费劲就把门打开了,当时我心里特别高兴,我和老伴说门开了,他问我怎么开的,我说求师父帮的忙,大法就是神奇,这时老伴也高兴的笑了,并从内心相信大法,

回想几年的修炼之路,我深深的感谢师父,感谢师父给我这么好的法,让我们尽快修去人的不好的东西,真正达到一个神的状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