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生命中最绚丽的时光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二零零四年,我丈夫由遭受非法迫害的劳教所回家了。他是军人,部队怕他出去讲真相,不让他回家。得到这个消息后,我知道邪恶在钻我的怕心和不符合常人状态修炼的空子。我静下心来学法发正念,一直到把自己怕的物质去干净了,再也不去胡思乱想后,就回家了。

我直接去了丈夫的单位,那些政委、支队长,一看见我来了,说给我接风请我吃饭。刚吃过饭,市六一零的车、部队保卫股的车七、八辆、近二十个人就站了满满的一院子,他们把我拉到六一零办公室又开始非法审问。我发着正念,不惊不怕,真相以前都给他们讲过,过了好几年了还干这坏事,真是觉的他们可怜。……他们让我们住在部队办公楼的招待室,变相软禁,我就利用進出部队的机会,在部队机关的办公大楼里上上下下的走,近距离的发正念,见到熟人、有缘人就讲真相,给一个团级干部讲完后,他说:你是实话实说啊。部队保卫股股长是一个少数民族,他听过后说:“你比原子弹还厉害。”在部队,我发现我的电话被六一零监听着,去哪里都会被跟踪。师父巧妙的点化我都知道,我就天天在部队利用各种形式讲真相,邪恶见没空可钻也就不管了。两周后我们就回家住了。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一九九九年二月我得法了,那年我二十七岁。回想这九年的修炼历程,时时有法在心中,有师在呵护,虽然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魔难、同龄人没有的饱经风霜,但因为我是大法修炼者,是法中的一份子,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所以当去掉人的执着时,顿觉柳暗花明又一村,美妙其中语难诉,也只有修炼者才能体会到溶于法中的美好和神圣,常常感悟大法之博大精深,而又神奇玄妙、至简至易的体现在生活中、工作上。

得大法前,我和丈夫都是那种花了不少钱山南海北去求道的人。多年的寻师访道终于找到了大法,真有一种终于踏上了末班车的幸运感,当晚就看见有无数的小法轮在自己身上转,有大法轮在丈夫的身上转。

一、正悟

刚得法就清理了家里乱七八糟的书。那晚家里奇怪的停电了,邻居家却都没事。检查电路没问题,我认识到了是师父在给清理呢,心里很高兴。第二天清早一看有电。不过有本我认为好的书没烧掉,过两天我一人在家看师父的《济南讲法录像》,想起了那本书,我拉抽屉去找那本书,突然听到咚咚咚的敲门声,把我吓一跳,一看没人啊,定睛一想,把录像带倒回去一看是师父在敲桌子呢。我马上意识到不能留那书了,这是不二法门的问题,修炼要专一,多严肃呀!师父在点化我呢,原本那天没按师父的要求按照顺序看,随便抽了一盘录像带看,真没想到师父看穿我的心思并巧妙的安排点化我,从此我在修炼要专一问题上再也没有动摇过。

二、明法理 除恶

二零零四年过年我收到一封父亲寄来的信,有一段这样写着:“你经历了一般人难以承受的……磨难,依旧善良、坚韧、乐观的面对生活……”看着这信我流泪了。

父亲从小很疼爱我们,家里的生活环境也很好,从没干涉过我们在学业、职业、婚姻上的选择。在常人的眼里我一帆风顺、家庭幸福。在九九年邪恶疯狂迫害时,父亲怕我受邪党的迫害,曾逼迫我放弃修炼,知识份子的他,用了很多软硬兼施的方法。有一次我去看他,他和我谈过后见无效,居然把我从全家照的像片上都剪掉了,大喊:“她是神,她不是人!”母亲吓了一跳说:“谁让你这样干的呀?”他手指着天喊着“是魔让我这样干的!”我当时觉的好笑,却又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很悲哀,心想是那些放不下的情,让魔在此撒野了,这是我要去的情呀,否则慈悲心怎么出呀?回想给父亲讲真相时的心态,常常是用人的情和方法,自己对法领悟不够,真相讲不到位,做不好,邪恶因素对他的控制使他不明白真相,所以对我十分气愤,不和我讲话。

法是宇宙一切奥秘的洞见。““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论语》常常背诵的,可是自己的观念还是要一层层的脱的。我常常告诉自己要做好,做到,并背诵《洪吟》。

二零零一年一月,我被邪恶迫害,腰和脚都骨折,被非法关在监狱的医院里。那时天天都有来非法提审的。有一天安全局的二个恶警罗列了一大堆的问题又来了,我回答了一些问题后,就肚子疼,自己想想不对劲,怎么老是这个状态呢?中午背《忍无可忍》的经文,“它们已经人性全无、正念无存,就不能再容忍其邪恶对法的迫害。”明白了法理我心里很踏实了。下午他们又来,我要回早上他们记的笔录,一下扯了,俩恶人吓坏了,扑上来掐着我的手……,我看见护法神都在房屋的上空坐着,心里想起了师父讲的法,我心想,一定要走好,走正。医生见我后很吃惊,看你是很文静的,怎么了?这俩人很没面子,威胁着骂骂咧咧的走了。同室的人很害怕,说这下要给你加重判了,我笑着说他们还好意思来么?

大概二周后,我就被父亲抬回了家。那时我父亲很害怕这事上加事了,担心我再進去受罪,对这些恶人的谎言还是相信的,给我做工作,配合邪恶让我“交代问题”,总想用一些人的妥协办法解决这问题,但是没有任何结果。有一天父亲让我写不炼的保证书,我不写,他用凉水泼我,后来气急败坏的要打我,我当时一直想用法轮出去制恶,可是想他是我父亲呀,对他有没有伤害呀,想起师父刚讲的法:“但对于操纵人破坏人类的邪恶生命的处理也是在保护人类与众生。”(《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明白这功是针对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了,就发出法轮出去制恶,一念刚出就见我父亲态度一下缓和了说:“我怕了你了,我和你学法轮功吧。”这话想想都是那邪恶因素说的,父亲怎么会怕我呢,明明是那些邪恶因素在害怕。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处理了,父亲不被操控了,也就有得到救度的希望了。“所以除恶是在正法,也是在救度世人与众生。”(《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对除恶是针对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和因素这个问题,我有了進一步的领悟。

人就是人的想法。父亲常常在家拉很伤悲的二胡曲,常唠叨我:“家破人残,以后谁养你呀,这后半辈子……。”那时邪恶在精神上、肉体上、经济上的疯狂迫害,使我们家被抄,丈夫被非法劳教,我腰、脚骨折,没有劳动能力,更没有经济来源。常人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间接受迫害的父亲和家人常常悲痛欲绝。常人谁看我都很可怜、很苦,可我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对自己的前途和身体从没担心过;有法做指导,有师父的呵护,对这场迫害我们的尊师和大法徒是不承认的,所以我从心里都没觉的苦,只是看着那些不明真相的人,忙忙碌碌不知为何而活着的人觉的他们苦。看着父亲用被蒙蔽的谎言指责我们,我常常默默的流泪,希望被毒害的世人都能明白真相。

不管父亲怎样对待,我依旧做着我应该做的三件事,加大发正念的频率。给他讲真相,讲的稍微高一点、不符合常人的接受能力或想当然的说,马上就会遭到他的痛斥,我就不停的向内找,去掉自己的欢喜心、显示心、做事心。那时别看在家呆着,修心是一点不能马虎的。

大法神奇的一面展现出来了,我的身体很快康复了。

二零零二年,有几次邪恶又来迫害我和丈夫,用尽了特工的手段,派兵力围追堵截,父亲已不再相信邪党恶人的谎言了,他怒斥恶人,用自学的法律来保护我。以后还经常到安全局、六一零去要回非法扣押我的物品。妈妈炼功他也不阻挡了。

我不说,谁也不会想到我曾经被邪恶迫害者致残过。二零零三后的几年中,我换了几个城市几个工作,一个比一个好,父母亲担心我的身体状况,跑到我工作的城市来看我,一看我还参加公司的徒步游,背十几斤的东西走几十里,还爬了一回泰山,才放心了,常常自豪的对人说:“我女儿真能干!”这是他们完全想不到的。

看到在我身上处处体现出大法的威力,父亲的固执和后天观念的障碍慢慢的消除了,曾经为他不明白真相流泪到为他明白真相而流泪,这一切证明,修大法的家人都是有福气的。

三、修炼中的事都是好事

二零零四年,我丈夫从遭受非法迫害的劳教所回家了。他是军人,部队怕他出去讲真相,让他住在部队的集体宿舍,不让他回家。邪恶表面的理由是你妻子不在家,你也没家啊,回丈母娘的家不是自己的家。得到这个消息后,我知道邪恶在钻我的怕心和不符合常人状态修炼的空子。我静下心来学法发正念,一直到把自己怕的物质去干净了,再也不去胡思乱想后,就回家了。一个目地:找我丈夫堂堂正正的回家。

我直接去了丈夫的单位,那些政委、支队长,一看见我来了,说给我接风请我吃饭。刚吃过饭,市六一零的车、部队保卫股的车七、八辆、近二十个人就站了满满的一院子,他们把我拉到六一零办公室又开始非法审问。我发着正念,不惊不怕,真相以前都给他们讲过,过了好几年了还干这坏事,真是觉的他们可怜。心想讲高了他们什么也听不進去,只要这时不再施恶,按照他们能接受的成度讲一点吧:“我是要回家和老公过日子,谁愿意在外面流离失所呀!”我不停的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邪恶因素的干扰。这样很快他们就说:是呀是呀,回家吧。有一个头目还出主意让我去要回被安全局非法扣押的钱。

我一被带走,部队的一个副政委就对我丈夫说:她是回不来了,你要做好思想准备。他哪想的到,很快,车就又把我送回到丈夫的单位了,这帮人吃了一惊。这时他们又想出一招,让我们住在部队办公楼的招待室,一日三餐派人送来,变相软禁我们。我就利用自己進出部队的机会,在部队机关的办公大楼里上上下下的走,近距离的发正念,见到熟人、有缘人就讲真相,给一个团级干部讲完后,他说:你是实话实说啊。部队保卫股股长是一个少数民族,他听过后说:“你比原子弹还厉害。”在部队,我发现我的电话被六一零监听着,去哪里都会被跟踪。师父巧妙的点化我都知道,我就天天在部队利用各种形式讲真相,邪恶见没空可钻也就不管了。两周后我们就回家住了。

现在想想救人也要有个表面的形式,师父巧妙的利用了旧势力安排的这些所谓考验,但不承认这所谓的考验,他们也是被救度的一份子,怎么配考验我们呢?众生想听真相,想得救,谁敢阻拦?在法理上师父都告诉我们了,时时在法理上,就无所不能,坏事也就变成了好事。

四、否定旧势力在经济上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九月,我丈夫从部队复员了,按照正常手续要把复原费发给自己后再离开部队,可这些在邪灵控制下的恶徒,妄想以不发复员费要挟我们。

有一天,丈夫单位突然打来电话,通知我丈夫明天就上火车,再派三个干部送回家。复原费要等到了老家办完手续再办理。我和丈夫都认为这是邪灵在经济上想控制我们,不能按他们说的做,要彻底否定这一切!我们就一直发正念清除黑手烂鬼。

第二天,我丈夫出门去了,部队三个干部来敲门。万物皆有灵,这楼下的防盗门也神了一回,任凭他们怎么弄,防盗门就是打不开,外面的人進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我就在家里利用门铃对讲机大声讲真相,揭露他们伪善的迫害,那三个干部和院子里好多人都在那里听着。几个小时后,他们上来了,那趟火车的时间也早错过了。第二天一早部队政委召开紧急会议,安排财务人员提现金存到我们的户头下。丈夫回家时,前拥后呼,有人拎包,有人跑前跑后忙着去给办手续。

我们修炼的人,对钱财是看淡的,是不求的,随其自然,但是在正法时期救人,必须不承认旧势力在经济上的迫害,拿我们自己的钱是理所应当的,被邪恶迫害还说随其自然的话,那就是认同了旧势力,也就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

五、利用工作便利,救度更多众生

我现在居住的这个城市,人口密集度大,有大量的外来投资者、打工者。有了这笔钱以后,我们不用为暂时的生计而奔波。有更多的时间来做三件事、救人。找工作都不影响或者能更好的利用来做三件事。有时一人工作,另一人在家做资料。

有一天,有个客户路过我所在公司,看见我就進来了,那天轮我值班,帮他登记业务后,我就给他讲真相,看他的接受能力挺强,我就一点点的讲,没想到他明白了真相之后,主动邀请我和丈夫去他的公司工作。我丈夫去工作后,做三件事更便利了,单位同事和这位老板对他的评价都很好。真是感觉在法中路是越走越宽。工作只是表面形式,师父把这些人推到我们跟前,真正的目地是要救这些有缘人。

二零零五年我准备找工作时,心想这一切都是为法来的,我现在需要的是通过工作创造条件去接触更多的人,给他们讲真相,最好要离家近、有双休日、工资也要高。投了简历后,第一次到一家搞策划设计的公司面试,我心里挺满意,可是我以前只做过财务和销售,对策划设计没接触过。两次面试后老板问我有什么要求,我说除了工资之外双休日必须休息。这公司周六是要求上班的,他问为什么,我心想周日集体学法是绝对不能耽误的,我们学法点几个同修是刚走到一起的,这个环境不能破坏,这是正事;周六要做资料做家务也不能耽误。我告诉老板,周日我有自己喜欢且重要的事要做,周六要做家务等,同时,休息好也是为了更好地工作,如果周六开会我可以来参加,之后时间是我的。老板很高兴的通知我尽快上班。

后来得知老板是要招聘一个有思想和综合素质高的人,来指导电脑操作设计师,并且要能引导客户接受设计样稿。工作中,每次给客户的提案我要先审,在法中开启的智慧和法理,告诉我正的理念和审美观,以此作为基础,我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劝三退,常把正的理念正的审美观带给设计师,告诉他们那些魔性的东西对人不好,并引导他们改正。工作中常常要和各个公司的老总打交道,每次外出我都带真相光碟,发了真相光碟的公司,和老总谈的都很好,他们还常常会开车送我回公司,其实是他们明白的那一面在做。

有一次在公司休息时大家闲聊,我想聊真相吧,发了一会儿正念,不到三分钟,一个人说我的邮箱里经常收到法轮功真相,一个说我也收到过,是真的吗?另一个说真的,我好友的丈夫人特好,人被劳教后出来还炼;大家讲的比我讲的都好,我真感到法的威力,不动手不动脚就可以做常人想做而做不来的事。

走在神的路上的我,生命中最绚丽的时光,是修炼路上的经历,回头看看,感慨万千:明法理、向内找,就没有过不了的关,那些难,现在看来如果当时自己没有那些心,也就不会有了,既然发生了,我也用正念来对待,变成为去执着救众生的环境。

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我会珍惜这每一分钟,做好三件事。

合十,谢谢师尊和各位同修!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