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精進实修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由于我不识字,几次交流会都没有参加,同修们都让我写出来,师父也多次点化我,今天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把十年来修炼过程和心得体会向师父和同修们汇报一下:

一、得法受益

我是农村的普通家庭妇女,今年五十九岁,九八年得法,修炼前我全身都是病,有严重的心脏病、妇女病、肾病、腰椎间盘脱出、乳房肿块等等,医生都没法给看,无从下手,严重时曾卧床三年,得法后如获至宝,下决心坚修大法到底。刚开始修炼,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当时表现出重病状态,口发干,小便没知觉,尿血和脏东西,整天不断,老伴看到这种情况,给我找来医生输液,我说:“不输,这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三天就好。”结果三天真好了,就这样,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三次。大约修炼半年左右,我身上的多种疾病都没了,在师父给我净化身体的时候,虽然很难受,我也没耽误到各处去弘扬大法,因为我无法报答对师父和大法感激,只知道向众生宣传法轮大法好,哪儿人多就到哪儿去说,最多一天讲五、六十人。

二、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修炼后,师父不但给我净化身体,也给我的全家人都净化了身体,我的老伴患严重的脉管炎已三十多年了,回血管坏死,再严重了就得截肢,每天要吃药,药洗、糊药、贴膏药,用的药很多了,后来用药也不管事了,甚至越用越坏,又输液,输完液更坏,血压也上来了。血小板也坏了,全身血管都鼓起了血疱,我修炼后大约半年,他的脉管炎不知不觉也好了。我的儿子患有精神分裂症,经常在夜间出走,而且在屋里地上尿尿,吐大口大口的腥臭痰,经常吃药也不见好转,我修炼之后,师父也给他净化身体,不到半年我儿子病也好了。

一次我打坐时,师父告诉我说:“你儿子的病好了,不用吃药了。”于是我儿子从那天就不吃药了,变成了正常人。第二年娶了媳妇,媳妇曾经因为不生育离过婚,患有严重的痛经症,我告诉她,我是修炼人,“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你也不用再吃药了,结果三个月就好了,第二年给我生了个大孙子。我这个孙子也是为法而来的,怀孕三百零六天,在雷雨交加时才出生,他六个月的时候就会炼功,两个小手在背后做“罗汉背山”,会坐着了五套功法都学会了,会说话了就讲真相,看见舅爷就喊:“舅爷,记着法轮大法好,未来得福报。”

师父慈悲呵护,出了三次车祸,有惊无险

第一次大约二零零一年,我骑自行车在街里走到一个修车店门前,一辆摩托车骑的特快,“啪”一下子撞上了我,自行车倒了,我没事,旁边的人都说:“眼看着摩托车撞上您了,怎么没事呢?”骑摩托的人也吓坏了,我说:“没事,你走吧,记住法轮大法好。”

第二次,二零零四年的一天,在村子十字路口,右面开来一辆大发汽车,一下子就把我撞到了汽车底下,当时没害怕,我从车底下爬出来就喊:“法轮大法好”,啥事没有,女司机吓坏了,下了车抱住我,我说:“我是学大法的,啥事没有,你记住法轮大法好,自行车坏了也不用你修。”后来在公路边又看见这个女司机劝她三退,她说:谁说都不行,我就信您,用真名真姓退。

第三次,在火车道,火车来了正把我截在栏杆外头,我前面两米是火车,后面是汽车,两边都是人,出不去,动不了,总怕撞着别人,自行车一歪就倒在汽车边上了,脚蹬子坏了,脚蹬子棍正插進我的右脚掌,脚掌骨折了,骨头都支出来了,一双新鞋也两半了,鲜血淋漓的。当时正让一同修看见,就这样我一脚蹬车坚持去赶集讲真相,跟谁都没说,炼功一天没落,一只脚站地,就是一天没做饭,一整天坚持学法,发正念。后来有一个同修问我:“表姑听说您的骨头折了,一个礼拜就长好了,是吗?我怎没听您说呢?”我说:“是啊,我谁都没告诉,连你表姑父都不知道,一个礼拜就长得很平,骨头也回去了,啥事没有,跟原来一样。”我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三、讲真相,证实法

因何祚庥污蔑大法,为维护法轮大法的声誉,九九年四月二十四日我也和同修一起去天津上访,没想到天津市政府不但不主持正义,反而还扣押了我们大法弟子四十多人。天津的公安干部告诉我们:放人我们做不了主,上北京才行。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镇压法轮功,不让集体炼功了,派出所和村干部白天黑夜都在我家周围监视,警车在房后面停着,把我急的都哭了。我说:“我学法,我们一家子得病都好了,我们全家受了这么大的益,这么好的大法怎么不让炼了?”我心里非常痛苦,眼看师父和大法被诬蔑,哭着哭着我就晕过去了,我老伴也吓坏了,他说:“是不是家里管的太紧了?”警察问我还学吗?我说:“学。”“你还炼吗?”我说:“炼!这么好的法就学就炼!”警察说:好,明天送她去派出所办班。第二天老伴就送我去派出所,早晨送,晚上接,去了两天,我说不去了,大队干部叫我写啥,不写,叫我签字,不签。

九九年冬季,我要去北京证实法,同修问我:你怎么去证实法?我说:就凭这颗心。我和同修一同商量好第二天就去北京证实法。

第二天早晨五点天还不亮,我就到了村西口等去北京的公共汽车,天气很冷,我刚到不会儿,就来了一辆出租车,司机热情的让我上车等着,这是师父不让我挨冻,安排了一辆出租车来这。天亮了,去北京的汽车来了,我们顺利的上了车,当时警察就在旁边坐着,他也没管。我一心想去,他也看不见的。就这样到了天安门广场,我就与在那的同修一起举起“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警察把我们拉上了汽车,在车上我们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把我们这一车四十人拉到了不知是什么地方,院里都是象铁笼子一样的屋子,笼子里外都是大法弟子,我们把没被搜去的大红布横幅用手举起,所有同修都从笼子里伸出手抓紧布标,一块、一块的大布标,红底黄字,分外耀眼,警察疯狂的用胶皮棍打学员的手,有个学员手指被打折也不松手,所有的学员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有的学员把身上带的真相标语踩着同修的肩膀贴在墙上。审问时,警察问我:哪里的?我不说,他又问:为什么不说?我说:要说了我们市里、县里、乡里干部就没有奖金了,师父让我们做好人,我们对谁都得好,不能让人家得不到奖金。警察给了我一个大嘴巴子,踹我一脚。等审第二遍时,警察把我扒拉一边去了,没我这号了。同修说:你得了个大优大百,合格了。咋合格了呢?审我时,他横的时候我不言声,态度好的时候我就讲真相,讲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他问:“你看得见师父吗?”我说:“看得见。”

我从一开始就是开着天目修的,师父告诉我们:“心性多高功多高”(《转法轮》)。一合眼师父就教我炼功,我抱轮的时候看见师父在半空中,大光圈围着师父转,我还看见在唐朝的时候就跟着师父修炼,有时还是男身,上身穿中式服装,戴小帽盔,后来又看见自己是尼姑,穿掩大襟上衣,黑帽子挂穗,一身黑。在学法时,如果不明白法理,师父就往我脑子里打,就明白了。师父经文该来了,我提前就知道。师父《扫除》这篇经文来了之后,有一次六点发正念时看到镰刀斧头的旗子从天上掉下来了,掉到大坑里了,我悟到这是邪党彻底解体了。旁边还有两个鸡蛋,我想这是共产邪党彻底完蛋了。

在第一次去北京证实法的时候,总往脑子里打“九九归一”四个字,在审问时,都是十个人一拨儿,唯独我们这拨儿九个人,我们这九个人都是来自不同的地方,不报姓名,审完了就把我们这九个人都放了,其他人都在那呆了好几天。我们九个人就一起往车站走,边走边背法、切磋,口渴了,路边就出现了水龙头。我们就喝水,这不都是师父在呵护我们嘛。我想:头一回来北京,哪儿都不认识,又不识字,上天津怎么走啊,这时有一个人说:我上天津,跟我走,跟他走一路,给他讲了一路的真相,这又是师父的安排。到了天津还不知道怎么走,跟前有一个扫街老头问我:你上哪儿?我说:×××,他告诉我:你上十八路,到头儿(托运站)下,下了车就是上×××的车,上午十点就到家了,这次去北京共用了一天一夜,一進门老伴就笑了。

回来后,隔了一天,和几个同修第二次又去了北京,这次在打坐时又看见直升飞机落在我村西口,我说:等等,我们还有俩人哪。这时直升飞机飞走了。这次车站查的很紧,我们只好打了“的车”,从远处绕行,到半路才上公共汽车,这次我们带了横幅和真相材料。到了天安门我们抻着横幅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拿着电棍和棍子打我们,又用大汽车把我们拉到一个地方,逐个审问,问我:哪儿的人,叫什么?我不说,让按手印,不按。我不配合邪恶,警察急了,揪着我头发就往桌子上咣咣撞,还说些不三不四的。同修说:“得了,你别造业了”。呆会儿他也不凶了。警察又把我们拉到一个地方,可能是安排我们住那儿,到那儿又搜身,我身上带的钱都给翻走了,同修说:“回家怎么办?”我说:“师父自有安排。”审问时我就实话实说,原来有什么病,一炼功都好了,呆会儿警察叫我和另一同修做身体检查,到医院一检查,我们俩人都五个“+”了,警察给好几个单位去电话,哪都不要我们。最后警察说:送她们俩人回家。半夜两个警察把我们送到火车站,车站不卖票,早晨五点才开始卖票,他们俩把我们放那儿还不放心。我说:有啥不放心的,你不放心不要紧,我们把钱押在卖票那儿还不行吗?这两个警察又打电话请示上级同意了,才这么办。我的钱在检查身体时,警察都给我了,当时警察说:”你瞅人家这大娘,这才叫真正的大法弟子呢!“我知道这是师父利用他的嘴鼓励我。北京的警察已给天津打过电话去了,明天几点在哪儿下车,天津警察接我,我就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让他们的安排不算,开始卖票了,“叭”卖票机坏了,卖票的跟我们俩人说:“你们俩人把钱拿着赶紧走吧”。这不都是师父在做吗。我们就去了汽车站,吃了早点,这时一辆高级小轿车停在我们跟前,跟我说了三次,非要拉我们走,价钱跟大公共汽车一样,我们就坐上了既舒适又暖和的高级轿车回到天津,这不又是师父给我们安排的嘛!到了天津车站,来了好些鸽子围着我们的车转哪,转了好几圈才走,这是在迎接我们,那个同修也平安的买了去家乡的票,我也平安的在上午十点到家了。

四、劝三退 救人

师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这篇经文中说:“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师父让做好三件事,我就认真去做,骑上自行车,拿着笔在本村、外村,最远出去六十多里地,走到哪儿讲到哪儿、写到哪儿,借着卖卫生巾讲真相,谁买卫生巾都给一份真相资料,集市卖货的百分之九十都明白真相。有时一天发真相资料四、五百份,早晨三点起来挂条幅、贴真相,回来炼功,炼完功做饭,早饭后出去发真相资料、讲真相,什么都不误。有时到外村,最远出去六十多里地讲真相。

亲戚家有事,不管大事小事,知道就去,挨家挨户逐个的讲。一次去表姐家随白事份子,我从大法受益讲到天安门自焚,然后讲天灭中共,明白真相后,有二十八个人都自己签名三退了。还有一次我侄子结婚,新媳妇刚下车我就给讲退了。接着本村我的干妹夫又死了,红白两家份子一共退了一百五十人。抓空就挨家串,到街上贴真相、发资料,最后剩两张贴在灵棚的大柱子上。同时送护身符,《九评》书发了三、四十本,真相发完了,我顾不上吃席,回家再取。正月去拜年,放下礼品就出去撒真相,(因为早退完了),有时去一天撒几个村,回家问我在谁家吃的饭,我说:“那么多侄子,在谁家吃不行啊!”其实我尽撒真相了,一天都没吃饭。为了救人,我姐夫死三周年祭日我也去了(我姐已改嫁了),多年不走动的亲戚朋友我也去看。我的大嫂(孩子的大娘)因对我家不好,多少年不走动了,为了救他们,我想去看他们,老伴不愿意,我说:“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老记恨着,都是一窝一块的,过去的事就不提了,坏的地方就一笔勾销,多想好的地方。”说服了老伴,我就买了东西,带着土特产正月就去了,他们全家十二个团员,七个党员,二个少先队员全退了。大嫂说眼看不好,做不了棉袄,问我会吗?我说会,回来找人做了三个又好看又舒服的棉袄送去了,全家人都很高兴,大嫂原来不吃药睡不着觉,可是我睡在她身边,她不吃药也睡的很好,现在全家人都非常相信大法。

山东济宁的远门二嫂八十三岁了,回老家来看看,我就把我们家远门近门一家子老老少少都恭恭敬敬的请到我们家团聚一堂,使大家都很受感动。使他们十个人都明白真相并三退了,给他们带上《九评》和大法的书籍满意的走了。干啥来的?不就是为得救来的吗!这都是师父的安排。我脑子只装着大法的事,把救人放在第一位。我们村基本讲过了,(当然是和同修一起做的)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三退了,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有很多人受益。我村的李大嫂,通过我讲真相坚信大法,每天默念大法好,有别的门派找她,她说:“我不二法门。”并相信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她的儿子开车拉西瓜,被一辆大车撞出去老远,瓜撒了一地,人被挤在里面出不来,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一喊,出来没事了,车报废卖了,又买了新车继续做买卖,逢人就说:我就信这个法轮大法。本村还有一个人患腰椎间盘突出,我给她讲真相,师父也给她净化身体,没吃药好了,她好了还给别人讲,有一个厂长就不信,她一讲,信了,三退了。

左邻右舍大事小事我都去讲,谁家来亲戚、闺女回娘家我也去讲;十天四个集,我集集到,最少一百份真相,还讲三退,经常下午一点多才到家。谁有困难我都帮,谁家来人我都去送菜,我家的菜下来先给大家送,处处做到对别人好,我的一个邻居只有老俩口在家,平时洗衣等一些小活我经常去管,他家所有的人都三退了,相信大法。

衣袋里经常带着真相资料,碰到问路的就送资料、讲真相。一次看到一个要饭的躺在地上,天很热,我给他买了一瓶矿泉水,给他讲真相,退了团,又给了他一个护身符,他很满意。买东西花真相纸币救人,外地做小买卖的也不落下,这样一天有时讲退三十多人,少则几人,每天都做,凡到我跟前来的人,都是师父安排的,都讲、都救,一个也不放过。

为大法付出我特别舍的花钱,自己买菜买贱(方言,价格便宜的意思)的,衣服也买贱的,拿资料钱几百、上千。跟别人出去,打车我抢着花钱(真相币),还讲真相。表面上是我为大法付出,实际上师父给予我的更多、更多,我们全家托师父的福,儿子、媳妇、闺女、姑爷都挣钱,孙子考上重点初中,还是免费的。别人做生意赔本,闺女、儿子生意都红火,给我邮钱一次十万,我心里明白这不是让我过常人日子的,这是让我为大法付出的,我还要更多的救人。

五、消除间隔,摔跟头悟道

为了让同修们少走弯路,我把自己曾经和同修闹间隔的过程也说一说,由于自己讲真相救人用心大,讲的多,听到的赞扬话也多,不知不觉的证实自我,愿听好听话,看到同修有私心、怕心就不顺眼,其实这是自己的妒嫉心和显示心在作怪,被旧势力看见了,就加强同修的执著,加大同修间的隔阂,使环境变的越来越复杂。旧势力专门把同修的缺点表现出来给我看,说话刺激我,跟同修甚至跟常人都说我的坏话,这时我真是忿忿不平,越想越气,越想越冤,越想旧势力越加强。明明不是自己的错,也扣在我头上,由于不向内找,矛盾简直难以化解,最后学法点被派出所和乡政府抄走全部大法书及师父法像和大锅(卫星接收器)。不到一个月我又在发资料时被派出所警察发现,邪恶企图非法劳教我,在师父的加持下,绝食六天从拘留所正念闯出。教训实在太深刻了,反思自己,其实都是自己的心造成的,争斗心、显示心、妒嫉心,爱听好听话,一说就炸,找到了自己的执著,这时我发现同修是那么的可亲、可近,此时同修也认识到自己的不足,间隔消除了。走了多大的弯路啊!师父我对不起您,让您为我操心。所以我告诉同修们,遇到不高兴的事一定要向内找。现在用师父在《欧洲法会讲法》中的一段法与同修共勉:“那么发生矛盾的时候要各自向内找自己的原因,不管这件事情怨不怨你。记住我说的话:不管这件事情怨你还是不怨你,你都找自己,你会发现问题。如果这件事情绝对的与你没有关系,没有你应该去的心,那么这件事情就很少会发生在你身上。如果你没有这颗心,就不会引起矛盾,得对你修炼负责任的。是凡矛盾发生在你身上,出现在你这儿,出现你们之间,就很可能与你有关系,就有你要去的东西。不管怨不怨你,我的法身在去你的心的时候,可不管这件事情怨他还是怨你。只要你有这个心,他想尽办法让你出现矛盾,让你认识到不足的这颗心,所以你们还在那儿找:这事不怨我呀。或者你们还在想:我在维护法呀。他在想:我也在维护法呀。其实你们可能都有不对的地方才会有矛盾。”

在正法修炼的路上,我做了许多讲真相、救众生等该做的事,曾经激励过同修们共同精進,今天我们更应该牢记师父的教诲,遇事向内找,尽快去掉执著心,才能跟师父回家。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