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法中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 有这么一个小故事,使我又一次验证了大法的超常。那是在二零零六年,台湾海峡发生地震把海底光缆砸断,使网速相当的慢,下大文件就更慢了。一天,我在下半夜两点多就起床学法了,学到早上四点多,状态特别好。然后去网吧下载文件。因为必须在早上六点前回来,时间很赶。但是不知怎么回事,以前很慢的网速突然间变的很快,没有太长时间就下载完了。这在平时根本不可能的。在回家的路上,师父在《转法轮》中的一段法打在我脑中:“大家想一想,谁推它了?谁给它加的力呀?你不能用常人中的那种概念去认识它,它就是这样一种旋机。”我体会到,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无所不能,只要我们心性到位了,师父就能帮我们。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好!

我是一名一九九七年夏天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前,我一身慢性病,二十岁就得上了慢性肝炎、神经衰弱等慢性病,几次想到自杀。就在我走到绝路的时候,喜得大法。得法的当天我的身体就发生了奇迹般的变化,常年的失眠症当天就好了,而且从来都没有睡过那么的好。炼功不长时间,师父就把我的天目打开,看到了法轮,还看到过师父的法身。我以前是一个绝对的无神论者,但是我真真切切接触到这一切的时候,我知道师父说的都是真的。

可是那时虽然得了法,也知道大法好,但自己还不懂的怎样去修。到一九九七年底,由于自己治病的心不放,放弃了修炼。什么病又回来了。这一放就是三年多,但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并没有放弃我,看我还有修炼的心,一直在看护着我,这期间也一直能遇到其他同修。

从新修炼 助师正法

我记的那是二零零一年,虽然我考虑了很久,但当时我的头脑一点也不清醒,也没有勇气回到修炼中来。是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从新认真的看了师父的讲法,我悟到每个大法弟子得法都不是偶然的,而且是带着重大使命来世间助师正法。我决定从新走回到修炼中。

那时中共邪党对大法的迫害是很严重的时期,我又是刚回到修炼中,对法理认识的也不够深,魔难也大。但我知道中共邪党在用谎言毒害众生、在毁众生。我不能在家等着,那时看《明慧周刊》有同修上外面往家发真相资料,我就想我也要去发。就这样同修给我送来了真相资料,白天我母亲(也修炼)在家帮我叠好,晚上我出去发。刚发的时候怕心很重,上楼迈腿都觉的腿很沉,心怦怦跳。那时还不怎么会发正念,但是我知道师父会保护我。有时晚上出去发真相,走着走着经常看到眼前圆圆的亮东西在转,怕心也越来越小。

我每次发完真相资料都浑身轻松。可是有一次,我发完资料回来,肝区部位突然间很痛,以前我对我的肝病特别的执著,总是放不下,这次通过学《转法轮》,师父说:“我们都得把它翻出来,都得给你打出去,全部从根上去掉。这样一来,可能你觉的病又犯了,这是从根本上去业,所以你会有反应,有的人会有局部的反应,这么难受,那么难受,各种难受都会上来,都是正常的。”“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给我把病根往下拿,这样我没有管它,真的放下了这个心,结果疼了三天就不疼了。

从新修炼几个月后,家人说让我到医院复查一下,没成想,肝功一切正常,以前的小三阳全部消失,全是阴性。而且几年的失眠症全好了,我以前是靠吃安眠药才能入睡,而且是大量的安眠药,成了依赖性,大脑变的特别不好使,记忆力很差,注意力总是不能集中。而通过修大法,改变了我整个人。

这期间我慢慢的也学会了发正念,我也比较重视发正念,我知道那是师父赋予的佛法神通,那时我发正念时明显感觉到自身的能量场特别的强,经常感觉全身发热。

师父在经文《排除干扰》中讲:“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师父多次讲法中一再告诉弟子要多学法。我在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间,基本上每天都大量的学法,坚持发正念、讲真相。也有做不好的时候,做不好时往往都是法没有学好造成的。由于怕心也走了两次弯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做讲真相的事。以后又是通过学法、同修间的互相鼓励坚定了正念。

那时真相资料比较少,我也比较能发,经常不够我发。转眼到了二零零四年,那时《明慧周刊》上交流文章多次提到要资料点遍地开花,而我们本地的资料点也确实很少。已经供不上同修需要的量。我就想为什么不自己做资料呢?自己做供自己发也行啊,那样会给资料点的同修减少多少负担呀。我就跟我妻子商量,要买电脑。她很快就答应了。其实就是我有这个愿望,师父帮助我了。由于我对电脑、打印机也不明白,买了一小型打印机,运行速度相当慢,打不了几张纸就得灌墨水。还买了一个扫描仪,主要是把同修打好的传单扫描下来,再打印,很麻烦的。但不管怎么样,我的小型家庭资料点运作了。

以前我对电脑这些东西基本上是什么都不会,总觉的电脑有多难学。师父在《论语》中说:“说白了电脑再发达也无法和人脑相比,而人脑在当前依然是研究不透的迷。”从我做资料起,我就相信师父会给我智慧,修炼人一定能行。这样我自己学会了扫描、打印传单。

这时我发现经过扫描的传单再打印出来后,效果不是很好,这样的资料怎么救人呀。这时我很着急。我就跟甲同修说了这事。没过几天,甲同修跟我说:有一个流离失所的同修一直是做资料的,这时正想离开这里,有一台快速打印机给我,还要我承担这一片同修的资料供应。我听后就答应了,那天我学法学到《转法轮》“谁炼功谁得功”那段,师父说“要对大家负责任,能够承担起这个责任”这句话时,我的内心中从来没有过的那种责任感,油然而生,知道自己的责任大了。回想起来这一切都在师父的安排当中。

当天晚上甲同修就把打印机拿来了。可我只能打传单,其它的我全都不会,我就问甲同修怎么办,甲同修说找人教我。没几天甲同修把乙同修领来教我。从那以后我们就经常接触,在一起配合了。在做资料前,我是一个星期休息两天的工作,做资料以后,师父给安排了一个岗位,多了一天的休息时间。这样在家的时间多了,更有利于做资料。而且这期间在工作很近的地方师父又让我接触上了另外两位同修丙、丁。

这样我和这两名同修在中午休息时间里形成了集体学法的环境。这种集体学法的环境对每个同修在实修中是非常重要的。师父让我们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个人悟到集体学法就是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可是我们学法没有几天,当地协调人乙知道了,乙同修找到我让我退出集体学法的环境,说是为了资料点的安全。当时我就答应了,可是总觉的不对。以后真的有好几天我没有参加集体学法,认为自己学一样,还安全,而且她又是负责人。没有坚定自己的正念,没有悟到师父还会有下一步的安排。

在接触丙、丁同修之前,我有个很大的缺点,那就是自己没有实实在在的修,也就是自己没修,不会走自己的路,一味的听协调人的话,协调人让做啥就做啥。协调人告诉我“你是做资料的就不要发资料了”,那我就不发,协调人告诉我做资料尽量也不要讲了,也就是说为了资料点的安全只管做就行了。而且是协调人告诉你一个星期做多少小册子、做多少传单、几本周刊,我就照做就完事,就象完成任务一样。有时自己在法中悟到应该那样做时,自己也不敢做了。

师父可是让每一个大法弟子走出一条自己的路啊。有时很想去集体学法,心里非常矛盾。这时丙同修主动来到我班上,跟我進行了交流,他的语气非常的平和,他跟我说:“你得明明白白的修啊!修自己啊!”这句话对我触动很大。是啊,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这在修炼上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只有遵照这个大法去做才是对的。”“不管出现什么情况,一定要把握住心性,只有遵照大法做才是真正正确的。”师父的法也讲了,我怎么就不以法为师呢?这不是在学人吗?后来我通过学师父的经文,悟到学人不学法是很危险的。

从那以后,我决定天天参加集体学法。我们在一起学完法后,又在一起交流一会。一开始我有各种的人心,比如:顾虑心、怕说不好的心、戒备别人的心。虽然在一起学法,但是我一直没有跟她们讲我在做资料。后来她们要做的时候,我会的也不跟她们说,怕她们看出我会做资料。现在回想起来是多么的自私啊。跟她们俩比心性差的太远。后来看《明慧周刊》交流文章谈到保护自己的私心,我发现我就有那颗保护自己的私心,怕自己受伤害。我虽然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但我还是没说出我的情况。在这几个月里,自己感觉到提高的很快,对法理的认识也比从前清晰了很多,这时戊同修也参加到了我们集体学法的环境。在后来的证实法中,我们互相配合,发挥了很大作用。当时协调的面积很大,丙同修主要负责各地的技术,丁同修负责协调、戊同修主要是买耗材,我主要是做资料。就是在这种集体的学法环境中我跟丙同修学会了很多电脑技术,跟另外俩同修也学到了很多,为以后走出自己的一条路打下了基础。

真正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师父的《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发表的不久,丁同修找到我问我能不能找协调人协调一下,有个地区的资料点被破坏了(当时经常出现资料点被破坏的情况),那个地区同修看的周刊、讲法、资料都没有,能不能让我们地区给做一下,并给了我一个数量。其实这个数量我完全自己能做过来,当时他们还不知道我能做资料,我没有先答应,我说:“我跟协调人商量一下,给你想一想办法。”我下班后跟其他同修和协调人商量了一下,多数同修都不同意帮,怕给本地区带来危险。但是我知道要按法来衡量的话,是应该帮。第二天上班我告诉了丁同修能不能帮。丁同修说:“如果我有这个能力的话,我一定会帮助同修。”我回去后思想中一直在考虑,明知自己有这个能力却不帮,用为了安全掩盖了那个怕心和私心,是多么的狡猾。这时还是师父的法打开了我的心结,在我发正念和晚上炼静功时,师父在《转法轮》“返修与借功”中的一句法“修炼那当然帮啊”多次在我脑中显现,那不就是师父在点我吗?这回我下定决心帮助同修。回想那次是真的走了一次自己的路,突破了很多人的东西。第二天我就告诉了丁同修我来做。丙、丁同修看到我的变化都非常的高兴。

随着正法進程的变化,真相资料丰富了,《九评》横空出世,还有新学员進入,我们也随着这种的变化,心性也在不断的升华,技术等方面也在提高,容量也在加大,资料的量也在加大。救度众生的时间也越来越紧迫。在有限的时间里,还要发挥更大的作用。怎么办!因为我要学法,还要干好工作,还要圆容好周围的一切,我做资料的时间显的很短。如果还用慢的机器去打印的话就不行了,而用喷墨机打出的《转法轮》和《九评》书效果不好、还慢。正在发愁的时候,市内的同修给丙同修拿来了一台HP1020激光打印机,当我看到丙同修打印时,眼睛一亮:还有这么好的东西,打出的书遇水还不褪色。我跟丙同修说:“我也要上一台激光打印机,来提高效率。”丙、丁同修非常支持我,鼓励我让我自己去买。可是我从来没有买过打印机呀,又听同修说买打印机很危险,明慧上也登过因买打印机和耗材被迫害的事。到要去买的时候,我满脑子全是常人的思想,能不能被怀疑啊、能不能被跟踪啊、到时我怎么走啊,想了一大堆,其实就是在用人的思想在想问题并不是正念。当我那几天学《转法轮》“提高心性”那段法,使我放下了那些人的思想。师父说:“在五、六十年代的时候,这算个什么事儿,平平常常,谁都不会感到惊奇的。”我想:是啊,那么在现代社会电脑、打印机简直太普及了,买个打印机算个什么事,真是平平常常,谁会因为你买个打印机就怀疑你什么呢!这样我就堂堂正正的买回了激光打印机。那时我就是那个境界,买个打印机都害怕,是法坚定了我的正念,为我以后为同修购买耗材打下了心性基础。

我有了激光打印机,使我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技术上也比较熟练了。《转法轮》、《经文》、《九评》、小册子、传单、不干胶、刻录全能做了。后来需要量大了,我又买了几台喷墨机,后来又买了一台HP2015D激光打印机。

师父在一步一步的推着我们、往上拔着我们。世间的形势也在不断变化。二零零六年三月沈阳苏家屯事件的曝光震惊世界,大法弟子急需苏家屯事件的光盘来救度众生。以前我们地区都是从外地拿母盘回来刻,这次同修只送来苏家屯事件第一个盘,说做母盘的同修上外地出差了。网站上的追踪报道的录像文件早就出来了,我们就是无法刻录盘。救人多急啊!邪恶不能被曝光,同修等着母盘刻录,怎么办?

有一天丁同修跟我们说:“这事不是偶然的,需要我们突破了,不能依赖了,我们自己下载、自己做。”当时我还不会上网,我打印需要的文件由别的同修给传盘,还是依赖心。我和丙、丁同修中,丙同修上网、下载技术行。我决定让丙先教会我上网、下载。丙同修说下载大文件上网吧下载快,我们三人一同去网吧尝试了一下,下了一半没下完,明天他们还上班,只有我在家休息。这个担子就落在我的肩上了,而且我以前在做资料的过程中神奇的学会了刻盘。

第二天我自己去的时候,我心中就产生了怕心,总是想找个伴陪着觉的更安全,前一天跟甲同修说好了让他陪着,可定好的时间甲同修没来,又打电话约丙同修想让他跟我一块去,丙同修说有事。这时我悟到修炼的路就得自己去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路是自己走”、“修炼得靠自己”的法。我自己得扎扎实实的提高,去掉依赖心,凭着对法的信去闯出一条路来。就从这一天起我开始了上网下载大文件的路程。一直到现在在师父的呵护下平稳的做着。现在我在家中安装了宽带,下载速度也非常快。

在这几年中的修炼中,魔炼着自己的心性,一点一滴的提高着。我还记的,刚开始去网吧的时候,怕心挺重,总是不能堂堂正正的去做,心里老是不稳,因为下载大文件时间长,时间一长我就着急,怕心就往上返,有时没下完就离开了。后来有一次听师父在广州讲法中有一句“你就堂堂正正,大大方方的”,使我内心豁然开朗,再去下载的时候怕心小了很多。

因为是经常去网吧下载,有时又会返出怕心,我就背师父二零零六年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的一句话“心里不稳本身就没达到标准”。我在心里说:“师父啊,弟子心中不稳,没有达到标准,我一定心里要稳。”因为我知道邪恶的迫害是针对人心来的。你越怕,它就会钻你的空子。我还经常背《洪吟二》中的〈怕啥〉。慢慢的我的怕心小了。正念也越来越强。我一般在去下载之前都先发正念,加强自己的正念,心中想着自己是师父弟子,其它的安排我全都不承认,一切都必须给正法让路,一切都必须给救度众生让路,什么考验、什么旧势力我全都不承认。有时邪党造的敏感日等日子,同修告诉我注意了,邪党对网吧监控的很严。我都凭着对师父的信,邪恶从来都没有阻挡了我救度众生。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所以我们现代的科学研究这个东西,还是差的很远,和整个宇宙中存在着高级智慧星球那些生命比起来,我们人类的科技水平是相当低的。就在同时同地存在着另外的空间我们都突破不了,而外星来的飞碟就直接在另外空间里走,那个时空的概念都发生了变化了,所以它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快的使人的观念接受不了。”我理解常人的科技永远都超越不了大法弟子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

有这么一个小故事,使我又一次验证了大法的超常。那是在二零零六年,台湾海峡发生地震把海底光缆砸断,使网速相当的慢,下大文件就更慢了。一天,我在下半夜两点多就起床学法了,学到早上四点多,状态特别好。然后去网吧下载文件。因为必须在早上六点前回来,时间很赶。但是不知怎么回事,以前很慢的网速突然间变的很快,没有太长时间就下载完了。这在平时根本不可能的。在回家的路上,师父在《转法轮》中的一段法打在我脑中:“大家想一想,谁推它了?谁给它加的力呀?你不能用常人中的那种概念去认识它,它就是这样一种旋机。”我体会到,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无所不能,只要我们心性到位了,师父就能帮我们。

在修炼中,我还有一个不足就是老回头看的毛病,怕人跟踪。有一天,在学《转法轮》“玄关设位”时,师父说:“佛道两家师父多的是,都能保护你,不需要你看,也不会出问题。”使我慢慢的去掉了这颗心。这颗心一往上返时,我就背这句法,最后就战胜了它。

我发现有的同修还不敢上网,那是被自己的观念束缚了。同修啊,你上网就在灭邪恶,你上网就在走出自私。其实现在很多常人都在上大法网站,大法弟子开发出的破网软件是世界上第一流的软件。

信师信法 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在我刚开始做资料的前几个月,有一天我在家正在做资料,我们当地协调人甲同修到我家急匆匆告诉我,今天晚上邪恶在全市進行大搜捕。我当时就害怕了,赶快收东西,没打完的资料也不打了。面对这种考验,真是心里不稳。可是第二天一打听,什么事也没发生。反思自己为什么就不能象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说的“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呢?

转眼又一年,有一天还是甲同修又来我家通知我今晚大搜捕,把家里的东西收拾收拾,这次心里还是不稳,还是象上次一样,第二天什么也没有发生。在学法时也没有真正的向内找,向内修,没有深挖一下,是什么心能让旧势力对自己進行了考验。

师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讲:“当然了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鼓掌)但是它们毕竟做了它们要做的,大法弟子更应该做的更好,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鼓掌)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这段法使我明确了如何否定旧势力。

师父在《转法轮》中周天那段讲:“道家历来把人体视为一个小宇宙,他认为宇宙外面有多大,里面有多大,外面是什么样,里面是什么样。”个人体悟旧势力能考验了大法弟子,就是大法弟子内心中有执著和怕心。

在去年明慧交流文章中有一篇《选择》的文章对我触动很大,文中谈了他是如何否定旧势力的认识和实践,就是连它的表现都不承认,他做的堂堂正正,旧势力就不敢动他。

去年又传出了一次全市大搜捕的消息,这次甲同修通知了其他同修,没通知我。我是后来听别人说的,我知道那一定是假的。我心里知道,我已经否定了旧势力对我的考验,你旧势力不配考验大法弟子。

今年奥运前又一次大搜捕的消息,还是没人通知我,当我听到这一消息时,我的心已经很平静了。我发现当没有那个心的时候,旧势力就没有招了。现在有时我还是有怕心存在,但是我已经能抓住它,灭掉它。

在实修中每一个大法弟子可能都经历过许多神奇的事和在大法中悟到的理。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无时无刻不在呵护着我们,让我们在证实法中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我们每一个真修的大法弟子能平稳的走到今天,都是因为有师在、有法在。在以后的修炼路上我会更加勇猛精進,兑现史前的誓约,救度更多的众生。唯愿师尊笑。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