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在这几年的反迫害修炼中,我能够坚定的修炼下去,跟在法理上升华是分不开的。通过学法明悟到法在不同层次的内涵,是自己能够坚定正念,去掉怕心,从迷茫中走出来,不断去掉执著心的关键。虽说在这些年的修炼中,自己还存在许多不足,还有许多执著心要去,也曾对许多问题产生过困惑和疑问,但在学法中都能一一得到解决,在法中得到升华,真正体悟到法的慈悲、洪大。

下面把我自己在修炼中的体会和在不同层次所悟到的法理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有悟的不对、不正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一、明法理 添正念 去怕心

能不能走出家门发资料,面对面的讲真相,走出来做师父让弟子们做的「三件事」,最大的障碍就是一个「怕」。有时觉的怕心没有了,可隔一段时间又出现了,有时环境好时,怕心好象没有了,但出现同修被绑架,同修被迫害,心里就又开始紧张,怕心又出来了。以人的思维去考虑问题,去看待自己遇到的一些事情,是很难想明白,也很难去除怕心的。

作为修炼人,我们只有转变人的思维方式,明悟不同层次的法理,用修炼人的正念——神的思维去看问题,跳出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破除后天形成的人的观念,在法上去认识法,才能突破怕心。作为修炼人,随着修炼的升华,层次的提高,突破到哪个层次就受哪一层次的法制约,突破人的层次后,我们就是不同层次的神,人这一层次的法就制约不了超越人的层次的修炼人——不同层次的神,人间的恶人怎么能迫害了神呢,根本不可能。只因为我们人心不去,被邪恶抓住了迫害的借口,才会出现迫害的局面,甚至出现严重的迫害的局面。

我们是要走出人,走向神,破除一切后天人的东西,升华到神的境界,是不执著于人间的得失的,也许呆在家中会得到一时的安逸,表面也不会被迫害,但邪恶的最终目地是想把修炼人毁在人世间,随着历史的过去而失去永远的机缘,那才是永远痛悔的。有的同修认为发资料、讲真相容易被邪恶迫害,做真相资料更是容易被迫害,其实这只是看到了事情的表面现象,其实去不掉的人心才是邪恶迫害的最大根源、最大的借口。

在邪恶迫害的环境下,有时邪恶造成的假相,让你觉的真是象真的一样,就看修炼人怎么去认识。那一年,邪恶利用各种渠道传出要对我如何如何,在我知道消息后的一个晚上,半夜的时候,屋外突然出现了急促的脚步声,接着出现了急促的敲门声。当时一念就是邪恶要来绑架我了,心中也是很怕。外面敲了足有半个多小时的门,只是急促的敲打门,此外没有别的动静,我当时特别紧张,一夜都提心吊胆,考虑着怎么办。直到第二天才知道夜间那些人是我妻子单位保卫科的人员,怕我妻子去北京。下午去一同修家,谈起昨晚的情况和自己的怕心,同修平静的一句话提醒了我,同修很平淡的说:「没事,我们是大法弟子,它们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把心放下吧,什么事也没有。」是自己听到邪恶要对自己如何如何后,产生强烈的怕心,邪恶利用人世间的生命制造的假相,当自己怕心放下后,结果什么事情也没有。

在「萨斯」时期,当时,我在传递资料,在外面租房住,那一段时间我租房的家中电压不正常,还经常无故停电,电饭煲也烧了,而别人家中电很正常。并且当时由于修下水道,在院子内挖了许多沟,来往车辆出入很不方便,因为当时我传递资料,每周需要许多资料运進、送出,极不方便。我和同修交流后,同修讲,「是不是在点化我们,这地方不合适,该动动地方。」我说:「从人的层面上讲,我们这里的环境、位置是比较合适的,尤其在这非常时期,出现这种情况,一定是邪恶的干扰,我们决不能承认,我们有做的不符合法的方面,我们可以通过学法、修心提高上来,绝不允许邪恶利用这些来迫害我们,更不能让邪恶利用这件事情干扰我们做真相资料的大事。是邪恶想利用这些来干扰我们,使我们心不能稳定下来,让我们心浮动起来,不能专心做大法的事情。只要我们心一乱,怕心出来,邪恶会趁机迫害我们,我们决不能被表面所迷惑,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只要我们心态稳定,邪恶就会自灭。当然若有合适的地方动动也行,不执著,但我们心决不能动。」当时查外来人员也特别厉害,我们也没有带身份证,主要是怕邪恶找我们,那时找房非常困难,自己出去或托朋友找房子也没有合适的,我们也就没有动地方。因为我们心没有动,很快一切又恢复正常了。

还有一件事也是很神奇的。因为当时大资料点时期,小资料点很少,我们室内资料很多,资料当时都是提前做出来,放到我住的地方。一天突然有人来敲门,当时我们正在室内装订资料,满屋子的资料,知道是来查外来人员的,当时也是一惊,怎么办?人家知道我们室内有人,若不开门,必引起检查人员的怀疑,我们当时抱定一念,决不允许别人進入我们室内,就开了门,很热情的跟对方说话,问有什么事情?因在非典时期,我们说非常时期,我们无法让你们進入室内,有什么话讲,在外面说,其实当时只不过说登记工作单位和姓名,并让第二天拿上身份证去办理出入证。当时我们也没有带身份证,怎么办?我们当时发正念,决不允许邪恶对我们進行進一步的干扰,为救度众生,也决不允许这些众生对大法弟子犯罪,决不允许邪恶利用这件事情对我们進行迫害,相信师父决不会让我们大法弟子流落街头。

第二天事情发生变化,在办理出入证时,居民都很反感,没有人主动办理,在这样的情况下,办事人员让我们先办,当时也没有要什么身份证就给办了出入证。其实只要我们把心放下、摆正,能站在法的基点上看问题,邪恶是没有任何借口对我们進行所谓的考验,因为法的原则不允许。

有一次几位同修为被绑架的同修近距离发正念,被邪恶发现,而有两位同修被绑架,当时其中一位同修带一书包周刊,足有几十份,同修并没有因为带有许多真相资料而受到更多的迫害。该同修绝食抗议非法关押,邪恶把这位同修关了近一个多月就放了。后来见到这位同修时,问到当时警察追问没追问资料来源,同修讲:「作为大法弟子有大法资料是很平常的事情,若没有大法资料那就不正常了。」

记的明慧网上有一篇报导,说一位同修不慎被抓并遭到非法审判。同修在法庭上心态很祥和,心想来人越多越好讲真相,能救更多人,结果讲的庭上的人都笑着听,最后当庭无罪释放。其实只要我们在修炼中放下自我,把自己溶入法中,把证实法救度众生放在首位,善念对待众生,法就会为我们开创一切。

记的一年的冬季,去一位同修处交流,同修提到自己最近出门经常被人盯着看,怀疑可能有人跟踪自己。当时这位年老的女同修因被迫害流离失所,怕别人认出自己,所以外出时经常戴一大黑墨镜。我当时听到她说过之后,我乐了,说:「现在这个季节,你看谁戴一大黑墨镜,整天在街上转啊,你这年龄,你这形象引起别人的注意是正常的,今后你外出时戴一平镜,或不戴眼镜试试看,你就不会发现别人再盯你了。」同修觉的也有道理,结果从此以后,没有发现别人再盯着自己看了,是自己的疑心、怕心而引起的不安全感。这里还有一个符合常人状态的问题。

二、走出来 证实法 圆容互补 共同精進

走出来,有的人简单的理解为,走出来发资料,讲真相,做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事情,这只是我们走出来的第一步,能突破家庭的阻挠,放下怕心敢于出来讲真相。其实走出来在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理,关键是我们作为修炼人走出来,是怎么在法上提高升华,是怎么走出人的观念来,走出人的低级思维,走出人的思维框框,时时处处按照法的要求去考虑问题,用修炼人的正念去对待我们修炼中所遇到的一切事情。其实我们走出来,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要走出人来,用修炼人的正念去面对自己所遇到的一切。用正念看问题。

在平时的交流中,同修们对那些协调人,法理清、做的好的,甚至多次被迫害能够坚定的同修有一种崇拜之心,其实同修能够做的好,法理清晰,能正念破除邪恶的迫害,堂堂正正走出魔窟,是因为同修当时所做所行符合了法,在法的威力加持下,表现了法的神圣和洪大。其实修的好,是因为有法在,自己同化了法,是法的伟大。自己的不足和人心才是我们应该重视、应该修去的,是走正走好未来修炼路的关键。在风风雨雨中,我们经历了太多的魔难,我们应该能够理性的去看问题,找出不足才是正念。同时对那些走不出来、做的不太好的同修,走过弯路甚至出卖过别人的同修,虽说有些同修由于怕心和各种执著走不出来,或做的不够好,甚至做了很不好的事情,只要同修想走好,我们就要帮助、善待,我们对常人都抱着善良的心态去对待,对那些迫害过我们后来又悔过的警察、国家工作人员我们都能原谅,都慈悲的救度,怎么同修之间就不能慈悲的对待呢?这不是我们修的不足吗?这是我们需要做好的一方面。

同时同修之间,尤其是家庭同修之间,常因为对一件事情的看法、做法不同而发生强烈的争执,争执的双方,都执著自己的对错,在人的理上看也可能自己是对的,对方在这问题上是错的,这又能怎样呢?我们是修炼人,作为修炼人什么是最重要的?不是心性的升华、层次的提高吗?自己即使对了又能怎样呢?对自己修炼提高有什么帮助?只有去掉一切人心、一切执著,才能升华到高层次去,修炼人是不执于世间得失的。其实人间的对错并不重要,重要的我们从中找到自己的不足,升华上来。这里并不因为你们是夫妻、父子、母子、母女,兄弟姐妹就能混同于常人,就特殊。其实在修炼中,是不分场合和环境的,只要有执著心,就得去。也不管表面的对错,层次提高升华是第一位。

在邪恶迫害的环境里,从邪恶一开始迫害大法时,就存在安全和修口的问题。我们应该怎么对待这问题呢?首先我们每个同修个人都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同时也要注意别的同修的安全。我当时的做法是,尽量少谈个人及别的同修的情况,见面就是交流法理,在法上切磋交流,具体每个同修怎么去发资料、讲真相,并不作为交流的重点,我认为只要我们在法理上悟明了,具体怎么做,大家都会对照法的要求去做。在一定的场合,不谈资料点的事情,也不让无关人员知道资料点的事情。有的同修通过不同渠道得到的真相资料,只要不是不符合法的内容,从不问来源。这也为由于资料点的个别同修因被邪恶迫害而造成临时的资料短缺找到了补救办法,使发资料的同修一直在平稳的心态下做着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事。

我当时在传递资料时,有同修被迫害,我只是告诉同修们发正念,对有能力参与营救同修的事,一般作个别交流。为避免同修的怕心和不安,只告诉发正念,使同修们都处在一种安详的环境中,尽量不干扰同修的状态,通过和同修们在法理上相互切磋,同修们法理上升华了起来,都能站在法的基点考虑问题,为后来小资料点遍地开花创造了条件。本地虽然也发生过邪恶的迫害,但由于同修都能从法上看问题,当地的讲真相救众生的形势并没有因同修的被迫害而受到干扰。

谈到修口,我们修炼人还要注意尽量不指责同修,尽量正念看问题。有些同修做的不好,或者因某些原因被邪恶迫害,我们能帮助的尽量帮助,我们尽量不要加一些不好的信息。有些同修由于自己遭受迫害而走过弯路,本身负担就重,我们更要注意这方面的修口,我们都在讲破除邪恶的旧势力的安排,这不是其中的一方面吗?师父让我们整体升华,整体提高,故我们要正念看待自己和同修之间的矛盾和隔阂,遇事向内找,无条件的向内找,找出不足,共同交流切磋,圆容师父要的,共同精進。

有时同修喜欢传一些邪恶要如何如何,我们要如何如何注意的消息。同修的本意也许是好的,让同修注意,减少损失。对那些能在法上认识法的同修来讲,可能不会产生什么影响,而对那些刚走出来,或怕心重的同修可能会产生强烈的心理负担,而出现负作用,若不能及时从法理交流升华上来,怕的物质就会在另外空间真实存在,邪恶就有借口,就会钻我们有漏的空子,造成邪恶的局面。其实我们只要平时注意一些,把资料和一些东西都能放在安全地方,心态稳定,正念正行,邪恶是没有借口来迫害的,即使邪恶真的想对同修進行迫害,只要我们没有人心,正念正行,邪恶的阴谋也不会得逞,因法的原则不允许。

一位农村的同修告诉过我这样一件事情,他说,「当时在家中经常存放一些资料,有一天,突然想把东西转移了,就把资料放在了别处,巧的是那天晚上,邪恶翻墙進入存放资料的院内,当时去了二三十人,在屋内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发现资料,只好灰溜溜的走了。同修讲,若邪恶早一天或晚一天都可能会找到资料,可当时我把资料转移了,邪恶却来了,你说这不是师父保护真修弟子吗?」

三、以法衡量 邪恶自灭

有时我们的观念和形成的办事模式,在制约我们的思维,使我们处处被动,感到困惑,其实我们只要转变一下人的观念,用修炼人的正念去看我们所遇到的方方面面,就会是另一番景象。

有一次当地资料点被邪恶破坏,有部份同修被邪恶绑架,当时资料点存放耗材的地方也被邪恶破坏,在当地同修中引起不小的波动,尤其被迫害同修周围熟悉的同修产生了很多怕心。当时有同修建议资料点先停一停,或让别的同修们自己想办法解决资料来源问题。当时是大资料点运转时期,能够走出来做真相资料的人很少,有时你就是送到他的家中,他都不让放,环境一紧张,有的就不敢去发资料了。我当时负责几个点的资料传递周转,当时也基本上是单线联系。由于资料点存放耗材的地方被邪恶破坏,怎么解决资料点所需的耗材就成了最大的问题。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当时有一位能看到另外空间部份情况的同修告诉我们做资料的同修说,邪恶最近还要有什么行动,她看到邪恶在什么什么地方,什么什么位置,等等,说的很具体。因为过去这位开着修的同修,也曾几次告诉过同修她看到的情况,许多事情说的也很对,故当时负责购耗材的同修起了怕心,为避免更大的损失,实在不行就停一停。

同修把能够看到另外空间部份情况的同修所看到的情景告诉给我后,我当时心中也是一惊。据同修讲,她看的很准确,一定要注意。我当时虽觉的不对,但当时心态有点浮动。跟同修分手后,回到住处,我静下心来,仔细对照法去衡量,感觉她看到的这些事情,在当时复杂情况下是对正法的一种干扰,是邪恶利用她看到的情景对正法進行干扰,只要我们人心浮动起来,就会产生很大的影响,使邪恶的局面更加恐怖。也许她看到的是一定层次的事实,那也不过是过去一些旧的安排。在历史上邪恶旧势力为了造成邪恶的恐怖局面,做了许许多多的安排,层层都做了安排,但师父在法中已明确告诉弟子们不承认邪恶的安排,尤其救度众生急需真相资料的情况下,更是不能承认这种邪恶的安排的。再说层次不同,看到的真相不同,我们是大法弟子,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能站在过去的理上去考虑问题,只要我们把自己当作真正的大法弟子正念正行,时时站在法的基点上去考虑问题,就可以破除低层的安排。

在低层邪恶安排了这个考验那个考验,其实只要我们心性升华,层次提高,就不需要这些个邪恶的安排,只是救度众生。其实一切邪恶安排都是冲着我们的心来的,只要我们心性达到法的标准,就能突破它,使它不起作用。再说有些安排也许是我们修炼层次以下的事实,我们早已突破这个境界,对我们根本就不能再起作用,但如果我们人心不去,不转变人的认识,那可能就会受到干扰。尤其是我们当时负责资料的人员,大部份也是各片的协调人,我们的心态直接影响到各片同修们的心态,在当时邪恶造成恐怖的局面,我们有责任稳定同修的心态,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决不能再影响同修。师父在《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中讲:「我昨天和长春辅导站的负责人还在说:你们最大的最大的事情就是能够给我们学员创造一个不受干扰的、一个稳定的环境修炼,这就是你们最大的责任。你们在座的也是一样,使你们的辅导站、辅导点能够不受干扰,带领大家去修炼,那就是你们最大的责任。」

法理悟明后,我们及时進行了交流,我当时对同修说,在现在这种情况下,绝不能停止印真相资料,要尽量满足各点的需求,至于购买纸的问题,咱们再想想办法,实在不行可以考虑让学法好怕心少的同修去商店少买点,以便应急,但一定要注意控制范围,以免引起同修们的怕心和不安。同时我又询问同修当时是怎么购耗材的,在什么地方能买到合适的耗材,同修都一一讲了。在当时情况下,自己心中也没有底,因没有购过耗材,也不象现在小资料点买一包纸几包纸用很长时间,当时资料点一个星期需要几箱甚至十几箱的纸才行。我跟另一位传递资料的同修交流后,决定去卖纸的地方转一转,看看情况再说。这样我们就去了市场,发现卖复印纸的地方很多,人来人往很热闹,在这种地方邪恶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人力去蹲坑,其实生意人他考虑的是如何发财,只要你买他的东西,他决不会去管你干什么的,就这样我们当时就购买了几箱纸。

在一次交流中,同修跟我讲了一件他经历的一次营救同修的过程。有一名同修在外地被邪恶绑架,被关在了绑架地看守所,邪恶准备对他加重迫害,同时同修户口所在地的「六一零」也想对同修迫害,想劫持回户口所在地。同修家属去了几次都没有见到人,看守所不让见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家经过交流切磋,认为我们不能认可邪恶对我们同修的无端迫害,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人,绝不承认邪恶的一切迫害安排,我们必须想办法把同修救出来,最起码也要见上同修一面,同时我们要抱着慈悲的心态去做,救度所有与此相关的世人,无论是警察还是普通的世人,我们都抱着慈悲救度他们的心态去做。

大家经过交流后,就来到同修被非法关押的城市,要求见人。看守所的警察不让见,但现在的看守所为了赚钱,说可以在下午下班后和要见的人在一起吃饭,就是可以和同修在一起吃饭,就这样去的同修交了几百元的饭费,当时是上午去的,因时间很充裕,就到当地同修那里去交流去了,绑架所在地的大法弟子对营救出同修信心不足,认为当地「六一零」的头子太邪恶,把同修救出来可能性不大,既然你们来了,不妨见面后再说。同修讲:「我们营救同修不是目地,救度这部份众生是关键。我们不执著结果,重在过程。」通过交流大家摆正基点,大家都积极帮助发正念,正念加持这件事情。

下午去到看守所后,看守所又不让在一起吃饭了。同修说,我们已经把钱交了,并定了饭,不吃不就浪费了,你们不能这样。有的大法弟子发正念,有的去跟看守所交涉,最后同意吃饭。当看到被关押的同修时,见他状态也不是太好,正念不足,家人及同修鼓励他不承认这场迫害,更不能承认这种迫害,为救度众生,不能让这些人犯罪。在不长的吃饭时间内,同修给被迫害的同修背了师父的新经文,经过交流同修也明悟了法理,增强了正念。

饭后,同修商议直接找看守所的所长们交涉营救。刚好碰上这个所长,所长说我管不了,你们去「六一零」找谁谁吧,说完就走了。同修一听,交流了一下,就说那我们就去见一见这位主任吧,这样他们来到了他们的办公地点。门卫在室内说,人早下班了,不在,回去吧。不让進,同修随说着就進去了,当门卫从室内走出来想拦他们的时候,同修早已到了楼上。巧的是当时这位主任正在单位值班,就接待了同修,并向家人介绍情况,同去的我们同修直接就打断了他的话:「我们其实并不是专门为他来的。」这位主任说:「既然这样,你们还非要找我干什么呢?」同修讲:「其实我们是为你而来。」这位主任当时一愣,同修接着说,「我这位朋友被关在你们这里,虽然我们很想念他,其实我们更关心你,你把他关起来,给他的家庭造成多大的伤害,因为这件事情在网上被曝光后,世界各地善良的人们都在关心这件事情,造成了多大的影响。大家都知道修炼人都是做好人的,这件事情若让你的家人知道你在做这样的事情,他们会怎么看你,将来社会怎么评价你,你想过吗?」

当时同修心态很正,没有考虑其它的,只是发自内心的想给他讲真相,发的是真念,这位主任当时说,你们出去等一下,我跟我的上级汇报请示一下。同修在门外,听到他说,某某的家人来了,由于某某的被关押,给家庭造成了很大的痛苦,不行就让他们一块回去吧。之后他又主动和同修户口所在地的「六一零」联系让放人,并一起到看守所把同修接出来,送上车,并连连说谢谢。这件事就这样奇迹般的把同修接回家了。

其实一切都在大法中,在师父掌握之中,只要我们把心放下摆正,抱着救度众生的纯净的正念,就会解体邪恶,救度众生。

在一次邪恶的疯狂迫害中,我们当地有十几位同修被绑架,几个资料点被破坏,在资料点工作但没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当时心理压力也是很大的。有这么一位做资料的大法弟子,在别的同修被绑架后,虽说当时做资料的设备物资没有受损失,但适不适合在原地继续做资料,还是及时找地方搬走,当时情况下,大部份的做法是别的同修一被绑架,为安全考虑,都要变动地方。当时这位同修还负责几个点的资料周转及协调,正在考虑是不是另找地方搬家的时候,他负责的几个点有些同修也出现了不同的干扰,怕心很重。当时开始有小资料点运作了,但这时有几个同修都不敢做了,心态极不稳定,把机器及资料都转移了。当然当时他负责的那几个点的同修并不知道这次邪恶的绑架跟他们有关系,直接涉及到了同修,同修也正在考虑是否搬的问题,突然出现了这些干扰,他经过慎重的考虑,最后觉的在那种情况下不能搬动,否则别的同修就会产生更大的怕心。

后来经过学法交流切磋,同修们心性提高上来了,都稳住了心态后,一切恢复正常后,同修才把这些事告诉大家。同修们说:「你为什么当时不搬家呢,那样的情况下,你想到后果吗?你要承受多大的心理压力啊!你怎么想的呢?」同修讲:「若当时我就搬家,你们是不是会产生更大的波动,会增加负担呢,是不是对周围的同修产生影响、造成干扰呢,如果大家心都浮动起来,是不是会影响救度众生,影响讲真相。再说我当时也分析过,要相信自己,与自己无关的绝不会牵涉到自己,更要相信师父,只要自己做好走正,邪恶是没有借口来迫害我们的,同时也相信同修不会向邪恶妥协,同修法理明,虽一时被邪恶绑架,但我也相信他们会走好各自的正法修炼之路的。作为协调人,不能只考虑自己的安全,也要考虑大家的稳定,不要因为自己一时的冲动造成同修更大的波动,再说我住的环境也很好,虽说当时心里也有压力,但从法上悟明之后,心里也就敞亮了。毕竟我们是有师父看护的修炼人,邪恶是不敢乱来的,只要我们正念正行,谁也动不了我们。」

四、放下利益心 别开新天地

在破除邪恶安排中如何破除邪恶在经济上对我们的迫害,如何解决生活困难问题,这也是我们经常探讨的问题。在这几年邪恶迫害中,许多同修被迫离开工作单位,失去了工作,有的被迫流离失所,生活相对很困难。如何正确对待生活的困难呢?

我曾有一段时间生活上也发生了危机,有的同修跟我交流说,你只要转变了观念,只要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就能生活好,有钱财,能找到自己舒心的工作,能高工资。并说人家谁谁转变了观念,很快就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工作很清闲,工资也不低,你一定要转变观念。确实有的同修虽然失去了工作,但很快找到了合适的工作。在现在的中国大陆,确有很多人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并且大部份在干工资很低的工作,也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转变观念问题,还有一些深层的问题,加之自己年龄、技术等方面困难限制,在那段时间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并不是自己不转变观念,当时何尝不想找个合适的工作干呢,可是就是找不到合适的。

也许是那段时间有什么心要去,也许是自己有这方面的关要过,关键是不能执著。虽说那段时间生活困难,但还不至于没有饭吃,也不影响做三件事。其实人有没有财,有多种因素造成的,「有几种情况,有些人是自己用自己的德换来的,求来的福份;有的人是过去积下来的;还有高层次上带来的。有不同的情况,所以它也比较复杂,不能够千篇一律的看这些问题。因为有些人他就是有德,德大,他就要什么有什么,因为这个东西很关键。确实是这种情况。这个德可以转化成功,决定一个人修炼层次的高低和果位大小的一个方面。如果在常人社会中就求福报,那么这个东西可以和别人交换,交换钱财物。有的人干点事就来很多钱,因为他德很大;有的人做什么事也没有钱,可能是德小,这不绝对的。当然有些人很复杂的,我就说一般的规律。德小的人甚至于要饭都要不来,因为别人给你饭的时候,你也得给他德去交换,你没有德给他,所以那个饭你都要不来。要交换的是均衡宇宙不失不得的这种特性在起作用。」(《转法轮法解》〈广州讲法答疑〉)

当然我们修大法是有大福份的,但我们求的是不是世间的利益,而是求得心性的升华,层次的提高,最后功成圆满,永远脱离轮回之苦。在与同修交流接触中,发现有的同修的利益之心放的很淡,有的表现就很执著。我认识的一位同修,她在一个公司打工,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过就是三~四百,还要负责家中的日常开销,她心中很坦然,接触时没有听到同修对此有何抱怨,只是把此当作谋生的方式而已,因为当今找个合适的工作确实不容易。而有的同修在这方面就表现的很执著,有的同修月收入近千元或者更多,但心中却愤愤不平,认为自己付出很多,而得到的利益却很少,并说我们的善良被人利用了,必须和公司去交涉,谈工资待遇。个人认为,关键不是我们怎样去向公司反映我们正常的想法,提出我们合理的要求,而是作为一个修炼人,应该怎样按照修炼人的心态去对待这问题。我们的心应该是平淡的对待这一切,处处体现出修炼人的状态来,不执著常人利益的得失,看淡这一切,心中不执著,这并不代表我们的善良被别人利用,当我们心态放下时,不执著它时,看看如何。就象师尊在法中讲的:「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不执著它。不执著任何东西不等于你没有任何东西。去掉了你求财、发财、执著于钱财的心,不等于你就没有财。」(《新加坡法会讲法》)

下面谈一下作为资料点同修,对钱财使用的体悟。

其实资料点的同修对钱财的使用,是很注意的,是精打细算的,不想浪费一分。个人的东西跟做资料的钱是分的清,虽也有个别在这方面走的不正的同修(有些这样的同修后来经历了很大的魔难),但大部份都在这方面很注意的,但也有的同修怕在这方面犯错误,而不想直接接触钱,谁给了钱,马上让同修拿走,使同修们资助资料点的钱不能分散存放(其中也有的同修不注意修口,把钱存放的地方告诉别人,造成有些同修的怕心,而不能分散存放),造成当有些大资料点被破坏时,许多现金被邪恶抢走。

在建资料点的初期,有许多同修自愿的把钱交给做资料的同修,用于做资料用,当时有的同修就一笔一笔的记谁谁拿了多少多少钱,记了一个流水账。我听说后,跟同修交流说,你记这些干什么呢,给谁看,在目前的情况下,又有谁能来查你的账,若被邪恶发现还会造成许多不安全因素,会牵扯到别的同修,其实我们做事只要对的起自己的良心,把钱用在救众生上就行了。记的有一次,有的同修给当时资料点流离失所同修生活费用,一同修实在推辞不掉,就把钱收下了,但送给谁却把这位同修难住了,因为当时同修都有生活来源,这位同修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因为当时同修给时特别叮嘱,这钱是给资料点生活用的。我当时就和同修交流说,只要我们把钱用正,用好就行,不要执著,实在没有困难的同修,那我们就用来做资料。同修当时有执著,说交给你去处理吧。最后,这部份都成了做资料的资金。

虽然同修对资料点同修信任,能够把钱交给资料点的同修,但由于邪恶对资料点的疯狂迫害,有许多做资料的同修被邪恶迫害,有的走了很大的弯路,对走过弯路的同修,有的同修心里就有点放不了,甚至怀疑当时给同修的钱干什么用了。我接触一同修说他把钱给谁了,不知他用哪去了。其实我很清楚收钱的同修,他把钱都用在做真相资料上了,个人生活非常艰苦,每月的个人生活费也就是平均每天一块钱。当时我听说后,有点不相信,他说有时他一天只吃一顿饭,并没有觉的怎么样,当时一块钱也只能买六个小馒头,一个年轻人怎么够吃呢?后来我生活困难时期,也曾经历过一段这样的过程,一天吃一顿也不感觉饿,的确有点超常。当时我曾遇到过有同修追问资金去向问题,我给同修交流说,当时你主动的把钱交给了同修,现在追问资金怎么使用,首先我不会告诉你,因为为了资料点同修的安全,不能讲。再说你当时相信同修,现在也许同修被迫害后,走了弯路,你又不相信同修了,其实当时同修在资料点时,钱是用在做资料上了,虽后来由于各种原因,被邪恶迫害走了弯路,但当时你是给资料点的,具体资料点怎么运作,不能讲。确实在当时资料点工作的同修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也是很大的。

五、正念正行,不执着世间事

在做资料工作时,当时有一同修做资料,当时还是大资料点,自己辛辛苦苦做出了许多资料,但做资料的同修对部份印出的资料,自己却不愿意发,原因是认为这些内容自己认为不好,选材不合自己的心,认为这些内容常人不愿意看。我当时觉的很吃惊,我说,这些都是你辛辛苦苦做出的资料,你都认为不适合常人看,那为什么你还去做呢,也许你认为版排的不好,但你可以向同修反映交流,你不说,还在做,也许你认为我不发别人可以去发,但是做的资料自己都认为不好,在做资料时加入了什么信息,自己都不能认可,常人能接受吗?若下载的、排版的都为下载而下载,排版而排版,做资料也只是为做而做,我传递也只为传递而传递,若发资料的同修也是只为发而发,都不用心去做,而只是为做而做,你说常人看到后能起什么作用,能把众生救了吗?我们应该用心去做,我们在用心做真相资料的时候,只要心正念纯的去做,发出的是慈悲的真念,就会把我们救度众生的慈悲溶入真相资料中,每张传单上都溶入了我们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都带有我们修炼人的正的信息,有缘人得到真相资料后,就会感受到大法弟子的慈悲,就会解体不好的因素,就会得到救度。

当然在选材问题上可以相互交流,我们要正念去问题,其实常人社会中什么人都有,我们做资料要针对方方面面的众生,不能单一的去随着自己的标准去取材,要全面考虑,适应大部份人的材料,若可能我们可以针对不同阶层、不同文化、不同年龄、不同阅历的人做有针对性讲真相的资料。关键是我们不要有执著,有障碍。其实做资料,往往是我们认为好的就做好多,不符合自己观念的就排斥,而不是根据世人的执著有针对性的去做,我们要考虑世人因所处的环境、经历不同,背景不同,所受教育不同,执著不同,选材一定要考虑这些因素。关于真相资料选材方面,同修在平时交流及网上交流谈的也很多,有时争论也很大,个人认为,同修在选材上基本上是没有太多的问题的。

关于选材我在这里不具体交流,主要想和同修交流我们怎么去看待真相资料中存在的一些不足。其实这其中也有我们同修存在的执著和法理不清的因素,其实世间的一切都是法在人这一层次的展现,世上的一切也都可以为法所用,世上的一切也都能用来讲真相,只不过我们要选择的使用,选那些正的好的,能起正面作用的。讲预言也好,讲警示也好,还是揭露邪恶的迫害,讲共产邪党的邪恶历史都是让人明白真相,认清恶党的邪恶,知道大法的美好,目地是救度众生,关键是我们不能执著,其实众生能不能被救度与修炼人修炼的境界、众生对大法的态度、同修当时的心态、语气也有很大关系,跟我们自身存在的执著也有很大关系。

我跟大家谈这么一件事情,就是当年关于大魔头的腿得了坏死病,它的腿如何如何,可后来又没事了。有些常人可能提出了一些看法,因此我们同修们之间就开始如何如何了。我当时也碰到了这事,我的一位亲属说,「你们的传单上不是说人家某某腿不行了吗?你看现在怎么没有事了呢,你们的传单不能让人信服,在瞎说。」我说:「我当时很少看电视,是你告诉我说,你在看电视时是看见它腿不利索,拖着一条腿走路,对吧?」他想了一想说:「是,我是说过这话。」我说:「这就对了,比如一个瘫痪病人躺在床上,他当时能动吗?不能动,但通过什么办法治疗,身体康复了,他又到处去走了,你现在能说别人曾说他是瘫痪病人是假的吗?不能吧!我说某某的情况就是这样的情况。」我的那位亲属听后说:「你说的是这个理。」我举这个例子,并不代表我赞同什么和反对什么,关键是我们不能执著。当然有些素材,容易给常人明白真相造成障碍的我们尽量不用,或针对不同的人、不同的对像选择的用。

在资料点选材问题上,要正念看待出现的问题和不足,理性的处理问题,不要简单的一句,你这样做是在破坏法。有的同修怕因为自己的不慎造成对法的干扰,而无所适从,不知该怎么做,有的就想等等看,千万不能破坏了法,就什么都不敢做了。或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有的讲,这个问题常人不能理解,那个方面容易造成障碍,我们不能涉及。确实有些内容我们不能使用,但这其中是不是也有我们执著的问题呢,是我们的执著不去而造成的呢。比如在利用预言讲真相上,谈到奥运会能不能开成之事时,个人认为这方面的内容不是不能涉及,也不是不能讲,而是我们不能产生执著,我们有多少同修在这事上产生了执著了心,认为邪恶肯定会如何如何,我们把结束迫害、救度众生的宝押在这件事上了,是多大的执著,是不是强大的人心,符不符合修炼人的状态。我们修炼境界的提高永远是第一位的,是我们的心没有摆正,并非这方面的真相不能讲。我接触到的一位同修就处理的很好,当他单位人问到说网上盛传奥运开不成,你们炼法轮功人有什么看法时,同修回答的很理性,他说,确实过去古代留下的预言中谈到这方面的事情,因为随着时代的变迁,有些预言可能发生了改变。如今大法在世间洪传,我们只是讲真相,救众生,人们明白真相,认清共产邪党,赶快三退,等天灭中共时,使中国人不随邪党一块陪葬,这是我们做的。至于奥运开成开不成,跟我们没关系。

无论是高智晟为大法直言上书,六位律师为王博一家无罪辩护案,包括四川大地震,其实世上发生的一切都是我们讲真相救众生的机缘,同时也是我们转变观念、放下执著、去掉人心、正念看问题的契机。自从常人律师站出来帮我们,我们就执著常人律师帮我们打官司;执著于外国政府的干预;执著于天灾人祸,其实这都是人心。我们在法中都知道,我们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只有我们坚定大法,坚定正念,放下所有的人心,真正实修,真正提高上来,才会有更多的正义之士、世人、各界人士、各国政府来谴责邪恶,制止迫害。

比如六位律师能够站出来,为同修作无罪辩护,一方面是这些律师有正义感,同时也与我们同修正念正行、讲真相有关。据当地同修讲,六位律师在为同修辩护时作了两手准备,一个是有罪辩护,一个是无罪辩护,最后决定无罪辩护是因为我们同修的正念正行促成的。当时六位律师要求开庭时给大法弟子旁听的权利,法庭答应给了二十几个座位,并要求同修带上户口本、身份证去办旁听证。邪恶的法院及几位律师都没想到,在当时那么大的压力面前,不到半天的时间,二十几个旁听证就办完了,而且还有的同修准备办旁听证。此事既震慑了邪恶,也震撼了六位律师,最后六位律师决定在法庭上为同修作无罪辩护,开始了大陆律师界为大法弟子公开无罪辩护的先河。我们在法上应该清楚,是我们同修的正念正行,清除了另外空间的邪恶,才使正义的律师有勇气站出来为同修作无罪辩护。

我们经过风风雨雨,经过了许多魔难,走到今天,我们应该清醒的认识到:执著的人心,是我们走向神的阻碍,是我们整体圆容的绊脚石。放下执著,找出不足,法上升华是我们走正的关键。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