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熔炼成真金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今天借“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向师尊、向各位同修汇报自己在法理中修炼升华的实修心得体会。

一、愿

我跟头把式的跟随师父的正法進程走到今天,成为大法一粒子,这是多大的缘份啊!也可能和自己发的愿有关系吧。因为我是锁着修的,以前的事不知道,就说说在得法前发的愿吧。

我是一九九七年元宵节后得法的。在那以前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想找个更高的神拜他为师。多少年来上下求索,找啊、找啊。教堂我也去过,庙我也去过,只是就觉的它们简直就成了共产邪党的花瓶。它们都是得经过共产邪党批准后,才能建庙盖教堂,才能去念经。天上的神还得经过邪党批准,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我就想我一定能找到比“金刚经”、“圣经”里的更高的神,拜他为师。

二、缘

一九九七年过年前后,我总是看见从一幢大楼中走出来一些人,男女老少都有,手里都拿着一本书。有一天,我看见一对夫妻也是从里边走出来,后来又走進了火车站候车室。我就追过去问他们俩:“你们拿的是什么书,能不能借我看一看?”那位男子把书递给我,封面上“转法轮”三个大字立即就映入了我的眼帘中。我一眼又看到了伟大师尊的法像,就打心眼里感觉到特别可亲,又看到书的目录“真正往高层次带人”,啊!这就是我多年要找到的更高的师父吧!我就问他俩:“上哪去请这本书?”他说:“那个办公大楼上就有学法炼功的。你这么有缘份,这本书就送给你看吧!”我说:“谢谢你的好意,我傍晚就去那儿请书。”

三、得法

傍晚六点多钟,我就去那幢楼上。到楼上一看,坐着一屋子的人,男女老少都有,都在那聚精会神看着电视录像(后来才知道是在看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录像)。我小声的问他们,我要请《转法轮》书。一会儿来了一个女的,问我要几本书?我说:“还有其他的书吗?”她说:“有十几本呢,有好几种讲法书。”我说:“我都要。但是带的钱不一定够。”她就说:“没事儿,下回带来就行了。”接着我也坐下来看师父的讲法录像。这时马上就觉的浑身难受,就觉的象得了重感冒似的,浑身的骨头节都疼。我就觉的奇怪:我来时好好的,没觉的身上有什么不舒服啊!这是怎么了?后来经过学法,再问别的同修,才知道是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净化身体。

从那以后,天天一早一晚的我都跟着学法炼功。不到一个月,身体原来的病都不翼而飞了,什么骨质增生、气管炎、腰椎间盘突出、脑动脉硬化等等,统统一扫而光,感到真是无病一身轻。

四、溶于法中

得法后,“七•二零”前基本是天天早上参加集体炼功,晚上集体学法,把自己的心溶于大法之中。白天干活挣点钱维持生活。当时我原来的单位叫当官的捞黄了,就得自己出苦力、自己找点活挣钱,供孩子上学,凑合着生活。由于“七•二零”前,自己的这颗心每天都溶于集体学法、集体炼功的环境中,自己也是在主动的同化“真、善、忍”这个宇宙大法。象抽烟、喝酒、说脏话等等都象原来身体上的病一样,自然而然的修没了。不是我有意的去戒烟、戒酒,都是修炼一段时间以后,往往回过头来想一想、看一看,这些毛病都自消自灭了。不是我有多大的能耐,这是大法超常的力量。有些执著心,比如争斗心、妒嫉心、色欲心等等都逐渐淡漠了。虽然家庭生活有点困难,但也不执著于非要挣多少多少钱,要过的怎么怎么舒适,一切一切都顺其自然的走过来了,再不象以前那样疲于奔波、累的不行了。

有时静下心来,仔细看一看自己走过的修炼道路,好象是随其自然,其实都是顺着师父安排好的修炼道路在走,再加上自己努力学法、背法,时时在修心性,“有心炼功,无心得功”(《转法轮》),但是又都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师父时时都在呵护着我。只是因为在迷中修,往往不太容易觉察到。那时炼功,如“抱轮”,力量非常大,炼“神通加持法”时,两掌下象有东西托着一样,整个身体都要起来了。我感到真是师恩浩荡,有时修的不好,真觉的无地自容、愧对师父!

正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只有最复杂的人群,最复杂的环境才能修出高功来,是这个意思。”在这个红色恐怖中,在这个血雨腥风的环境中,就必须得学好法、多学法,以法为师,师父怎么说的就这么做。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我还告诉你们,这部法他有多大的力量,我把我的巨大的能力呀,容進了这部法中,所以这部法什么都能给你们做的了。”师父说:“这部书出来之后我所有讲的法都是在解《转法轮》,你们不信就去看一看。本着《转法轮》这本书去修,就能修成。”(《各地讲法七》〈美国首都法会讲法〉)通过学法,更增强了信师信法的强大正念,也促進了自己学法。

师父的新经文一下来我就一遍一遍的学。记的《洪吟二》刚一下来,我就把他抄在一张一张的纸上,有空就拿出来背,几天就背下来了。接着再背《洪吟》。在背《转法轮》时,觉的每一个标点符号都是法,都得背下来。当静下心来背法,觉的这也是一个修炼的过程。背时虽然也要花一定的时间,但是在另外空间里那无量的众生也都在背法,也都在同化大法,真能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师父告诉我们做好三件事,当前最大的事情:就是如何多救人,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向内找,提高自己,把自己修好了,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

我悟到做好三件事也就是本着“真、善、忍”同修。三件事又是互相圆容的,每件事又都是在修“真、善、忍”。师父讲无量无际的众生、无量无际小宇宙组成大宇宙、“其大无外,其小无内”(《转法轮》)等法理,就是说我们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单单只是为了个人的圆满,也同时使自己的心增加无限的容量,心性提的更高,修出大忍之心、大慈悲之心、修出能够熔化钢铁般的慈悲之心,才能救度无量众生,才能返本归真。而修“真”中又体现出我们要没有丝毫水份的信师信法去救度更多的众生,圆容师父所要的,圆容师父的选择,同化大法,助师正法,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

我悟到时时把自己的心溶于大法之中、溶于正法修炼之中,主动修去各种执著心,修去各种人的观念,蜕去人的这层壳。按照这个大法高标准、更高的标准修好自己、在大法中熔炼自己,修出无私无我的正觉来。在大法中圆容成一个整体,在正法洪流中、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救度更多的众生的同时,在大法中熔炼成真金。

五、洪扬大法

“七•二零”以前我们当地的辅导员带领同修,或在当地、或到乡下洪扬大法,宣传大法的美好,促使有更多的有缘人得法、更多的人认识大法。

那时整个山城各地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我基本都是和同修一起去,人最多的时候达到一千多人。到车站广场、到公园、到集市、到体育场去洪法。我们集体炼功时,自己觉的那手真是象师父说的,感觉有一股“飘手劲儿”,一股挺大的力量自动带着你的手炼功,非常美妙非常舒服,场非常强。师父那洪亮的炼功口令,那“普度”、“济世”的音乐响彻在整个山城的上空。

有很多的人走進了我们的炼功场,得法的人越来越多,后来发展到十来个炼功点,还不包括乡下的炼功点。

六、证实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魔头江××和共产邪党开足了马力迫害大法、污蔑师父、迫害大法弟子。那天清晨,邪恶的警察抓走了我们当地不少的同修。有位同修告诉我,快点通知各个炼功点的同修到市政府要人,要他们立即无条件释放咱们同修。随即,我马上到各处炼功点告诉了同修。早晨七、八点钟,市政府门口都是大法弟子。有的同修和市政府的负责人说明了我们的来意: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无罪!立即无条件释放我们的同修!那时我们都静坐在市政府门口,等待他们的答复。我心想在这段时间里,炼会儿静功吧。刚要炼,有位开了天目的小同修告诉我说:“师父就在天上看护着咱们,示意不要炼功,就静下心来证实大法没有错,要他们立即放人。”我心里一震:“师父时时在我们的身边,呵护着我们,谢谢师父!”一直到下午公安局才把我们的同修放出来。

从那以后我还是坚持每天学法炼功,一天都没有落下。有时和朋友、熟人讲真相:修炼法轮大法的人都是按照师父的话去做好人,做更好的好人。中央电视台在撒谎,“天安门自焚”是伪案,在欺骗善良的不知真相的人们。修炼法轮功对国家、对社会都有百利而无一害。我们的师父做了这么大的好事,共产邪党却恩将仇报,污蔑我们的师父。

二零零一年十月一日前一天,我在车站遇到一位同修,问他们上哪儿去?他告诉我:“上北京!去证实大法!要求中央政府还师父清白!要求他们立即停止镇压法轮功!”跟着就坐车走了。我立即想到,我也去!就去找其他的同修,有的人告诉我:“人家找你没找着,让我们看着你,告诉你。”我马上约好其他同修,几点到车站,一块儿坐车上北京。我回家取点钱,只留个纸条告诉家人我上北京去了。

实际上那时候没有想太多,就是想上北京去证实大法,证实师父的清白。至于具体怎么做,以为到那儿就知道了。那天下着雨,约好的同修也没有来,去不去?我想:“没有伴,自己又不经常出门,怎么办?”去!我自己也得去!那时也是在和自己的各种人心在斗,我就记住师父的一句话:“放下生死,就是神”(《澳大利亚法会讲法》)。实际上也是师父帮我清除了很多的人心,正念一足,自己才迈出证实大法的这一步。

中途换车时,都好象有人在领着我一样,否则真有点找不找着“北”。在中途,我看到也有一些外地的同修下车了,因为听说车上查的很紧,有不少同修被绑架了,北京查的更紧。我也没有多想,就是一心去北京证实大法。

到了北京车站之后,坐汽车到了天安门广场,看到到处都是游客,上哪儿去找同修啊,自己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后来想,也不能就这么回去呀,于是到了邮局买了些信纸信封,给国务院、国家信访办写了两封信。信中写道:“我们的师父教我们以‘真、善、忍’为准则,时时处处修我们自己的心,到哪儿都要做一个好人,并且为我们祛病健身,让我们做一个更好的好人!我们的师父是清白的!这么大的国家,动用举国的武力,镇压手无寸铁的好人,天理不容,还我们师父的清白!立即停止镇压法轮功,立即释放我们的同修!”等等。在回来的火车上,我就用笔写在纸上:“抗议大魔头江××镇压法轮功!还我们师父的清白!”等,粘在车窗玻璃上、茶桌上。

实际上车站里、火车上到处都在围追堵截法轮功学员。一路上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平安的回到了家。后来才知道,我坐的车到北京已经是十月二日,错过了十月一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的日子。听说那天有不少同修被迫害。据同修说,我们当地的大法弟子在去北京的火车上,就有不少被绑架回来了。回家后学法,向内找,觉的自己还是有很多执著心没有去,尤其是怕心太重,这一步没有走好。

七、讲清真相、劝三退

师父说:“在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的伟大壮举中,完善着每一个大法弟子圆满的路。”(《精進要旨二》〈弟子的伟大〉)师父还讲了做好三件事其中最大的事就是多救人、与邪恶抢人,时间不等人。

一开始我是先从自己身边的熟人做起,向他们讲清真相。《九评》问世后,又开始劝“三退”。利用一切时间、创造一切机会、找到讲真相的“切入点”,根据不同人的身份、地位、气质、爱好、各种心理状态恰到好处的讲清真相,劝三退。

有一次,我看到了原市政府副市长家门口卸了一车煤,因为和他多少有点认识,就帮他往院里挑煤。这个人给人的印象还比较正直,又是知识份子。我就从他的为人处事的角度,边干着活边和他聊起“交人要交心,浇花要浇根”,顺便又说起共产邪党利用知识份子搞大鸣大放,一开始说不抓辫子、不打棍子,最后还是把很多知识份子打成了右派,害死了无数的知识份子。说起毛魔头,别人问毛:“你这不是搞阴谋吗?”毛说:“我不是搞阴谋,我搞是的阳谋!”一直说到《九评》、“三退”,虽然他当时没有答应三退,但他还是在不住的点头。我认为救人不执著一时的结果,重要的是在讲清真相的过程中,使他明白了真相。

他也可能出于爱面子,或者有其它的心理误区,不能当时表示三退,但是,他心里明白的那一面,在赞同“法轮大法好!”

还有一次,在大街上碰到了市广播电视局局长。他以散步的形式锻炼身体,我就和他谈起了锻炼身体的方法。我告诉他,我以前利用了各种形式進行体育锻炼,结果还是住進了医院,花了不少钱不说,病不仅没有治好,又查出来了不少的新病。后来有缘修炼了法轮大法,身体所有的病都没影了,现在觉的自己的身体比年轻时还轻快,多少年来我一片药都没有吃过,也不用跑啊、跳啊,每天只要学法、修心、炼功、再加上救人等就行了。接着我和他讲起三退的事,他很快就答应了,我还给了他真相资料和护身符。

还有一次,在一家医院的门前,遇到了某派出所的负责人,我告诉他不要配合邪党迫害法轮功,真要有那么一天真相大白,那罪可不轻啊!法轮功教人做好人,又祛病健身,何乐而不为呢?他也退出了邪党。

说到这,我认为在讲清真相的同时,还要告诉他们不仅要自己知道迫害真相,自己心里经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要告诉他们的亲人、朋友,这不也是在做好人、救人吗?一般我手里有真相资料、护身符等我都给他们,让他们更進一步的知道“法轮大法好”。再则,我认为他们能让我遇到,并且得救了,并不是我有多大的本事。在表面空间,是我有救人的这颗心,我动动嘴,在另外空间,是师父把有缘人引到我面前。再想一想,邪党利用各种手段,对人从孩童时就开始洗脑,灌输它的“无神论”等邪党文化,進行一系列的欺骗,我能几句话就使别人退出邪党?所以我经常告诫自己千万别飘飘然,别翘尾巴,别证实自己,就记住师父的话:“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当然例子太多了,一般各个层次的人,我都和他们讲过真相,例子我就不举了。要救的人太多、太多了,我觉的我做的和师父的要求差的太远、太远,觉的和做的好的同修比起来差距还很大。今后,就以法为师,比学比修,想方设法的多救人。

八、堂堂正正走出魔窟

一次在发真相资料时,被恶警绑架,当时自己以为正背着师父的经文,发着正念,怎么发生这种事,心里就有点正念不足了,实际上当时正念足一些就没有事了。后来当醒过神来,发觉自己有漏被旧势力迫害了,于是又从新让正念足起来。

在国保大队,我就和他们讲:“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浑身的病都好了,我现在是在做好事在救人!”当问我还炼不炼了,我坚定的告诉他们:“炼!”反正我不能出卖同修,不能给大法抹黑。他们让我签字,我说:“不签!”后来他们说:“这是你自己说的话,这记录对不对?对就签个字。”我以为我说的话就要对自己负责,随即签了个字。后来觉的不对,这不是配合了邪恶了吗?觉的上当了,做错了,但是已经晚了。他们把我送進了看守所。

当我冷静下来,细心一想,向内找,对照师父的法,找出自己在这段时间冒出了很多执著心:自满心、安逸心、色欲心……一看电视就没完没了的,忘记了自己是个修炼的人。正法修炼时间一瞬间值千金、值万金,救人的担子多重啊!师父心里多急呀!自己在干什么呢?这么多的执著心,还不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它能放过你吗?又想起师父的话:“我不喜欢你们自责,一点用都没有。我还是那句话,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随着不断的背法,不断的发正念,我正念更强了。我想:“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到哪儿都要堂堂正正的做好三件事。”于是就向同监室的其他人讲清真相、劝三退。我给他们讲真相的事,铺头打了小报告,狱警就喊:“到这里还不老实,能炼法轮功就别吃饭!”他们别人都出去干活了,不让我和他们接触,不让我和他们说话,就让我一个人待在屋里,不给我饭吃。傍晚,他们收工回来,偷偷的给我带回来馒头让我吃。后来我又和那个铺头讲真相,我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炼法轮功的都是在做好人,我告诉你还是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的!要想没事早点出去就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也点头,看来他也是真的相信了。

后来没几天他就出去了,并告诉我的孩子我在这里的情况,还叫我孩子来看我。有的人还告诉我,有的狱警告我黑状说:“就是他上我家,让我退党!”我说:“没事,我是为他好!我不恨他,他能有明白的一面,他不能总那样!”因为我听别人说,这个人对大法弟子挺狠。以前我认识他的时候,有一次,他俩口子叫黄鼠狼子给迷住了,什么胡话都说。我只想不能让他做那么多的坏事啊,告诉他法轮功的真相,让他尽量多做好事,免的造下大业,毁了自己。至于他要选择什么路,我只能劝善。其实这个时候,我什么心都放下了,心性提高了许多。可以这么说,随着我不断的背法,向内找、发正念、讲清真相,心性确实提高了不少。

师父说:“我们是按照宇宙演化原理修炼,按照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标准指导我们修炼。我们炼了这么大的一个东西,等于是炼宇宙。”师父说:“心性多高功多高,这是个绝对的真理。”(《转法轮》)我想把自己的心放大到宇宙那么大,这些小事算什么,我都能过的去的。再说这里边也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还要出去救度更多的世人,同修在外面等着我呢。当我把各种人心都放下的时候,正念一足,迫害不止就不住的发正念,另外空间的邪恶也受不了了。同修来看我时,告诉我外面的同修也在发正念,揭露迫害的真相,给国保大队、各个派出所以及恶警都寄去了劝善信。

没几天,狱警就告诉我:“你走吧。”原来他们准备让我写保证书等什么的,也都不提了。就这样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魔窟。

九、圆容家庭

自己原来就只重视在外边和别人讲清真相,劝三退,也觉的挺容易的,忽视了向家人讲清真相、劝三退。后来经过和同修交流,经过学法认识到也应该重视和自己家人讲清真相,圆容好家庭。师父在《精進要旨》〈道法〉经文里说:“大法圆容着众生,众生也在圆容着大法。”家人不能够明白大法真相,这个环境不圆容好,直接影响到自己做好三件事。尤其是随着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师父要求每个人都要走出自己的修炼道路,让家庭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也想建立个家庭资料点,这个家庭环境不正过来,这个事就不好办。所以我觉的首先学好法、向内找,把自己修好,说出的话才在法上,才有力量,才有威德,才能更有利于圆容好家庭。

随着正法的推進,心性要求越来越高,各方面在法上也要归正自己,尤其这颗心也得溶于正法修炼之中,要和正法修炼合拍儿。以前家人时时替我担惊受怕,承担着巨大的压力,自己原来不太在意这些事。从魔窟回到家以后,家里人看到我好好的回来了,虽然心里就象有块石头落了地,可是我一出去他们就不放心。尤其是老伴儿,有时偷偷的在背后跟踪我,有时回来晚点,大门也不给开。有时候成天不开晴,有时连吵带骂,甚至提出不行就离婚。虽然我也知道需要重视,这也是自己要过的心性关,但是有时真不知道怎么做才能做好。

我想,还得多学法,还得向内找。首先看到我没有真正的把自己当成炼功人,严格要求自己,在家里没有真正把大法弟子的形像树立起来,把家庭环境圆容好。没有重视向家人讲清真相,落下了做好三件事的这个重要的一环。

认识到了就先从内心修起,自己从各方面,一点一滴、一言一行做起。我原来以为证实法时间这么紧,家里什么活都不干了,有时柴禾也不劈了,掏火墙都是老伴自己干,现在看来自己做的太不对了,走了极端。家人可是按照大法弟子的标准在看着你,想想我做的这么不好,这不是在给大法抹黑吗?自己从说话的语气上也得改,原来说话太冲,把人家撞到南墙上,还觉的自己做的挺对。

通过向内找,认识到这都是自己做的不好,就立马改。从不会做饭,我也练习发面做馒头、蒸大米饭;有时也擦擦地,擦擦桌椅板凳。有时也向老伴征求意见,主动承认自己以前有的地方做的不对,没有照顾好家庭,对老伴关心不够,让她跟着我担心受怕的。慢慢的,家庭环境气氛也不那么紧张了,缓解了。我跟她讲真相也能听進去一些了。我想她也是有缘人,也应该得法。平时我就注意发正念,清除自己的空间场,清除自己家的空间场,清除另外空间的旧势力、邪魔烂鬼对她的干扰,清除共产邪灵的干扰。有时也让她看真相光盘,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我有时还给她念《转法轮》,她也逐渐的愿意听了。

有一次她妹妹来串门,我给她妹妹讲真相,她也帮我讲。她妹妹要走的时候,她跟我说:“把这本《转法轮》给我妹妹吧!”我说:“我想办法给她请一本新的《转法轮》书吧!”还有一次,把她的朋友请到家里来听我讲真相,并且劝退了。还有一天,她在电话里直接给她弟弟、妹妹三退了。还有很多事。我想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帮着做,是大法的神奇。师父也看到我有建立家庭资料点的这颗心,帮着我开创了这么好的家庭环境,谢谢师父。

有一回她告诉我,孩子来电话了,说处了个对像,过几天领回家来看看,也就算旅行结婚了。房子也是女方家的,什么也不用我们管。我说:“我这还有点钱,拿去给儿子结婚用吧。”她说:“不用了,我攒的钱就够用了。”没几天,孩子回来了。我就想给儿媳妇讲真相、劝三退,怎么劝呢?刚过门的儿媳妇也不熟悉。我心里想还得多学法、向内找。还是自己的怕心上来了,怕讲不好场面不好收拾。师父说:“我告诉大家,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经是我的亲人”(《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心里一亮,她到我们家不也是要被救度的众生吗?我怎么就看不透呢?老伴害怕,不让我讲,我就不讲了,对吗?这能修出无私无我的正觉吗?于是我就请师父加持,坚持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一切干扰,我一定行!我于是在有一天,全家人坐下来休息的时候,儿媳妇提起话头,问我们俩的身体状况时,我就讲我经过修炼法轮功,身体的病全好了,接着向她讲起法轮功的真相。当我提到三退保平安的时候,她很痛快的说:“那您就帮俺俩都退了吧!”我老伴也挺高兴,说:“真是有缘啊!”

现在我老伴也让我教她炼法轮功,虽然暂时不太精進,毕竟迈進了法轮大法的门槛。

十、建立家庭资料点

我是锁着修的,可是在修炼的这条大道上,我所碰到这一系列的事情,使我不能不感到师父就在自己身边,时时处处在呵护着我,使我正念更强,更知道勇猛精進。

就从我要建立家庭资料点这件事情来看,按照常人的理:一个是家庭没有那个经济条件;再则家庭环境也不行;第三,自己各种人心上来了,尤其是怕心上来的时候,就是亮红灯;另外谁帮我、谁教我?……现在通过大量的学法,向内找,破除了很多心性上的障碍,首先是放下了怕心。有师在,有法在,我做的是助师正法的事,圆容师父所要的,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旧势力不敢动我。现在家庭环境也在师父的呵护下,基本正过来了。

建立家庭资料点的资金也解决了。这次孩子回来结婚,叫一般的常人看来,我们家也太有福气了。什么也不用我们操心,女方家也挺满意。有一天,儿媳妇还说:“把这房子卖了吧,再给二老添点钱买个楼。”我说:“不用了,住平房住惯了,谢谢你的好意。”我悟到,什么事都不是偶然的,现在正法急需资金救人,这不都是师父安排好了的事吗,而不是让我贪图享受,贪图安逸这个心必须灭掉!其实,以前自己攒点钱就给资料点,再难也不能难了资料点的同修们。现在我把手头的钱一部份让同修给家庭困难的同修、被迫害的同修;一部份给资料点用;一部份留着建立家庭资料点用。

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非常清楚:别人告诉我哪天哪天去接个东西,那东西象电视机又不象,是什么也叫不上来。就在当天,有个同修问我买电脑的事,我说行,一会儿就把钱给你送来。其实这位同修,我都不知道姓什么,但是我坚信这是师父安排的,把所有的心放下,就听师父的。又过了几天,在街上又偶然遇到了那位同修,说:“给你买来了,你拿回家去吧!”我说:“我一点也不会,拿家去还不是个摆设。”她说:“师父自有安排!”

就这样,经过几位同修教我上网、打印、刻录等技术,我这个家庭资料点基本可以正常运行了。这一系列事情好象都是偶然的,其实都是在师父的巧妙安排下顺理成章完成的。

在建立家庭资料点的过程中,也有过心性关的事。我也悟到什么事都不可能那么顺当的。正象师父在讲法录音中所说的:你喝着茶水、看着电视、躺在沙发上就长功?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有一次因为打印机部件的新旧的问题,使我在思想上产生了波动。虽然也在劝自己说无所谓,但是后来还是没在法上去悟,没有认识到这是提高心性的机会,完全用常人心去琢磨,没有把自己当作是修炼的人。人心上来了,也不注意修口,愤愤不平,当时的心性还不如一个常人。

当时就认为我在这么困难的情况下,要建立家庭资料点,怎么对我还这样?在师父那儿也说不过去呀!后来经过学法,在和同修共同的切磋下,心也渐渐的平静下来了,一想,这点事儿都过不去,这哪行啊?这中间也修去了自以为是、不让人说的毛病。知道向内找,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做好资料点的工作,才能使资料具有更大的法的力量,真正成为救度众生的法器,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

后来看到师父对《对澳洲学员讲法》,望着慈悲伟大的师父,我的“心结”一下子完全被师父的洪大慈悲熔化了,泪水顿时夺眶而出。

什么是“以法为师”,这句话说起来容易,他的无限内涵只有真修弟子才能心知肚明。随着正法到了最后的阶段,更要重视以法为师,排除干扰,扎扎实实的修,向内找,修好自己,才能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尤其在做好资料点的工作中,只能做个提高心性的表帅,才能发挥那些法器:如电脑、打印机、刻录机等等的作用。使自己的心性得到更好的升华,才能和同修配合的更好,共同做好三件事。

近来由于放下对“奥运会”的执著、对“预言”的执著,原来激光打印机“咔、咔”响要坏的声音,顿时都没有了,非常轻快的开始工作了。有个硒鼓打印了一万多张纸,完全是超常的运转。在刻录“九评”、“神韵”光盘的时候,由于自己心性提高上来了,认真的刻录、认真的检查,基本没有一张坏的。还有一次突然打雷,手动停机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了,但是突然一下子打印机、电脑、刻录机、DVD、电视机全部停止了工作,但是没有停电。我马上悟到这是师父在保护着我,防止了意外事件的发生。当我又从新一个个开机,从新开始工作时,把刻了一半的光盘取出又放進刻录机时,照常刻录,经过检查图像非常清晰。按照平常这样的光盘,根本就不能再刻录了。当然还有很多神奇的事。

我这个家庭资料点,就是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溶入了正法洪流之中,为救度众生做着应该做的事。我自己也通过这些年的修炼,也在师父的呵护下,在这大法的熔炉中,在救度众生中主动向内找、向内修,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在正法的洪流中、在救度众生中一定能熔炼成真金!

重温师父的《洪吟二》〈理智醒觉〉以共勉:“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谢谢师父,谢谢各位同修。

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