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私心” 成就新宇宙的神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

师尊好!
同修好!

我是九六年五月得法走入大法修炼的弟子,十二年风风雨雨的修炼过程中,回想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一路走来真是苦辣酸甜咸五味俱全。借助第五次大陆大法弟子书面心得交流会机会,将自己修炼中的一点粗浅认识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恳请慈悲指正。

十多年的修炼过程中,我切身体会到“私”是万恶之源。它如影随形,无处不在,无所不存。一切执著,人心、观念,挖其根源就是一个“私”字。它就隐藏在我的一思一念中。那就是千百年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不修去这个私,还要谈什么修炼,那都是自欺欺人的空话。

在此让我想先重温师尊的讲法:

警言

  我传大法已经四年了,有一部份学员心性、境界提高的很慢,还是停留在感受上认识我与大法,总是从身体的变化和功能的体现上对我的一种感恩戴德,这是常人的认识。你们不想改变人的状态,从理性上也升华到对大法的真正认识,你们就将失去机会。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不能总是我给你们消业,而你们不真正在法上提高,跳出人的认识、人的观念。你们在对待我与大法的思考、认识、感激方式上都是常人的思维表现。然而我正是教你们跳出常人啊!从理性上真正认识大法。

师尊法中讲的就是我修炼中所存在的问题:用人心理解法,向外求,向外找,只想索取,不想付出,基点是“为私为我”。师父还说:“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旧宇宙的本性是为“私”的,所以它最后走向“灭”,而新宇宙的特性是为他的、无私的,所以周而复始永存不灭。要進入新宇宙必须修去“私”,才能同化“无私”的大法成就新宇宙的神。这才是我们要走正的修炼路。

一、得大法的喜悦,大法神奇的展现

九六年五月十一日星期日,我和丈夫带女儿到公园去玩。遇到法轮功学员义务教功。当时就学了功法,晚上开始观看师尊在大连的讲法录像。就在第三天晚上,看完录像回家后,我开始头痛的很厉害。师尊讲法中谈到给学员净化身体时会有反应,我知道师尊在管我,为我净化身体,心里很高兴,就忍着,一夜几乎没睡,清晨坚持去了炼功点。当做到第四套功法,第一次随机下走起身时,瞬间我的头不痛了。更神奇的是从那时,我全身的各种疾病不翼而飞:腿膝关节不痛了;夜间时常盗汗的老毛病好了;低血压下蹲后站起头晕、浑身就会哆嗦的症状不见了;肠胃不好经常腹泻的痛苦没了,敢喝凉水了;用洗衣粉洗衣服手不再掉皮了,十冬腊月能用刺骨的凉水洗衣骨头也不痛了……。真是太美妙了,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是一种什么滋味。

大法真是太神奇了。当时我所在的炼功点,大约有一百多人,每个人都有一段神奇的故事:一位六十多岁的大姐身患直肠癌,修炼后瘤子被排泄出来了;得了被世界上认为“不是癌症的癌症”的某种免疫系统疾病已瘫痪九年的小妹站了起来;另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大娘被车撞的满脸是血,到医院做全身检查结果却安然无恙,医生惊叹从没见过这么大年纪的人,竟然有如此好的身体……,大法神奇的故事太多了,庆幸之余,萌生一念“这回我什么也不要了,就一心修炼了!”

二、“为私”的根本执著导致的惨痛教训

记的一同修问我“你有根本执著吗?”我大言不惭的回答:我没有。我不是抱着治病的心進来的,也不是为了追求人的美好向往的东西而修炼的,我是为了“返本归真”而修炼。

由于从小接受的都是中共邪党无神论的党文化,不懂修炼的内涵。通过学法我知道了“佛、道、神”不只是神话传说,而是真实存在于宇宙中的。他们神通广大,可大可小,没有苦吃,想要什么有什么,想吃什么吃什么。人通过修炼也可成佛、道、神,就可以逃脱人的生、老、病、死,“返本归真”。为此,我走入修炼了。

我一心要修成,所以学法炼功很努力。当时炼功点早5点30分~7点30分炼功,我半夜2点30分就到炼功点开始炼盘腿,并时常炼到8、9点,有时间就学法,晚上参加小组集体学法,走路都在背法。表现的很精進。

一来因用人心理解法,法学了不少却不明法理,不知如何修,心性没提高,只是表面的做好,二来因性格内向,自卑心强,认为自己不行修不好,缺乏自信,从而一味的向外求,向外找。有问题就去问同修,这个怎么做,那样行不行,学人,跟人走。结果路走偏了出了问题,给自己带来了魔难,给大法造成了某种不好的影响。

丈夫和我一同走入大法修炼,他大多不去参加集体炼功和学法,在家中自己学自己炼,所以遇到的干扰很大。时常刚打开录音机想炼功,就有人来找他下棋。我认为这是魔的干扰,不让他修炼,他不悟。为此我很是为他着急,甚至为此生气。表面是为他好,实质是我对他抱有很强的依赖心,总怕自己修不好,认为丈夫有能力,他好好修,修好了我可以沾光。

修炼前我的手脚常年冰凉,手从小年年都会冻伤,戴兔毛手套也无济于事。师尊给我净化身体后,冬天户外炼功我一直不戴手套也不冻了。那时师父虽然还没讲冬天炼功要戴手套的法,但辅导员经常提醒大家要戴手套,我却不听一意孤行,认为他那是对师对法不够坚信。

九七年元旦的前夜,下起了大雪,气温骤降至零下15度,是当地几年不见的寒冷天气。丈夫的同事又来找他下棋,还下了整整一夜。早晨我问丈夫去不去炼功,他说不去倒下睡了。我很是生气,出门边走边想这么好的功法不炼,下棋却能下一夜,心里忿忿不平。

到了炼功时间,心仍未平静下来。我象往常一样将手上的毛线手套摘下,这天与每天不同,我的手马上有了冻麻木了的感觉,我又把手套戴上了。可转念一想,不行,他下棋可下一夜,炼这么好的功法难道还不如他下棋吗?这争斗心搅的我无法正确思维,就又把手套摘了。就这样一个小时下来,我的手指冻成了冰棍。其实开始师父已经慈悲的在点悟让我戴手套,因我当时没守住心性,还动气并产生了怨恨,心性已掉下来了,那么手肯定会冻坏的。出了这么大的问题本应好好向内找,可我当时根本就不会向内找,当同修说我悟的不对时,还不服,认为这是自己是相信师父相信大法的表现,不然谁给我多少钱我也不会去做的。

我的手指起满了大泡,整个手肿的象黑色面包,起出的大泡开始流水,随着流水黑色逐渐的下走从指根部一点点的变好,大约半个月后眼看就快全好了。可有一天那个人又来找丈夫下棋了。我离开他们到小屋学法,可心烦意乱,根本就学不進去,脑子里翻江倒海的,恨丈夫没悟性,任魔干扰。他不悟我帮他吧,怎么帮?我得去他们跟前炼功,这人上过大学,一看就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就会走的。于是我拿起录音机進了大屋,把声音放的很大,炼起了功。这哪里是炼功呀!就是赌气,想赶他走。可没想到一个小时下来,人家好象根本没看见一样,仍然悠闲自得的下着他的棋。

我无奈又回到了小屋,学法还是闹心。这时夜已深了,我就招呼女儿睡觉了。女儿不听,说要看爸爸下棋。我的火再也压不住了,大喊丈夫的名字,说:“你干什么呀,都几点了,孩子明天还得上学呢!”这才把人撵走。

躺在床上怎么感觉双手好似刮风似的,还不悟,还认为是师父在帮我调整,当时倒也感到自己对那人的做法有点不对。心想“我没守心性,可师父还在管我呀!”殊不知那是旧势力钻空子趁机干坏事要把我拉下去。没有深想就睡觉了。第二天早上起床,我傻眼了,我的手不流水了,还没好的黑色部份也干巴了,呈现出坏死的样子。以后的日子,从黑色坏死处骨头流了点水,坏死部份自己就掉了。

回想这段经历,十分的痛心。写出来也为警醒同修,希望后人从中吸取教训,同时为大法正名。因为我的手冻伤后,亲朋好友不理解都认为我是因学大法手才冻坏的,对他们了解大法真相得救度造成了障碍。甚至很多同修提起这事也说是“炼功冻的”,有的同修还错误的认为我“能吃苦”。我将真相写出来,希望同修们本着为法负责、为众生负责,清除模糊认识,以便救度更多的众生。

其实非常清楚,我的手冻伤原因与大法与炼功无关,是我自身存在的不正的因素造成的。举个例子:一个病人得到两种药,一种可治他的病,另一可要他的命。他去找医生,医生告诉他这个是良药能治病;那个是毒药能要你的命。可病人不听医生的,吃了毒药死了。这能说是医生害的吗?

我就是在不听师父的话的情况下犯了这个严重错误。但师父还在慈悲呵护着我:手冻到那么严重的成度,没采用任何治疗方法,没采取任何防护措施,在手流着水的情况下,洗衣、擦锅、刷碗、什么活都照干却不感染。这不足以证明大法的神奇威力吗!

如果不是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力。我手冻的那么严重,说不定早被截肢或烂掉了,也许还得搭上性命。

三,在做资料中去掉私心

二零零五年十月,我家由闹市搬到了市郊。环境十分的清静,很适合做资料点。我和丈夫说了我的想法,正好他也有此意。可我们什么也不懂,而且还涉及到资金问题。丈夫眼下还没找到工作,没有资金来源,靠丈夫买断工龄的钱维持生活。买了设备也无法运转,这是个难题。

不久同修甲来了,说他买了一台刻录卡,他没有时间,想让我们帮他刻录光盘。我们高兴的答应了。这不是吗?“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转法轮》

晚上我和丈夫骑自行车去取空盘。因我骑车技术不行,两箱子空盘全由他带着。我们骑车往回走,到一个路口,丈夫问:“走大路,走小路?”我说走哪都行。他就走了小路。小路很窄,且坑洼不平。一边是野地,另一边在一处新建了一个劳教所,离家比较近。我跟在丈夫的后边,在漆黑一片中艰难的前行。到了劳教所旁边时,我的车子陷在沙子中倒了,就在这时听到“干什么的?”一声吼叫从劳教所传来,我心里一惊,待将车推出沙窝,抬头一看,漆黑一片,早已没了丈夫的踪影。这时心里不觉涌出一丝怕意并奋力往前蹬车,心想这么晚了,是什么人?劫道的,蹲坑的?――我的车又歪倒在了一个下水道井盖边。这是我放过真相资料的地方,有蹲坑的?心有点慌了,“不对,这地方放过真相,存在着正的场,不准人在此蹲坑。”心稳了下来,听听后面并没有动静。

我骑上车在黑暗中继续往前走,想起丈夫也不知跑哪去了,有点怨他。这时“他保护不了我”的念头清晰的出现了。怎么会这样?这个“他保护不了我”的念头第二次出现。

想到这,我感到有点怪,上一次是两年前,我们一家三口去做真相,被蹲坑的恶警发现,丈夫跑的快,我和女儿就被恶警绑架。亲友都指责丈夫“自私”,不管我们娘俩他自己跑了,为此丈夫也很自责。但“他保护不了我”这个念头那时就曾清晰的出现过。

为什么?为什么?往深挖根,我突然明白了,那是我在人中对他形成的观念。我从小就胆小,走路都怕摔跟头,自我保护心很强。所以在结婚成家一事上也很小心,怕受到伤害,一拖再拖,不想涉及,对对方的要求上标准也与人不同,家庭条件好、个人各方面都好的不敢找,只想找个各方面不如自己的,给我当个“保护伞”。结婚后才发现并不如愿,这个丈夫有事倒把我推到前面,出门问路都要我去,为此经常无缘无故的和他生闷气。“他保护不了我”就是那时对他形成的“人的观念”,一有时机它就钻出来捣乱,那不是我。

骑到楼下,迎面碰到丈夫出来接我,“怎么回事?什么人?”“没事,不知道。”進屋后质问丈夫:“你为什么不等我跑那么快?”丈夫答:“我不带着东西吗,如果有事不造成损失了吗?”原来丈夫是为了保护光盘,而我却被私心带动,怨心也出来了。我再次看到我那为私为根本执着依然未去,内心很是内疚。

机子有了,空盘有了,我们的资料点开始运作。我给刻录卡起了个名字:“正念”,希望“正念”正行,另外也能时时提醒自己正念正行。我和丈夫商量好,一人发正念,一人做光盘,二人轮换。开机了,“正念”唱起了欢乐的歌,光盘刻出来,效果很好。

由于需要,同修乙、丙二人也参与了我们资料点的工作。二位同修心态纯净,很少讲话,不表现自己,总是默默的付出,不计个人得失。我家住六楼,他们负责送货、取货及废物的处理,从没听过一声怨言。甚至我家中买东西、搬家需要跑腿出力的活也大多是他们干。

那时我给他们造成了很多麻烦和伤害。以“注意安全”为名小到一张包装废纸都要他们去扔掉,假设那纸是不安全的因素,扔到哪,那里不就有危险吗?这不是把危险推给了别人吗?我不想在家多放空盘,刻出的盘也不愿留存,让他们马上带回家,东西都压在他那里;要做什么事,不是商量,一出口就是命令式,可他们从不说什么,默默的配合,圆容。

同修丁每天在工作之余,不但承担着家庭资料点的工作,还经常帮助其他同修装系统、教技术、购设备,还时时关心我们家的生活问题。他离我家住地很远,可在他的帮助下,我学会了刻录母盘、修改母盘。

我从他们身上看到隐藏在我这里的“私心”、“怕心”。有私就有怕。私不是我,我是大法弟子,是要修去“私”的。“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我不断的在法中归正,现在越来越坦然了。

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们的共同努力配合协调下,我们这个资料点平稳的走过了两年多的时间,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中发挥了它应有的作用。

四、放下人心,走向神

几年来,我面对面讲真相,仅限于亲朋好友及熟人,面很窄。师尊正法進程向前发展,到了最后的阶段,救度众生迫在眉睫。要救度更多的众生,面对面讲真相就成了我必须得突破的关。障碍我向陌生人讲真相的原因是不知如何和陌生人搭话,究其根还是“为私”的表现,怕自己的人心受到伤害,抓住人不放。

一位老年同修,面对面讲真相做的非常好,我和她相约出去救人。一路她给过往人们发真相资料,我发正念。来到一个建筑工地,十几个人将我们所剩的资料都分了,还让我们给他们送《九评》。两天后我们去送《九评》,给十几个人全做了三退。没想到第一次走出来,效果就这么好。这是师尊在鼓励我。我也知道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表面跑跑腿,动动嘴,在做的过程中修去人心。

一次,我也学同修的样子,推着自行车,对一个过来的中年人说:“兄弟,给你一本奇书看看。”他下车接过《九评》说“谢谢!”就骑车走了。在大约二百多米的路上,我发出去十多份真相,劝退了三人,只有三个人没要真相资料。

我感到众生都在急切的等待得救,而自己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走出来太晚了。今后我要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