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紧随师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从一个怯懦的人到一个坚定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徒,我在修炼与证实法的路上走过了一个艰难的过程,这其中有眼泪也有欢笑,回忆过往种种我很庆幸自己能一步步随着师父的正法進程走到了今天。

上京证实法

二零零一年,由于恶党的非法抓捕,去北京证实法的大法弟子少了起来。当时许多同修错误的认为去天安门证实法,就意味着要被抓、被打。后来听到其实也有不少的同修正念正行顺利返回,这给了我很大的鼓舞,于是下决心去天安门证实法。并且我在心里对自己说:证实大法没有错,不应被抓、被打,我一定要顺利回来。

十月中旬的一天,我坐火车到了北京。当天首先到天安门观察地形,选好位置,晚上在旅馆将横幅写好。第二天我到了天安门广场,刚坐在纪念碑前想休息一下,还不到三分钟就发现几个便衣在盯着我,一边议论,一边打着手机。我快速离开了那里,来到昨天选好的旗杆附近的通道边。这时我的心态有些不稳,手伸進包里摸着横幅,坐下又站起,站起又坐下,反反复复,就是没有勇气打出横幅。这引起了附近一个便衣的注意,我不断的发正念,后来他看没什么动静就转到旁边去了。

直到下午两点钟,我看着一群游客离去,另一批又来,感到自己不能再这样等下去了,于是我将手伸進包里拿出横幅,迅速的站了起来,打开横幅,举过头顶,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那一刻我只听见自己的声音响在天安门广场的半空中,周围的建筑和人都看不见了。

做完这一切,我把横幅(背面有双面胶)粘在旁边的铁杆上,然后快步穿过地下通道,并脱去外衣,散开长发,在距天安门五十米处坐上一辆出租车来到火车站,买了第二天回去的票。晚上我找了一家旅馆住了下来,半夜十二点,有保安来查身份证。听着左右两边房间的客人被查的吵闹声,没带身份证的我也没惊慌,静静的躺着,发着正念,保安敲都没敲我的门就走了。

天亮离开旅馆时,我看到附近有几辆警车,那些警察正恶狠狠的盯着出旅馆的人。就这样,我在师父的呵护下,顺利的返回。

故乡讲真相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初,我回了趟老家。在那里,我帮着一个半身不遂的伯伯(曾炼法轮功,七二零后害怕放弃了)发正念,与他一起学法,直到他能站起来行走。后来我发现村里的人喜欢聚在一起闲聊,这可是一个讲真相的好机会。于是一遇见这样的场合,我就当众讲大法的美好,讲大法为什么无辜遭迫害及天安门自焚的真相等。听的人也有不理解的,说风凉话的,可我不动心,耐心的讲到他们不反对为止。因为我知道他们都是被邪党的造假宣传蒙蔽的,其实说起来也挺可怜的。

两次闯出洗脑班

二零零二年到二零零三年,我所在的城市恶党对法轮功迫害的非常严重,成批的同修被绑架到市里的洗脑班,所有的资料点都被破坏了。我们只好靠外地的同修传递资料,可后来就连这条路也被破坏了,许多同修被抓,我也被绑架到某旅馆的洗脑班。

为了抵制迫害,我开始绝食,一帮犹大在我面前晃来扭去,被邪恶操控着胡说八道,妄图对我洗脑。他们抓着我的手想让我签字写保证,我抓起纸来撕个粉碎扔到他们脸上,然后闭着眼睛发正念、背经文,不再理睬他们。恶警来踢我,帮他们解恨,我对着他发正念、讲真相。后来两天,洗脑班的头亲自上阵逼问我资料的来源,我不说,他就开始对我又是踢又是打。我对着他发正念,并告诉他:“对的我就是要坚持,作为人要对别人和自己负责。”听后他微微点了点头,到天亮,见没什么结果,他只好失望的走了。最后一晚,恶警见我仍拒绝洗脑,就气急败坏的威胁要送我去看守所,我不为所动,他们就又软了下来,说让我好好想想。直到天亮,他们的笔录连我的名字、出生日期都没得到,无计可施的恶警只好把我放回家。

二零零四年二月,邪恶又一次将我绑架到在市劳教所办的洗脑班,那里的环境更为险恶,邪恶聚集在那里,正念稍有不强,大脑就会被其所抑制,走向邪悟。一進去我就开始绝食,不停的发正念,背经文,对邪恶的所有要求都不配合。最后,邪恶没办法只好再次把我送回家。谁知一个月后,邪恶又要送我到洗脑班,由于心性有限,得知消息后,我没能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连夜离开住地,开始过起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在流离失所中,我吃了许多苦,接触了许多常人,也看到了许多社会乱象,虽然一路走来很疲惫,却更坚定了我坚修大法不动摇的决心。后来我回到家中,经过不断学法,身体得以恢复,就又投入到讲清真相的工作中去了。

建立家庭资料点

我原来所接触的是个大资料点,常看到负责的同修为印资料而疲惫不堪,没有时间学法。自己由于不懂电脑而感到无能为力,只能帮资料点发正念,可仍感到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后来在与其他同修切磋中,悟到最好的办法是象法中要求的那样,家庭资料点遍地开花。得到同修的鼓励与支持后,我们几个同修凑钱购置了电脑、打印机等设备,这样我们的家庭资料点就建成了。

我又放下人的观念,克服困难,从懂技术的同修处学会了上网下载和打印,我们这朵“小花”开始绽放了。除了保证部份同修的明慧周刊、真相资料,还将同修劝“三退”的名单及时上网,后来又开始制作护身符、刻录光盘,我们讲真相的方法更多样了,这样既减轻了大资料点的负担,又增强了安全性。

一年多过去了,我们的资料点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的正念加持下,一直安全运作到现在。邪党奥运期间,有一次我们正在印资料,派出所的警察突然敲门,一同修出去应付,我赶紧将东西收好,然后不断的发正念,请师父给以保护,结果警察随便问了几句话,就溜走了。

正确对待婚姻问题

我是个未婚的大法弟子,迫害之前确实想成个家,谈的对像也都是常人。后来发现常人与修炼人还是有距离的:自己想学法炼功,对方追求的都是吃、喝、玩、乐,让人很难接受。后来迫害开始了,我几乎全身心都用在修炼和证实法上了。

很多结了婚的同修很羡慕我,说:“不结婚,没这方面的事就没这方面的执著。”还有人说:“这样没负担,可以专心干修炼人的事。”其实事情都是相对的,去执著心对没结婚的弟子一样也不会少。对于情、色、欲的看淡、放下,也是在不断的学法提高中,慢慢做到的。现在是正法时期,身处其中,我个人觉的目前结婚与否并不重要,关键是要走好证实法的路。正法是严肃的,我们不可能心里装着那么多的执著不放去讲清真相,邪恶对我们一直都是虎视眈眈的,心一不正,就可能就被其钻空子,这方面的教训已经不少了。

师父在这方面是这样讲的:“你是大法弟子嘛,你要为你的修炼负责,也要为大法弟子的环境负责,所以哪,我想你要能站在这个基点上去考虑问题,你做的事情该不该做和怎么去做,就知道了。”(《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人世间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戏,现在正法“一步步已经接近尾声了”(《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珍惜这有限的时间,为了走好最后的路,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为了回去的时候无愧于我们世界里的众生,为了兑现我们下世时的誓约,让我们共同精進吧。

感谢明慧网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大会给我这个机会,由于个人心性有限,文章中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给以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