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悔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九七年得法至今,我走过了十一个寒暑,酸甜苦辣,真象是打翻的五味瓶。有升华、有回落、有经验、有教训,感触颇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肩负重任洪法

九七年我有缘走入大法。当时正值我皮肤病发作,什么药物都不好使。而刚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几天功夫,师父就给我净化好了。随之我的腰病,扁桃体炎、肾炎、关节炎等疾病在很短的时间内全部都消失了,我切身的感到了大法的超常玄妙。我每天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思想道德迅速升华,对名利情逐渐看淡,我越发感到这才是人间正道,是超脱轮回之苦的必由之路,是上天的阶梯。所以我暗下决心一定要跟随师父坚修到底。在九七年纪念师父传法五周年长春大法弟子书画展上,我郑重的写下了自己的誓言:坚定不移的跟随李洪志老师,无怨无悔的走修炼之路。

我觉的这么好的一部大法,应该让更多的人知道,所以我利用节假日,双休日走出家门到社会上洪法。特别是九八年退休后我全身心的去洪扬大法。我们组织了洪法小组,城市,乡村同时進行。我们制作宣传栏,拍照了学法炼功照片,印制“法轮大法”、“真善忍”、“义务教功”等横幅。宣传大法的八大特点,教功送书。到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们走遍了全市的村村寨寨,建立了几十个学法炼功点。法轮大法深入人心,看到那么多人得法修炼身心受益,自己再苦再累,心里就是高兴。

有一个农村妇女从头到脚全都是病,特别是类风湿害的她双手不敢沾水,很多活都干不了。一个农村妇女担子该有多重啊,她急呀,每月就等丈夫开支好去买药,生活非常困难。我们送给她一本《转法轮》看。第二天早上她的手就敢沾水了,简直太神奇了,逐渐的,她身上的病都好了,她逢人就说:“法轮大法救了我。”这样的事太多了。

二、魔难之中坚修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十月份我進京上访被劳动教养。回来后我抓紧学法,准备迎头赶上。可是学法并没入心、没有理解好法,流于表面做事,把邪恶的迫害当作了人对人的迫害,做了些表面是大法的事,实际上是掺有人心在做。在证实大法的过程中被邪恶迫害绑架,我被非法判刑五年。

在监狱里我遭受非人的迫害,恶警不许我睡觉,二十四小时站着、冻着、饿着,逼我“转化”,往死折磨我。我血压升高到二百,走路脚下不稳,还往我饮食中下了不明药物,让我生不如死。我一时人心上来了,就想:先缓一步吧。就这样,我违心的写了“三书”。

心里明白这样做怎能算是一个大法弟子,怎能对的起师父?我哭了一夜,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一个人被困在一个铁丝网围成的大桶形的地方,没有门。我知道这是师父的点化,我做错了。过不几天发了棉衣,棉衣的后背上有一大块油污,我知道这是点化给我修炼路上留下了污点。

后来我声明纠正了这种错误。因此,邪恶加重迫害我,他们把我关到一间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屋子里,派出专门打手,实施暴力,非要把我“拿下”。我向他们讲大法的美好,讲“四•二五”,自焚真相,讲善恶有报的道理,她们都不听。在恶警的利用和压力下,她们对我实施了灭绝人性的迫害:每天从早上六点半到晚上九点,逼我一直蹲着,不让上厕所,尿了裤子不让换;三伏天半个月不让洗漱,滴水未沾;把我衣服扒光,七、八个人打、掐、拧、踢、扇、薅头发,鞋底子打飞了,扫帚把子打散了,衣服挂子打折了,我的臀部肿的梆梆硬;肉打烂了,恶徒还在上面撒上盐,血水和裤子粘在了一起,身上掐的血糊糊的,都变成了黑色;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鼻子打伤,眼底充血,头顶薅秃,恶徒用冲厕所的脏水往我身上泼。恶警陈营曾亲自殴打我,并恶狠狠的说:“不转化就让你生不如死!”我被折磨的呼吸困难、行走困难、身体虚弱。

师父说:“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别哀〉这首诗是同修后来传進去的)那段日子我静心的回忆着自己走过的路,找自己的执著心。发现自己人心太重:做事心、显示心、争斗心、利益之心、求安逸怕遭罪的心、对情的执著、对生命和圆满的执著,还有怕心,所有这些都是我要修去的心。我想到了师父的慈悲苦度,师父给我法轮,给我净化身体,为我承担了一切。而我却人心凡重,这样怎能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每个执著都是一堵墙,阻挡着我修炼的路。我要放下这一切跟着师父坚修到底,洗去那罪恶的污点。想到这里我什么也不怕了,心里默念着正法口诀,并求师父保护着弟子。

恶徒们对我说:“不转化就打死你,给你写个心脏病突发或脑出血就完事了。”我说:“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就是要跟师父走到底,死不死不是你们说了算的,迫害大法弟子必定要遭恶报的。”她们想尽各种办法也没用,我的念头一正,那邪恶真的害怕了,过了半个月把队长调去学习了。她们黔驴技穷,不管我了。我知道是师父保护弟子。

过了几天我梦到很多人都争抢着回家,一个声音说:回家得有一个票。我下意思的摸了一下小腹,噢!我的票正好在小腹部位。我知道就是那珍贵的法轮,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呢。

三、剜心透骨修心

我遭受了五年的邪恶迫害回到家中,心中充满自信:只有真正放下生死的人才能闯过这一场魔难。既然生死都能放下,还有什么不能放下的呢?觉的自己人心都没有了。

然而,修炼可不是那么回事。我逐渐的发现,和我一样被非法判刑的丈夫,比我先出狱,回家后不学法、不炼功,还犯了色戒,做了大手术,弄的身体极度虚弱,他自己还存了小金库,其余的积蓄几乎用光,养蚂蚁又赔了钱,把家里折腾个精光,被色魔折磨的象个烂头苍蝇,还对我百般挑剔,借故打我,我学法炼功受到严重干扰。

一向对我关爱有加的丈夫怎么一下变成这样?对我愚弄欺骗,不仁不义。我觉得委屈极了,越想越气。我的心开始浮动,总是想这事不怨我呀,是他不对呀。怎么也忍不住,这个家没有了安宁。满脑子都是乱头事,真想一刀两断,又怕给大法抹黑。

后来我到学法点学法,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同修对我帮助很大。我一边学法一边按照师父的教诲向内找。发现自己对情的执著较强,把他当作保护伞避风港,一旦坍塌了,觉的无依无靠,有一种很强的失落感。

师父说:“你要想修炼,人的情就要往下放。”“常人就是为情活着。”“你不想一想,这不是魔你来了吗?用这种形式叫你过不好日子。”(《转法轮》)

这不正好说我吗?我被情带动着,搅扰着,生生世世的辗转轮回,我被这个假相迷住了。以前的爱是情,现在的恨也是情,哪个也不对。师父还说:“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转法轮》)。悟到这些,把这个情看淡了。

再往深找,发现自己对钱很执著。我是一个精打细算,勤俭持家的人,攒点钱不容易,就怕晚年缺钱。所以才在钱上让我失的精光。师父说:“执著于钱,乃求财假修,坏教、坏法,空度百年并非修佛。”(《精進要旨》〈修者忌〉)师父还说:“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转法轮》)因为我对钱的执著,用这种方法去我的利益之心。也许生生世世欠了人家的,利用这种方式还债。如果是这样,那就结账,没坏处。我的心放平了之后,单位以前欠我一部份钱,按现在说很难要了,领导已换了几茬。通过讲真相,很顺利的要回来了。我深知,这是师父的安排。

从丈夫这些事情上,还充份暴露了我的争斗心。在这件事情上我没有做到坦然不动,而是想找到他的证据。结果想什么有什么,一切都随心而化,偏偏就让我看到他的不轨行为。有了争斗心,那么就产生了恨。有了恨,就没有了善。师父教我们要修出大慈大悲,大善大忍。其实现在谁不是业滚业滚过来的呢?谁能保证自己在历史上没犯过错没失过足呢。师父对犯错的人都一再给机会,不落下一个弟子,多么慈悲呀!我是一个修炼的人不能象常人一样。自己的心逐渐的扭转过来了。

这件事让我体会到了正法的重要。修炼中没有一件事是偶然的,都是对着我们的心来的。我悟到这是旧势力利用这种形式直接干扰我做三件事,让我没有喘息之机,回来就加重迫害我,造成我们之间的矛盾,产生间隔。我刚回来就做了一个梦,有两个魔挡在我行進的路上。这是师父预先就点化了我。

怎么办?我一边学法,一边发正念,请求师父加持。一边做证实大法的事,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渐渐的在法上提高。我想:他毕竟修炼这么多年了,掉下去多可惜呀,如果他修不好他的世界就会解体,那里的众生怎么办?他也是被旧势力迫害的,不能让他被旧势力夺走。大法弟子是个整体。我主动和他学法,一起炼功,发正念帮助他清除他空间场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一段时间以后,他认识到了自己的严重错误,回到大法的修炼中来了。

四、正念慈悲救人

我回来后,才知道“三退”的事。所以我抓紧时间多学法、看《九评》、《解体党文化》及各种真相资料。先把法理学明白,知道为什么要三退,怎样去做三退。一段时间后,我开始试着做。首先去发真相资料。开始时有怕心,怕再次被迫害。第一次发了九本小册子,心有些慌,出了一身汗。回来后,静下来想一想,我们做的是全宇宙最神圣的事,为什么要胆胆突突呢?有那么多世人不明真相,受邪党毒害的等着我们去救度。我们是在救人,是做最善的事,怕什么呢?而且我们有师父法身保护,有护法神护法,做证实法的事邪恶不敢迫害。以后自己一边做,一边发正念,心态平稳、祥和、慈悲、智慧的把一本本资料送到千家万户。

发了一段真相资料后,积累了一些经验。这时,我又与同修配合,去周边和农村发资料。在周边的平房发真相资料,我们选择天将黑的时候。人们都陆续的回到屋里,外边流动的人少,几步之外认不清人,比较安全。各家的大门还没关。我们正好将资料放在大门内,当他们关门时,正好将资料拿走。我们一晚上能发一百多份。这期间贴粘贴也很安全,我们配合的很好。

去农村发资料,我们选择的时间是上午八点以后,这时人们已下地干活去了,几乎有一半人家是锁着的。我们正好把资料放到门里面。家里留的都是老弱病残者,遇到老人在家可随便放,如他们看见可直接送到他们手中,告诉他们也要给你们的家人看,看了有福报。

在这过程中,我体会到了正念的巨大作用。有一次我往电线杆上贴粘贴,还没粘完,胡同里过来一个中年男子,我的心“咯噔”一下,但立即想:这是救你们的,赶快看看,明闻真相好得救。我坦然的把它粘牢后离开,走了一段回头一看,那人正认真看呢。我知道是师父把有缘人领来的。

还有一次我从五楼发完资料刚出来,三个派出所的人直奔这个楼口而来。我心生一念,解体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请师父加持我。正念一出,他们就从我跟前走过去,上了另一个楼口。

又过一段时间后,我开始面对面讲真相。开始时很不顺利,当时不会讲。第一次是给出租车司机讲,只按自己的想法没有顾及对方的反应,结果不成功。回来后我与同修交流,学习了不少方法,开始在亲属中讲,退了二十多人,逐渐的会讲了。我体会最深的是:我们做的只是表面,真正救人的是师父。

有一次,我上街去修鞋,不知修鞋人在哪儿,就问了一个清洁工人,他告诉我的方向和我要去的地方相反。我想这不是偶然吧?我和同修说:也可能有人要来听真相吧。我们随即找到了修鞋点,恰好就有两个大学生走过来要钉鞋掌。我和同修一人一个,给他们都做了三退。

一次,一个老头大冬天一个人在学校门口站着,我走过去问他在干什么?他说在等人,我想这不正好等我来救他么,于是我给他讲了真相,退了党。他说:“现在共产党坏透了,你心眼好,告诉我这么一件大好事,我哥也是党员怎么办?”我告诉了他三退的办法,他高兴的再三感谢我,我也很激动:人明白真相后他是多高兴、多幸福啊!由此我更知道自己肩负的责任有多重。

我利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去救度世人,买东西时,花上几张真相纸币,碰到有缘人就讲真相,抽空发资料,在家有空就写真相信。谈到写真相信,我有一点体会。我发出真相信有一百多封,很大一部份是我自己写的,一封信要写上三个小时或更长时间。有空就写,以前我手脖子上长了一个很硬的筋包,神奇的是在写真相信的过程中不知不觉的消失了。师父说:“无求而自得。”(《悉尼法会讲法》)我们什么也不求,就按师父的要求做,师父什么都给你。

十二年的风风雨雨、坎坎坷坷。有人问我:你遭了那么多罪,又损失了二十多万元,你后悔吗?我说:“我不后悔。我失去的是有价的,而得到的是无价的。这条路再艰难我也要一直走到底!因为我早已立下誓言,我选择的是一条无悔的修炼路。”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