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名“上士闻道”者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八日】每当提起家的时候,对于大凡世上的人来说,人人都有着深刻的感触。人高兴的时候会想到家,烦恼的时候也会想到家,对家的眷恋之情,是每一个人都无法回避的。然而,真正的家在哪里呢?如果不走入修炼之中,对于一个不修炼的常人来讲,那将永远是一个迷!

一、得法篇

一九九五年九月的一天,我乘坐出租车去新华书店,可是坐上车之后却被司机鬼使神差的拉到了图书批发市场,在琳琅满目的各种书籍面前,竟没有找到我需要的幼儿教科书。在我失望离开的瞬间,在离我十几米之遥的一个房间里射出一束淡黄色的光,我顺着光线来到一个满是气功书的房间,在一排排的书架上我寻到了那本会发光的书,我急不可待的而不失谦恭的从高高书架上取了下来,几个醒目的大字《中国法轮功》(修订本)映入我的眼中。我小心翼翼的翻开书的第一页,一张祥和的慈悲的影像摄入我的脑海,似曾相识?我从记忆中搜索着,突然想起了那是几个月前的景象-----

由于我从小就有一些功能,能知道很多过去的事和以后的事。婚后看到(用功能)丈夫与别的女人有染,而回到家里对我又万般的恩爱,对丈夫的虚伪我既气愤又悲哀,所有的气和悲都化作泪水在我的脸上默默的流淌,一连数日。我的心一下子从峰顶坠到谷底,对家庭的憧憬、对爱情的执著,通通化为乌有!我不免感叹我的命为什么如此悲惨,人,为什么不能坦荡的活着?为什么不能相互敬重?尤其是象我这样一个被人们认为是完美的女人、温柔、善良,又具有女人所羡慕的容貌,在追求金钱的年代,我又是一个事业有成者,而自己深爱的人却如此的荒唐,那种心痛使我多日茶饭不思,枕头不知湿透了几个,我的心也从此凉透了。我有生第一次感到人是多么的可怜、渺小、无助、无常!人,没钱苦;人,有钱同样苦,真所谓:人生苦短。后来丈夫发现我的变化,问我是不是身体哪不舒服了?我说:你以为我没同你争吵你就以为你干的事我不知道?记得我不只一次同你说过,我有功能千万不要背着我干坏事,你当成了笑话。于是我便把我看到的一一说了出来,包括时间地点,谁叫什么,长的什么样,他听后给我跪了下来,痛哭流涕的发誓,请求我的原谅,希望我不要同他离婚。我说:我已经原谅了你,但是我不可能再爱你,因为我的心已经被你伤透了,心已死。即使离婚我也不可能再爱上任何一个男人,如果你不想离婚我们就这样维持。于是我把我挣的钱全部从家里拿了出来存到了银行,每月给他留一千元。(他自己有工资)可想而知以后的生活只有维持、只有平淡。也只有这时才使我发觉婚后的几年所谓的幸福生活已使我冷却了对神的向往,正是这次感情的破碎才把我的思路带回到儿时的记忆------

从小就喜欢神话故事的我,六岁前经常在梦中飞来飞去。六岁上小学就开始看各种古今中外的故事书和小说,对书中的神仙十分的亲切和仰慕,一直幻想着有那么一天让我遇到一个大神仙教我修炼的法术,也许是先天带的,也许是神仙故事听的看的太多的缘故。从小就相信有神的存在,随着年龄的增长,对神的向往并没有淡漠。因为总是在危险关头都能得到神的庇护,而且从小一直到修大法前,主要的事情都能提前知道。记得最清楚的就是上学时的每次考试,我都能在考试的前一天晚上看到考试题及答案,多数是梦中所见,所以第二天考试时,我很快就答上了,就如同放录像一样,标点符号都不差。以及到后来的工作和婚姻等,直到得法那一刻才明白,那是人生自带的一种本能现在叫功能。

在我八岁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史无前例的“文革”开始了,我的父亲一夜之间成了“反革命”、“走资派”等一大串莫须有的罪名。我的大姐只有二十岁也在一夜之间成了资本主义当权派,大姐因二十岁就当上一所小学的校长,所以成了资产阶级接班人,每当我去给爸爸送饭时,就会看到父亲挂着牌子被批斗的场面,我不只一次的对他们喊道“我爸爸是好人”。文革的阴影一直笼罩着我,使得我的童年变得昏暗和悲凉,只有心中对神敬仰的理念和神的安抚才使我勇敢的坚强的从困苦中走了过来。文革后父亲和大姐相继给“平反”了,可是我并没有从父亲和大姐的脸上及全家人的脸上看到一丝的欣慰表情,我知道那心中的痛是无法用“平反”两个字来抚平的。我看到爸爸的脸上多了几道皱纹,头上多了几缕白发,大姐虽然恢复了校长的职务,而精神上受到的创伤都是难以愈合的。父亲是一个气功爱好者,练了一辈子气功并没有得到真谛。在一九八七年病故,年终六十九岁。父亲过世后,我开始思考,人为什么而活着?人来到世上究竟为了什么?就这么几十年生命就终止?我为什么能在梦中看到我的过去世?而又如此的真切?从此我开始了对气功的探索,也学了几种功法。当时母亲身体患有多种疾病,心脏病、矽肺病、高血压等,那时我和母亲还有姐姐练过几种功法,虽然我们都很虔诚的练着,可是身体并没有得到改观,我经常陪母亲去庙里上香。一次在庙里,母亲认了一个师父,而且那个师父还要认我做她的徒弟,我曾有过想出家的念头,但我不知为什么很不情愿认她为师,最终没有认。临走时她对我说你找到师父后会修得比她高,我没有言语。回家后我曾想过谁是我的师父?我的师父在哪里?晚上做了一个梦——在梦中我来到一个修道院,那是一所古式的建筑,屋脊上镶嵌着黑色的琉璃瓦,宽大的黑色门楼前铺着纹路清晰的各种颜色鹅卵石,我无暇观赏这里的景致,虔诚的走進了修道院的大厅,只见宽敞的大厅里整齐的排着三行队,每一行队都有百余人,我就近在门边的这队等待着,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轮到我了,我毕恭毕敬的站在修女为大家登记的桌子旁,只见修女手里捧着办理完封好的口袋头也不抬的转身离去,我连喊了数声也没有理我,径直走出了大厅。我只好耐心的排第二行队,到我这时,修女又离我而去,同样没吱声没看我一眼,于是我又安静的排第三行队,等到我这时,第三位修女也同前两位一样毫无表情的走出了大厅,我又连喊了数声,我听到的只是我喊话的回声在空旷的大厅中回荡。这时整个大厅只剩我一人,我只好顺着修女离去的方向走过去,出了后门沿着弯曲的彩石小路绕到了前边,这时只见一个穿戴整齐身着白色西装的高大男士站在离修道院不远的大道上正微笑着望着我,我忽然明白了三位修女为什么不接待我,原来我不是他们那个法门的。他,眼前的高大男士一定就是我的师父,我刚要喊师父,梦醒了!

今天看到书中的照片我才如梦方醒,我知道他就是我的师父,我不仅眼中噙着泪水,心中呼喊着师父,我终于找到您了。我庄重而神圣的把这本书请了回来,回到单位,交代了一下工作,捧着这本书就回家了。当我读到几页时那种心灵的震撼已经使我无法放下了,这和我看的所有气功书都不同。我不仅从心里喊出了久远的呼声:“师父,我一定要修,一定要修好跟您回家!”一个晚上我连续学了几遍又照着书上的图解学会了五套功法,一宿没睡的我,不但没有一丝倦意,反而精力充沛。清晨六点时,我开始给母亲、几位姐姐、外甥女打电话,告诉她们,从今天开始我们修炼法轮功,这是一部高德大法,只有修这部大法才能返回我们真正的家!

二、实修篇

父亲没能赶上佛法洪传的年代,我为父亲遗憾。我的母亲和几个姐姐和我一样有幸得遇主佛亲自下世传法度化,这是何等得荣耀啊!当我看到师父是在九二年开始传法的,而我是九五年才得到的,真有一种相识恨晚的感觉,于是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加倍努力,做一名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上士闻道”者、一定要“勤而行之”。我说:“师父,我一定要做上士,我一定要加倍努力把这三年的时间补回来”。我想如果他们每天炼二小时功,学一讲法,那么我每天要加一倍。如果他们每天炼四小时功学二讲法,那么我每天就要炼六~八小时功学二~四讲的法。时间!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时间的不够用,得法前总觉的这一天过得太慢。而今天只有从睡眠中挤时间,由得法前每天睡十二小时减为四、五小时,每天下班后在园里有几个学法小组,我除了参加每天的集体学法之外,学完法后大家又集体在各班教室炼第五套功法,九点回家后,我还要自己学法,学到十二点三十分休息,至今从不间断。早上四点三十分下楼到幼儿园的院子里参加集体炼动功一个半小时。回家后,因孩子经常在园里和小朋友一起住,所以我也养成了不吃早饭的习惯,中午和晚上也都是在园里和孩子们一起吃。这样省去了我很多的时间,使我能够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炼中。每天早上到八点这段时间我还可以炼一会静功。刚开始盘腿时散盘都盘不上,我知道那是我生生世世的业力所致,只有勇猛精進才能提高层次。我牢记师父所讲的“你付出多少,得到多少”这句法理。每次打坐前都要压很长时间的腿,才能散盘上,也只能坐一会。第一次单盘时只有二分钟,一周后能盘二十分钟,一个多月后能盘四十五分钟,而且腿盘的也基本到位了。于是我开始双盘。第一次不到二分钟就已经疼的我撕心裂肺,第二次头上冒着汗,紧咬下唇,心里反复背诵师父的法:“功修有路心为径 大法无边苦作舟”(《洪吟》〈法轮大法〉)。背着背着我忽然明白了修炼的路在心,只有吃苦修心,才能达到大彻大悟的觉者。接着我又反复默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坚持了二十分钟,如同过了好几年,而腿拿下来之后,马上感到浑身清爽。打坐时那种痛的感觉消失得无影无踪,终于在半年后,我能双盘五十多分钟,只差几分钟就是达不到一个小时。有几次腿痛得实在无法忍受时把腿拿下来了,一看表,距一小时只差一分钟都有似一年的感觉,就那么漫长。从开始我一直用四十五分钟的静功带,我曾经告诫过自己,无论腿多疼音乐不停,腿就不能搬下来,决不能对自己有第一次的原谅,否则就会有原谅第二次,第三次的理由。这时我决定明天开始换用六十分钟的静功带,以后再打坐时我发觉如果今天的心性把握的好时打坐时腿不怎么痛,如果心性把握不好时腿疼的特别厉害。我想起师父说的“心性多高功多高”。我明白了炼功只是圆满的辅助手段,而且也是必不可少的。不能认识到心性魔炼的重要,就忽视了本体的演变——炼功。我在每天增加多学一讲法的同时,也增加了炼功次数,由早晚各炼一遍静功又增加了中午炼一次,利用中午孩子午睡的时间同园里的老师一起炼一遍动功,一遍静功。刚开始加一遍静功时真有一种难上加难的感觉。记得那天晚上炼第三遍静功时,腿刚拿上来就疼得忍受不了,以前每次痛时我都用咬紧下唇,下唇不行时就咬上唇,天天用此办法来分散心痛的注意力。可是今天是上下唇都有些肿得不敢碰,于是我就千遍万遍的背诵师父的口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不知不觉中我静了下来。我看到我过去世的一幕:那是五四青年时代,我是一个女学生,上身穿着白色的圆边大襟衣服,下身穿着黑色的裙子,我被绑在一颗大榕树下,心上插着一把匕首,我看到一个象“忍”字只是“心”上的“刀”缺一点,我想这也不念字啊?忽然看到从插在我心上那把刀的位置滴下很大一滴血,不偏不倚的落在了那个缺点的刀字上,一个完整的“忍”字出现在我面前,我瞬间明白了什么叫“忍”?心上放把刀不叫“忍”,只有心滴血才是真正的“忍”!我明白了我过去的“忍”只是人中的“忍”并不是法理升华的修炼人的大“忍”,这时我才有些领悟师父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的真正含义。也是这时我才真正感觉到入定那种美妙的状态,正像师父讲的。出定后同修告诉我已经作了八十五分钟。之后我和其他几位同修一商量我们决定明天开始用九十分钟带,随着心性不断提高,我和其他同修一起比学比修很快我们就突破了两个小时。

在学法方面,虽然每天能学7个多小时,下午1-3点2小时,晚上5-7点1个半小时或2小时,7-9点集体炼第五套功法,9-12.30分回家自学。但是,学的并不多,尤其是晚上3个多小时的时间只能学一讲,中间不知睡了几觉,后来在一次交流时,一位76岁的老学员谈体会时说:“每次拿起书之前都要洗洗手,晚上学法不能打瞌睡,否则是对师父最大的不敬。”我听了之后,脸红到脖子根,一个弟子对师父不敬,这是多么严重的事啊!而我却从没有意识到,这是多大的差距啊!我决定要突破它,可是一到晚上拿起书就犯困,我才明白这决不是想突破就能突破的,那是境界的体现,修炼层次的体现,是清净心的体现。一个满身业力的人怎么能达到那种清净的学法状态呢?我如何突破?于是我试着站着学,或者跪在师父的法像前学,刚开始站着学都犯困,而且站着学时浑身哪都不舒服,一会想坐一下,一会想靠一靠,那个滋味真的是无法形容,但我明白我决不能向业力低头,一定要突破过去。我相信别人能做到的,我也一定能,因为我们是同门弟子,修的是同一部大法,师父给予我们的是相同的,就看我们的精進程度。我相信精進程度的不同会导致修炼结果的不同。几个月过去了,我每天如一的坚持着,即使辅导站有事耽误了学法炼功,我都要找时间补上。终于在一天晚上,我和同修集体炼完二小时静功后,回到家时9点1刻我手捧着《转法轮》这本宝书坦然的站在屋地从第一讲学到第九讲,只用了6个多小时时间。第二天是周日不用上班,我又从上午九点到下午一点,仅用了4个小时又学了一遍。这一遍学时只觉的眼睛很亮,而且很多时候感觉不是在用眼睛看,而是用天目看,非常快效果却非常好,只见书中的每一行字后面都是一排排的卍字符,金光闪闪,不时的还有淡粉色的莲花从书中飘出那种美妙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外表的变化更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述!常常听到同修们说我根基好,我说:根基好不好我现在还不知道,但我知道的就是听师父的话:“佛法修炼你要勇猛精進的。”(《转法轮》)

三、心性篇

通过学法精進,使我明白了很多过去不明白的道理,明白了夫妻之间的冤缘关系。我对丈夫那种无声的冷战在我心中彻底解除了,我不再冷眼相待,也没有了过去的那种不平。而更多的是对丈夫的关心、体贴和感激,因为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涵义。没有丈夫的不忠,我真的很难从人的情中跳出,先天的真我会渐渐的被人的情所淹没。正是这一段的感情波折,才使我对人生有了新的思考,也才使我得法后能够很快放下名利情。我曾伤感的抱怨上帝对我的不公,为什么给我一个不忠的丈夫?今天我才明了神安排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能够返回真正的家园------天国世界而布的局,没有一件事是偶然的。是师父的法理使我从人中那种自私的爱、狭隘的爱中跳了出来,取而代之的是宽容和慈悲。我的变化使他感到佛法的超常和伟大,是什么能够改变我这样一个个性很强的人呢?他怀着好奇心拿起了《转法轮》这本宝书,读了几讲后放了下来,他说:“这本书写的很好,但是我做不到,没有那个毅力,而且名、利、情我一样都放不下。”尽管我努力了几年想让他走進来,但最终如他所说。

随着在法理上的不断升华,逐渐的对名、利的执著越来越淡薄了。作为一个修炼的人,首先要在常人中做一个好人,要时刻为他人着想。我想我是一个大法弟子,已不是普通的常人,我能为他人做些什么呢?我决定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力所能及的为幼儿园(自办的)的各位家长减轻一定的经济负担。于是在一九九六年三月一日,在保证幼儿伙食标准的前提下,降低收费标准。因当时有三百九十六名儿童,我们是市里的甲级园,正常的收费标准,日托三餐每月是200元左右,全托三餐、两点每月是360元左右。我把日托降为140元,全托降为240元,在九七年日托又降为126元,全托200元。几乎把所有的利润全部让给了家长,成为我市收费标准最低的幼儿园。在降低幼儿收费标准的同时,给各班老师不同程度的增加了工资以及各种福利待遇。而在教学方面,我园是我市最早提倡幼儿素质教育的示范园,也是我省采用幼儿素质教育“0岁方案”的第一家,我园二十几名幼儿教师多数都是幼儿师资学校毕业的学生,为了提高幼儿教学质量,我派出两名教师到庐山参加“0岁方案素质教育”培训班,费用全部由园里承担。而对特困家庭的儿童则给予减半或全免费用的照顾,这样的儿童有十几名。当孩子的家长怀着感激之情问我为什么时,我高兴的告诉她们,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我的师父告诉我们修炼人首先要为他人着想,要看淡名利。我想我只有降低收费标准,才能真正的减轻你们的经济负担,我知道你们每月工资只有2、3百元,每天省吃俭用都是为了孩子成才,因为我也是这样走过来的。我告诉她们说:我的大姐、二姐在教育部门,每月37元的工资,整整开了25年,我深知各位家长的艰辛。当然我今天是学了法轮大法才会这样做的,如果我不学法轮大法我不会减免托费的,所以你们要感谢就感谢我的师父吧!

一次一个新入园的儿童被另一新入园的儿童给咬了一口,在左眼上方留下了一圈红印,这是园里发生的最严重的一次事故。当时孩子的家长提出了很苛刻的条件,园里的保健医生是我市儿童保健方面的权威人士,很多幼儿制度都是她订的,离休后被我聘请来园做保健医护工作的,她是一名相当负责的医生。比如在幼儿的饮食方面,她要求给幼儿吃的菜不许用铝锅,要用铁锅,切的菜不准切完后再洗,蛋白质或维生素流失会影响幼儿健康。对家长提出的让园里负全部责任:即孩子会受到惊吓,引起发烧,感冒等。我对此表示歉意,承认这是我们保育员的失职,也是我这个园长的失职,对新入园的儿童没有询问家长孩子有过什么不良习惯,事后才得知,孩子一直在农村奶奶家长大。从一岁时就喜欢咬爷爷奶奶,老人出于对儿孙的宠爱,把这事当成了乐趣,所以使孩子养成了这种不良行为。当时保健医说我们已经给孩子处置过了,孩子既不发烧,也没有惊吓着,所以也谈不上什么医疗费用。当时家长说我们需要到医院做一下检查,万一有什么变化,我说既然你们不放心,那就去吧,我让会计给他们拿了300元钱,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会按着大法的要求去做的,我的师父告诉我们遇事要为他人着想,所以你们尽管放心去吧。

家长拿着钱走了,保健医说她们这是在讹人,20元钱都用不上,她们却收了你300元钱。第二天孩子的家长拿了一些药票子来,当时我没在,她交给了会计。保健医听说后问会计总共多少钱,会计告诉她800多元,保健医看了药票子说,你们开了这么些不相干的药,怎么好意思来报呢?我的孙女在市政府幼儿园时头碰到暖气包上三个口子,园里没花一分钱,你们今天这样讹人,一分不给报,你们愿哪告哪告去。这时我从外面办事回来,听到此,我说毕竟是我们有责任在先,孩子也承受了痛苦,家长也费心了,就这样我让会计又给了她500元,我说我只希望你们记住我是炼功人,不会与你们计较这些,我半开玩笑的说如果我不炼法轮功是不会给你这800元钱的。他们连连说知道知道,事后所有的老师和其他的家长都说我太好欺负了。我说不是这样的,我是一个炼功人,发生的一切事情没有偶然的,都事出有因。

晚上集体学法时,谈到此事有同修说我是被人讹了一笔,也有的说被敲诈了。我说我们修炼人是不会遇到这种被敲诈的事的,当时我们正学到《转法轮》“业力的转化”这一节:“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我们已经给你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只剩下那么一点儿分在各个层次之中,为提高你的心性,设的一些魔炼人心、去各种执著心的魔难。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后来给老师开工资时,都以为我会扣责任人的工资,当她们拿到全额工资时,保育员和班主任都感动的哭了。我说我为什么没有扣你们的工资,是因为责任首先我应当承担,这是我在幼儿管理方面的缺欠和漏洞,才导致你们的失误,如果是园里没有这方面的漏洞,并向你们交代了孩子有什么不良习惯,而你们没有引起重视导致事故的发生,你们就应当承担经济责任了。

我的正直和善良赢得了孩子家长和老师的尊重,尤其是修炼后身体的巨大变化和思想境界的升华。园里几百名儿童都亲切的叫我园长妈妈,修炼前每到春天园里的孩子都有很多得红眼病的,修炼后的几年从未发生过这病,所有的家长和老师都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使得很多家长和老师都走進了大法。

九六年春,心性的考验一个接一个接踵而来,30多年不见的小学同学,20多年不见的中学同学,还有十几年不见的大学同学,在几天之内都来借钱,少则200元多则上万元,都说急等着用。我想我是一个修炼的人,不是一个普通常人,我一定要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这么些人来借钱绝非偶然,我用平和的心态对待,我让会计按数给我取回来,我都一一给予满足,至今有去无还。我想我这都是前世所欠(的确是前世所欠,我是在2004年过年时看到另外空间的一幕:一本类似于A4纸大小的黄皮本子足有半尺厚,里边记录了我生生世世所欠的飞快的一页一页翻过去,剩最后一页,一笔一笔历历在目,所欠必须还,欠多少还多少,这是宇宙的理,无人能逃脱),其中有一位是我小学同学,30多年没见,一天我在办公室接到她的电话说:我是某某某,是你的小学同学,而且咱俩是同桌。我说是的,我记得你,她说我现在需要200元钱,我的表妹在你们那附近的保健站生小孩,押金不够,不给办理入院手续,让我马上把钱送过去,我答应立即过去。到候诊室没有见到我的同学,只好打听谁是她的妹妹,一老人说出他的名字,我把钱给了她。

九六年四月初的一天,我接到一个法院打来的电话说:你如果要股票就在3天内把3万元现金拿来,如果不要,就把股票转让的手续书送来,放下电话我才想起九一年时我买了五万元的某公司的原始股票,拿回的当天晚上,正赶上我妹妹来借钱,说她处的男朋友因挪用公款被法院拘留,他告诉我妹妹说让你姐先给我垫上,我出去后上我父亲那取钱还你姐,最多三天。我妹妹也说他父亲答应给还,我想反正股票也得五年后上市。于是第二天我就和妹妹一起到了法院,把五万元股票押给了法院。人出来时他对我说,姐三五天我就找我爸要钱给你送去。几个月后妹妹与男友分手,此事也就忘记了。直到五年后的今天,法院来电话提起此事,我才去找妹妹一同去了他家。只见他的父亲只剩一条腿,拄着拐杖,他的母亲得了老年痴呆症,见此情景,我又一次领悟到人生的无助、生命的无常!他的父亲过去我见过,曾经是市政府某部一个部长,身材高大相貌堂堂,是一个很有风度与气质兼备的人,如今却如此下场。我不仅感叹人生无论你有多么辉煌,无德无善念,终究逃不脱晚年的悲哀与凄凉的命运。我庆幸自己得到了佛法,可以逃脱人的生老病死这四大苦海。他的父亲告诉妹妹他已几年没回家了,不知去了哪里。我和妹妹无声的离开了,我们没有提还钱的事,妹妹一直在埋怨自己,我说不要自责了,我说从修炼的角度来看,这件事不是坏事,是否是我前世所欠,我现在还不知道,但起码让我看到他父母此时的悲惨景象,会促使我在修炼中更加精進,什么是名利情?他的父母就是最好的写照。为了名利奋斗了一辈子,甚至是不择手段的夺取,到老了怎么样?正需要儿女的时候却无一人在身边。我劝妹妹尽快走入修炼中来,因为妹妹天生善良而漂亮,找了一个比自己小一旬而又英俊的丈夫。我说是“情”把你们两人都系在了人中。钱的事回家你也别同他说了我自己还,有时间我还是希望你俩都看看《转法轮》。和妹妹分手后,因为不到中午我就一个人回家想去银行把钱取出来送去,可是真要去还时心情还是很沉重的。尽管步入商海后挣了很多钱,但我在花费上一直都是很节俭的,从不买高档名牌,在生活上更是俭朴,从小吃素。就这么省钱的我一下子拿出三万元,真的是难上加难!我不免在心里说,你们让我三天之内去,我偏不,非拖你们两天。想好后我就开始抱轮,放上录音带怎么也不出声音,我也没往心里想是不是哪错了?还以为你音乐不响我就不炼了?没有音乐我照样抱轮。当我做头前抱轮不到十分钟时,看到师父很生气的站到我的面前,表情非常严肃的看着我,我马上说道:师父我错了,我三天内一定还。可是到了第三天时,我还是很不情愿,我想我一定拖你们两天再还。两天后我带着三万元现金去了法院,找到办事的人说明来意,只听对方说今天来三万元不好使,你必须再交两千元。听那口气就象在故意气我一样,而这一次我没有被对方带动,我很平静,平静的令对方惊讶,从他那瞪着的眼睛看、他一定以为我会跟他干一仗。我微笑的告诉他,我是一个修大法的人,信仰的是真善忍,否则这笔钱我是不会拿的,于是打电话让出纳又给我送了两千元。回去的路上我的心很轻松,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错了,我以为我放下了对钱的执著,通过这件事,我知道我没有完全放下,尤其是那两千元,我明白了那是我在师父面前发的愿而没有按时兑现的代价,师父今后我一定做好!

随着修炼的不断精進,心性也在不断提高,每当我心性提高时,师父都为我演化过去世的一幕。有一世我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少爷,地点就是我现在园的位置,高大的四合院,屋脊是紫色的琉璃瓦,紫黑色的大门,一日我从外面回来走到家门前时,遇到一位猎人身上背着各种猎物,野鸡、山兔、狍子等,我顺手拿了一只山兔,没付银两拎着就跑回家去了。这个猎人正是这世我妹妹处过的男朋友,我那世欠了他一贯山兔钱,这世还了他三万元,真是有欠必有还,欠多还多欠少还少毫厘不差。从此我更加珍惜大法,更加珍惜与每一个人的缘份。为了同修们有一个更好的学法修炼环境,我又把其它几个班的教室提供给没有参加学法小组的老年同修们,我也更加努力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去面对修炼中、生活中、以及工作中的每一件大事小事,遇事向内找时时刻刻为他人着想。

也是九六年的春天,在这个春天里,除来了诸多“借钱”的之外还发生了一些不寻常的事情。一次在一个午后,各班孩子们刚刚進入梦乡,我和几名老师及后勤人员正在楼上打坐,突然听到楼下一个小男孩的喊声:原来是一个六、七岁的小孩,从铁栏杆上跳進来,大声喊着要见园长,会计告诉他说园长正在炼功,你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吧,小孩说不行我就找园长。于是我从楼上下来问他找我有什么事?小男孩说我要坐车去找妈妈没有钱,我说你需要多少钱?他顽皮的举起了两根手指,我说200元他摇摇头,我说20元,他又摇摇头,最后我也举起了两根手指,他高兴的点了点头,我让出纳给了他5元钱,我告诉他剩下的钱买个面包和汽水充充饥吧,园里中午没剩饭,会计为他开了大门他欢快的跑了。我想这是师父为我安排的又一次还债的机会!

还有一件事是在一个周六的傍晚,天下着瓢泼大雨,5点左右300多名儿童都被家长接回去了,只有30多名长托的儿童还在屋里玩耍。正在我们要关大门时,一个弯着九十度腰的长者身上背着一个包袱,手里拎着一个大口袋步态蹒跚的走了進来,進来就喊找姑娘,副院长就问谁是你姑娘?只听她说就是你们园长。这时我迎了过来,把老人让進办公室,只听几名老师窃窃私语说园长又多了一个妈。我笑着问大娘你有什么事?她说我今儿个就不走了,就住你这了,我说大娘天这么晚了又下着大雨,你老一定还没吃饭吧?我让晚班的老师给热了一下饺子,(园里每周六都是饺子)不一会这个老师端上来一碗热乎乎的水饺和一碗蒸饺,我又为老人倒了一杯热水,我说大娘你就趁热吃吧,吃完了再说。不一会老人把饺子吃光了并说你们这饺子还真香,我说卖肉的是我们的一个孩子家长,给的都是好肉。老人喝完水后说,今晚我就不走了就住在你这了,你不会嫌我老太婆吧?我说大娘我不是嫌你,我这里晚上有30多个长托的孩子,我是怕晚上他们起夜打扰你休息,你可以到我家去住,我家很方便过道就是。也许老人感觉到我并没有嫌弃的意思,于是老人站了起来,腰也不象刚才那么弯了。我说大娘你在这休息一会我还有些事料理完咱们就走,只听大娘说姑娘我不去了,我走了,我的家也很近,出门就是。我们在场的几个人都笑了,以为老人是老糊涂了,说着老人背上袋子提起口袋竟朝后门走去。雨还在哗哗的下着,园里已没有任何雨具可以为老人挡挡风雨,都借给了没带雨具的家长了。我急忙到厨房扯下蒙消毒柜的园里仅剩的一块塑料布,为老人披在了背上。这时我才注意到,老人的衣服没有一点湿的痕迹,而她却是顶着大雨走進来的。这时我和其他几名老师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走進风雨中的老者,只见她走了十几米之后,人不见了,大家同时喊出一声:“人哪?”我的眼睛有些潮湿,我知道这是师父安排的方方面面的考验,看我是否在修,是否修的扎实?我除了感谢师父外,心里也向师父许下诺言:“我一定做一个上士闻道者,一定让师父放心,一定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这时我没有意识到潜意识中已多少萌发了几分欢喜,觉的自己修的扎实了,这在后来的一件事中体现出来。

那是在一个温暖的夏日,晚上集体学完法后,因为夏天天比较长我们就都在院子里炼第五套功法,有的同修经常被蚊子咬的都是大包,而自己从没被咬过,即使咬了也是微微的一个小红点,不免有几分得意,潜意识中萌发了欢喜心,而且在滋长。第二天上午孩子们在院子里做保健操时,我去找保健医,想让她给几名儿童纠正一下动作,只听保健医说,园长你的脖子怎么这么大一个红包,是不是让臭蚊子叮的?我说在哪里?我怎么一点感觉没有呢?说着我来到大镜子前一照,真的是在前胸露出的地方一个又大又红的包,保健医为我拿来紫药水说上一下就好了,我说不用上,我是炼功人是不用药的。就这样,我觉的自己关过得不错,因为没有向内去找原因,为什么会这样?所以在晚上睡下后我做了一个梦清清楚楚的:一个男士告诉我你的脖子应当上一点紫药水,我还是如白天一样回答。男士说:它还有一个名字不叫紫药水叫二百二你上点吧,我一听叫二百二不叫药,马上说好啊。说完我马上醒了过来,我挺懊恼,怎么换个名称就妥协了呢?我想为什么这么轻易就被带动?

我意识到就是欢喜心造成的。这时我才明白师父为什么把欢喜心拿出来单讲。师父说:“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转法轮》)得法快一年了,一直觉的自己关过得挺好的,名利情也都放的挺好的。在心中也萌发过修的挺扎实的想法,才导致梦中没有过好关的结果。这件事使我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当我背到《精進要旨》〈博大〉时,我才领悟我所学、所悟到的只是我修到此一层的点滴认识。

九六年夏季时电视台来采访过两次,采访时我告诉他们: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大法,真正明白了人活着的目地,并不是为了名、利、情,而是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谛!所以我才能放弃对钱财的执著的追求,才能做到想他人之所想,急他人之所急,这就是我们的师父对我们的要求,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崇高境界!当电视台在黄金频道播放时,整个全变了,变成了话外音“我是在党的指导下,在上级领导的关怀下做到了为人民做好事,无愧于党的好儿女”等等。

事后我找到记者,他们说没办法是领导意图,我说那也应当通知我一声啊,对方说怕你不同意才没通知你。就这样我通过学法轮大法提高的心性而做的好事荒唐的变成了恶党的自我吹嘘。

九九年初当地广播电台,又一次采访了法轮大法修炼者,当时还为我们十几人谈的“修大法后心性得到升华”做了专题报导。

随着心性不断提高,各种功能也在不断的出现,看到过过去的很多世,自己的、别人的,而且还看到岳飞那世就是我们今日的师父,在那世我是一个男身,是师父身边的侍卫。97年时还看到过99年7.20之后邪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那是另外空间的景象,很多大法弟子从家中走出来,在天空中飞行,在人这层面就是上天安门上访,而在天上的表现是,有一个天门非常壮观,类似天安门,下面是警察站岗,在上边是身穿盔甲的武士手持长剑站在天门两侧,大法弟子要想往高处飞必须经过武士站岗的天门,只见天空中到处都是大法弟子,凡是有怕心的、有执著的大法弟子走到天门时都被武士抓了出来,只有很少的人过去了这个天门,就如同过筛子一样,我也在大法弟子中,看到被抓出那么多大法弟子急得我只想喊,为什么不想师父在小传中说的“看不见我”“看不见我”他们不就看不见了吗?当我经过天门时我想我是大法弟子,谁也不许看见我,就这样我顺利的过去了,这个过程就如同我在“七·二零”第一次上天安门一样。还有一回是我在天上和邪恶战斗,我坐着飞船,用功能射出无数的箭和各种法器把邪恶的武士和一群异类消灭,忽然不知从哪飞来无数暗器,是用眼睛看不到的,却能感觉到。只见师父手中的大法轮发出一个象伞似的白色的罩子,一下把我和飞船罩住,使邪恶伤害不到我,无论我飞到哪里,那个罩都在前边保护着我。这时我想到师父在《精進要旨》中讲的:“实修者不执于求而自得,一切功,一切法尽在书中,通读大法自会得之。学者自变,反复通读已在道中。师必有法身悄然而护,持之以恒,他日必成正果。”

在洪扬佛法方面还有很多神奇的事和提高心性的事,由于时间和篇幅的关系不再写了。

正是由于拥有这宝贵的四年实修阶段,才使我在正法中走好每一步。我为自己能成为师尊的弟子,成为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而倍感殊荣!而再精進!直至圆满随师还!回到自己真正的家!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