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年大法弟子的修炼心得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六日】我是美国西雅图大法弟子。因为我年龄比较大,同修们都称我“老王”,修炼已经十一年了。

在我开始修炼的前两年,因为师父在往起拔我、往前推我,所以自己觉得修得还不错。得法的初期,为了在世间洪法,我在绿湖公园建立了炼功点,我想师父会引领有缘人得法学功。开始时,炼功点只两三个人,后来学的人越来越多了。记得有一天,刚教完一些人,又来了一批,我也同样很有耐心的教下去,一个上午就有十一个人来学功。我每天都去西雅图不同的监狱教功,几年下来已有四千多犯人知道了法轮大法好,并学炼功法。西雅图有大小不同的五个监狱,但分散在不同地区,遇上交通拥挤,有时要花上很多的时间才能走一遍。我默默的做着,一心一意只想让更多的有缘人来学法炼功,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得救,所以始终坚持着。

因为每天教新学员炼功,却不知不觉产生了欢喜心和显示心,同时也不知不觉的养成一种习惯,喜欢纠正别人,告诉别人为何修炼,认为自己是在西雅图得法和洪法最老的学员,做得好,了不起,眼睛老是盯着别人,语气上几乎也像是在强制别人,遇到有不同意见时,争辩不停,争的面红耳赤,甚至还动了气。还抱怨别人都不帮我,不体谅我,没有善心。有时甚至象常人一样,遇到交通拥挤,不想让别人的车插到我的车前面。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我跟大家讲,功上不去的根本原因:“修、炼”两个字,人们只重视那个炼而不重视那个修。你向外去求,怎么也求不到。”我静下心来认真学法,认真对照自己,才知道在洪法教功过程中,由于学法不深,不知道在矛盾中找自己,提高自己的心性。通过学法、和同修交流才悟到教人炼功绝不是像学校老师一样指导学生做好,达到品学兼优,而是用大法“真、善、忍”来指导我们,时时刻刻要修心性,一思一念都要为别人着想,与人为善,做到先他后我,无私无我,无论遇到任何矛盾和任何事情,都能想到自己是炼功人。悟到后,我就向曾经有过剧烈争执的同修们道歉。那一个星期,师父又把七位有缘人带進来,后来的每个星期也都有新学员走入大法修炼。

在修炼过程中,由于自己有漏,旧势力就钻空子迫害。约七年前去日内瓦参加活动,下飞机的时候走到最后一个阶梯,我突然摔到水泥地上,当时就摔掉三颗门牙,下颌磕破流血。几年过去了,自己的牙疼始终不断,此起彼伏。几个月前,在同修交流中,有同修提到说师父没有说不允许去看牙,其实我也没有完全放下这颗心,所以我就到牙医那里拔掉了三个牙;第二次,一下拔掉剩下的九颗牙。装上假牙之后,整个嘴的里里外外都疼,吃东西更是到处都疼。最后把假牙拿掉,才能勉强吞食一些流质食物。医生帮我调整假牙时,也是痛上加痛,感觉万念俱灰。怎么修了十一年了,竟然掉到这么惨的地步,难道我看牙医错了吗?越来越多魔难就真的过不去吗?我是师尊的真修弟子吗?自己的关,自己的难过不去时,还向师父诉苦求救,我真的对不起师父。

就这样,我决定坚持学法,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向师父认错。我在心里对师父说,今后一定要坚定实修自己的心,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使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要在法上,做到师父讲的“有心炼功,无心得功”。一切全凭师父安排,走正自己修炼的路。到第二天,疼痛消失了,戴上假牙也没那么难受了。感谢师父为我承受,又救了我一次。从此以后就一天比一天好,但毕竟是又摔了一个大跟头。

痛定思痛,为什么修炼中的磨难这么多?我觉得就是旧宇宙为私为我的特性还残留在我身上,没有完全修掉,所以它还在制约着我,一事当前总是想到自己有理,总是感到对自己不公,争斗心、妒嫉心使自己常常处于愤愤不平的状态。而大法修炼就是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这些私心不去,怎么能進入新宇宙?这些魔难的出现,是旧势力的安排,可能就是为了使自己悟到的。我知道,实际上师父帮我承受的更多。作为弟子感到万分惭愧,现在正法已進入收尾,我唯有努力精進,做好三件事,时时向内找,修好自己,救度众生,跟师父回家,才能完成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