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给了我勇气 撑起我破碎的家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九日】在中国连续不断发生着天灾人祸的今天,我希望以我的亲身经历,能使您改变对法轮功的误解与偏见,唤醒您的智慧与良知、退出邪党,平安度过灾年。

我今年五十六岁,从小腿就残了,从来不能盘腿坐着,后来又患了肾炎及严重的附体。第一个丈夫在我二十九岁那年早逝了,后来我又建立了新的家庭。可就从那时起,前夫的影子总是缠着我,与我形影不离。为此,我经常把剪子、菜刀放在枕头下面辟邪,也曾多次找巫医除邪,可是每次看完后只能维持两个月;后来我又去了青岩寺花五百块钱买了个居士证,以便经常上山拜佛;同时我还许愿不再吃肉,只要能好病,吃多大苦都行。可是我还是摆脱不了它,有时还折磨得我时哭时笑,不能主宰自己。我多次对丈夫说,他来了你怎么不打它呀?丈夫无奈的说,我也看不见哪。最后,我对生活完全失去了信心。

这时,有朋友向我介绍法轮功,我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走进了修炼的行列。学法炼功两个月后,折磨我十六、七年的附体去掉了,腿也能盘坐了,简直象重生了一样,我对大法的感激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中共的迫害开始后,一下子变的天昏地暗。常兴派出所的警察和村干部逼迫我交书、写保证,放弃修炼。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劫持到北镇看守所,半个月后家人花了近一千元人情费,同时,派出所又勒索了一千元,才放我回家。到家后,派出所的杨春鹏多次带人到我家非法搜查,并威胁恐吓我:要离开家必须通知他,否则就送我到拘留所。还用各种手段强迫我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给我的经济造成损失,精神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同时造成众多亲人的不理解。

二零零三年,二十六岁的大儿子结婚刚刚十个月,便因车祸意外离世。当时为给他操办婚事我欠了五万块钱外债,谁料想人财两空!在如此惨烈的打击面前,我坚持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忍着心痛,把微笑带给他人。

我深知,是法轮大法再一次给了我从新生活下去的勇气和信心,再一次撑起了我那几近破碎的家。

“绝处逢生”对于一个平常人,只是一个词汇;对我而言,却是一生中刻骨铭心的经历,诠释了生命的意义和生命的可贵,而这一切都是源于我修炼法轮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