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回大法后的几次“震动”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二日】我是九六年初得法的,九九年邪党迫害大法后,由于执著心太重迷失了方向,直到八年后,二零零七年五月份偶然得到师父新经文合订本后,才再次从新走回到大法中来。当我一口气看完师父新经文合订本后,心里又惊又喜,惊的是自己得法不知不觉已有十一个年头了,可迷失的这十一年永远不会再有了。喜的是当年学法的资料全部都保存完好,对大法书的内容记忆犹新,还象刚刚看过一样,知道正法还在進行之中,还有迎头赶上的机会,就这样我开始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三件事。

在我走回到大法的十个月中,先后有过四次触动心灵的“震动”,让我越来越感受到大法的伟大,同时修炼状态也更加稳定,对勇猛精進也有了新的认识。

第一次震动,走出法理不清的误区

家里以前供过什么仙,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去你供过的那个狐、黄的牌位,你赶快扔了它,都给你清理了,都不存在了。”这句话我不知多少次看到,都没有对照自己,心里还以为反正都是神仙,应没有什么不妥,还给执著心找理由。有一天,我突发奇想,觉的自己看书多遍了,老是没有得到提高,我拿着大法书,心里对着师父的法像默想,“请师父点化一下,弟子好长时间没有提高,心里急啊!”然后,我随机翻开大法书,跳入眼帘的就是上面的那句话,那一瞬间,心口好象挨了一记重拳,对法理的不清晰正是阻碍提高的因素,然后我马上把那些东西,还包括有邪党理论等等书籍物品全给清理干净了。

第二次震动,清除急躁情绪

刚走回来时,对于如何做好三件事理解的很肤浅,心里很急、很浮躁,想抓紧时间多做事。看到同修们这些年来,去天安门打横幅证实法、长春插播大法真相等等壮举,自己羡慕的了不得,以为只有那样才是真正的大法徒,心想要是被关在劳教所里迫害一番才好,那才算是付出,就是心里有要做常人中英雄的那种感觉。所以,有一段时间在讲真相过程中根本不注意安全。在学《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时,师父讲,“不在法上修,承受迫害本身也无法修的更高,更达不到大法弟子的标准。”那些文字没有放光,但感觉到眼睛被刺的很痛,我盯着看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心情急躁,没有把握好心态以致没有学好法,但幸好没有造成负面的影响,在这个问题上认识提高后及时修正了自己。

第三次震动,再去人心

修炼过程中会有人心显露出来,这一点我体会非常深刻。当年师父来我们这里讲法的时候,我才刚过十岁,即使见到师父也不会有什么深刻的记忆,无论师父多少次讲不见师面也能修炼的道理,可一见到那些亲自听过师父讲课的同修,觉的有很大不同,仔细分析一下那就是妒嫉心。后来在明慧图片上见到两张师父看小弟子的图片,一张是看还躺在摇篮里的婴儿,一张是在法会上向师父献花的小女孩,简直羡慕的要死,眼泪常哗哗的往外涌,但一想到离开大法期间在常人中干的那些不在法上的事,见到师父又如何面对呢,有一段时间自己就误在这个夹缝里不能自拔。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学到师父的《师徒恩》“师徒不讲情”后,犹如一个晴天霹雳一下子把那个困扰我的人心的壳给炸开了,我悟到不能用人心面对师父,唯有非常神圣的、无限敬仰的心,更应该把心放在踏踏实实做好三件事上来。

第四次震动,勇猛精進

有了以前几次学法时内心的明显震动,学法时每每带着很神圣专注的感觉。大约三个月前,学到师父的《理智醒觉》:“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时,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停留在“少息自省”上,这四个字是由“少、自、心”组成的,觉的“少息”两个字好象有莫大的引力吸住我的目光。我琢磨了好几天,似乎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指的少睡觉(编注:作者个人体悟),那时我早已知道明慧广播每天凌晨三点五十分集体炼功,我悟到是师父点化要早起炼功,可是每天要按点上班,起那么早好象不太容易做到。但总不能让自己觉的悟性太低了吧,下定决心之后,终于能起来了,一口气坚持了二十多天,炼完功接着发正念也不会晚点,到八点前上班还能学法四十多分钟。

开头几天上班后还有点发困,几天后觉的状态很好,在单位里上楼时,快步跑着上都觉的心跳不加快。可好景不长,后来对象回家了一干扰就不定闹钟了,一次没有起来,就接连好几天不能按点起床,自己想想也无所谓,反正白天也能抽出时间来,炼功什么时候都能炼,干脆就不早起了,就这样自己放松了。不觉到了过年的时候了,家人都放假了,琐碎事也多了,竟然干扰的连续十几天都没有炼功,学法也不能坚持,更没有想到的是,牙痛二十多天不见好转,发正念也不管用,就这样状态被打乱了。

有一天早晨三点半自己醒了,醒的很突然,我悟到师父点化是要早起炼功了,可是心里一万个不情愿,不愿起床,那就接着睡吧。然后就梦见了师父,非常真切。说师父要来我们这里讲课,终于能见到师父了,到了会场后,发现自己没有带相机,天哪,怎么连这个事给忘了,算回去拿也来不及了,心里非常急,隐隐觉着师父要進场了,只好准备睁大眼睛看仔细了,果然看到师父在同修的簇拥下出现在前台,我站在台下,距离非常近,会场学员太多了,不能和师父说话,我用右手向师父作个手势,心里默想正法一定会成功,我一定跟师父回家。就这时师父目光离开大家,慈祥的看着我点了点头,顿时觉的一阵暖流通透全身。过了一会,不知怎的,我在会场里摆弄起了自己的那个相机,我突然发现后,想惊叫起来,相机什么时候拿到手里来的,这是千真万确的呀,我当时还说,打死我都不相信这是在做梦,这就是信师信法的威力。

后来睡醒了,出了一身汗。这个梦非常真切,仔细想一下,真的是很难说睁着眼是清醒的,还是在梦里是清醒的。就这样师父再三慈悲点化,终使我这个顽徒醒悟。现在每天都早起炼功,状态比以前更好了,我体会到坚持早起炼功更多是的抑制了人的一面,充实了神的一面,而不会对正常的生活工作带来任何影响。

当然这个问题,自己悟到的比较晚,与那些一直以来就非常精進的同修比存在着很大的差距。我就是这样一路多次被触动着走过来的,尤其这个梦对我震动更大,每当想到这个梦,内心深处都会生出无限动力,我将记住师父对我的慈悲救度直到永永远远。现在肯定还有象我一样需要再加点劲的同修,哪怕还有一个,那么让我们一起携手更加勇猛精進吧。

请同修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