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法中去人心、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日】正法已走过八个春秋了,一路走过来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真是太幸福了,有些点滴体会写出来与同修共勉。

以技能证实法 救度众生

每个人在正法中都走着师父给安排的修炼之路,代表着各自的体系来同化大法,在世间救度众生,圆容大法。我的职业是一名专科医生,也许是天象变化吧,这些年大陆很多地方都兴专科医院,我的工作能在不同的专科医院接触来自各地的专科医生,其实也是师父给我安排的证实法的路。我先讲一下如何救度医生、护士的。

现在的医生由于受社会影响,道德底线普遍低,他们很多人只认金钱,很少讲医德的,但是这些专科医生普遍都有一手好的专科技能,他们对技能还是认可的。我当时悟的是:要救他们必须修好自己,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准,才能救了他们。

在不断修心去执著中,不断的发正念,师父给我了救度他们的智慧,由于自己注重言行,平时与他们沟通用善来对待。他们感觉我这个人挺好的,医术也很好,时间一长,自然就成熟人。我开始给他们讲大法真相,他们开始不相信神佛的,我就给他们讲历史修炼故事,最后引申到大法,然后再逐一讲三退,他们也都渐渐的三退了,当然这是师父给我的智慧。他们有的匆匆而来,几个月就走了,就再换别人来听真相。

有一次一个医生由于没有及时讲真相,因事走了,我很后悔,自己由于怕心,顾虑心没有早一点告诉他真相,心想:师父再给他一次机会吧,听不到真相多可惜呀。几个月他因事路过此处,我及时给他讲了真相,他落泪了。就这样一个医院几十名医生、护士都听了真相,并且三退了。不久院长告诉我:有人把你举报了,说咱们医院都成了法轮功宣传地了。叫我以后讲真相小心点,别太声张。我谢谢他,他说应该这么做的。我看到了人明白那一面真的都是为法来的。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在给我们铺好回家的路。

不长时间我又换了一家医院,那里也有几十名外地来的专科医生,刚到医院不久,我每天对着他们发正念,没有急着讲真相,随着逐渐沟通,我们越来越熟悉了,有时也说几句笑话,这些医生们有一个共同特点:几乎所有的人都会下象棋,说来也巧,我常人中的喜好也有象棋,这一下以棋会友,逐渐加深了认识,他们还喜欢三、五人或集体会餐,这一点出乎我的想象,开始时我不参加,因我不喝酒,后来他们就邀我陪坐,我只喝饮料、吃饭就可以,他们非常高兴,几乎每次都叫我去吃饭,我边喝饮料边发正念,闲谈中也涉及大法及三退的事,有一天与一同事闲聊,他们说我们这群人都是散仙,我当时没有想到为什么叫散仙呢?后来回家一想师父点化我,时机到了,该救度他们了。这样我一个或几个给他们讲真相三退。除了个别几乎都退了,只落了一个女医生没有直接告诉她真相,但工作又要到期了,我真有点懊悔。可是没过两个月,一次早上我到小吃部用餐,恰巧碰上了这位女医生,她当时见到我时非常激动,我看到她眼中含着泪,我想是她明白的一面知道这一切,我马上告诉她真相,她连声谢谢我,并尊敬的叫我哥哥,恋恋不舍的离去。世上的人都在等待真相。

给病人讲真相,我采用两种方式:一个是如果病人病程短,只需来一次,那就在看病过程直截了当讲真相;如果病人病情较重,病程长,可以先治病,后讲真相。我告诉病人记住法轮大法好,声明三退会得福报,并且病好得快。病人一般都能接受,并当场声明三退;有时我就用第三者身份智慧劝三退,他们对大夫都相信,觉得肯定有道理,有的几句话就表态了。

大法给我超常的智慧,我没有大学学历,理论上也很差,只是一个中医师带徒弟,平时因忙三件事,几乎很少看医书,偶尔病情复杂翻一下书,但每次看病时我都思路清晰,分析病情,下药准确,别人感到很神奇,多数时候都是我一看病人面色、搭脉,基本就知道病在何处了,我也没有想什么就知道了,下药时就象脑中有成方是的,只要一想就可以了。

当然有危重病人,就叫他念“法轮大法好”,效果都很好,一般都超常延长生命。一般情况下我只要走到哪里,都有以问病这种方式得救的生命。我知道是师父给我的一切,我只是在实践而已。

在证实法中修去人心

由于自己家庭环境影响,我亲情太重,加性格内向、孤僻、固执等个性形成很多顽固的观念,特别是情的执著,父母情、兄妹情、男女情、夫妻情、儿女情、友情、情分、情面尤为重。我修炼当初,一看自己这么多人情执著太可怕,所以就努力抑制、排斥,但是还把握不住自己,陷在情中。“七•二零”前后,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名、利、情太重,被旧势力钻空了,差一点毁了自己,那段时间里我一直消沉,不能自拔。

后来师父给我打开天目,让我看到了没有修去的名、利、情及执著,在另外空间就是巨大的如星球般的物质存在形式,看到了由于自己没有走好师父安排的路,修得不好,螺旋式的巨大功柱被间隔开了。等我追上来了,师父又给我接上了。

再看看为什么被情这样左右吧,原来旧势力阻碍我当初得法,把我安排到一个几乎与世隔绝之地,几乎见不到同修,又安排了情魔,从小到大在家庭中灌输情的执著,尤其是亲情、色、欲,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坚定大法的心,给我从新开创了又一个新修炼环境。那一刻我知道了佛恩浩荡,只有做好三件事,才能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从此走上证实法、救度众生之路。

由于自己个人修炼基础打得不好,人心很多,有时候表现证实自己,显示心、欢喜心、干事心、自我膨胀心、争斗心还经常往出返,尤其妒嫉心更是明显,自我太重了,虽然三件事也在做,总感觉不到提高,离无私无我的境界,差得太远。

一次与同修接触中,发现自己听别人说同修三件事做的不好,自己心理不平衡,在单位里有人说谁医术高,自己就不爱听,看见亲人对别人家孩子好也在心里暗暗想,好什么,不就是会说、长的漂亮点吗。也知道是妒嫉心反出来了,自己努力克制它,多学法,连几天就是心里堵得慌,有时喘气都吃力,象要发疯似的。一天晚上学法学到妒嫉心时,突然感到身体震动一下,听到体内一声巨响,瞬间心敞亮了,感到心脏部位有东西一下子去掉了。我看到了:每颗人心真的象花岗岩一样,在另外空间真的象星球一样大,去掉执著真的需要坚强的意志、正念。看到这些之后,我哭了,没有任何语言能表达对师父的感谢之心,我知道是师父给我拿掉了颗人心。

我从小到大由于独立性强,自尊心强,性格内向,逐渐形成自私猖獗、狭隘的脾气,处处维护自我,形成了对名、利、情的顽固执著,不让别人说,一说就火,不管好坏话,克制不住时还打人,有时表现不象大法弟子的样,自己也知道应该修去,可是时不时还往出反。后来知道还有邪党的因素在里面,“怀疑一切”、“人人见面有防心”的因素有党文化,怕心一出,加之党文化思维,有时会被演化假相欺骗,不知不觉入戏了。

一次去同修家,因为一小事与妻子争斗起来,谁也不退让。让该同修给训斥一顿,自己心里不太舒服。又到一同修家,几位同修切磋,正说在话头上,一同修突然转过来,指着我的鼻子指责我,我强忍着,没有与他争辩。第二天到另一同修家,看到有大法书弄得很脏,我顺口说了一句:“怎么弄得乱七八糟的”,话音未落,旁边一个同修厉声说道:“不能这么说,你这是不敬师,不敬法。”我一惊,还是勉强忍过去了。晚上参加法会,同修们交流切磋,突然一同修说了我不愿意听的话,这回我没忍住,与他辩解。当时在场近二十名同修,同时帮我找出了不让人说、要面子、求名、怕心、执著自我、发狂等等执著。听同修们都说我:“你还想背着这些大包袱上天呢!”我立即明白了,是师父帮我拿掉了这些党文化因素。这一次,我坦然面对,没有动心,顿感后背轻松了。

师父的万分苦心,我们只是一份付出,抓紧做好三件事,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写出这篇文章在有与我类似不足的同修,抓紧去掉人心,走好最后的路,在救度众生中勿忘去掉精進的绊脚石。做一个干干净净的大法徒,迎接法正人间的日子,层次有限,不足之处真心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