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严正声明后“喉瘤”无影无踪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六日】

  • 发表严正声明后“喉瘤”无影无踪

  • 同事又开始修炼大法

  • 发表严正声明后“喉瘤”无影无踪

    泰安市一名曾迷失的大法弟子

    我因修炼大法被非法关进劳教所后,被劳教所的伪善所欺骗,加上对亲情的执著而被所谓的“转化”了。

    回家后,又被人心和邪恶困扰,陷入懊悔和失望中不能自拔,脑子里常常想起师父的话:“其实你们再也不是常人中的人了,你们都回不去了,你们真的回不去了”(《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我的心坠入背叛师父的痛苦中。

    与此同时,身体出现了各种不适,二零零五年查出卵巢囊肿,二零零六年查出子宫肌瘤,宫颈息肉又有复发(二零零五年曾查出宫颈息肉,医院让做手术,因我坚信师父而自愈)。虽觉得自己是炼功人,没做手术,但心里常常冒出来不纯净的想法,总觉得自己背叛师父,师父不会管我了,有什么特效药吃点就好了。

    二零零七年又发现嗓子上长了个东西,而且渐渐长大,甚至感觉碍事了。到二零零八年四月,嗓子痛的越来越厉害。去医院检查,说是“喉炎”,可那是个瘤。医生开药后,我没拿药就回家了,心想他们的药也没用。当天下午,不知为什么,瘤忽然变成黑紫色,心里很困惑。第二天又去另一家医院检查,心里有一念,从医院出来顺路要去同修那里交流。这家医院的大夫也说是瘤,让马上做手术,至于瘤为什么变成黑紫色,大夫也说不清,让手术后做病理检查。当时心里很害怕,开了药单子拿着出来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就直接奔同修去了。

    我把自己的情况跟同修谈了,同修让我用正念清除它,又问我回来后写过“严正声明”没有?我说没有,同修说必须写,写了才能脱离邪恶,师父就管我。我马上按照同修说的开始写严正声明。当我写完最后一个字,抬起头来面对同修的那一瞬间,感觉一只卡在脖子上的手一下松开了,嗓子当时就轻松多了。回家后,我一直不停发正念,到晚上的时候,瘤子就小了一半,接着继续发正念。到第二天早上,瘤子完全消失了,只剩下一点白色囊皮。到下午,看着挂在那的囊皮怪不得劲,用牙签拨了拨就掉下来了,嗓子恢复如初了。

    师父不计我的过往之过,我心中激动不已,对师父、对大法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一个亲属姐姐因为亲眼目睹了大法一夜之间创造的奇迹,当即得了法,而且很精進。

    我体悟到,即使自己对大法犯过罪,只要在这最后一刻能回到大法中,按照大法的要求去想去做,师父是不会落下一个有缘人的。


    同事又开始修炼大法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的同事身体一直不好。一个月的班,最少也得休两天,有时半个月或二十多天,月月的全勤奖她得不到。问她,她说:是小肚子疼,严重时尿血,吃药也不大见效。有时甚至会找按摩师治。她说:我也不想找人按,不管怎么说,倒是能管点事唉。

    我介绍她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好,并借给她一本《转法轮》,一个星期后遇见她,她说:“这本书真好,全是让人做好人的,按书上说,人人都向内找,社会上都不用警察了。这本书我爱看。你说我一看书就看挺长时间,以前我一看书准犯困,看这书我还真不困。”几个月后我们下班又遇见,突然想起问她:“唉,你有段时间没缺勤了吧?”“是啊,学功后,我想开了,心情好了,身体也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镇压法轮功,她胆小放弃修炼了,今年她又因身体不好上不了班了,问她,她说:“小肚子胀,里面很硬,不舒服,抓了好多的中药、西药也没见效。”还说:“丰润是治不好了,就上唐山去看。病也不好,也没法上班。”提起看病,她说:“现在这钱也太不经花,到医院里,辛辛苦苦挣的钱象水一样一会儿就流没了。”我说:“对法轮功你也了解,还是快修炼吧。”她说:“那就试试吧。”隔一段时间再看到她,已经上班了。问她,她说:“好了,没事了,也没吃药。”现在,她一直在上班,也一直在炼着法轮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