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学生讲真相劝三退的一些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九日】我地区大法弟子虽然相对较少,但教师中的大法弟子比例较大,特别是在职教师不少。几年来,通过协调、切磋,基本上在讲真相、劝“三退”上走向成熟了。

作为教师大法弟子,首先我们要明确自己所面对的学生也是救度的对象,同我们史前誓约有关。学生是受邪党毒害最深的人群之一,从小学到高中的教材,以及高考的复习资料中都出现过栽赃大法的内容,教师大法弟子又是邪恶最关注的对象之一,要想救度身边的每一位学生压力确实大。但师父在《走正路》经文中说“也不要把迫害的邪恶形式作为不证实法和证实不好法的借口”,每个教师大法弟子都要明白自己的责任。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当我有强烈救人的心,师父就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我的智慧打开了,教学、教研方面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每年都任教高三毕业班,还担任班主任,全校教职工和学生都认识我,为我更多更好的救人建立了基础。

对每届学生,我都不急于讲真相、劝三退,开始都是认真上好每一堂课,取得学生的信任,在教学中插入某些改变学生观念的内容,有时几句话,有时几分钟。高三复习课堂内容多,不要多占时间,否则学生有意见,讲的时间长时要经过学生同意,也是对学生的尊重,学生是不会反对的。

通常我会给学生讲一个例子来启发同学。这个例子是说,一个美国教师对中国教育部某官员讲,他对中美学生问过同一问题:一棵树上有十只鸟,用枪打死一只,树上还有几只?一个班的中国学生几秒钟都异口同声的回答“一只也没有了”,答完就完了,而美国的学生却没有立即回答教师,相反却反问了教师许多古怪的问题,如用的枪是无声的还是有声的?十只鸟中有几只是怀孕的?十只鸟中有几只是笨蛋不会飞的?十只鸟中有几只耳朵是聋的等等。我讲这个例子目地是破除学生对当前中国一言堂教学的迷信,以后在揭露邪恶、讲真相中,学生不会一味的排斥。相似的例子我讲了很多,逐渐的学生看问题的方法有了很大的改变。不到一个月,学生都很愿听我的课了,这时就可以讲法轮功真相了。

首先我会发正念,清除干扰学生了解真相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讲真相时要了解学生执著的东西,如学生羡慕考上名牌大学的,在国外留学的,我就根据真相资料合编一些真相内容,如分析天安门自焚假案等时,我说是我的一个学生告诉我的。冬天有一次她被炒菜油烫伤了脚,因伤口要裸露,请假回家疗养,她看了小思影在医院伤口全裹着,认为是假的。后来她考上了某名牌大学。学生不但很愿意听,还羡慕得很,恨自己为什么没人家聪明,其实这个例子还可以为以后讲明白大法真相传大法真相得福报奠定基础。我还讲我有一名同学在美国当博导,回国后跟我讲了法轮功在国外的洪传,江魔被起诉,追查国际等等,我认为智慧的去讲比直接讲可信度更高,效果更好。

众生都是为法而来,都想了解真相,上课时,学生主动要听真相时,这时我就吊他们的胃口,只是偶尔讲一两次,急的很多学生主动找我,问了许多不明白的问题。我一一解答,并送给他们真相资料、真相光盘,告诉他们对世界的认识已经与众不同了,鼓励他们向低年级的学生讲真相,回家带光盘、真相资料给亲朋好友看,讲真相,很多学生都能讲。讲真相时大部份学生都有那种高高在上,高处不胜寒的感觉,很多学生家长看到自己孩子与众不同很高兴,没有反对的。有一个家长还找我说:“他不听我们的,就听你的,你给他多讲点。”此结果可能跟我讲真相心态有关。有的老师(同修)会叫明真相的学生“不要告诉某某”,我认为每个人都要听真相,我们心一定要正。

同年级我没兼课的班级虽然听到过我班学生讲真相,但心中疑问还是很多,明白的一面很着急,加之我所教班级成绩高于其它班,这些学生要求换老师,由我去上课。当然这不可能。于是他们就来找我,让我给他们讲真相。但毕竟数量有限。其实我心里也急,总希望学生明白的更多一些,在传播真相中起更大的作用。

有一年,我求师父帮忙,结果在高三的最后一节课里,有一个我没兼课的班级的学生硬拉我去给他们讲真相,明白真相的班主任说:“你讲吧,我到外面给你站岗。”

虽然我利用了每一次能面对面讲真相的机会,但绝大多数的学生并不能直接听到我讲真相的。于是我就采取发资料的办法。开始我也有顾虑,就在本班上做了个试验,拿一本小册子放在本班,结果发现学生偷偷的在传看,一个多月后,发现这本小册子封面都烂了还在另外一个班上传。我觉的我应该发资料了,但必须理智去做。为了不引起轰动,我时不时拿一两本小册子、光盘放在不同地方,在教室发资料时,一层只发一个教室,一次三、四层楼。学生在寝室里呆的时间长,交流更多,是最好发资料的地方。在师父的帮助下,我班学生被调到宿舍楼的顶楼住,这样早晨上楼叫学生起床做操时,就有机会发资料了。每次少量,回来后把寝室号码记下来,做到不要遗漏。女寝室没办法,我就找来了两个女同修,我选好时机,帮助发正念,由女同修来发,每年一两次,每次都很顺利。每到放假回家时,我就多发资料,主要是光盘,让学生带回家,使偏远的农村也能闻到真相。

为了打好劝“三退”的基础,我在讲真相时很注意启发学生的正义感,使学生对大法有一个正的印象,如揭露江魔出卖国土时,就要涉及到两法轮功学员为此事向人大起诉江魔头,并要求学生回答谁爱国,(当然修炼人不讲爱国问题,在此是为了符合常人的执著)。讲到大法弟子要求信仰自由是基本人权时,就涉及到计划生育问题,恶党在计生问题严重侵犯人权,强行堕胎,拆房子等,世人最痛恨这一点,目前这一方面得以改善,正是法轮功在抗争自己基本人权的结果,再加之经常讲九评内容,揭露恶党的假历史,对中国人的暴行,学生结合生活中见到听到的,是能辨别是非的,所以从道义上脱出中共邪恶组织是正义之举。

自然科学中有许多的预言,讲述这些内容时,也可把世界各国预言告诉学生,还可告诉学生上百度网站,打“藏字石”搜索,就能看到“中国共产党亡”,真是天意啊,选择合适时机劝“三退”,基本都能退。为了不遗漏学生,我们一般采取全班一次性退的方式。我是这样做的: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后,自己班上可灵活选择时间,根据本班或校内外某安全事故为由,给学生讲述生活中的安全防范,然后引到“三退”保命上来。学生已经了解的预言等信息已经很多了,这时我觉得关键要在学生的执著和能接受的角度讲。第一,入团入队发誓在民间是诅咒,是不好的行为,三退可抹去誓言,(尽量不讲神、兽记等);第二,在历史和身边诅咒应验的事实很多,如瓦岗的罗成(学生都知道);第三,中国有古话:宁信其有,不信其无,你们就用自己的网名、小名或化名退,有这回事能保命,没这回事也没关系,至少还是个正义行为。高考自愿中填表时政治面貌中你填上团员与否没关系,又不需要交钱,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啊,你们每人用一张纸写上代名交上来吧,有灾难时就与你们无关了,(这一点很重要,不影响前途,常人是把利益看的很重的)学生一般都退。

对于其他班级,劝“三退”方式差不多,关键是选择时机。一般我都是事先预计哪堂课有时间,就提前发正念,清除干扰,认真学好法,调整好心态,设计好讲课内容,提前十到十五分钟讲完,然后问学生,剩下的时间干什么呢?学生都会马上兴奋起来:讲法轮功。第一,众生都是为法而来,都有明白的一面,第二,学生压力大,难得一次机会都想轻松一下,都想听一听他们感兴趣的话题。这时把握好时机马上進入劝“三退”话题中去,方法同前述差不多,学生一般也能退。

对于不是我所教班级学生还有教师,都是根据情况个别劝退,这方面我做的不是很多,主要是协调同修到校外同学生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我请年龄较大修的扎实的女同修与我配合,场正,学生又没防范心理,同修三三两两一组,一般都采取送护身符入手的办法。学生看过真相资料有一定基础,保平安谁不愿意呀?明真相还能得福报,说不定你还能考上好大学呢?很多学生都能接受,有的还要资料呢,这种方法退的人数当然远大于我在校内劝退的。后来,给学生讲真相劝“三退”还成了我地区向陌生人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的突破口。

每个人走的证实法的路不同,面对的人、环境不同,讲真相的方法方式也就不同,在此只是抛砖引玉,不足之处,还望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